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五十六章 审问

第一百五十六章 审问

  英招女是被冷水给泼醒的,她的记忆还停留在被活生生从半空中拽下,砸入地上,然后后脑勺一痛,便就失去了意识。

  “是你们!”

  英招女看到了阎灵凰兄妹,瞳孔一缩,目光转动,自己是在一座地牢中,两脚都被厚重的铁链子拴住,尤其是一对翅膀上,被好几张怪符钉住。

  正是这几张怪符,自己一身血脉之力像被抽走了一般,浑身筋骨酸麻、软弱无力,加上之前受的伤势,状态非常不好。

  “这是……天兵司的封神符!”

  眼见英招女恶狠狠的盯来,阎灵凤娇笑一声,露出一嘴彩色牙口:

  “别这么看着人家,生意就是生意,没道理只能跟你们做生意,这几张符可是上品符,好不容易从关外购来的,给您用,我还心疼呢。”

  英招女目光越过这对兄妹,果然看到了自己的杀夫仇人,光着上半身,肩膀上金色的纹身展露,狰狞凶恶,象是一对金爪扣在上面,轻轻蠕动,便有大量的筋络鼓起。

  “迦楼罗!”

  “在呢。”

  戚笼头也不回的应了一声,便就继续检视着自己的身体。

  果然不愧是血脉觉醒,体内气血受到神性刺激,直接暴涨了三成,这可不是普通的三成,而是在自己强悍肉身的基础上,增加的三成。

  这三成一涨,戚笼可以肯定,自己这一身气血强度超过了普通的一炼大成,开始接近于二炼,也就是宗师那一档。

  因为人体是有极限的,气血也不可能无限扩张,一旦强大到某种界限,增涨就不在以数量为前提。

  他明显感受到,随着气血强度的再次提升,人体血液更新换代的速度在暴涨。

  如果说普通人换一身血,需要三到四个月,那么炼出拳劲的武人换血的速度便提高了一倍。

  这种状态下,已经可以清洗一部分人体的杂质和脏污,这也是武人强大的秘诀。

  而等到一次炼体大成,这种换血速度就不是提升一倍,而是十倍,基本上能把人体的成年老疾、五脏沉淀、人体虫卵全部排出去,精气神旺盛到极点。

  若是修炼的武学特殊,还能挖掘出五官六感中的特殊能力。

  戚笼之前便属于这个状态,肚脐合缝、太阳穴被筋膜包裹、马阴藏相,人体再无要害一说。

  不过现在感觉又有不同,人体血液在经过静脉、动脉、毛细血管网等一系列的正常循环后,已然开始第二种‘特殊循环’。

  这种循环不再是以血管血脉为通道,而是以人体各处大穴为出入口,而且循环的也不仅仅是血气,而是一种特殊的生机之气。

  这感觉,就像是重又回到母胎之中,天地是胎盘,而穴道成了某种交流通道。

  宗师之上是半神,什么是半神,戚笼现在隐隐有了判断——一半地养为人,一半天生为神。

  若是普通的血脉觉醒,拥有这般好处便是到顶了。

  然而戚笼吸收了完整的迦楼罗记忆,觉醒程度比谁都高。

  所以他返祖化成功,拥有了特殊能力——神物狩猎!

  只要是周围拥有神性血脉者,便能自动进入‘狩猎模式’,能够自动标记猎物,并且通过是迦楼罗血脉,给予猎物高强度的威压。

  单是这一点,便就可以克制九成九的神兽血脉,毕竟迦楼罗可是王族。

  而这种狩猎模式的发动,离不开三条筋脉,手太阳、手少阳、手阳明三根大筋。

  这三根大筋有一个特点,便是大筋始于臂、结于肩、收于脖,对应的正好是鸟翅发力的部位。

  其中,手太阳筋、手少阳筋是戚笼修炼龙马二形时便就炼化的,而手阳明筋则是血脉觉醒附带的赠品。

  而现在戚笼明显感受到,这三条大筋在进行某种变化,变的更坚韧、更粗大,以大筋为核心,四周筋络连成一片,如果说以前是零零散散不成气候,现在就是密密麻麻的蜘蛛网。

  这也代表着,两臂所发的拳劲、拳术、包括拳意,会在身体状态稳定后,渐渐质变。

  到那时,戚笼相信,便是开创属于自己的大武行体系的时候了。

  所以眼下这个英招女,完全不是戚笼关心的重点,不过当他走过去的时候,英招女下意识的浑身一抖,两只爪子紧张的伸缩着。

  “主人,只要交给奴才,不消一时三刻,她什么都会抖出来,”闫灵凰躬身道,这折磨私刑,也在蜘蛛贵族的教程之中。

  “我没有折磨女人的习惯,”戚笼眉头一皱,摆了摆手。

  “这是第二次血脉蜕变,不过感觉不像啊。”

  戚笼目光扫向对方鸟爪一样的脚掌,还有那对白色羽翼,有些不解。

  这‘返祖化’可是第二次蜕变带来的能力,而且对方的身手,也远远达不到‘宗师’一档,只能说是勉强处于一流的末尾。

  “回主人,这是天生贵族,与普通的名族并不相同。”

  闫灵凤狠狠的瞪了自家兄长一眼,这么点眼色都没有,还怎么当好宫内人!

  她赶紧将所知情况解释了遍,原来这种天生贵族,打一出生,便就是半人半兽状态,这是神兽血脉相对纯净所导致,在地军中的地位天然高上一等。

  “……地军内部其实一直有两个大派系,一派是神侯主导的,讲究武道成神,不在乎血脉高下,而另一派则是由几个王族血脉的天公控制,倡导恢复古国以血脉高贵程度,来划分权势地位的礼乐制度,这英招女,包括其背后的厌火公,都属于后一派。”

  闫灵凤迅速的把话说完,然后拉扯着自己兄长:“既然主人您愿意亲自审问这个女人,那奴婢就告退了。”

  闫灵凰一开始还不理解,然后突然就恍然大悟,暧昧的看了二人一眼,连忙一个鞠躬,两人争先恐后的告辞,‘咣当’一声,把铁门重重合上。

  “……”

  戚笼一脸无语,你当我是什么人,先杀其夫,在辱其妻,你们当我是曹操吗?

  可是英招女明显当真了,满脸惊恐的往后退,由于双翅巨大,所以她穿的只是极单薄的外衣,被又擦又摔的,蠕动之际,春光乍现。

  戚笼莫名的有一股燥火升腾而出,他的确是好几年没近女色了,但念头一动,又在下一瞬被镇压下来。

  一步踏出,落到对方身侧,左手捏人道印,按在了对方的脑门上。英招女脑袋一痛,近一段时间的记忆,跟唱戏的一般在戏台上来来往往,演在戚笼的眼前。

  其中最重要的一段记忆,便是最多还有三日,那位半神级别的厌火公就要降临巨城。

  而等戚笼打开铁门后,这个英招女已经烂软如泥,两眼泛白,口吐涎水。

  “帮我联系皇城司的人,他们不是说要我亲自去谈判么,那我便去又如何。”

  闫灵凤赶紧点头称是,闫灵凰稍慢一步,目光往牢房中一扫,看到如同残花败柳一般的英招女,心中闪过一个念头:

  ‘这么快!?’

  ……

  屠魔令依旧在如火如荼的进行,而且形势更加残酷,因为能够逃脱第一批屠魔行动的,都是尸武人中的佼佼者,他们因为失去了情感而格外冷酷残忍,而且具有生前的智慧。

  这些人中,不仅有极其强悍的独行客、还在团伙化、规模化,乃至军阀化。

  已经相继有好几支尸武人军团在山北道上横行,这种军团有着极强大的传染性,屠城转尸,无边无际,基本上只要肉身出现一丁点损伤,尸气侵入心肺,那转化的过程就无可逆了。

  为此,百战盟的军阀头头们,已经损失了无数支精锐兵马。

  而这些惨重的代价最后证明,只有武人组成的精锐小队,对形成气候的尸武人进行斩首战术,才能够最终达成目的。

  王牌才是关键!

  然而,薛家下一代的王牌,公认的薛家小辈第一人薛白,此刻正唉声叹气,翻来覆去,一脸的痛不欲生。

  刚从家族里得到的消息,直接把他弄自闭了。

  老爹又跑路了。

  还带着妹妹一起跑路了。

  好好一个家,怎么说没就没了。

  人生怎么这么艰难呢。

  薛家十九叔急的直跳脚,“我说小祖宗啊,前线已经发出数次急报,你要再不出手,那些尸武人就要逃出包围圈了!”

  “人家要逃,十九叔你就让人家逃嘛,阎佛寺的和尚不是说过,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,好色即是不好色,不好色即是好色。”

  薛白躺在马上,手脚晃荡,一脸的生无可恋。

  “所以逃就是不逃,不逃即是逃,十九叔,你这是着相了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十九叔气的要骂人,知道这小祖宗不靠谱,但没想到这小子不靠谱到这种地步!

  早知道就不把家族的消息告诉对方了。

  “气死我也!”

  劝也劝了,骂也骂了,打…肯定是打不过的,最后十九叔一咬牙,自己抄家伙上了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一阵欢呼声从远方战场响起,原来是五阀联军在关键时刻赶了过来。

  薛白不仅不激动,甚至还有点想睡觉。

  “小子,你看上去很无聊嘛。”

  ‘咚’‘咚’中,一道浑身浴血的庞大人影走了过来,正是罗武皇,只是如今这横炼怪物的皮肤表面,是大面积的烫伤和裂纹。

  “咦?”

  “碰上了个拳头跟岩浆似的怪物,受了点轻伤。”

  “不是轻伤吧,看你这伤势,前辈你不是差点被人打死了么,”薛白依旧很实诚。

  罗疯子哈哈一笑,“我就喜欢你小子这性子,心如赤子,百无禁忌,上面有新消息传来,八难的人出现在古战场上,你小子的身手不错,跟我去一趟吧。”

  “没心情,不想去,只想睡觉。”

  “对了,还有一个新消息,阎佛寺那些和尚们全军出动,似乎是要去追杀某个人,那人就在古战场附近。”

  薛白一跃而起,目光亮晶晶:“我爹!?”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