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五十三章 意外中的狩猎(上)

第一百五十三章 意外中的狩猎(上)

  戚小骨本身就是在战场上,由炼就窥鬼神的薛白,和龙脉之力同时孕育而出的存在,可以说她本身就是一种‘神异’。

  所以当戚笼用龙血的代价,与对方的融合极其顺利。

  只不过她到底能吸收自己的几成境界,戚笼本人都不清楚。

  自己用天人二印在精神世界中‘佛音念唱’了一晚上,精神很有些损耗,而等他离开之后,戚小骨身上长满了白毛,似是尸气外泄,与皮肉产生了某种程度的异变。

  而且对方额头上的尸纹变成了五道,哪怕只是看上一眼,都给人一种心头凉飕飕,似乎随时会被勾了魂的感觉。

  根据《尸册》的记载,五道尸纹,能驱使的尸兵数量达到了一百位,寻常的赶尸道人,怕是要花上几十年功夫,才能炼出这么一具尸中上品出来。

  五道尸纹是一个关口,能够突破,便就说明初步具备了‘王者之姿’,可想而知这一晚上的‘传功’有多重要。

  当然,戚小骨本身的天赋也是至关重要的。

  ‘就让我看看,你能怎么帮我破解生死劫!’

  等戚笼走后,戚小骨依旧还在沉睡之中,身上的白毛越来越多,像是一个大号的蚕宝宝。

  似是巧合,那挂在墙壁上的‘人披袈裟’受到刺激,‘哗哗’直抖,突然掉下,正好被白毛卷入‘蚕茧’之中。

  一时间,房中佛音大亮,伴随着煞气腾腾的佛音,一道又一道,或凶杀恶煞、或慈眉善目、或道貌昂然、或阴险诡谲的老和尚幻影显化而出。

  这些和尚们在疯狂挣扎之中,被吸入戚小骨身上。

  《佛经》有云:非想非非想天,寿长八万四千大劫,但报终仍当堕落,不出六道轮回。

  非想非非想天,无色界第四天。

  而这句话的意思是,此界中的天人,虽然寿命长达八万四千大劫,但当他们的福报终了的时候,仍然会堕入六道轮回,根据自己的业报转生为六道众生。

  就连戚笼自己都没想到,六道轮回印、真龙血、小不化骨、外加神明境的融合,竟会导致封印于阎佛寺至宝内,历代高僧一身功行所化的非非想念头,被小不化骨吸入。

  这些强大恐怖的阎佛寺主持,没想到死后唯一的转世机会,会莫名其妙的被一个小僵尸给破坏掉,那一丝丝舍利元精也被小僵尸吞噬。

  小不化骨的肉身再一次重塑,长发及腰、尸身变成琉璃色的佛身,手指纤细,指头上是不同的**印……

  那高僧念头中的武道精华,也被小不化骨长鲸汲水一般吸入身体中。

  跟罗武皇类似,但是却比他‘横炼刻印’更加恐怖霸道的‘尸武皇’,要开始出世了。

  ……

  戚笼做梦都没想到,生死劫的解法是这么的诡异而奇妙,而等他下到小破旅馆的大堂时,发现整座旅馆已焕然一新,无数珍贵的、罕见的装饰摆放在各处。

  发着牢骚、做事粗手粗脚的小二们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姿态端庄、模样美丽的女仆。

  见到戚笼下楼,所有女仆一起躬身,“见过主人。”

  吴侬软语、莺莺燕燕、诸般美色,扑面而来,饶是戚笼钢铁一般的神志,也忍不住恍惚了一二,这个阎灵凤,干这种事还真是一把好手啊。

  这些至少也是百里挑一的美人,她是怎么这么快就弄来的?搞的跟选妃似的。

  摆了摆手,这些女人也不纠缠,巧笑倩兮的微微躬身,退了下去,似是受到了极严格的培训。

  阎灵凰、阎灵凤这对兄妹,一起躬身,口称主人。

  戚笼目光盯向闫灵凰,眉头微微一扬。

  阎灵凤赶紧上前一步,道:“我兄妹情同手足、生死相依,主人若是不放心,我们可服用子母蛊虫,让主人掌握我们的生死。”

  戚笼想说些什么,最后又摆了摆手,“直接说事。”

  阎灵凰,也就是之前见过一次面的阴柔男子,从袖口中摸出几份信来,十分恭顺的道:

  “这是主人让我们调查的几件事,都已经有了眉目,请主人过目。”

  阎灵凤则十分恭顺的服侍坐下,给他倒了一杯茶,然后轻轻给他捏着肩,手法极其舒服。

  戚笼翻看着这几张纸,不得不说,蜘蛛贵族的效率真是高,仅过了一夜,戚笼想知道的,便就已经调查的七七八八。

  巨城的租界中,地军的强手几乎没有,毕竟这是关外在关内的‘租界’,又是天兵司的地盘,除了几个低级别的耳目外,并没有更高级别的人物。

  而且根据他们在地军中的情报,至少到目前为止,没有地军高层的介入。“情况不算坏,但也不算好。”

  戚笼自言自语,最坏的情况,那位半神级的强人在半途中截杀自己,前不着村,后不着店,一点外力都借助不了。

  眼下那位半神强人如果杀来,天兵司的高手是绝不会坐视不理的。

  最理想的情况,则是把对方引入两级秘窟中,凭借那戾王护陵的种种凶险手段,绝对能让对方吃不了兜着走。

  但不到万不得已,他肯定不会这么做。

  数量最多的是费锦的资料,从这位少将军首入租界,然后各种钱银的消耗,以及自以为隐蔽、却破绽百出的复仇计划,以及忍辱负重、扮演小丑的种种举动。

  戚笼找到了几个关键词汇。

  ‘镇北伯子、军粮买卖、天勇阀主。’

  根据资料显示,这位镇北伯长子是这位少将军少数结交上的朋友,甚至通过他的关系,做了一些走私的买卖,关外的妖兽皮、煞气符、高级拳谱、天变物等等。

  虽然这些走私的大头都被那位镇北伯子给吃下了,但光是一些汤汤水水,就足够让这位少将军吃饱——这位寓将军的儿子远没有他表面上的那般窘迫。

  至于天勇阀主,则是另一条线了,他通过走私赚来的银钱在山北道做了一些粮食买卖,卖粮食是假,打探消息是真,战火连天的年代,没有什么比粮食更招人喜欢。

  而这天勇阀主本身又是百战盟的上层,虽然没有出现在武家宴中,但也是比较有实力的军阀头子之一。

  更重要的是,他还有一个身份,四年前,吕阀横扫天下之际,这位天勇阀主,是最早投靠对方的地方派人士。

  ‘也就是说,宝藏什么的先不提,有相当大的可能,制造尸潮的前吕阀高层,就藏在天勇阀主的地头……’

  见戚笼陷入沉思,阎灵兄妹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。

  老实说,他们对于戚笼的经历相当好奇,谁能想到,当年煊赫一时的马匪头子,摇身一变就成了龙脉之子,这中间到底经历了什么?

  可别说这种秘密了,就连这一位现在想做什么,他们都没怎么看懂。

  阎灵凤眼中闪烁了下,刚想试探一下对方,就被戚笼打断了,他的语气很平静,平静到让人听不出情绪变化。

  “我那位朋友,暂时救不出来了?”

  阎灵凰连忙解释道:“我们还在想办法,只是此事涉及的不仅有天兵司,还有皇城司——”

  蜘蛛贵族的基本盘毕竟是在关内,而且天兵司可是秘密机构,光是从那里面捞人就够麻烦的了。

  兄妹俩费劲心思,才托了一位跟天兵司上层有来往的长辈出面,谁想到扣人的压根就不是天兵司,而是皇城司的人,就连这些人的身份,也是在交涉之际,对方有意无意透露的。

  那长辈还告诫他们,现在天兵司内部正处于一种特殊角力状态,不能说完全是内斗,但也是相当剑拔弩张,叫他们少插手,免的殃及池鱼。

  蜘蛛贵族所经营的庞大人脉网,不管是明面上的,还是暗面上,都可以让各方势力给个面子,但以他们兄妹掌握的程度,也就最多给个面子,对方要是不给——也真没办法。

  说句再难听点的,万一天兵司的人火并,一不留神,把他们兄妹当作敌方奸细给宰了,家族的人也不会为他们报仇的。

  不能八面玲珑的蜘蛛贵族,算什么真正的贵族。

  但这世上,不可能总是出现两方都能吃的开的情况,尤其是体量越大,腾挪的选择就越少。

  所以蜘蛛贵族在这些年间也在转型,怎么转,自然是按照老祖宗的做法,抱上一条最粗的金大腿了!

  戚笼未必是最粗的,但肯定是质地纯金的!所以这对兄妹早就把对方当作最优先的服务对象,让顾客不满意,这可是大失败!

  “那个,主人,对方还说,若你真想要救人,便就亲自去一趟。”阎灵凤犹犹豫豫道。

  戚笼放下了手中资料,战刀洪家、夜不收部队,表面上跟天兵司唯一的关系,便是他的大姨夫,做为四品神道长吏的刑晟。

  ‘洪爷,没想到你还真是被亲戚坑了。’

  负责关外业务的皇城司,在关内执行任务,虽然不知道内里搞什么玩意,但是两个实权衙门的冲突是必然发生的。

  戚笼不置可否,只是淡淡道:“第一次血脉蜕变的仪式准备好了?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那便走吧。”

  戚笼的背上,一尊凶目金翅的恶鹰跃跃欲试。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