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四十七章 刀斩腿(上)

第一百四十七章 刀斩腿(上)

  洪小四满怀心思的回到了‘七府大酒楼’——对面的小破旅馆中。

  “我给你们带了些吃的。”

  知道戚笼练武,所需吃食极多,洪小四硬着头皮在天兵司蹭了一顿工餐,还打包好几份回来。

  “哇,多谢洪爷。”

  戚小骨‘咿咿呀呀’想说些什么,瞬间就被戚笼一只鸡腿堵住了嘴巴,塞的两眼翻白。

  “我可能要在这里留上几天,不碍事吧。”

  “不碍事,不碍事,几天而已,洪爷你自便。”

  洪小四迟疑了下,道:“你就不问问我呆在这里干什么?”

  “哦,你想干什么?”

  “这是个秘密。”

  戚笼嘴角抽搐,“洪爷,你们关外人都这么矫情的吗?”

  “那便无事了。”

  洪小四深吸了口气,去屋内磨刀去了,杀人之前,要把身心意调整好,这是洪家祖传的规矩。

  等人走后,戚笼才慢条斯理的喝着消食茶,自言自语:“眉锋有杀气,有意思,天兵司的任务?”

  做为对方刀道上的引路人,戚笼比他还了解他的刀,这是要见血的。

  而关外在关内的唯一暗部机构,只有天兵司。

  这很容易猜测。

  总不可能是他家亲戚来让他去杀人吧。

  戚笼不打算干涉对方的行动,因为在接下来的‘夺龙局’中,对方是自己的一颗重要棋子。

  总得给人家一些私生活的自由嘛。

  指不定人家就喜欢没事砍人玩呢。

  “好了,别吃了,你爹我不是带你来混吃混喝的。”

  戚笼拎起戚小骨,在旅馆后院找了一块空地,便开始检验这便宜女儿的拳术。

  他传授的是‘明庵居士’记忆中,一门少见的硬派拳术,叫做明海拳,似乎是某个挂单的老和尚传给她的。

  至于这老和尚为什么要到尼姑庵挂单,他就不是很清楚了。

  戚笼吸收了五大境界,连带着对这五位薛家女祖的记忆,也吸收了一部分。

  只是除了跟拳术有关的,大多都是模糊不清,就算是拳术,除了印象深刻的拳术流派,大部分的拳术印象也有些模糊。

  这一路明海拳便是少见的记忆犹新,满手夹半手,阴阳分明,浮沉吞吐,刚劲有力,是内外合一,且能融会贯通的上等拳种。

  可惜戚笼越看越皱眉,最后实在看不下去,直接叫停了对方。

  “咦?”

  戚小骨歪着脑袋,大黑眼珠一眨不眨,一脸呆滞。

  “麻烦啊~”

  倒不是说对方练的不好,这一招一式,像是尺子量出的一般,标准的不能再标准了,但就是因为太标准,反而失去了灵性。

  招式套路、拳劲打法、拳意、拳神。

  炼拳的最终目标,自然是领悟开创者的理念,也就是拳中神韵。

  而炼拳的天赋,便是体现在能否感悟到招式套路中,创始者要表达的东西。

  那也许是一刹那的灵感,又或是拳术上身,长时间的一种感应。

  这类‘灵感’越多,说明天赋就越强。

  而戚小骨的问题在于,她完全没有‘感悟’过,他的灵感是零。

  当然,笨人也有笨人的玩法,最典型的例子,便是赤身党时期的戚笼,以及横炼一百零八套拳术的罗武皇。

  学拳不行,可以学刀,然后通过刀术反馈肉身,提升炼体境界。

  可惜戚小骨对刀术的理解,仅限于可以插肉吃,比拳术还不如。

  那便按照罗武皇的做法,直接把拳术‘烙印’在筋皮之中。

  这其实也不行,小不化骨的肉是死肉、筋是死筋,没有半点延展性和活性。

  唯一可以考虑的便是‘骨头’。

  可戚笼研究过,僵尸的骨头便相当于人体‘精气神’的集合,动它就跟挖人脑浆一般。

  稍一有动作,小不化骨就凶性大作,连他都咬,连血脉上的关系都不管用了。

  让僵尸学拳,这的确是一种创举,要别开思路。

  倒不是说,戚笼一定要把这小僵尸训练成拳术大师,然后僵尸会拳术,走遍天下都不怕。

  就算是现在,四纹僵尸也是道行深厚的老僵,能占山为王的档次。

  只是接下来,围绕‘两极秘窟’的龙脉,必然会有一场恶战。

  李伏威和支持他的地军高手,薛保侯以及他的属下,包括真假难辨的‘赤身六王’。

  还有很可能出现的,鹬蚌相争,渔翁得利的‘渔翁’。

  他挺希望小不化骨能起到‘奇兵’的作用,它绝对有这个潜力。

  但这小东西若只是这个档次,是很容被一流高手斩首的。

  戚笼金瞳之中,光芒亮起,而小不化骨受到刺激,背后缓缓浮出一道血色女人的幻影,黑发飘飘,凶威毕现,大白天的阴风飕飕。

  如果说刚‘出生’的小不化骨像是三四岁的女童。

  鹅公坡‘破壳而出’后,便就有七八岁大。

  而眼前这个幻影,便像是二十多岁的女鬼,披头散发,一身血衣,那在发丝中偶然露出的鬼眼,竟显出一丝龙脉般的威严。

  这是尸王的气势!

  ‘铁骨尸’‘白尸’‘紫尸’‘青尸’‘飞尸’‘不化骨’‘夜叉’。

  或许正是由于龙脉孕育,她才拥有不同种类僵尸的特性。

  戚笼心中一动。

  既然龙脉导致了这只不化骨的诞生。

  那自己能不能再‘孕育’它一次,把自己的一身拳术,用这种方式传给对方。

  虽然这种方法匪夷所思,但他毕竟是‘斩赤龙’的男人,貌似也没什么不可能的。

  突然,戚笼耳朵一动,上前一步,一巴掌把这个‘女尸幻影’按了下去。

  戚小骨顿时两眼转圈圈,像是喝醉了般。

  “咳,两位客人,外面有人找。”

  店小二忍不住打了个哆嗦,摩挲了下手臂,秋天不是才到么,院子里怎么这么冷啊。

  戚笼目光扫过去,只见一位断臂老人就站在门口,微微躬身,声音不大,却隔着老远就能让人听见。

  “阁下,少将军请你一晤。”

  戚笼走过去,淡淡道:“我跟你们少将军,没什么关系吧。”

  “敌人的敌人,便是朋友,阁下不想报当年吕阀之仇吗?”

  “有意思,”戚笼看向对方的断臂,沉默了会儿,缓缓道:

  “你们管饭吗?”

  “粗茶淡饭还是有的。”

  “那就最好不过了。”

  ……

  夜色微亮,洪小四盘膝坐在一盏灯下,双目一眨不眨,紧紧盯着眼前的蜡烛。

  刀手有两要,一要眼好,二要手好。

  眼是在手前的。

  烛光忽明忽暗,终于,在火光溅出火星的一个刹那,‘呛’的一声,刀光出鞘,暗室之中,亮如白昼。

  在一瞬间,火光一分为二,反弹撞在墙面上,然后又极巧合的撞在了一起,合成一根蜡烛,火光熄灭。

  洪小四双目紧盯‘完好无缺’的蜡烛,刀身却是做斜下劈的姿势,三息过后,‘噗’的一声轻响,蜡烛竟再度燃了起来。

  “夜无亮终于练成了。”

  洪小四看着手上的八斩刀,手指一拨,两口刀的刀面分了开来。

  刚刚那不是一刀,而是两刀。

  一刀火灭,一刀火生。

  这是夜战八刀中的最高层次,也是一种刀境,出刀如夜色,杀人如烧火。

  他哥哥没到的境界,他练出来了!

  洪小四并没有多开心,脑海中一直想起,鹅公坡上,刀身被冰封的那一幕。

  以及那个白衣如莲的女子。

  “如冰鱼蛰虫,身心具封,无想天难,这就是你选择道路吗,”洪小四自言自语:“总有一天,我的刀,会劈碎你身上的冰块。”

  洪小四收刀入鞘,闭目盘膝了一会儿,只过了一柱香功夫,窗外人影一闪,一张信封被投递了进来。

  “这么快?”

  洪小四皱眉打开了信封,早可以不一定好事,或者说,任何一项秘密行动的提前,都不是好事。

  这是洪家人用鲜血换来的教训。

  看完信后,洪小四面无表情的用烛火点燃,然后换上一身夜行衣,刀身插入腰际,推开窗门,猫腰弓身钻了出去。

  洪家人都有一双夜视眼,不过这夜眼不是天生的,而是通过特殊方式锻炼出来的。

  虽然‘租界’灯火通明,但在光芒交织之间,总有照不到的世界,这便是洪家‘夜不收’出没的地方。

  洪小四走过的地方,雾气朦胧,一尊黑甲在其中若隐若现。

  在约定的时间,出现了该到的人。

  六名刻下天兵神箓,短时间爆发相当于一流高手的五箓直使功曹。

  其中一名五箓直使功曹,随意朝洪小四所在巷子中望了一眼。

  五官白如纸,五指红如血。

  洪小四身影暴起,手中刀拔出的同时,身影已近在面前,一式‘封面藏鬼’,刀光混合着鬼气抹开了一人的喉咙,飙射的血水像火花一样燃起,同时斜跨一步,刀身一捅,插入另一人腹部,腕部一转,连刀带人,硬顶着冲入。

  剩下四人刚刚反应过来,几乎同时选择使用‘天兵神箓’,头顶一尊尊天兵幻影浮出,气血猛然暴涨,同时手上多了短刀、铁手套、峨眉刺等防身器械——‘租界’里不允许持长兵器。

  可惜晚了。

  洪小四反手卧刀,斜架住一人的峨眉刺的同时,反手一劈,将此人脑袋分成两半,同时膝盖一弓,头一垂,闪过另一人短刀之后,刀身从下往上撩动,刀光滑过三息之后,对方的肚皮到肩部,才猛然冒出了青烟,一堆肠胃滑落出来。

  刀影、血火,死前的惨叫声,血水的喷涌声。

  直到最后一个人的脑袋被砍掉,这六人的‘天兵神箓’也没彻底张开。

  洪小四一甩刀身,刀光崭亮如新。

  “这是第一批。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