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六十四章 尸行图(中)

第一百六十四章 尸行图(中)

  戚笼五脏六腑受损,内家劲力暂时使不出来,一身战力减了四成。

  好在他日常用铁牛耕地中的‘哼哈二气’洗练身体,皮肤虽然看似白嫩,但像老牛皮一样厚实。

  加上‘拧衣洗血百把’,四肢已经初步‘拧’出了铜皮铁骨,堪比一些优质兵器。

  凭借这种优势,就算在一流高手之中,也能占据上风的。

  更别提他还有‘神明层次’的精神境界。

  只不过没有内家劲力变化,他很难在数招之内,把一个一流高手活活打死。

  就好比刚刚拦截他手掌的那一枪,虽然十分精妙,但若是平时,吸收五大内家境界,二十多套内家劲力变化,他有至少十种手段震开这一枪,继续攻击。

  但内家功夫使不出来,他便只能以硬破硬,以食龙爪与对方的神枪对轰一记。

  两口神道兵撞在一起,食龙爪特效的‘爆裂掌’使出,指关节处,猛的喷出红色火焰,直接把枪身打飞,自身也不得不倒退一步。

  就在此时,索九正好使出了他赖以成名的绝技,‘索命阎王’!

  然而这也注定了他的死期!

  戚笼不退反进,身子猛然插入刀网之中。

  右手捏天道印,直接架住了对方虚幻的‘死神镰刀’。

  ‘怎么可能?’

  天道印转人道印,天人转化,死神瞬间被吸入戚笼身中。

  右手并人道印,戚笼拧右步,出左拳,拳势极正,看似看似平平无奇的拳头上,却仿佛有着近似黑洞般的吸引力。

  一拳之下,吸收万物生机!

  “阎王!?”

  索九心神全部被吸慑住,拳头传过层层刀网,拳头上像是有一尊死神,挥舞镰刀,斩在了他的胸口上。

  一刹那间,风声鬼影全部停滞,然后在下一刹那,‘哗啦’一声,大帐中的所有布帘直接撕裂开来。

  索九被击飞的一瞬间,便就死了,尸体还没落到地上,脸上却全是失魂落魄之色。

  一个顶级的一流高手,就这么死于戚笼一掌一拳之下。

  倒不是说对方的实力很弱,能和宗师过招的人,不可能很弱。

  只是天道印和人道印的威力本就强悍,又吸收了对方的‘索命阎王’,直接把这一招的威力扩大近一倍,再还给对方。

  一流高手中,换谁谁也扛不住这一下。

  只能说如今的戚笼,在拳术威力上面,已经接近于当年赤身党时期,戚天王的刀术水准了。

  饶是吕成心性坚定,此刻脑海中也只有三个字——‘不可能!’

  短短两个月间,此人的拳术怎么会进步到这个地步?

  当初在尸阵之中,倘如对方展现出这般实力,逃跑的怕是要换成他了。

  对于精神变化的把握,如今的戚笼自认第一,半神之下,没人敢认第二。

  几乎抓住了吕成瞬息间的一丝精神破绽,食龙爪指爪一个摩擦,‘无形爪劲’直接抓出,淡淡的风劲抓向吕成胸口。

  这一爪,曾经要过赵黑的性命!

  然而对方手中的亮胆照银枪直接光芒大亮,不是人使枪,而是枪使人。

  枪身一个回扎,枪尾‘崩’的一声响,颤颤发抖,发出类似哀嚎的声音,却是挡住了这一击。

  戚笼欺身而进,又是一拳轰来,没有内家劲力变化,但是单凭臂力,就像是一座攻城锤砸来般。

  然而此时,一座巨大的身影挡在了吕成身前,同样是一肘砸来。

  两两相交,地面竟然因为这一击而崩裂,四周‘轰隆隆’直响。

  戚笼连退三步,那道身影连退两步,单论气力,竟然还在戚笼之上。

  这人正是一直沉默不语的披甲客。

  “天生开骨之辈?”

  戚笼转了转手腕,居然有一丝脱节般的刺痛。

  他打量着对方,此人跟老四、赵勇有点相似,都是天赋异禀,这身铁甲是长在皮肉中,或者说,更像是削弱十倍的赵神通。

  吕成差点被杀,也是心中一颤,好在这时,一声马鸣,原来是他的爱骑,拥有神血的小母驹听到动静,直接奔来,马踏如雷。

  吕成目光一亮,人马合一,他的实力至少增加三倍。

  “呵,好漂亮的小母马,我喜欢。”

  一道人影鬼魅的出现马背之上,高挑的身子微微一压,这匹最多能驮五万斤重物的神马,背部竟然‘嘎吱’直响,鼻子喷出两条血练,哀嚎一声,前腿直跪在地。

  “竟然是宗师!”

  吕成目光紧盯着马身上的人,哪怕自己坐骑只有神的一丝丝血脉,但也非凡人能够驾驭。

  但那人骑在上面,却好似老天爷一般,没有一丝不妥当。

  天神、天神,天在神前。

  只有宗师,才能驾驭方圆几十里的生命磁场,对于神性血脉进行强行镇压。

  “取图、离开!”

  披甲客只说了这一句,便就杀向戚笼。

  一时间,好似两口火炮,每一发炮弹都重重的撞在了一起。

  吕成也是个有决断的,而且与小母驹心意相通,一念之间,小母驹一声惨叫,身上神光化作一道龙影,反噬骑马之人。

  这是燃烧神血的搏命之举!

  同时掌心一转,掐了一个古怪的印决,这张巨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拼凑起来,骨头和尸体结合、尸气牵引着血肉,最后竟然竟然变成了一个无脸的尸娃娃。

  吕成提起对方就要跑路。

  然而尸娃娃身上突然窜出一团白光,猛的附在对方身上。

  吕成脸色一僵,自脚下开始,一寸寸的变成白色雕像,亮胆照银枪一声悲鸣,‘嗖’的一声,电射一般扎向来人。可惜被来人一把抓住。

  “枪是好枪,就是跟错了人。”

  施邪儿手掌透明如水,猛的一捏,‘咔嚓’一声,这口神道兵一分为二,裂成两半。

  而在她身后,是一匹躺在血泊中的神马。

  而外面巨大的对轰声也濒临了尾声。

  披甲客没有半点伤势的倒了下来。

  戚笼浑身一块青一块肿,但他赢了。

  对方被他的拳意震碎了精神。

  他看到了吕成的石化像,目光一缩。

  ‘龙煞分身’可影响不了现实。

  天兵司的神将这么厉害吗?

  而施邪儿则双眼放光的看向这个无脸娃娃,自言自语,“预备佛敌,居然是预备佛敌!太棒了,有了这个玩意,查不查奸细,已经完全不重要了。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