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五十章 大危机

第一百五十章 大危机

  洪小四一夜未归。

  戚笼赴会、杀人,回归,正好与洪小四的行动错开。

  不然对于藏有五个一流高手的七府大酒楼,他不会不感兴趣。

  更别提还有当年的老兄弟。

  回来之后,他用人道印坐定了一晚上。

  不得不说,六道轮回印不愧是阎佛寺秘法,是一门极涨精神的功夫,他在入定之时,感觉自己就是一尊胎藏大佛,醒来之后,神清气爽,精神像是琉璃一般通透。

  ‘怪不得老和尚能连续夺舍别人,我才练了这印法不过十天,就有一种肉身是臭皮囊,精神做度世筏的感觉,天下之大,无不可度己。’

  戚笼朝着窗户缓缓伸出手掌,仿佛掌心轻轻一握,便能把对面那座金碧辉煌的大酒楼按入地面。

  当然,这是不可能的事。

  练武之人不是神仙,至少在武道走到尽头之前,是没有改天换地的伟力的。

  修行之人也不成,修行者最多改变的是建筑中的风水,影响的是风水中的人——至少金丹之前是这样。

  当然,你若是有龙脉一般强大,那便是另一码事了。

  这一丝称佛做祖的念头,在一瞬间被戚笼镇压了下来。

  ‘我自己就是佛,为何要称佛,世上无人在我之上,又何必要开宗做祖。’

  戚笼看了挂在墙壁上的人皮袈裟一眼,转身便出了门。

  父女二人又来到七府大酒楼吃白食,只是不知为何,今日客人有些少,而且戚笼近来精神日益增长,敏锐的感觉到,空气中有一种焦灼的气味。

  不能完全说是杀气,而是一种混合了惊疑、戒备、紧张、愤怒,是一瞬间爆炸开的情绪。

  能留下情绪的都是高手。

  正常人无论怎样大喜大悲,也无法将情绪保留这么久的。

  用佛家的说法,这叫做非想念头。

  戚笼也是在练成了人道印后,精神入非想,非非想之境,感知才会这么敏锐。

  戚小骨依旧在‘咕嘟’‘咕嘟’的喝着粥,她已经喝了不下十碗了,看的那个叫闫灵甲的爪仆人两眼呆滞。

  “你很喜欢喝这种粥吗?”

  戚小骨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。

  原来僵尸喜欢吃皮蛋啊。

  不过也难怪,皮蛋和僵尸,出产方式还挺相似的。

  戚笼问了一句,便就不管了,双眼半眯,念头却在转动,有一种在梦中清醒的感觉。

  他并非对吕阀的消息完全不感兴趣,而是那位少将军的态度,摆明了是在借刀杀人。

  而且一个寓将军的儿子,就算得到什么隐秘消息,所知恐怕也有限的很。

  吕阀与尸武人有关联,如果能顺藤摸瓜,得到关于转化尸武人的手段,或许对于自己如何‘怀孕’,有不小的帮助。

  另一方面,戚笼也有些好奇,作夜伏杀自己的幕后之人,到底是谁?

  少将军费锦,还是那个蜘蛛贵族,都有可能,但又都不像。

  戚笼正思索间,闫灵甲正在呵斥一个泥瓦匠。

  “这点小事都做不好,我看你以后也不用在这里做事了!”

  戚笼望了过去,似乎是这泥瓦匠在补地面的一处凹陷,只是补的不好,看上去不太平整。

  ‘咦,不对,这不是天然凹陷,而是高手踩踏,劲力陷入地面,不仅是青石板崩裂,包括石板下面的数尺之地,都是裂纹密布,这匠人补不好是正常的,地基都崩了,谁能修好房子。’

  戚笼昼眼打开,顿时变成了三百六十度无死角。

  目光扫过整栋楼,发现五个不同类型的脚印,三个深,两个浅,越往脚心的方向,裂纹就越密集。

  “不可能啊,高手又不是大白菜,五个一流高手,守着一座酒楼,这楼里面有金矿吗?”

  戚笼心里十分惊讶。

  一流高手是什么概念,那是一代拳术大师,能开宗立派的那一档。

  就算是师承名门,那也是能自立门户的那种,什么王氏八卦掌、李氏通臂拳便是此类。

  戚笼怀疑,除了五大武阀外,整个山北道,还能不能凑齐五个一流高手。

  毕竟就连出了罗武皇的横炼罗家,也只有罗家家主这一个勉强入一流的人物。

  “有意思。”

  戚笼低声道,手中捏了一个天道印,刹那间,无数气息开始回溯,仿佛有无数的人影,以百倍的速度往后倒转。

  六道轮回印中的天道印,正确的说法其实是天人印,也就是所谓的业果福报印,结善因,得善果,生前善因越多,死后去的世界就越好,什么欲界天、色界天、无色界天之类的。

  六道轮回印中的六种印法,其实隐隐契合着佛教的宗旨——舍此蕴以复趣他蕴。

  是舍和得的辩证关系。

  所以戚笼才会这么快就参悟出天道印、人道印、阿修罗印。

  精神上的提升,必须要有精神上的大成就。

  比起罗家的横炼术,戚笼修行这套印法的速度可以说是突飞猛进,目前已经无限接近阎佛那一档了。

  而随着人影越转越快,消散的人影也越来越多,最后,只剩下五道,各以爆发的姿态出现,虽然五官模糊,但是劲力的变化一览无遗。

  回龙行掌、盘龙劲

  旱地平抡手、开山劲

  败桩十八技、水银劲

  关外炮拳、火药劲

  盖山掌、镇地劲

  ‘果然都是关外的拳术,劲力在身上的运转,明显更加精妙,而且蕴藏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气势。’

  倘如这五位一流高手在此,必然会大吃一惊,这按照武行中的说法,是被窥破了跟脚,是大忌!以后若是跟戚笼动手,直接少了两分胜算。

  戚笼仔细扫了一遍,确保这五道人影,混身上下的劲力变化都被自己摸透,吸入活人桩后,这才抬起头,看向二楼,沉默了片刻,缓缓道:

  “爪仆人,我想跟这酒楼的主人聊一聊。”

  ……

  北海城中,五大阀的高手汇聚一堂,共同商讨屠魔令的下一阶段任务。

  事实上,第一阶段的屠魔任务颇为成功,在五大阀同时发力之下,大量潜逃的、隐藏的尸武人被查出来,然后被人道毁灭。

  其间端了好几几个尸武人组成的团伙,从上到下,整个拳术流派都被清洗掉,其过程自然是血淋淋的,但也没多少人在乎,大多数人关心的,只是在这场血腥盛宴中,自己能分得几杯羹。

  拳术从来都是杀人伎俩,有很多人信奉这一点。

  五大阀正是看准了这一点,才从上到下,展开这场血淋淋的大清洗。

  城中东南角,一座巨大的尸坑边缘,一尊身材高大、面目苍白的大和尚,正在诵经超度。

  他手上的佛串,是由人的小指节编织而成的,细细数来,不下四五十只。

  他的超度经文也很诡异,像是妖魔嘶吼、又像是夜叉尖叫、尸坑之中,每一具尸体都被念的瞪大了双眼,丝丝血雾从耳中溢出,然后钻入这大和尚的嘴巴里。

  当观此身有诸不净,肝胆肠胃心肺脾肾,屎尿脓血充满其中,八万尸虫居在其内,发毛爪齿,薄皮覆肉,九孔常流,无一可乐。——《大般涅槃经》

  这大和尚正在通过吞噬尸体脑中的‘尸虫’,来提高自己的武道境界,增强自己的武学修为。

  若是戚笼在此,必然会认出来,这大和尚手上的印法,正是六道轮回印中的畜生印。

  见人如畜,撕食其肉,方得佛果。

  此人正是阎佛的大弟子,尸僧!

  相传此人的拳术已经达到一流巅峰,佛法境界也仅次于乃师。

  更关键的是,他很年轻,不过二十三四,还处于拳术突飞猛进的黄金期。

  若非其师阎佛寂灭禅成,返老还童,他怕是就要按照阎佛寺的老传统,下克上弑师了。

  饶是如此,他也在阎佛死亡之后,迅速得到了寺中大半僧人的支持,暂代主持一位。

  “师兄~”

  一声软糯的、风情万种的声音响起。

  尸僧低头,看到了一张艳丽魅惑的面孔,眼角眉梢、脖颈、身上露出的每一块皮肉,都在散发着万众风情,窈窕的身段上,皮肤像一块块白脂豆腐般晃动着。

  这位做观世音打扮的,便是阎佛的二弟子红度母,学的是另一种‘肉身布施’的邪菩萨法门。

  只不过菩萨言此道,是为了让人堪破色相,而阎佛寺这一脉,却是让人沉迷色相,沦为傀儡。

  阎佛寺上下,就没有被她‘布施’过,包括阎佛,包括眼前这位。

  普渡众生,度化一切众生之母!

  只是尸僧自从修行大进之后,就断了子孙根,让她再无可乘之机。

  尸僧身子一震,红度母被震出三尺之外,似哀似怨的瞪了他一眼。

  “大家都准备好了,三百骨罗汉、六根尊者、小师妹,还有薛家那群人,都在等你呢。”

  尸僧面无表情起身,缓缓向城门口走去,随着他走动,身上一块块尸肉随风而动,像是一张尸皮袈裟。

  ‘该死,这家伙的拳术又进步了,老娘伺候了老的,难道还要伺候这小的!老娘才该是真正的众僧之母、三生佛母!’

  三百骨罗汉是阎佛寺的黑暗武僧,刀枪不入,不惧生死。

  六根尊者是阎佛寺的六位一流高手。

  阎佛本来有四个徒弟,他夺舍的小和尚肉身,是天赋最强的小师弟。

  而小师弟是双胞胎,他还有一辆孪生妹妹,小小年纪,拳术境界超越了阎佛寺历史上,所有同年龄段的高僧大能。

  尸僧出了城门,诡异而恐怖的佛音大亮。

  他看向另一边,薛文海、薛沉舟、薛继武、高勇等人组成的超级小队。

  虽然只有九人,但这些人的气势像是爆发的火山,每一个,都是一流高手中的强手。

  这便是借助‘屠魔令’之名,薛继武费尽心思组成的,准备强杀宗师的诛魔小队。

  红度母咯咯一笑:“本菩萨的舍身施主,已全数舍去肉躯,回归我佛,本菩萨也借此,查明了魔头的所在,就在那巨城之中。”

  尸僧张嘴,露出森森牙齿,同样是四十颗,沙哑道:

  “舍魔、正法、得佛。”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