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六十三章 尸行图(上)

第一百六十三章 尸行图(上)

  “我们这就杀进去?”

  拳师一旦到达宗师之境,便等于人形的大妖魔,体力、爆发力、精神,无一不达到人体所能达到的极限。

  千万人于她来说如一人。

  倒不是说她能一人能敌百万军,而是再强大的军队,她一人便能在体力没有耗尽之前,杀伤个三四百人,然后施施然退去。

  就算是有马队也追不上,宗师的爆发速度比箭都快,更别说是马了。

  其实当年赤身党也是这个套路,由巅峰时期,连宗师都能砍的戚天王做尖刀,六天王做先锋,寇掠之际,也就相当于一支军队版的宗师了。

  所以施邪儿对于戚笼的感概并不当回事,站在武道之巅,往下俯视,皆是蝼蚁,直接便走进去,视眼前的数万之众于无物,标准的不拿人当人。

  可戚笼是熟知军伍的前大魁首,一眼看过去,立马发现了一丝不对,连忙拉住对方。

  施邪儿目光闪烁,反手握住了戚笼的小手,暗道一声手感不错,同时面无表情道:“怎么了?”

  戚笼没注意这一点,只是有些严肃的盯着这连绵起伏、一望无际的军营大阵——那东南角一处。

  “那里有些不协调。”

  “不协调?”

  “就像是活人的皮肉中,塞了团沙子一样。”

  越是万众一心的兵马,那种整体运行的协调感就越强,而做为老行伍,戚笼一眼就看出来,那里有些不对劲。

  施邪儿望了眼中军主帐,又看了看东南角的方向,‘哦’了一声,“倒是不用跑冤枉路了。”

  戚笼眼中的金光越发凝聚,他又发现了其它不对劲。

  人马过万,无边无际,像这种数万人的大军,杀伐血气凝聚,天然便是一座凶阵,能辟邪驱鬼的那种。

  然而他没有感受到一丝丝风水之气的运转,就好像他在巨城中感受到的那般。

  也就是说,这些风水之气,也被‘吸收加工’了?

  他把风水之气的感应放到最大,却感觉这些百战精锐身上的生气都弱了不少。

  奇怪,难道是煞气冲淡了?

  戚笼把情况简单说了遍:“你有什么看法?”

  施邪儿正把玩着‘美人’的小手正开心,对于没能大杀特杀,倒也没什么不耐烦。

  不过她也不是真花痴,只是对她来说,脚下就是一个大号的‘蚂蚁窝’,也的确没什么警惕心。

  不过戚笼这么一说,她倒是真来了几分兴趣,身上的木偶感越发浓郁,皮肤更加白皙,最后轻轻往眉心一点,‘人皮’开裂,一尊白如玉的‘瓷女郎’从身上走了出来,一步踏出,消失不见。

  ‘煞神将?’

  戚笼明显感受到一股比‘龙脉分身’还要强悍的气息一闪而逝。

  而没了这神将外壳,施邪儿邪女的气质才充分展现出来,近乎完美的身段上,几乎没有一丝瑕疵,一颦一笑,都充斥着恐怖的吸引力。

  就好比戚笼‘钝金佛身’状态下,那种肉眼可见的‘大解脱’。

  戚笼面无表情的举起手臂,只见一只纤细而骨感的手,正在上面摸来摸去。

  “哎呀,摸错地方了。”

  戚笼一把捏住要摸向自己其它部位的手掌,只见这女人长发像是妖女一样披散,水润润的眼神,直勾勾的盯着他。

  似乎去了‘神将外壳’后,这个施邪儿才真正展现了自己的本性。

  “刚刚那是什么?”

  “你猜?”

  “这是更高级的天兵神箓,不,应该算是天将神箓?”

  戚笼目光一动,还想说些什么,那个‘瓷女郎’重又出现,再次与施邪儿合一。

  这女人顿时恢复了木偶气质,抽出了手,眼神明亮,“我们这一次,很可能抓到了个大家伙!”

  “什么东西?”

  有一得必有一失,与龙煞彻底合体之后,戚笼也就失去了使用‘龙煞分身’的能力。

  此时此刻,东南方向的一座大营之中,地上有一张尸体拼成的巨大地图。

  这‘地图’骨骼是框架,血肉是纹路,眼珠子镶嵌在每一个转折之处。

  整张图长约四丈、宽曰三丈,相当巨大;地图的内容有点像是山北道的地形,但细看之,却又完全不是一回事,淡淡的尸气在其中游走。

  从目前来看,已然走过了大半。

  尸气像一张骷髅脸上的爬虫。

  但整张地图却又完全不像是一张骷髅脸。

  诡异、阴森、割裂。

  这种风格,倒像是戚笼手上的《笼中图》。

  “‘尸行图’终于快要完成了,真不容易啊。”

  在场之中有三人,除了一身白衣,背有单枪的董成,还有一位浑身厚甲、头戴铁头盔,只露出一双眼睛的铁甲怪物,剩下一个是手持两口刀镰的恶汉,说话的正是那恶汉。

  这三人分别是十豹将中的三位,双枪将董成、披甲客、索命阎王索九。

  “八难计划的推行,必须保证计划在完成之前,潜伏中的八难不能有所损毁,这是最重要的;这大半年来,我们不仅要推动尸潮,还要四处充当救火队长,这事做完之后,我可要向我老哥请一段时间的假,好好休息一下。”

  董成打了个哈欠,他的亲哥哥,正是算命官董和,吕阀三帅中的神帅。

  三人身上的气势都是如火浇油,皮肤表面好似燃烧起火光一般,这是一流高手中佼佼者的气场,虽然比罗武皇差上一些,但也远不是普通的一流高手可比。

  就算是薛、陈、梁三家家主,跟他们相比,也少了一些杀伐果断的气质。

  三四年之前,这三位便已经是一流高手中的上层,如今看来,多多少少已经摸到了一丝宗师的气场。

  “直接去阴间,不就可以想休息多久,就休息多久了。”

  哈哈大笑声中,戚笼大踏步而入,就站在三人对面,没有一丝气血外显,一眼看上去就好似一个普通人,但这一人就好似一个天地,直接将三人的气场压了下去。

  天勇军是山北道的一股强军,明哨、暗哨、武人哨,在连绵起伏的军营之中可以说是数以百计,但是戚笼一路行来,并没有惊动任何一个,而且他就大摇大摆的站在门口,摆明了一副瓮中捉鳖的姿态。

  “是你!”

  董成第一个反应过来,手一张,爱枪龙胆亮银枪直接落入手中。

  “他是谁?”

  “要你命的人!”

  索九刚刚开口,戚笼以一敌三,竟然抢先攻了上去,跨步如龙,腹部鼓起,而且一起手就是大杀招——皇天如来!

  皇天厚土,唯我独尊!

  为了弥补内伤带来的招式劲力变化不足,戚笼一记‘皇天如来’的同时,左手捏了‘阿修罗印’。

  一刹那间,三人仿佛置身于修罗战场之中,浑身心脏‘砰砰’直跳,血液跟炸翻了一般。

  其实‘皇天如来’的本质是龙形劈掌,其中混杂了蛇形变化,顶多算是龙蛇合击,但真正恐怖的,是戚笼‘神明’之境带来的超级威压。

  半神的强度也不过如此了。

  更何况,戚笼为了防止对方看出自己劲力的破绽,直接捏了六道轮回印中,以好战狂怒闻名的阿修罗印。

  一时间,正面迎接这一掌的索九眼前一阵恍惚,好似一尊九头千眼、九百九十九手的大阿修罗王拔地而起,口喷血火,‘轰然’向自己压来。

  当初远隔十几里,戚笼一记‘精神佛陀’,追杀的一流高手都要全力抵抗,时不时还掉个队。

  如今面对面,戚笼又是催发了十二成境界,饶是他索命阎王一生不知割了多少人的性命,号称战场上的死神,一时间也被震慑当场,精神一片空白,恍惚之中,仿佛阿修罗的每一只手,都变成了他杀死的每一个人的面孔,朝自己忿怒咆哮。

  戚笼一击之下,就要轰杀一个一流高手!

  不过关键时刻,一口银枪横插了过来,在戚笼手掌拍到对方脑壳之前,枪杆扎栏,青龙戏水,强身全是灵气,掌与枪交,一声炸响,像是空气被捏爆的声音。

  高速旋转的枪身与食龙爪掌面摩擦,浓烈的铁锈之气暴溢而出,一下惊醒了索九。

  不知不觉间,他的脸上已被掌风挂出了十几道口子,耳朵也被近距离的一次音爆炸的‘咣咣’直响,几近失聪,浑身像是浸泡在热水中,这是毛孔守不住的征兆。

  守不住,干脆就不守了!

  虽然精神仍然处在恍惚状态,但是索命阎王的身子下意识的起了反应。

  浑身毛孔一下子溢出大量血水,把整个身子都染红了,像是裹上了一层外甲,一时间,整个大帐之中都是阴风飕飕、鬼哭狼嚎,而两口斩杀过千人的凶器刀镰横劈竖砍,一下子交错出了无数道刀网。

  这其实是一种将煞气怨气藏于身上的魔道秘法,一旦放开,杀气能刺激精气神壮大数倍,刀镰如鬼,能与宗师都能对上一招。

  十豹将中,他的名头最差,在外人眼中声名狼藉,动不动在战后杀俘,搞个十人斩、百人斩之类的,他本性嗜杀是一方面,用这种秘法积蓄煞气又是另一方面。

  这一秘法爆出,本能与杀气相融,他的背后在一瞬间,仿佛复现一尊手持镰刀、身裹血袍的邪神幻影,刀镰所指,直指生命源头,极其恐怖。

  然而戚笼却乐了,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你闯进来。

  用精神境界来对付我?

  你以为你是宗师?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