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五十五章 意外中的狩猎(下)

第一百五十五章 意外中的狩猎(下)

  一掌之下,掌势与大佛相融,皇天如来的气势好似天塌地陷,四周的空气像潮水一般向迦楼罗压来。

  这只神鸟见状一声嘶鸣,一对金翅像是刀锋一样展开,连续剖在空气之中,每一只羽毛,都像是一口刀刃,然后所有刀刃齐齐一抖,像是群鸟归乡一般,齐齐向戚笼罩来。

  ‘我的刀路,还有——上善若水的刀意!’

  面对这好似刀刃风暴一样的还击,饶是戚笼也只能退却,另一只手的掌心往肚脐眼一按,两倍佛力内打,身子直直向后平移三尺,躲过这金铁卷刃,同时尾椎骨一提,身子好似一条怪蛇一般,不停歇的往金翅间隙中钻去。

  上善若水的刀意是戚笼提点血麒麟创出的,做为无杀意之刀,他深切知道这一刀的威力,所以暂避其锋。

  然而当戚笼身子再度插入其中时,每一寸皮肤好似都化开了,变成一条条小蛇,在刀锋上游走,每每身子与刀刃相交之时,都凭空一滞,二者交错而过。

  身法——孔雀裙

  内家劲法——悬空钟

  羽翅之中,戚笼右臂猛的化作一条怪蟒,化身小禅寺,往迦楼罗脖子上卷去。

  但凡鸟类的要害一般都在脖子上,就算是做为蛇类克星的鹰类,一旦被卷到脖子,那也是横死的下场。

  而且戚笼如今的拳术威力再一次提升,这一招下去,单是手臂拧转圈绕,就有好几种内家劲力凝于其中,手臂内侧空气层层压缩,气劲纵横交错,真的好似凝成一座空气宝塔。

  更别提一臂甩出,手臂好似长了三寸,通体钝金,毛孔一张一合,发出‘嗡嗡嗡’的声音,雷音炸耳,好似众僧超度。

  大雷音寺得拜,小雷音寺,你也得拜!

  这一击似乎是唤醒了迦楼罗血脉深处的恐惧,仿佛很久以前,它也是这么被人降伏的。

  所以它根根金翅竖起,脚爪一弓,脖子一甩,好似扔铜锤,金喙直往戚笼眼珠子叼去,竟然是以命搏命之招。

  鹰为禽中最猛最狠之鸟也,这一招打出,竟有几分鹰蛇合击的气势。

  不过戚笼这一次却没有像刚刚那般避开了,双眼一闭,层层白雾从眼前涌出,顿足发劲,另一只手从肋下弹出,在鸟喙插在眼皮之际搭在了对方的皮肤上,肩膀猛的一震,那小禅寺也同时落下。

  一声惨叫鹰啼,大量的金血从迦楼罗各处翅根之中溅射而出,洒了戚笼一身。

  饶是以迦楼罗的凶悍,也忍不住身子发抖,体内至少有一半的血液,被这一震激了出来。

  血液沾身,一股燃烧的感觉从皮肤表面涌出,顿时,戚笼心头浮现出无数战斗画面,一只千丈巨鸟,与各种各样身形巨大的妖兽、神物争斗、猎食。

  每一副画面,对于精神世界都是一次巨大的冲击。

  每一个血脉觉醒者都是一流高手,这句话其实是不对的。

  真正的说法是,只有一流高手,才能承受血脉觉醒的精神冲击。

  而能够承受越多这类血脉中的画面,觉醒的程度就越深,便就越能够感受迦楼罗鸟的本能。

  事实上,地军从上到下,没有一个人如同戚笼这般,居然在‘神明’之境,才开始进行第一次血脉觉醒。

  这固然是因为这套迦楼罗血脉是后天送的。

  然而戚笼在‘宗师’之前,就领悟到了神明之境,这本来就是怪胎。

  所以对于这种迦楼罗的血脉记忆,他全盘吸收。

  另一边,他也没闲着,凭着‘斩赤龙’状态下的除尘气,隔绝了本能对他的影响,各路拳劲变化信手拈来,打的迦楼罗血水狂喷。

  倒不是说迦楼罗不强,事实上,每一个血脉觉醒的过程中,所诞生的神兽幻影都是本人的‘兽性’所化,实力无限接近于本身。

  大部分地军高手都要经历一番生死搏杀,若是被兽性占了上风,人性直接泯灭都是有可能的。

  而血脉阶层越高,孕育的兽性就越发接近于神性。

  类似迦楼罗这种王族,诞生的‘兽性’,已经接近于一流高手的巅峰。

  但是戚笼的‘神明’之境,本身就等同于神性。

  所以,就好像上古的那一只迦楼罗,撞上了降伏它的古佛。正是一物克一物了!

  越来越多的画面,迦楼罗桀骜不逊的逆风而飞、与每一尊神兽厮杀的影像、那驻足在撑天神树上,一双金眸,虎视眈眈盯着人间的场面。

  最后全数合在一起,并与戚笼对面的,那只被打的奄奄一息的迦楼罗相融。

  戚笼猛一抬头,便见一只像小太阳一般的凶恶眸子,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。

  那狂飙猛进的恐怖气势,甚至完全压制了戚笼的神明之境,比起劫中劫还要危险,只要对方想动手,便是标准的十死无生。

  可是戚笼面色十分平静:

  “你想要狩猎我吗?”

  闫灵凤兄妹二人面面相觑,这由天工机械提取的血脉之火,居然缓缓熄灭了。

  “血脉觉醒的时间越长,带来的好处就越多,单纯的食用血脉之物,最多只能持续一柱香的时间,而经过提取的血脉之火,最多可以持续半个时辰,然而主人……”

  戚笼在这火中只待了不到一百息,便就觉醒完成了。

  这、主人不会是觉醒失败了吧!?

  然而当戚笼睁开双眼时,他们就完全不会这么想了。

  戚笼的两只金眸,已经完全没有一点眼珠眼白的痕迹。

  左眼像是一条死气沉沉的巨龙,盘踞在无尽光亮之中,烛九阴本身就是一条上古龙种。

  而右眼更是锋锐的让人不敢直视,仿佛看上一眼,就会被对方盯上,然后被狩猎。

  不等二人说话,戚笼就淡淡道:“你们先等等,我去捕掠一个人。”

  劲风一闪,戚笼便就消失不见。

  “血脉觉醒有这么强悍的气势吗?”阎灵凰喃喃道。

  他们每个月都有定额的血脉之宝,服用了那么多年,可以说,就算是在地军侯爵的气势前,也能保持优雅姿态。

  但他摸了摸后背,已是湿漉漉的一片。

  “不对,”阎灵凤激动的道:“这不是血脉觉醒,而是二次血脉蜕变带来的返祖化。”

  返祖化便代表着,戚笼掌握了一部分神兽血脉的能力。

  “主人这是在第一次血脉觉醒中,就形成了返祖化。”

  夜色深沉,尤其是巨城上空的夜色,似乎是因为生气都被火工神阵吸入,死气沉沉的,像是一座死城。

  翅膀的‘蒲扇’声响起,一道鸟影落在望楼楼顶,说是鸟影,其实却是半鸟半人。

  英招,其状马身而人面,虎纹而鸟翼,徇于四海,其音如榴。

  英招女四肢抓在墙壁上,冷着脸盯向城主府的方向。

  她本来是跟厌火公一路的,结果在云中丘扑了个空,期间厌火公还把一个自不量力的青铜怪物打的半死,不过一路追杀下去,凭借着半神的能力,终于锁定了戚笼的所在。

  可是厌火公去被那讨人厌的白泽找了上门,说是要讨一个说法,结果厌火公也就被牵扯住了,怕是要晚上几日才能赶到,毕竟那讨人厌的女人也是半神,实力强大不逊于对方,她等不及,率先飞了过来。

  并且在这几日一直隐秘盯着戚笼。

  传说中,英招本来就是看守天帝花园的神兽,一双慧眼能窥视一切气机,并让人无法察觉,而且为了以防万一,她没有知会任何一个地军耳目。

  最重要的是,她会飞,单是这一项,她就不惧任何宗师以下的高手。

  鹿蜀侯虽然一向花心,招蜂惹蝶,但对她是极好的,死在他人手上,她理所应当的要去报仇。

  只是今日不知怎么,她少见的有一些不安,做为血脉天赋的能力之一,她能感应到比他阶位还高的神兽血脉。

  突然,她的后背猛然发麻,猛然回头,天色依旧是黑沉沉的,但是刚刚那一下,仿佛有一只极凶恶的眼神在暗中窥视她。

  “不好!”

  英招女心中猛的一惊,震翅而飞,几乎就在下一刻,她脚下的塔楼楼顶猛然炸裂,一道金色人影扑出,只差一丝丝,就抓住了她的脚踝。

  “反应不慢嘛。”

  戚笼身子在空中一转,便就落到另一座两层楼房的房顶,‘咚’的一声砸落,两脚周围满是裂纹。

  戚笼一对金眼盯着这女人。

  “准备好了吗,我要来抓你了。”

  英招女面色一红一白,红是气血上涌,白则是气的,她二话不说,转身就扑扇着翅膀。

  自己收拾不了对方,有的是人能够对付他!

  拳师是不会飞的,无论你是半神,还是宗师,只不过一旦到了这个层次,气血蒸腾数十里,拳意能够隔空伤人,乃至杀人。

  而仇人远没到这个层次。

  英招便是这么想的,所以她不断往上飞,然而飞上百丈,就再也飞不上去了,血脉在颤抖,差点栽翻下去,百丈的距离,跌下去身子可就必然四分五裂了。

  所以她方向一转,往城外飞去。

  可是刚刚飞过城墙,伏在墙头上的一道身影暴起,两肋、两肩胛骨上金纹毕现,在空中连跨十步,一把扯住了她的脖子,往下一扯,一股怪力把她往下拖的同时,胯下一夹,锁住对方腰肌,手掌往肚脐眼一按,外劲内打,身子猛然往后飞去。

  戚笼在城墙上连续借力泻力,最终把英招女压在了地面上。

  英招女只感到一阵天旋地转,还没反应过来,便就砸落在地,浑身上下,无不是火辣辣的疼。

  “抓住你了!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