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五十九章 千里取敌酋(上)

第一百五十九章 千里取敌酋(上)

  以未入宗师之境,乃至于筋骨皮肉四道,任一一道都没有大成的炼体境界,硬撼宗师,虽然两败俱伤,但也全身而退。

  这种战绩,绝是能震惊山北道的所有武人。

  宗师就是一座山,近百年,最接近这一座山的人,叫做陈万道,人送外号武道之神。

  但是武道之神也不是宗师,他的境界到了,但肉身已经在走下坡路了。

  施邪儿足足调养了近一个时辰,才勉强回复了八分精神,又变成了木偶人状态,只是偶然眼珠一转,邪气外显。

  鸟不飞走了进来,油腔滑调的嘴脸难得正经几分,躬身道:“多谢将军。”

  施邪儿摆了摆手,“能进亦能退,既有雷霆手段,又能躬身做小,你那位三哥的面子,不是我让出来的,是他自己挣来的。”

  鸟不飞也自言自语,“三哥这几年变了好多啊,刀入鞘中了,换做当年——”

  “当年又如何?”

  “若是当年,嘿嘿,三哥根本不会给你们说话的机会,要么他把你们都砍死,要么你们把他打死,没有第二条路可选,”鸟不飞嘿嘿一笑,挤眉弄眼:“将军是不是乏了,我来给将军捏捏肩。”

  施邪儿妩媚的朝他翻了个白眼,招了招手,这鸟不飞立马颠颠的凑了上去。

  皮相只是男人魅力的一方面,或者说是基础,气质、以及花言巧语才是加分项。

  像戚笼这种,要么你把我砍死,要么我把你砍死的狠人,长的再帅也没用,除非撞上跟他一样凶狠的少妇,才能对上眼。

  而鸟不飞本来皮相就是一流,身手也不差,又惯于伏低做小,很合施邪儿的胃口。

  “你怎么不见见你这位哥哥,你怕他揍你吗?”

  “开玩笑,我会怕他揍——我怕他砍死我啊,我见到三哥腿都哆嗦。”

  “那你还为他求情?”

  “主要是当年勾搭三嫂子,有些对不住三哥。”

  “那你勾搭上了吗?”

  “被揍的老惨了,幸好三哥没发现。”

  “呵,你以为他今天真的没发现你吗?”

  眼看鸟不飞捏肩的手要顺着肩胛骨往下摸,施邪儿似笑非笑,肩膀一晃,一刹那间,鸟不飞的手掌好似电击火烧了一般,惨叫一声,跌落在地,痛的直打滚。

  斗不过他戚老三,还收拾不了你这个鸟小五?

  “施姐姐,施将军,不是说好的,我排您面首第三百六十五位么,你连暖床都不让我暖,我认为这是对我人格上的侮辱,如今连香肩都不让摸了,您这是在践踏我的尊严。”

  鸟不飞眼泪汪汪的道。

  “呵,拜你那位三哥所赐,我精神重创,一身实力只能动用八成,在这么个关键时刻,你说我该怎么感谢你呢,”施邪儿勾勒出一个邪魅的笑容。

  鸟不飞顿时打了个机灵,这女人是出了名的喜怒无常,让戚笼单刀赴会,其实并不完全是蜘蛛贵族的关系,他也求了情。

  所以现在这种状态,他也得分锅。

  “那我三哥就太过分了,简直猪狗不如,我祝他生儿子没**,生女儿没有***,回头要是碰上红嫂子,我勾搭她为您出气!”

  鸟不飞立马赌咒发誓,一副割席断交的姿态。

  施邪儿冷冷一笑,“那你就最好期待,这一晚我和你那位三哥能有所收获,不然,哼哼,上头的任务完不成,我吃挂落,你就到阴间去勾搭你那位嫂子吧!”

  一说到这个,鸟不飞更加委屈了:

  “将军,您说上头是不是眼瞎啊,我们都死了那么多人,洪小四又招供了,还不能证明刑晟就是放纵‘孽小队’的叛逆者么。”

  “洪小四不是天兵司的人,间接指控不能说明刑晟就是叛徒,”施邪儿顿了顿,又道:“神道长吏是七大都督府放到天兵司的耳目,是每一个大都督的真正心腹,上头也有难处。”

  “而且这一次,‘天变会’传达的命令是斗而不破,根据我的猜测,这个叛逆者,背叛的也许只是皇城司,而不是‘我们’,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  鸟不飞呆呆的摇了摇头。

  施邪儿嘴角一挑,“你要是懂了,那就有鬼了,下去吧,晚上还要跟你那位三哥奔袭千里,本将军现在要休息一会儿。”

  鸟不飞告退,退到门口时,还不放心的探出了一个脑袋,小声道:

  “将军,我那三哥长的不咋地,对一般女人没什么吸引力,但对那些心性偏激的、心狠手辣的、脑子不大好使的女人,还挺能讨她们喜欢的。”

  “别我还没把三哥绿了,我三哥就先把我绿了,将军,你要把持住才行啊。”

  ……

  戚笼一直闭关到接近申时,才‘哇’的一声,吐出一口黑血,黑血之中,还残留一些脏器的零零碎碎,这才感觉身子一轻,像是才从茅房里出来一般。

  “有点麻烦了,五脏六腑受伤,内家拳劲打不出来了。”

  戚笼自言自语,他身体恢复的速度还要在施邪儿之上,而且有《龟鳖行气法》,有‘斩赤龙’的除尘气,也并没有留什么后患。

  但问题是,内脏器官的调养,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好的,而他一身的拳脚本事,有大半是落在内劲变化上。

  短时间内,所有内家劲力都难以动用,一身实力直接削弱了四成,短时间的战力,怕是从超一流直接降到一流巅峰的水准。

  “麻烦啊,今晚要是什么收获都没有,那我可就亏大了,”戚笼自言自语,从床头摸出一个盒子来,打开,显露出一对狰狞凶恶的金爪。

  大多数情况下,哪怕是面对罗武皇、阎佛这一类强手,他都没有动用过这对‘食龙爪’。

  但劫中劫的越发逼近,戚笼也无法一直稳坐钓鱼台,一个宗师都能把他压制到这种地步,跟别提在这之上的半神了。

  宗师的基本盘是两炼大成。

  但是半神的水准,戚笼一直把握不住,三炼还是四炼?关内武行完全没有这方面的记载,连传说故事都没有。

  戚笼和施邪儿再一次碰头,是在巨城的北面,是那个酷似赵黑的老头送的信。

  这一次老头的态度可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,送信的同时还说了不少好话,看来他的门槛也没有想象中的高嘛。

  戚笼走之前,还特意叮嘱闫灵凤照顾好小不化骨,尤其是在这个重要关口。

  这个女宫内人自然是百般称是,整个旅店都被她买了下来,掌柜的和店小二都是精通暗杀和潜伏的好手,不大的酒楼里,足足埋伏一百名。

  更别提守在楼梯口的,可是正儿八经的一流高手,螳螂拳大师马桂亭,山北道跟珍稀动物一般罕见的独行高手,不知怎么就被他们网罗了去。

  对于这般安排,戚笼相对放心,只要不是自己或是罗武皇这种,在某一方面尤为彪悍的人物,再强的一流高手,也能挡住。

  至于宗师,除了施邪儿,山北道怎么可能有第二个宗师。

  戚笼和施邪儿是在城北碰面的,施邪儿一身紫红色软猬甲,长发系了个马尾,颇有些英姿飒爽,而且前凸后翘,除了软猬甲外,好像看不到别的衣服,露出白嫩嫩的双肩和大腿,这就有些勾人了。

  ‘这应该是天生的,不是后天练出来的,不过也难说,宗师的手段,除了不能变男变女外,什么做不到,自己不就斩赤龙成功了么。’

  施邪儿也在打量着戚笼,不得不说,经过各种机缘,尤其是云中丘一行,戚笼的卖相也变的极好。

  虽然只是一身普通布袍,但肤白貌美,两眼水润有光泽,除了一对‘怪爪’带来的凶恶外,乍一看上去,跟话本里的柔弱贵公子一般,再一看,又像是个二八小娘。

  “昔日你围我,今夜我杀你,有些账,在我离开关外之前,能算,还是要算一算的。”

  当初戚笼莫名其妙的被十豹将围攻,差点身死当场,说没有怨气,那是不可能的。

  今夜就要来个报仇雪恨!

  戚笼一开口,那种煞气腾腾的感觉顿时把柔弱形象一扫而空,就像是一个恶鬼扒开人皮,露出凶恶的真面孔。

  诡异的是,这恶鬼的两眼全是慈悲,众生平等,世道凶恶疾苦,你杀我是慈悲,我杀你也是慈悲。

  关外讲究弱肉强食,强者为尊,强人可以随心所欲,这男人三妻四妾,和女人大开后宫,那都是不会被谴责的。

  本来施邪儿也没别的想法,但是经过鸟不飞这么一说,还真有点……心痒痒的。

  凶恶在关外,那可是褒义词。

  皮相好,够凶狠,实力强,恩,不行,要节制,要把持住……

  “我们走吧。”

  一来一回,夜行千里,就算二人体力强悍,速度惊人,也要节约时间。

  但这位女宗师怎么一副恍惚的样子?

  “哦,好,走吧!”施邪儿擦了擦嘴,连忙道。

  “他们出来了!”

  一直在监视城内动静的阎佛豁然起身,哪怕远隔无数里,他也能感受到戚笼身上的佛意。

  然而就在这时,一道特殊的信号从城内发了出来。

  红度母一脸激动:“菩儿传回来消息,锁定那人了!”

  “什么?”

  六根使者、梁海燕、薛定山,八个一流高手,已经把小旅馆包围。

  感应了片刻,菩儿这个小尼姑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:

  “我感应到了强烈的佛意波动,绝对是那个人没错了!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