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五十四章 意外中的狩猎(中)

第一百五十四章 意外中的狩猎(中)

  “天兵司的地头?”

  “是,这城中,至少有一位神道长吏、一位斩邪大将。”

  “一位伪金丹,一位宗师,不大好办啊。”

  距离巨城五十里开外的一座小山头中,尸僧、红度母、薛文海、薛继武等人,正在坐视观望。

  以他们这些人的眼光,自然能看出来,整座城池,便是一座巨大的风水法阵。

  只不过这这种法阵不是依山傍水的那种,而是以城墙为四方、引护城河为活血、聚人气为风水之气,以马道、内墙垣、炮台、街道、城楼为火炭,火工十万人,制造的神阵。

  这种水准的阵法,就算在七大都督府中,也是极少见的。

  一个伪金丹借助城阵之威,能够发挥金丹层次的实力,而一旦达到金丹,力量便会形成质变,真正发挥半仙之威。

  半神和半仙,那可是一档的。

  做为拥有十几个一流高手,外加阎佛寺大半高层的诛魔小队,可以说整个山北道都找不到这样强大的战力了,就算围杀一个宗师,也至少有八成的把握。

  但问题是,万一这大张旗鼓的杀进去,得罪了天兵司,围杀的,可就不只是一个宗师了。

  “他不可能不出来,他不出来,我们就逼他出来!”薛继武冷声道。

  “敝寺的佛宝,必须要取回来,”尸僧垂目道,身上破旧的人皮‘哗啦啦’作响,好似老袈裟。

  “勾搭男人嘛,简单,奴家去呗,保准把人家伺候的舒舒服服,横着进去,躺着出来,”红度母嗤嗤笑着。

  “你不能去,菩儿,你去。”

  尸僧目光落在一位唇红齿白、大眼睛水汪汪的,但是头上也光溜溜的一位小尼姑身上。

  小尼姑瘪了瘪嘴,但在尸僧盯死人一般的冷漠眼神下,泪水又收了回来。

  “师兄,我去。”

  “六根尊者陪你一起,只要对方六根不尽,你们七个合力,施展我阎佛寺的第一佛阵曼珠沙华,能破对方的意,再不济,保身也可。”

  六个头戴兜帽,身材瘦削的老和尚站了起来,这几个老和尚模样一个比一个恐怖,不是上下眼皮缝在了一起,就是耳朵捣成洞,或是嘴巴和舌头黏在一起。

  六根者,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,去六根,方能称尊者。

  这‘去’的过程,肯定不是主动的过程。

  事实上,这六个老和尚,都是上一辈争夺主持之位的失败者,被活生生改造成了‘尊者’。

  尊者嘛,辈分高、地位高,摆在佛台上吃死猪肉的那才叫尊者。

  至于曼珠沙华就跟简单了,这是佛在黄泉路上种下的彼岸花。

  菩儿就是那朵花的花芯。

  当初薛家七老要是同在,刀魔也就未必那么能蹦跶了。

  六根尊者加上一个小菩儿,比起薛家七老只强不弱。

  毕竟小菩儿的哥哥小提儿,就是被阎佛夺舍的最小弟子,兄妹二人天赋相差无二。

  “梁姑姑,薛兄,你们就陪这位小菩萨走上一趟吧。”

  薛继武开了口,又有一男一女站了出来,女的叫梁海燕,梁家的一流高手,其未婚妻的姑姑;男的叫薛定山,薛继武这几年拉拢的族内高手,同样是一流。

  梁海燕嗤嗤一笑,摇曳着前凸后翘的身子,手指往薛继武的掌心一勾,让这位薛家继承人微微尴尬。

  这梁海燕和红度母两个熟女站在一起,一个风骚入骨,一个更加的风骚入骨。

  不少阎佛寺和尚的眼睛都直了。

  “那、那我去了。”

  小尼姑瘪了瘪嘴,站在一堆凶神恶煞之中,简直比小白羊还要小白羊。

  红度母媚眼一翻,冷哼一声,她哪里不知道尸僧的盘算,不就是担心自己夺了阎佛寺至宝人皮袈裟嘛。

  这袈裟中藏着无数代阎佛留下来的意念,如果被修炼阎佛寺体系的武人得手,修行能够一日千里。

  小不化骨要是知道的话,肯定深有同感。

  薛继武则把目光落在薛沉舟身上,这位双眼紧闭,满头血发微微飘扬,一身恐怖的血魔气势如今只剩下一丝丝,剩下的,便是纯粹的生机。

  被阎佛意念控制、被杀父仇人轻易击败、被家主镇压,十年苦修,仿佛成了一个笑话。

  但在他看来,薛继武的境界更深了,尤其是做为第一个血炼、气炼同修的家族长老,枯荣掌法又是南老叔公亲自传授,前途不可限量。

  二人曾经是劲敌,如今,薛继武有些看不透对方了。

  沉舟侧畔千帆过,病树前头万木春。

  薛沉舟,看来我们的斗法,还要在未来持续下去。

  ……

  戚笼被闫灵凤带入一条密道中,这密道却不在七府大酒楼中,而是在巨城的城主府。

  说是城主府,给人的感觉却像是一尊巨人的巢穴,古神将巨,也是古国晚期的一位名将。

  随着他的失踪,这座巨人巢穴才渐渐成了一座名胜,而且是只允许关外人参拜的名胜。

  在关外人眼中,自己才是皇国正统,关内人都是小娘养的。

  可是这难不倒长袖挥舞的蜘蛛贵族,闫灵凤一边打开这里的密道机关,一边跟戚笼解释。

  “古国晚期,神将巨奉命来此地镇压叛军,抽调三百火工道人打造护神城,可惜神城才刚建成,火都就被叛军攻破,妖皇子孙皆遭杀戮,这护神城也就成了巨城。”

  “当时火工道人还只叫作天工道人,受钦神监统辖,制造的军械可以说真是有斩神弑魔之力,可惜到如今已经断代了,当年祖宗做的最差的一件事,便是只带出了皇家财宝,这些图纸才是真正的传世之宝……”

  “后来天兵司来,修复了护城大阵,我们闫灵一族出财出力,虽然大阵中枢被转移了,但是一些设施,是可以给我们一族免费使用的。”

  戚笼一边听着对方介绍,一边打量着两侧的墙壁,墙壁是琉璃状的,模模糊糊的可以看见,内侧有着大量的锯齿轮轴,时不时还‘轰隆’一声,溅射出大量透明火焰。

  ‘这是在加工风水之气?’

  戚笼倒吸了口气,火工道人,不,应该是古代的天工道人这么强悍的么,不是顺天应人定风水,而是人为制造风水、加工风水、创造神异。

  那条人工龙脉,不会就是这么来的吧。

  戚笼又想到一个问题,转头问道:

  “老说叛军灭亡了古国,这叛军到底是谁的兵马,背叛的又是谁,我只听说过弃妖皇时代,逆王八邪的事迹,可那是王族内乱,而古国灭亡的年代,可是在弃妖皇儿子戾妖皇的执政期。”

  既然参与了这场只进不退的夺龙局,戚笼自然想走的越远越好。

  而历史的真相,或许能给他一些帮助。

  闫灵凤也疑惑的摇了摇头,道:“回主人,我也曾问过族中长辈,古国到底是被哪一方人马灭亡的,长辈也只是告诉我,这非人间兵马。”

  “非人间兵马……”

  戚笼抬头,这地底自然是看不到天空的,只能看到黑压压的石壁,以及‘嘎吱’‘嘎吱’,不断加工风水的声音,连蜡烛都没有点上一支,上下左右都是黑沉沉的。

  他喃喃道:“真他妈的黑啊。”

  没走多久,火光大亮,呈现在眼前的建筑,有点像是戚笼呆了三年的官营刀匠铺,只是要更大,更复杂,大多数天工造物,他都不知道有什么用。

  但是风水之气像火一般燃烧的感觉,他是能清晰感觉到的。

  “血脉蜕变是有风险的,血脉的阶位越高,蜕变的风险就越大,当然,我相信以您的能力,是绝对没有风险的,只是,蜕变的程度越深,对于下一阶段的觉醒,就越有帮助。”

  先一步赶来此地的阎灵凰在调试着天工机械,并把一些‘血脉之宝’放在机械中,粗粗数来,竟然不下二十多只。

  这些血脉之宝,任何一只放到黑市中,都价值千金,金是元金的金!

  就算是蜘蛛贵族财大气粗,他也相信,这对兄妹去弄这些血脉之宝,也花了极大的代价。

  但是着兄妹二人一句诉苦之声都没有。

  而且戚笼有注意到,这些‘血脉之宝’多以果蔬的形式存在,这应该是蜘蛛家族内部培养出的血脉宝物。

  像之前的那只龙须玉如意,则应该是古国遗产,估计也就那么一只。

  随着血脉之宝被天工机械融化,中间一片空地凭空烧出了一片血火。

  这感觉,好似回到了黑山山顶。

  戚笼眼神恍惚了下,便就再度清醒,耳边龙吼声已经迫不及待了。

  他、迦楼罗、无首龙尸,三位一体,谁消化了这些血脉宝物,对于另二者都有极大的好处。

  他直接踏入了火焰之中,刹那间,一条巨大龙影和一道神鸟幻影倒映在墙壁之上,恐怖而桀骜的气势震慑全场。

  “好壮观啊!”

  兄妹二人对视一眼,眼中都有些火热,戚笼的实力越强,就代表他的投资价值就越大。

  他们巴不得戚笼今天就成为半神!

  而戚笼的精神却在一瞬间,脱离了肉体,来到了一座黄金铸成的巨大鸟巢之中,大如城池,四周是无边云海。

  戚笼微微后仰,只见这座金色鸟巢,是架在一尊佛陀的五指上。

  而在他对边,一只有丈许大小,凶睛腾腾的迦楼罗,正不怀好意的盯着他。

  “搞了半天,血脉蜕变原来就是打架,”戚笼嘿嘿一笑,一击‘皇天如来’当场轰下,气势好似天塌地陷一般。

  “老子早看你不顺眼了!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