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四十九章 刀斩腿(下)

第一百四十九章 刀斩腿(下)

  巧合就在不经意间发生,鸟天王、东方除魔使者所住之处,正是‘七府大酒楼’。

  更有意思的是,资料显示,这鸟人跟一些蜘蛛贵族也有关系,在这酒楼中也有一定的股份。

  洪小四不了解‘蜘蛛贵族’这群人,但他明白,这伙人到处织网,便是在大都督面前,都有能说的上话的人。

  古代神族怕是做梦也没想到,在未来,取代他们地位的,居然是一群奴隶后代。

  根据煞神将的感应,这大酒楼中至少有五名一流高手,这数量实在是有些惊人。

  要知道就算是薛家的云中丘,常年驻守的,都不一定有这么多一流高手。

  这只是一座酒楼而已,再怎么豪奢,再怎么销金窟,也只是喝茶听曲儿的地界。

  “好在‘夜无量’练成了,便能使用那一招了。”

  没人知道,神庭计划中的天兵传承,其实在古国灭亡的那一刻,便已经开始研发了,如今天兵司的‘天兵神箓’,早就是不知多少代的产物了。

  并且威力也削弱了不知多少倍。

  不可传承、不可升级、无法替代。

  在武行中人,这顶多是一种大号的、刺激气血的手段。

  对这种手段产生依赖,拳术会退步的。

  至少在洪小四的印象中,没有一位‘天兵’能够凭借自身力量,突破一流境界。

  但真正的‘天兵神箓’,其实是可以血脉传承的,自身实力越强,‘神箓’也会越强。

  ‘煞神将’其实就是最早一批的‘天兵神箓’。

  确切的说,他应该叫做‘天兵神篆’。

  ‘箓’是受诏之物,六丁六甲、黄巾力士一流,相当于提线木偶。

  而‘篆’却是天地纬文,是天地之间,一缕天然的神性。

  ‘天兵神箓’,可以批量制造天兵。

  而‘煞神将’,则是以制造‘神将’为目的的!

  什么是神将,便是能驱使‘半神之力’的战将!

  这种‘战将’在古国也有一个说法——天神兵。

  以洪小四的实力,以及‘煞神将’的开发成度,他自然不可能使用‘半神之力’。

  但他可以借助‘煞神将’的一丝神性特性,对自己进行气息掩盖。

  这种能力叫做‘死神将’!

  随着大量黑雾钻入自己肉身,洪小四的身影渐渐虚化,体内生机迅速被取代,随着最后一道生机消失。

  他成了‘黑甲’中的人影!

  这种状态下,洪小四生机俱灭,进入似鬼非鬼的状态,像是整个人泡在冰冷的湖水里。

  倘若没有‘夜无量’的一刀火生、一刀火灭,这一转化,可就真死了。

  不过现在的洪小四,便是真正意义上的‘煞神将’,他堂而皇之的走入酒楼大门,那靠在门后,闭目养神的一流高手,甚至一点反应都无。

  洪小四找到了信中所说的地点,这似乎是名妓赵师师的闺房。

  洪小四穿墙而入,果然见到一对男女不堪入目的抱在一起,被子都落到床下,似是一番激烈运动后,正在酣睡。

  洪小四手中百战刀上,一丝丝煞气溢出,钻入那个面容妩媚的女人眼中,那女人面色一白,彻底晕过去了。

  然后在下一刻,八斩刀的刀身高速震颤,刀刃划过空气,刀身表面竟有一丝烧焦青烟冒出,不过十分之一息间,就划到了的鸟不飞的喉咙前面。

  一刀火生、一刀火灭,这是火生之刀!

  “大哥,我发誓,这次真的是走错房了!”

  鸟不飞以一种极诡异的动作闪过了这一刀。

  只见他下身一挺,两腿像是蜘蛛的前肢,五趾变成了螃蟹的爪子,身子突兀横移半寸。

  洪小四面色一变,另一口刀顺着门方向猛的一斩,刹那间,整个房间的色调降了三调。

  大门紧闭,黑色笼罩。

  原本迷晕名妓的煞气,此刻封锁了整个房间,也封闭了在场人的五官。

  没人能在这种状态保持清醒。

  刀光混合着汹涌如潮水的杀机,从四面八方罩来。

  十息过后,窗户炸裂,一道人影狼狈的钻出。

  “大哥,我跟嫂子是清白的!”

  “什么鬼玩意!”

  哪怕是在‘煞神将’状态下,洪小四都有一种骂娘的冲动,意念一动,身影瞬移来到一楼,然后在下一瞬间,出现在十丈之外。

  这般动静,自然惊动了楼内五个一流高手,下一刻,三道人影杀出,所过之处,好似风暴卷过,这是浑身劲力喷出,以人身凝成的暴风眼。

  暴风的速度有多快,看似远在天边,但哪怕远隔千丈、万丈,风气也能把人卷飞。

  一流高手全力爆发,速度比汗血宝马全力冲刺都快,而且他们对于脚腕、脚趾、膝盖等部位的控制,简直到了如指臂使的地步,任何方向、环境,都能如履平地。

  但就算是这样,两道身影也在视线之中越来越远,大半个城的直线距离冲刺而过,前方两道人影消失不见。

  “呼呼~到底、到底是谁?”

  三个人的掌心都湿漉漉的,好似有无数小嘴巴一开一合,这是劲力吞吐太过,导致毛孔‘抽筋’的现象。

  而能让炼体大成的人物都跑成这样,这三位虽然见多识广,但也从来见过这种场面。

  “被追的那位,似乎是闫灵家族,某位小姐的相好?”

  巨城的城墙是极其高大的,大约有十丈出头,一般小山头的高度也不过如此。

  然而一个人的身法却能高超到直上直下,并如履平地的地步。

  而且这个人还是意识昏迷、半睡半醒中。

  鸟不飞的脚法,似乎混合了走劲、沉劲、贴劲、定劲、直劲、透劲等几十种发劲方式。

  他脚踏城墙的动作,就像是有无数身法高手在凭空接力一般。

  不需换气、自然就不需歇息,不需使劲、自然也不用泻劲。

  资料上,关于这位鸟天王有很多说法,其中也有互相矛盾的地方。

  但有一种说法让洪小四颇为在意。

  下半身是宗师级的怪胎。

  洪小四还从未见过这么古怪的描述。

  他本以为这是吹嘘,但现在看来,这话说的似乎是对的。

  洪小四以煞神将的状态,直接横穿墙壁,总算接近了半空中的鸟不飞,手中刀光一闪,竟然化作一条线,追向对方背部。

  有道是迈步如猫形,运劲如抽丝。

  自打洪小四刀术大进之后,刀与臂合,刀法渐渐与拳术臂法相融,兼具刚、柔两劲。

  这一刀追上,就像内家拳中的卷手回掌,把人轻飘飘的往刀身上勾,一旦勾过来,便是漫天盖地的刀网。

  鸟不飞这时好似苏醒过来,回头一看,吓了一大跳,身子一沉,两腿瞬间陷入地面,泥土半没小腿,连踏了好几步,正好避过了这一刀。

  “兄台,我只对女人感兴趣,不对女鬼感兴趣,你是不是认错人了?”

  洪小四不答,两口刀交叉而过,在下一刹那,两道汹涌煞气像是暴风一样卷来。

  刀光所过之处,焦烟四起、裂痕密布。

  鸟不飞双眼下意识的一眯,脖子一缩:“三哥的刀路!”

  炼刀成煞,刀煞斩在人身上,可比钢刀斩在人身上凶恶多了。

  毕竟这蕴含着肉体凡胎无法阻挡的神异力量。

  可是鸟不飞做为下半身宗师,也展现了他强悍的‘跑路能力’。

  脚掌看似简单的一扭、一转,这黑色煞气便在其身前一分为七,正好从其脖、肋、腰、脚、跨、大腿、腋下钻了过去。

  看似一刀七段,其实刀刀避开了要害。

  “这是什么脚步,九宫、八卦、禹步?”

  洪小四双眼缩紧,两手直劈,刀光煞气连连,黑芒交织。

  他刀术大进,在融入‘煞神将’后,满以为就是戚笼也有一战之力。

  没想到这戚天王没斗上,鸟天王就让他吃了一瘪。

  他的刀像是斩在深山险壑、又像是斩在空谷深渊,仿佛眼前是一个古老的巨人,踏着一种改天换地的步伐。

  而他的刀煞就在一瞬间融入了这天地变迁之中。

  洪小四斩了九刀,最后一刀,劈碎了这自己这身黑甲,转死为活,身影显出,然后气力耗尽,半跪在地。

  方圆三里,尽是焦灼地面。

  他相信,哪怕是一个炼体大成的外家拳大师,此刻也该死了。

  鸟不飞也喘着粗气,不是被打的,是被吓的。

  大半夜的,还以为被人捉奸在床呢。

  ‘幸好这窃玉偷香的本能还在,不然今晚就要阴沟翻船了。’

  鸟不飞擦了擦脸上的虚汗,他的脚下,是无数道脚印组成的圈。

  这一圈一圈的脚印,最后又组成了一个巨大脚印。

  好似巨人之脚。

  “朋友,你跟我三哥什么关系?”鸟不飞摸了摸下巴,“我三哥没砍死我,没道理派一个水平更差的徒弟来收拾我啊。”

  洪小四缓缓站起身,吐了口气,握紧双刀:“你们对八难计划有想法,有些人就对你们有了想法。”

  “八难计划?”鸟不飞愕然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  “我们来处决叛逆者的密令,不是只有最上层才知道吗?”

  洪小四双眼一缩。

  “呵呵,看他的样子,应该是被人利用了吧。”一道清灵的声音响起。

  不远处的护城河上,一位女人慵懒的半坐半靠,水在她的身下汇成了一座王座。

  一眼看上去,就是一条大江。

  “今天晚上,你们可是杀了我们皇城司的不少人啊,这笔帐可要算个清楚。”

  “皇城司?!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