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五十二章 劫中劫

第一百五十二章 劫中劫

  自从神明境成后,戚笼就很少感受到这么强烈的压力、或者说危机感。

  加上修成天道印、人道印,戚笼对于自身祸福的感应,更是达到了一个极敏锐的境地。

  本来就在‘奉龙甲’状态下,摇摇欲坠的椅子,此刻戚笼劲力勃发,‘咔嚓’一声,彻底四分五裂。

  “主人,您——”

  戚笼眼神一凛,双手掐印,天、人二印相互转换,在阎灵凰的眼中,对方整个人变成了一尊金质大佛,恒河流沙组成他的佛身,又好像是千千万万的普通人,组成了他的世界。

  佛性隐藏于众生身中,理性摄一切诸法,具一切佛功德,犹如子藏母胎,故名胎藏!

  阎佛参悟出这层道理,但他走了邪路。

  戚笼境界比阎佛深,走的自然是正道。

  戚笼神明之境的核心,便是这‘真佛意境’,如今又得到了六道轮回印,可以说已经初步将这‘大武行体系’之上的境界,用于佛门武学之中。

  虽然没有‘秋风未露禅先觉’的超级感知,但是‘武道神明’的玄奥,却还在这内家境界之上。

  见人之所不见,谓之明,知人所不知,谓之神,神明者,先胜也。

  等他睁眼之后,已然恢复了平静。

  虽然感悟到生死危机,但也找到了生死危机下的‘解法’。

  一个指向戚小骨。

  另一个则指向之前遇上的少将军费锦。

  ‘有意思,我这一场居然是劫中劫,生死劫中套着生死劫,也就是说,有两拨足以能杀死我的势力惦记上了我。’

  ‘奇怪,以我如今的实力层次,要想逼我入生死境地,只有两种可能,要么是足够多、也足够强的一流高手的围杀,要么是半神级别的强人出手,半神级,我什么时候得罪过这么强的人物?’

  戚笼脑中突然闪过一段‘血麒麟’留给自己的话。

  ‘一个月内,神军天公层次的高手会出手,夺你的迦楼罗血脉。’

  地军实力划分的标准,一次血脉蜕变的高手,相当于一流高手,二次血脉觉醒的高手,相当于宗师,那么这天公层次对应的是——半神!?

  ‘我从山南道到山北道,一直有意隐瞒行迹,也就在云中丘露了一次脸,这就被盯上了么。’

  ‘不过那另外一个又是什么?’

  戚笼皱着眉头,沉吟不语,那阎灵凰见状,小心翼翼的问:

  “贵主,可曾遇上什么麻烦,奴婢可以替您解决。”

  “不是什么大事,”戚笼不动神色的笑了笑,别看对方左一个属下、右一个奴婢,真要遇上什么大麻烦,危及对方生命的那种,这女人保准跑的比谁都快。

  “你刚刚说,能让我进行第一次血脉蜕变,可是血脉蜕变不是地军的专长么,你们和地军也有联系?”

  阎灵凰爽快的点了点头:

  “十三支蜘蛛贵族,基本上全与地军有秘密交往,地军之中,也有相当一部分血裔高手是我们的人。”

  “要想血脉蜕变,需要血脉之宝,您刚刚喝的茶,包括那玉如意,其实都是此类物品。”

  “我们祖先在古国崩溃之时,在皇宫内得到了大量的此类宝物,经过多年研究,一些浅层次的血脉宝物,已经可以自我培养了。”

  “主人大概还不知道吧,地军这几十年间的崛起,我们便是最大的幕后投资者。”

  戚笼淡淡一笑,这蜘蛛贵族还真是‘了不起’,一边口口声声说着主人,支持自己这个‘皇储’,另一边又在支持钟吾古地最大的叛军势力。

  这是两手都要抓,两手都要硬的意思么。

  他也懒的猜测对方有什么话外之意了,直接道:“我可能要有几件事麻烦你。”

  阎灵凰精神一振,蜘蛛贵族的宗旨——不怕对方欠钱,就怕对方不借钱。

  更何况,根据她得到的消息,眼前这一位,可是出了名的有恩必偿、有怨必还的豪侠级人物。

  能让他欠下人情,未来的报酬已经可以期待了。

  “一个,就是你说的,血脉之宝和血脉蜕变的仪式。”

  “二个,帮我查一下,巨城之中,最近有没有地军高手出没,可能对方实力很高,千万不要打草惊蛇。”

  “第三,帮我查一个人,费阀少将军费锦,看看他最近在忙些什么,和什么人接触。”

  “第四,我的那个朋友,还要麻烦你们帮我搭救一下。”

  阎灵凰一脸荣幸,“奴婢一定帮您办的妥妥当当。”

  戚笼深深盯了对方一眼:

  “我这人一向不喜欢欠人人情,若你口中的劫数是真的,若局面真的到了那一步,你若没有背叛我,那你想要的,我一定能给你。”

  “是!”

  “对了,”戚笼罕见犹豫了下,道:“红姑的事,你知道多少。”

  阎灵凰一愣,然后面不改色的道:

  “红姑、不、是红夫人手腕非凡,联合了一批散落的、游离于主族之外的我族中人,从内部分化我们蜘蛛贵族,已经侵蚀了我们不少命脉基业,在联合会上,不少上层已经下定决心打压她,我可以向高层反应,让……”

  “不,先这样,暂时这样,不要暴露我的存在。”

  等戚笼离开之后,阎灵凰才自言自语:

  “这个女人即是个麻烦,又是个契机,既然主人跟她还有感情,我便可以通过她,反制家族的上层,但又要打压她,免的她夺走了主人的宠爱,这女人好像有一个女儿,可惜不是儿子,或许可以先给她提个醒……”

  作为一个熟读后宫史的优秀宫内人后裔,阎灵凰自然明白联合后宫的重要性。

  不过若是这后宫妖后的手腕太强,对她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。

  ……

  戚笼可没想到,这牙齿鲜艳的女人会想那么远,在把事情全部交付后,他便又回到自己所住的旅馆,并叫来了戚小骨。

  佛家讲究因果,那个少将军的事且不提,但是这小僵尸肯定是‘因’,而不是‘果’。

  劫中劫,两道生死危机,他也不知道这小僵尸能破哪一道,但是毫无疑问的,自己想要把一身拳术‘孕育’给对方的念头是对的。

  或许对方被‘孕育’之后,能够大杀四方,成为一代僵尸宗师也说不定。

  “世间事就没有一帆风顺的,本以为接下来就是闯入古战场,借助赵黑记忆中的‘两级秘窟’秘密,挑拨薛保侯和李伏威这两条蛟龙自相残杀,然后鹬蚌相争,渔翁得利,没想到在打渔之前,自己就被人惦记上了,有意思,真有意思。”

  “既然我的拳术你学不会,那就只好剑走偏锋,先带你去看看的我的精神。”

  修行拳意的难度是远在拳术之上的,不过戚笼也有点顾不上了,别洪小四还没救出来,自己坟头都长草了。

  戚笼一手掐天道印,挂在自己胸口,另一手捏人道印,按在脑门上。

  一刹那间,戚小骨两眼漆黑,精神更像是穿破层层乌云,然后天光大亮,一尊极高大的人影在云端尽头。

  “呀~”

  戚小骨感觉这道人影极为熟悉,但是不管自己怎么跑,都缩不短二者的差距。

  这就是人和天的差距。

  神,会意字,在古文中为申,字形为闪电;古人认为闪电变化莫测,威力无穷,故称之为‘神’。

  佛,人之弗舍,‘弗舍’是指不给人房子住的意思,把人从‘黑屋’中解脱出来,便是‘佛’,所以‘佛’在梵文中,又有觉悟、觉者的意思。

  所以戚笼能够‘放下屠刀、立地成佛’、接着借助心头刀意‘斩佛成道’,领悟武道神明,不能说是巧合,只能说是龙脉带来的天赋刺激了他本身的意志,当然还有那‘莫名其妙’的刀术境界。

  立地成佛!

  逆天成神!

  滚滚乌云中,一条龙影发出不甘心的怒吼声,震天撼地。

  ‘别激动,不就是损失一点龙脉之力嘛,你不是才补回来一部分,接下来可是有很多血脉之宝等着你哦。’

  ‘再者说了,肥水不流外人田,这小僵尸可是受你滋养才孕育出的,我最多就是个代孕,她可是这一场的关键,我要是死在这场劫数中,你不也没了么。’

  ‘别忘了,我的计划如果成功,你可是有一整条龙脉可以吞噬,这时候损失点血脉,那也不是丢芝麻、捡西瓜的事嘛。’

  戚笼在心中不断安抚‘无头龙尸’的怒气,没办法,他这次的要求的确有点过分。

  简单来说,就是舍弃半截尾巴,化作真龙精血,提升戚小骨的天赋,让她参悟自己的精神境界。

  龙煞自从与自己合并,好处是半点没捞到,反倒是龙脉之力跟漏水一般往外泄。

  被砍了头也就算了,如今连尾巴都要斩掉,若是‘无头龙尸’能够说话,保准要骂道:掐头去尾,你小子想干什么,烧黄鳝吗?!

  不过‘无头龙尸’最终还是接下了这张‘大饼’。

  戚小骨只感觉屁股下面一软,只见一条龙尾从云中探出,把她往高不可攀的神祇方向探去,碧空云海,一望无际,小僵尸张大了嘴巴,嘴里只来及吐出一个字。

  “哇~~”

  然后龙尾炸裂,化作漫天血雾,让她与神祇合二为一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