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六十一章 千里取敌酋(下)

第一百六十一章 千里取敌酋(下)

  感受着四五里外,那种能把一切念头、思维、精神都给拖入地狱的地藏王佛。

  以及佛意之中,那类似一个小千世界往内压缩带来的大泯灭、大恐怖。

  饶是施邪儿也忍不住惊愕道:“半神拳意?”

  只有半神的拳意,才能打破现实与虚妄的间隔,跨越时空,以无可抵挡之势轰杀对手。

  但这怎么可能?

  这女将军本来是想看对方的笑话,甚至打算趁机要挟对方,答应自己一些‘要求’,但对方的表现,完全超乎了她的想象。

  戚笼左手阿修罗印不变,刺激筋骨、肌肉,让筋肉高高拱起,像是小巨人一般,一步踏出,地动山摇,借助这股外在巨力,踏步如跨山。

  右手则由天道印转人道印,人道印缓缓张开,露出一颗漆黑如墨、并且充斥着邪恶佛性的舍利。

  这一颗舍利正是阎佛坐化,所留下的‘遗物’。

  借助舍利的佛意,戚笼一举突破极限,使出了六道轮回印中的所有印法。

  老实说,威力也的确出乎了他的预料。

  六印合一,竟是一门半神层次的佛门印法。

  难道阎佛寺的祖师爷,是一个半神级的和尚?

  他在一瞬间,甚至犹豫过该不该回去,毕竟挨了这么一下,追兵的状态必然处于最低谷,正是一举解决他们的好时机。

  但戚笼最终选择了放弃。

  这一场不仅是生死劫,更是劫中劫。

  “走吧,希望今夜能有收获。”

  ……

  山是山,水是水。

  山不是山,水不是水。

  山依旧是山,水依旧是水。

  以追杀小队为中心的方圆十里,并没有一花一草的破坏,但是地面上、树林中、天空上,给人的感觉,没有一丝一毫的生机。

  就好像一掌之下,把这附近的天地反转到阴间,受群鬼超度,再转回来;所有的活性、生机、灵气经过这么一转,全部留在了阴间。

  场上七人纹丝不动。

  直到被落下的二人赶回来时,依旧是这般,二人见到这般场面,大吃一惊。

  每一位一流高手都是天之骄子,在强悍体能的衬托下,精气神强大到了极点,一个个跟小太阳一般璀璨。

  但现在,太阳的热气还在,但‘太阳’的魂儿没有了,剩下的,只是一颗颗余温未曾燃尽的大火球而已。

  陈家的两位一流高手,身子突然晃了晃,然后‘啪’的一声,栽倒在地。

  身上一切机能都处于正常状态,甚至血液在流动,心脏在跳动,但偏偏,他们死了。

  两个一流高手,山北道一万个拳师才能培养出一个的状元之才,连敌人的面都没见到,就被隔空一拳,轰杀当场。

  尸僧嘴巴豁然涨开,四十颗牙齿的缝隙间全是血水,但他受的精神创伤其实是最轻的,脚步一动,便就横移到二人身边,两根手指分别点在了二人的额头上。

  空空荡荡、什么都没有。

  尸僧脸颊抽了抽,一块尸皮直接掉了下来,他沙哑道:

  “我感受到了老东西的气息,他必然是借用了老东西的阎佛舍利完成了这一击,生死搏杀之中,他绝对不会有这个机会!”

  薛继武身子晃了晃,第二个开了口。

  “这一次是我们失败了,被此人提前算计,兵分两路,损了一半的战力,但是下一次,他绝不会有这个机会,有阎佛寺六根尊者的曼珠沙华大阵,对方绝对不会再……”

  他本来是想说,对方是绝对不会再能打出这恐怖的,强若半神的一击,但是话到嘴边,到底没有说出口。

  他眼中的暮气不比其他任何人少。

  除了二人之外,其它六人被‘地藏王’一番超度,精气神都极其萎靡,薛沉舟、红度母一头长发居然抹上了些许的白色,高勇的大枪掉落在地,再无一丝灵性,从一口神道兵,直接滑落到普通兵器的水准。

  一直沉默不语的薛沉舟这时反倒开了口,声音坚定,“若只是为了利益,可以放弃,但若是为了破除心魔,使武道在有生之年再进一步,此人,非杀不可!”

  薛沉舟的话一下子震动了所有人,是啊,现在这种情况,戚笼已经成了在场所有人的心魔,若是现在放弃了,以后一闭眼,便是‘地藏王’所化的铜墙铁壁,拳术再高也打不破了。

  薛继武讶然的看了对方一眼,没想到这个一向心高气傲的薛沉舟,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。

  而薛沉舟目光隐秘的扫了薛文海一眼,这个薛文海跟其他人一样,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,但他敏锐的感觉到,对方的‘精神伤势’,远没有看上去那么严重。

  对方的身上,似乎散发着一缕缕诡异的寒气?

  见众人都恢复了一丝精神,尸僧缓缓道:“阿弥陀佛,先回去再作计较,我们阎佛寺一脉的印法,冥冥中自有感应,对方逃不了。”

  语罢,他把目光落在了两具尸体上,沉默了一会儿,突然露出了一个极残忍的笑容。

  “诸位施主,为了屠魔大业,这两具尸体,想必不介意小僧废物利用一下吧。”

  阎佛寺武学的最高层次是寂灭禅,能脱肉身筏,再度转世投胎。

  所以在这基础上,历代阎佛都开发出了一些消耗寿命、残害身体,来提升拳术威力的‘极佛杀法’。

  而其中有一门威力极其强大的秘技,正是建立在畜生道的基础上。

  傍生佛怪!

  ……

  另一边,六根尊者、菩儿、薛定山、梁海燕也把小旅馆包围了起来。

  菩儿睁开了眼,小眉头微微皱起,“这里面藏了好多人,这些人的生命气息都不弱,还有一个人的气息,比我们不差多少。”

  “是刀魔吗?”梁海燕问。

  “不是,是另一个人。”

  “一个一流高手,近百位强悍打家,还有那个刀魔,这人数,有点多啊。”

  薛定山也踌躇了起来。

  “若是叔叔、阿姨能在一百息内控制住那位一流高手,我可以试一下。”菩儿畏畏缩缩道。

  “阿姨——”身段丰满,容貌妩媚的梁海燕嘴角一抽,转头问薛定山:“有把握吗?”

  薛定山刚刚偷偷打探了一番,认出了对手。

  “螳螂拳,真传象形拳之一,不刁不打,一刁就打,两口拖刀手软刀子割肉,比钢刀还狠,但只要破了他的刁打合击,便能反克他的刀路。”

  梁海燕想了想,道:“我去挡他的刀路,你去破他的拳路。”

  薛定山诧异的看了对方一眼,没想到这个丰满女人竟然会主动揽下这个更危险的任务。

  六根尊者见计划已定,像是鬼影子一般,以六角之势,将这座旅馆包围。

  六人的精神联在一起,同时踏步而进,一刹那间,没有文字的佛经分别从眼、耳、口、鼻、身、心、意吐了出来。

  何谓六根,六根者,一曰眼根,二曰耳根,三曰鼻根,上曰舌根,五曰身根,六曰意根。

  六根者,能生诸业。犹如草木,生诸华叶,子实辗转相生,故有六情六欲,六染六入,六贼六尘。

  六位用上一代高僧肉身炼制的尊者,几乎一刹那就展现了恐怖的威力。

  整座旅馆,在他们的精神包裹下,竟然一点一滴‘消失’了。

  佛曰眼无广瞻,乱诸华色,亡睛失瞳。

  佛曰耳无乱听,混于五音,伤神败正。

  佛曰鼻嗅乱气,臭腥纷乱,伤神动意。

  佛曰口贪杂味,脂熏杂类,六腑犯违。

  佛曰多欲摇情。

  佛曰心繁杂乱。

  佛曰意乱如麻。

  在外人眼中,整座旅馆的六根,都被齐齐拔了出来,而在旅馆中的一众好手,六根同样被‘拔’了出来。

  算账的掌柜眼前模糊了起来,账面上的数字越来越大,越来越大,最后‘啪’的一声,眼珠子直接爆了开来。

  店小二打扮的杀手突然脑袋一痛,周围好似被蚊群覆盖,双手一抹,两片耳朵直接摸了下来。

  有人惨叫,有人昏迷,有人发疯般的拔刀砍劈。

  螳螂拳大师马桂亭猛然起身,两眼一眯,闪过一丝刀意,破开这层层叠叠的六根迷障。

  “咯咯咯~”

  一道娇笑声直接从门口响起,马桂亭二话不说,掌心一拍,大厅的长条桌‘嘎吱’一声,直接顶到了门口。

  还没等对方还手,马桂亭便就身子一扑,偻身反抽,掌沿劈在桌面上,这张梨花木桌子像是被大刀从头劈到尾,炸开的裂缝像是无形刀痕。

  这一扑,一劈,可能还不超过一息时间,而且瞬间转守为攻,可见身手老辣。

  “有意思!”

  面对这一击,梁海燕两条丰腴大腿一个勾挂,像是老猿爬树,又似金丝缠腕,两条腿直接卷到了桌腿上,臀部一提,凭借强悍的胯力,竟然把桌子重新合并。

  那一记拖刀劲也被消匿于无行。

  “梁家的人!”

  山北道武行有一个说法,梁家的缠法天下第一,能把手脚当绳子用,身体任何一个部位,都能缠到对方欲仙欲死。

  马桂亭面色不变,甚至不问对方的目标,螳螂拳的杀招,四极螳螂猛然使出,五指伸掌,猛的一合一抓,铁指寸劲发动,指间的快速夹动,就像是有一口刀锋从中拔出。

  五指做鞘,骨节长棱锋,一抓一刁,宛如铁石刀锋,七八道掌刀劲劈出,顺着桌面直直斩向对方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