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六十三章 千里取敌酋(完)

第一百六十三章 千里取敌酋(完)

  象形拳一般都是外家拳术,但是铁指寸劲却是内家的高级发劲方式。

  马桂亭螳螂拳大成,修炼出的精神境界却又出乎意料的跟拳术无关,是‘后天刀意’,虽然比不上五大传说级刀境,但也是颇为强力的刀道境界。

  它能把一切的拳法、掌法、腿法,都用刀术的变化展现出来。

  它的铁指寸劲以‘后天刀意’施展出来,便是独一无二的拖刀劲。

  梁海燕也微微有些色变。

  五大阀之外的一流高手产出,跟五大武阀完全不是一个数量。

  五大武阀养出十个一流高手,外界说不定连一个都出不了,就算出了一个,一般身上都是有一些暗疾、隐伤、乃至精神境界的问题。

  但毫无疑问的,这些人一旦出世,是真能打,每一个都是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武道枭雄。

  这七八道刀劲,宛如七八口神刀,刀尖上的锋芒直指眉心、胸口、喉咙等各种要害,杀气几乎要侵入骨子里。

  然而,梁海燕也展现她做为梁家一流拳师,强悍的那一面,只见她浑身皮肉一抖,不像是普通的蛇劲抖法,起于足,拧于腰,卷皮转肉,而是更奇妙,是骨头拧劲。

  指头拧转发劲,中指节则是高高鼓起,小臂拧转发劲,大臂却又充血一般鼓起,腰部扭拧,胸口鼓胀,这一挺一转,整具妖娆的身子,竟分为红白二道,此起彼伏。

  然后猛的一崩,劲力外打,竟硬生生的在周身卷出一条空气蛇卷,在拖刀劲从桌面斩到肉身之际,瞬间把桌面掀翻,同时足弓一顶,后脚直接踏在了门槛上,身如飞隼穿云,劈开桌面,单指直接啄向对方眼珠。

  象形合击!

  蛇形燕打!

  蛇是海蛇,燕是海燕。

  蛇能翻波卷浪,燕能穿波破浪。

  两种兽形合二为一,竟然使得四周空气像是海浪一样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。

  薛家女人出名,梁家女人也出名。

  薛家女人能打,梁家女人在床上能打。

  薛家女人能做家主,梁家从家族开创以来,几乎没有一个女性担任过高层。

  梁海燕虽然看上去风骚入骨,浪荡妩媚,但为了磨练自己的拳术,曾经出海三年,在险浪恶涛之中,数次险死还生,最终练就了这二形归一的拳术。

  梁雅丽嫁入薛家,就是她的操作,目的就是借助薛家的势,来养自己的权,最终成为梁家第一任女家主。

  女人的野心大,拳术就喜欢搏险。

  “好!”

  马桂亭低吼一声,扣脚前扑,十根手指的骨节像刀锋一样鼓起,似刁似打,半刁半打,给人的感觉,就像是十个螳螂怪要蓄势捕猎一般。

  这同样是他本人拳术的杀招,唤作十面埋伏!

  然而梁海燕突然妩媚一笑,身子在凌空之际,忽然一个斜转,气机一引一收,正好牵引住了对方大部分精神。

  而在下一刻,窗户猛然炸裂,一人破窗、裂墙而入,连踏五步,步步如山!

  薛定山不是薛家直系,所以无法继承薛家七炼中的任何一道。

  但薛继武为了拉拢他,弄来一套三皇炮捶拳的变种——《五步五行锤》。

  虽然论起气势,未必比的上天地君亲师、仁义礼智信的三皇炮捶,但论起爆发力,还要尤胜一筹。

  这一套拳术唯一的弱点,便是发招蓄势稍慢,在生死搏杀之中,很难将气势一股脑的推至巅峰。

  但是前有梁海燕牵制,他终于可以使出这五步捶法的全部威力。

  五步如山,劈!崩!躜!炮!横!

  劈拳性属金,形似斧,是阴阳一气之起落。

  崩拳性属土,拳势顺,一气循环,来势如连珠箭。

  躜拳性属水,形似突泉,一气流通,拙力不化。

  炮拳性属火,一气开合,形似烈火炮弹。

  横拳性属土,拳出,五脏逆转,外似死土,万物不生。

  最后一拳,薛定山一步斜进,身斜步拗,拳拧而躜,扣而翻,一步定江山!

  面对这天人合一、好似能把山河都打破的一拳,马桂亭终于色变,双手只来的及匆匆一架,就被这股沛然难驭的拳劲撞了个正着,‘咔嚓’一声,一截小臂直接打断,同时桩功被破,气血翻滚,身子倒飞而去。

  然而就算是这般,马桂亭依旧神智清醒,甚至敏锐的感应到那一丝若有若无的杀机,雀转腿反撩,脚尖如雀嘴,直啄向对方两胯之间,是以死换废之招。

  正是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。

  梁海燕暗道一声可惜,大拇指和小拇指一掐,好似岛国著名剑术‘燕返’,身子一转,指锋绕了一大圈,点在了肩胛骨上。

  对此,马桂亭就无能为力了,一朵血花在肩膀绽放的同时,身子直接砸入楼梯,发出‘轰’的一声响,尘雾四起。

  “咯咯,女人不靠男人,但可没说不能利用男人。”

  梁海燕妩媚妖娆的看了薛定山一眼,一前一后,把马桂亭堵的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。

  而站在门外的小尼姑菩儿,在近百人死于六根清净之下,终于凝出了‘曼珠沙华’,掌心之中,一朵妖艳的虚幻花朵缓缓绽放。

  随着花朵的绽放,方圆数十里的人,眼、耳、口、鼻、身、心、意,一点又一点的被取代,取而代之的,便是一条无形无态,无边无际的阴河,以及阴河对面,那一朵鲜红欲滴的妖艳花朵。

  这朵花只有一个功效,便是‘彼岸’。

  有至无、生转死、有念转无念。

  正应了那句佛经禅语,色即是空、空即是色。

  本来‘曼珠沙华’只是幻阵,但在吸收了这么多人的六根之后,已经能真正的‘开花结果’。

  小尼姑一步踏出,眼尊者朝她背后一推,直往上飞,待余势将尽之前,耳尊者凭空一跃,单指拍在她的脚底,使之直接飞上二楼,口尊者双手一合,窗户炸裂……

  就这般,小尼姑一路直通无碍的到达‘戚笼’的房间,一脸虔诚,掌心轻轻按在门正轴中。

  下一刹那,那房中的尸毛巨茧,像是燃火一般,疯狂的往内燃烧,很快就烧的一分不剩。

  不过小尼姑好似听到了一道道奇怪的怒骂声。

  ‘曼殊沙华,这不是我阎佛寺的护寺神阵吗?是谁拿来对付本座!’

  ‘正寄生到最重要关口,正要转死为生,混账!哪一辈的忤逆徒儿干的好事!’

  ‘千载难逢的机会啊,毁于一旦!’

  ‘阎佛传承,就此断绝!本佛愧对历代阎佛啊!’

  ‘放屁,你这个五代主持,想炼化我们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还妄想通过炼化我们,达到当年佛主的死神僧之境,痴心妄想!’

  ‘咣当’一声,大门无风打开,一个满头白发,双眼琉璃的小姑娘,直勾勾的盯向小不化骨。

  “你是个好人。”

  菩儿满脸问号,结结巴巴道:“你不是刀魔?”

  可不是好人么,这人皮袈裟中,历代阎佛的佛念好不容易等到小不化骨这么一个活死人,半生半死,又非死非生,正是寄生的最好材料。

  结果这菩儿一记‘曼珠沙华’,直接把这群转生的阎佛意念弄死,把半死的小不化骨复生,连肉身僵死的最大破绽也给消除了。

  现在的小不化骨,便是一个拥有一切尸兵特性的活人。

  梁海燕和薛定山已经把马桂亭逼到了生死关口,然而在下一刻,六根尊者直接三三合围,挡住了二人的去路。

  “你们要干什么?”薛定山愕然道。

  “你们是来偷袭我爹的人吗?”

  小不化骨从楼上居高临下的望了过来,另一只手还牵着小尼姑。

  “欺负我爹就是欺负我,今晚你们别想走了。”

  ‘怎么回事?!’

  突然从大喜转为大悲,感受着六根尊者近乎实质的杀意,梁海燕额头上的汗珠都要流下来了。

  这是什么状况?做为这一行最大的依仗,六根尊者怎么会突然反水?

  传闻中,六根尊者六亲不认,不是只听阎佛寺主持的话吗?

  “所有老和尚的意念都比我吸收了,从现在开始,我就是阎佛寺从古至今的第一人!”

  ……

  戚笼完全没料到,事情会向这么诡异的方向发展。

  他只是初步掌握了‘神明’之境,领悟了‘先胜’之道,但对于这其中的过程,‘见人之所不见,谓之明;知人所不知,谓之神。’依旧有些模糊不清。

  到现在他还以为,第一场生死劫只有九个一流高手的围杀。

  而在子时三刻,他们终于在玉兔高升之际,横穿五百里,来到了天勇军的地盘,入眼所见,是一望无际的营帐,守夜的兵卒像是一条条火龙,来回盘绕。

  “跟这种军势相比,黑山城的团练新军就是刚穿兜裆布的小孩子,令行禁止,风火山林,好兵马!”戚笼脱口赞道。

  倒不是说团练新军的战力太差,若是百人对百人,双方胜负或许只是五五开,但若是千人对千人,万人对万人,团练新军根本没有半点胜算。

  这是一支有战魂的兵马!

  曾经的赤身党也有这样,甚至拥有比它还强的气势,这种气势是由横行天下、侵暴诸侯养出来的大寇气场,人送绰号——‘寇无敌’!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