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五十一章 龙脉之子

第一百五十一章 龙脉之子

  戚笼是在酒楼最顶级的一间包间见到的主人。

  出乎意料的,并非是之前那个满嘴宝石牙齿的阴柔男人,而是一个同样宝石牙齿的年轻女人,气质有一种,恩,很太监的感觉。

  似是看出戚笼所想,女人嘴巴蠕动出一丝笑容。

  “蜘蛛贵族的祖先是一群宫内人,虽然并非以血脉传承,但在收养子女时,也会主动挑选跟其气质相似的,久而久之,变成了家风。”

  “譬如那日家族,自称月族,貌如女子,天生龙阳,而我们闫灵家族,祖先便是给皇族试菜的宫内人,天生一副好牙口。”

  “你昨日见到的,是我哥哥闫灵凰,本人闫灵凤,见过赤身党首。”

  闫灵凤请戚笼坐下,自己则专心摆弄一套精致茶具,洗茶、泡茶、沏茶,行云流水,而最后倒在杯子里的,便是一杯散发着特殊香气的清茶。

  “皇家贡品,无根茶,请用。”

  戚笼看了一眼紫金色的茶壶,貌似茶叶在洗泡过程中,消失不见了?

  戚笼拿起来,抿了一口,茶水的清淡一直延伸到喉咙中,然后在胃部好似开了朵山茶花,眼神先是一涩,突然清晰了不少。

  一直处于轻伤状态的‘昼眼’,突然舒服了很多。

  “果然是好茶!”

  闫灵凤轻轻一笑,如果忽略她那满嘴宝石的牙齿,倒也的确是位气质温婉的美人。

  “我一直以为,那日家族的那位喜公子,把相当于第二性命的身份牌相赠,是看上了哪位小白脸,现在想来,这也不全对。”

  “倘如鼎鼎大名的赤身党魁首都是小白脸,这世上哪还有真男子,戚先生若是好男风,又怎会得到红姑的爱慕呢。”

  戚笼双目一凝,“你认识红姑?”

  “戚先生不要误会,不是我认识红姑,而是大多数蜘蛛贵族,都听说过红姑的大名,这些年能从我们手上抢生意的,也就只有那位红姑娘了。”

  “是嘛,”戚笼面无表情。

  闫灵凤见状岔开了话题:

  “不谈这个了,今日戚先生来,是为了什么?”

  “同一家族的蜘蛛贵族,讲究个互帮互助,但我们闫灵家族和那日家族的关系可不太好哦,不过看在戚先生的份上,我会尽量有问必答的。”

  戚笼沉吟了下,缓缓道:“五个一流的关外高手,好大的阵仗。”

  “恩?哈哈,戚魁首误会了,他们并不是我们家族的人,只是一些关外的朋友在此地做客,我们负责招待而已。”

  戚笼又换了个话题,“昨夜贵楼可是遭了贼?”

  “的确有一个善用刀的小贼,不过已被我那朋友擒住了,这人的下场恐怕不太好哦。”

  戚笼目光半眯着,眼神光芒闪烁,而闫灵凰也笑吟吟的看着他,主动道:

  “戚先生如果需要,我可以牵线搭桥,我们闫灵家族的面子,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点的。”

  “阁下这么好说话,的确是大大出乎戚某人的预料。”

  “我们蜘蛛贵族最擅长的,就是把最强大的敌人变成我们的朋友。”

  闫灵凤打了个响指,顿时一个仆人手持一托盘上来,放在戚笼面前,托盘上,是一节极漂亮的玉如意,模样像是灵芝,上面刻有精美的古国文字。

  “我们蜘蛛贵族最喜欢送人礼物,戚先生若是喜欢,便就请收下,您收下了,我才好给您办事,您说是不。”

  戚笼有些哭笑不得,从来只听说过收钱办事的,没听说过帮人办事还要送钱的。

  这蜘蛛贵族的套路,还真是让人琢磨不透。

  不过戚笼也敏锐的察觉到,对方的心境之中,有着三分紧张、两分激动,剩下一半即是敌意,又是亲近,相当复杂的情绪。

  ‘这玉如意有古怪!’

  戚笼在触摸到玉如意时,肩窝一抖,袖口突然长了半尺,卷住了玉如意。

  然而令戚笼没想到的是,双方还没有接触,那玉如意便化作一道金光,投入他的身体内部。

  耳边似乎传来了一声极畅快的龙吟,原本匮乏的龙煞居然直接恢复了三成,身子骨猛然高涨,头顶房梁,竟在一瞬间变身成‘奉龙甲’状态。

  同时戚笼感觉上唇痒痒的,大拇指一摸,竟然摸到了一细密的胡茬,上唇生须为髭,摸上去还油乎乎的,又像是短须。

  “这是——”

  ‘奉龙甲’状态下,身上的每一个部位都与龙脉息息相关。

  戚笼低头一看,只见脚下的影子中,一条巨大的黑影盘虬成团,龙首部位有些模糊,唯独两条长长的龙须,漆黑如墨。

  ‘这玉如意居然是龙须!奇怪,这么近的距离,我应该有所感应才对——’

  等戚笼解除状态后,就见对面的闫灵凰一脸震惊,却又果然如此的表情。

  “你果然是龙脉化身、劫运之子!”

  “阁下似乎知道些什么?”

  戚笼一脸的温和笑容,其实心底杀意如海,龙脉是自己最大的秘密,这女人如果不说出个所以然来,天王老子也得死!

  闫灵凰也看出对方情绪上的不对劲,连忙道:

  “戚先生可知道为什么蜘蛛贵族一共有十三支吗?就是为了侍奉传说中的真龙,为了在即将到来的大劫之中,成为真正的血裔贵族。”

  戚笼眉头一皱,杀意藏了藏,缓缓道:“你继续说。”

  闫灵凰这才松了口气,刚刚戚笼直接变身成一个小巨人,那恐怖到极点的威势,差点没让她跪服在地,心灵受到了极大的震慑,之前游刃有余、神秘莫测的态度顿时破了功。

  就算是一个普通人,也能看出她此刻很是紧张、忐忑……兴奋。

  “钟吾古国灭亡之后,我们这些人虽然在短时间内获取了大量的财富,依旧惶惶不可终日,尤其是古国灭亡的如此蹊跷……”

  “后来局势稍稍稳定,我们蜘蛛贵族的祖先,那时还只是叫蜘蛛族,便就暗自调查古国灭亡的真相。”

  “钱能通神,我们收集了大量的线索,得出一个真相,那就是古国灭亡,不是人祸,而是天灾,更重要的是,我们发现了一个大秘密!”

  “古国会在未来的某个时期再次重建,而能够重新建国的王者,便是新的钟吾妖皇,而有资格争夺皇位的‘皇储’,一共有十三位,便是十三位龙脉之子……”

  以戚笼现在的佛门心境,判断别人话中真假是能够做到的,他听的出来,对方并没有在说谎。

  灭国、再建国。

  十三位龙脉之子。

  世界之外的窥秘者。

  世界之内的监察者。

  一条隐隐约约的线,似乎可以串起来了。

  戚笼又把目光落到闫灵凰身上,这个满嘴宝石牙齿的女人身子一抖,态度突然变的十分恭谨,连坐也不敢坐了,垂首站着,像是正统的宫内人一般。

  某种意义上,他们也是‘赌客’。

  确切的说,类似九龙夺嫡中,皇子手下太监的角色。

  至少表面上如此。

  做为顶级掮客,哪有纳头就拜,并且忠心耿耿的道理。

  无非是见码下注而已。

  戚笼本身也不喜欢这些特别凸显‘地位’的表面东西。

  “你先坐,”戚笼平静道:“你刚刚说,龙脉之子有十三个,而且你们蜘蛛贵族也有十三系,这十三之数,到底是怎么来的?”

  闫灵凰认真道:“关于这一点,族内也一直有两种说法,一种说法是,只有当年的王族,以及十二皇族,拥有复国的资格,合起来便是十三位。”

  “还有一种,便是当年灭亡古国的‘天灾’,一共有十三种,他们将国运一分为十三,并且各自掠夺了一部分。”

  戚笼‘唔’了一声,他现在总算明白了,那个‘不周’手上的‘迦楼罗’血脉,到底是怎么来的了。

  她绝对是这十三‘天灾’之一。

  他又问了一个问题:

  “关于龙脉之子,你们蜘蛛贵族支持的有几位?”

  知无不言、言无不尽的女人罕见的犹豫了下:

  “关于贵主的情况,都是每一个家族最核心的秘密,没人知道具体的人选,但我猜测,真正获得龙脉之子资格的应该不多。”

  “像您这样的,顶多三四位,至少就我所知,那日家族真正支持的,肯定不是您!”

  戚笼哑然一笑,他知道对方是误会了。

  她以为,自己是‘龙脉之子’,那日喜才赠予的令牌。

  但真实情况是,对方是因为自己的救命之恩……也可能是单纯垂涎自己的男色。

  这就不用多言了。

  “所以,既然你知道了我的身份,那你打算怎么做,你们家族会全力支持我吗?”

  “我个人是肯定支持您的,但家族方面,我需要时间。”

  闫灵凰看向戚笼的眼神极其火热,就像是在看天下第一肥羊。

  从龙之功可是大商机!

  似乎是担心戚笼会有所不满,闫灵凰连忙正色道:“臣不密则失其君,正是为了保护贵主,所以此事才需细细谋划。”

  得,这么快就称臣了,你还挺自来熟的。

  “而且这段时间内,属下正可以收集一些血脉之宝,来帮助主上进行第一次血脉觉醒。”

  戚笼刚想说些什么,心头忽然重重一沉,这感觉,就像是头顶压了一座山一般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