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五十七章 单刀赴会(上)

第一百五十七章 单刀赴会(上)

  戚笼选择单刀赴会,独自去跟皇城司的人谈判,第二日,便有一辆漆黑的马车停在旅店门口。

  戚笼慢条斯理的吃了早餐,顺带去二楼看了看戚小骨的状况,发现这小僵尸依旧还在孵化之中,整个屋子都被白色尸毛覆盖,连窗带门,捂了个结实。

  所以戚笼也不知道,这人披袈裟已经没了。

  吩咐两兄妹把这里看好之后,戚笼便就上了马车。

  马车无窗,大门一关漆黑一片,一丝光线都无,并且车厢上的诡异纹路对神兽血脉有压制作用。

  之前暴涨的三成血脉,一下子被封印了一半。

  ‘七大都督府继承了古国遗祚,火工道人、天工神阵、神道兵、天子神兵、煞神将,有太多的强大力量,就算我吞了龙脉,成为宗师,在关外也要小心谨慎。’

  戚笼暗想。

  马车没有驭夫,赶车的马似乎都被改造过,马蹄子闪烁着金属光泽,踩在地上不再是‘啪嗒’‘啪嗒’的声音,而是‘咚咚咚’,类似打铁一般的动静。

  触景生情,自己似乎已经很久没有炼制道器了,三年的铸造生涯,把有些东西烙印在了他的骨子里。

  而且他也不打算放弃这门手艺。

  一口神道兵,能令一个普通人一跃成为一流高手。

  那一口天子神兵呢,它要落到一流高手的手上,是不是就能诛宗师了?

  戚笼这个准宗师觉的,铸一口天子神兵用来防身也是极好的。

  倘若他现在手上有一口天子神兵,就不用急着去救人,而是跟那位半神斗上一斗。

  今日一过,距离那位厌火公降临的时间,便只有两天了。

  马车突然停下,大门无风自开。

  “你就是那个不自量力,要跟我们谈判的关内人?”

  戚笼打量着对方,黑炭脸、九尺长的身子、手脚粗大,更关键的是,他浑身毛孔涨开,一丝丝血腥味和刺鼻的气味传来。

  无论内家拳还是外家拳,只要炼到一定火候,都要闭毛孔、封精气,这不仅是养身,还是养拳。

  但有一种人,不用遵守这般规矩,那便是四大炼中,从炼肉一道开始修行的拳师。

  炼肉大成后,身上所有器官,脏器、大肠小肠、脂肪,全部像一块橡皮泥一般,像怎么揉捏就怎么揉捏,能一口气将身子增大近一倍,也能缩小到只有常人三分之一、四分之一大。

  人体精气生机早被捏入其中,搓了又搓,分散不开。

  而且炼肉大成的拳师最是多变,他可以走至刚至阳的路子,也可以使阴险诡谲的内家掌法,或者是身体内外,藏有无数件暗器,却脱光光也找不到一根针的暗器大师。

  所以武行公认的,四大炼中,‘屠户’最危险。

  当然,另外三炼有成的一流高手,也各有外号,筋、骨、皮,分别对应着鹰犬、汤婆子、读书人。

  戚笼扫了对方一眼,无视对方咄咄逼人的气势,谦逊的一笑,“原来是练关外炮拳的先生,久仰了。”

  既然是来救人,就不能板着脸、翻桌子,要和和气气的人前显圣。

  果然这话一出,‘屠户’面色一变,炼肉大成的高手,被人一眼就看破了跟脚,这是大忌。

  他这才摆正了态度,眼神谨慎的打量着对方,缓缓道:“来都来了,搭把手啊。”

  这一句话用心险恶,他站在开阔地上,可以用最舒服的方式发劲,而戚笼踩在马车上,立足先就不稳,而且出门要躬身,握手要探头,这叫‘水浅王八深’,是砍头找死的姿势。

  可是你空口白牙的来救人,人叫你怎么做,你就得怎么做。

  带着镣铐跳舞,你还能跳的起来,那才是真狠人。

  戚笼笑容不变,只是拱着身子钻出来,在出门的一刹那,闪电般的出手,两只手重重握在了一起。

  龟缩头,鼍探尾!

  一刹那间,‘屠夫’的身影高涨了一半,铜铃眼、面盆脸,头顶高过车顶,每一节指节就像是圆溜溜的小红球。

  四周地面像是埋了地雷一般,‘轰轰轰’的炸成一团。

  火药劲,就是通过对肌肉不断的冲气和排气,在体内造成气血爆炸的效果,最善破桩功。

  然而这一连串的轰炸,却没有波及半点马车,还有马车上的戚笼,像是炸药被剪刀剪了一刀似的。

  最多只是让戚笼脸一红,瞬间就恢复常态。

  “劳驾/”

  戚笼轻轻跳下马车,看向对面的花园房,手掌掸了掸衣服,昂首挺胸的走了进去。

  “好强的内家功夫,你是关外人?”

  “不好意思,我就是关内人。”

  关外气候恶劣、飞煞走尸,一般的花种几乎难以在这种环境中生存。

  所以关外人来关内居住,最喜欢的事,便是在屋里屋外种植大量的花贲,久而久之,这类花园房就成了关外人的标配,甭管有钱没钱,实力如何,总要来上这么一套。

  反倒是关内人,不管多么有钱,又或是在外有多少兵马的军阀头子,在‘租界’内都不允许住这类屋子。

  “莫名其妙的规矩。”

  戚笼推开外门,穿过层层花圃,来到这小别墅的门口,刚想跨步入内,就被一支手掌按在了膝盖上,再压了回去。

  “回龙行掌。”

  “好眼力,只是啊,我们这些人的屋子门槛高,一般人可进不去。”

  戚笼盯着这个跟赵黑十分相像的老人,倒不是模样像,而是那种态度,总有意无意显摆的,那种高人一等的态度。

  而且刚刚那一掌,明显是捻劲下压的变化,自己若是不退,这掌一压,自己脚一踩,把门槛踩爆,这就不是来救人的,而是来踢馆子的。

  当然,若是他看洪爷不爽,想趁机逼对方撕票,这倒是个好机会。

  “那您打算让我怎么进去?”戚笼微笑道。

  这老人抠了抠耳朵,指头一点,正门的不远处,正好有一个狗洞。

  “我这人腰不是很好,钻不下去啊,”戚笼一脸苦恼。

  “那可就不成了啊,这门槛,你这种人可跨不过去。”

  老人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。

  戚笼眯着眼盯着对方,沉默了一会儿,膝盖再一次抬了起来。

  一瞬间,坐在竹凳上的老人凭空横移三寸,空气发出‘啪’的一生脆响。

  老人半弓着身子,一只手像是拍灰尘一样向下掸,另一只手则向上划拉大半圈,往膝盖抓去,这一头一尾,好似一条怒目腾须的老龙,在自家巢穴中对着凡人怒吼咆哮。

  这回龙行掌的盘龙劲是龙形的上层变化,取的不是真龙翻浪升天之势、也不是抖搜之威,而是隐现莫测,探爪缩骨之精。

  至少在龙形的变化上,这老人是绝对入了道的。

  而且手法狠辣!

  这上抓下掸,是龙形的首尾相绞,上抓膝盖、下掸脚关节,一旦抓实了,能把一整条小腿骨都活活扣下来。

  然而戚笼五趾一张,像是五条小蛇,蛇头准确的点在了对方五指之上,龙蛇相撞,两股劲力相互抵消。

  同时戚笼膝盖闪电般的前顶,老人的手掌只抓到了戚笼的大腿筋肉,掌心好似握着一条不断翻滚的大蟒蛇。

  皮肤在摩擦之间,火辣辣的疼。

  而且这股疼痛有从掌心蔓延到小臂,继而扩散全身的架势。

  ‘早了,中暗招了!’

  老人想抽手,但此时的手掌已经陷入‘群蟒游动’之中,戚笼的皮肉、毛孔、筋膜,在以各种方式震荡他的手掌。

  炼皮大成的一流高手为什么被称作‘读书人’,就是因为读书人往往一身长袍,而练武之人,皮肤就是他的袍子,一羽不能加,蝇虫不能落,且一动无有不动。

  这固然是优点,但在戚笼的有意算计下,却成了致命之处。

  戚笼群蟒开道,再以腾龙翻天之势驾驭,直接以‘神明’之境裹挟了对方的龙形。

  蛇蟒合一,真龙驭天!

  化坐龙为飞龙。

  简单来说,就是我的境界比你高,就用你的拳术来欺负你。

  戚笼这一突、一挑,还融入了大枪劲,这老人若是没有反击之力,便就会如同挑飞的小卒子一般,摔入门外。

  可是这老人不愧是炼皮大成的高手,两膝盖重重的跪地,像是龙爪一样扣在地面上,同时篡拳突击,龙形劈劲!

  然而他忽然身子一松,背上一沉,这一拳直接劈了个空。

  “您真是太客气了!”

  再回头时,这个卑贱的关内人已经兴致勃勃的打量着四周摆设。

  老人先是一愣,然后瞬间明白过来,老脸臊的通红,低吼一声就要扑上去玩命。

  背上有一个显眼的脚印。

  原来当老人以坐地龙抗衡对方真龙飞天之势,戚笼直接借力发力,施展龙马合一的拳术变化,从他的背上踏了过去。

  给人的感觉,就像是自己主动跪下来,弓着腰,请对方踩着自己过门一般。

  “还打什么打,自己的老底子都被人摸清楚了,再斗下去,只有自取其辱。”

  除了老人、‘屠夫’,另外跃跃欲试的三人也冷静了下来,细细一想,顿时背上一凉。

  从下马车开始,对方龟鼍剪劲,再以蛇蟒变化裹挟龙形,最后龙马合一,己方的一举一动,似乎完全在对方的掌握之中。

  “洪小四杀了我们至少二十人,戚先生是打算就这么空口白牙的把人带回去么。”

  戚笼咧嘴一笑,露出一嘴白牙齿:

  “谁说我只是空口白牙的,我不还空着手嘛。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