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六十五章 尸行图(下)

第一百六十五章 尸行图(下)

  施邪儿刚想伸手去抓‘预备佛敌’,戚笼斜踏一步,反手握住了她的手,似笑非笑。

  “好处可不能你一个人分。”

  施邪儿先是一愣,然后‘咯咯’直笑:“你知道这是何物吗,就想要,还是说,你不想保洪小四的性命了?”

  “洪爷的性命固然要保,但就跟做买卖一样,多退少补,公平公正。”戚笼一脸坦然。

  施邪儿目光阴阴的看着他,背后那团白影也重新化作‘瓷女郎’,一前一后,堵了个结实。

  买卖可以做,杀人越货的勾当自然也能做!

  尤其是才杀了三人一马,这煞气窜起来,一时半刻可消不去。

  宗师一怒,方圆数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冷,而在二人周围,冷风卷过,地面寒霜覆盖,而天空中雪花直落,一片白茫茫好天地。

  身上每一道毛孔、每一条筋络、每一团血水,都在凝结、霜冻。

  水能凝冰!

  施邪儿宗师级别的气场爆发,除了披甲客外,两人一马的尸体竟然在一瞬间四分五裂,像是被冻开裂了。

  而身处寒风眼中的戚笼,更像是置身于霜刃地狱中,长夜寒庭、霜刀剑戟,铺天盖地。

  然而戚笼的心跳声却越来越慢,最后彻底消失,身消失、心消失、意消失。

  那霜刃地狱中的人影,彻底消失在寒风暴雪之中。

  “好吧,我就告诉你,什么是佛敌。”

  就在戚笼睁眼的一瞬间,施邪儿抽出了手掌,淡淡道。

  刚刚在那一瞬间,她竟然没抓住对方的精神念头。

  这也代表着,她宗师级别的气场,完全压不住对方。

  所以真正的生死搏杀,她自然也没把握。

  所以她愿意退上一步,不是因为对方符合她对于男色的眼光,而是符合她宗师的眼光。

  “八难就是佛敌,但是佛,有敌人吗?”

  戚笼眉头一扬,佛是觉者、成就者、传道者,倘如佛‘眼中’有敌人的话,那祂就不配称佛。

  而八难,地狱、恶鬼、畜生、北俱芦洲、无想天难、盲聋喑哑难、世智辩聪难、佛前佛后难。

  以上种种,都是没有机缘接触到佛法之辈。

  这在佛教教义之中,便是大灾大难,比世俗意义上的世界末日要严重的多。

  “未闻佛法者——”

  “当初钟吾古国建立,十皇族、十二王族,在神树之下聆听‘佛’讲经,最后由一尊神猿倡议建国……”

  “老黄历就不用提了,”戚笼断然道:“我只想知道,八难与你们神庭计划,到底有什么关系?”

  他看到了这‘预备佛难’化作的尸行图,第一时间想到了‘笼中图’。

  施邪儿嗤嗤一笑:“古国复活,神庭计划,背后其实是有很多巨头在幕后角力,蛋糕就这么大,谁都想多吃一份,怎么办呢?便有一位大人物另辟蹊径,这条蹊径便是‘八难’。”

  “八难其实是一条路。”

  “路?”

  “没错,当年诸神兽修行佛法,化作诸天神祇,并以大法力在上古建国,古国千年气运之中,自然有着宏大的佛意;而复活古国,就必须要激活王族与皇族血脉中的神兽意念——这自然也包括其中的佛家意念。”

  “而避开宏大佛意,便可以避开众神意念,乃至于避开所有人的耳目,并偷吃一口蛋糕,八难,就是躲开众人耳目的那条路。”

  戚笼喃喃自语。

  他现在完全明白了!

  夺龙局,就是借助龙脉复活上古神兽的意念。

  十三位龙脉之子,互相吞噬、互相掠夺,本质上是在争夺‘千年气运’的主导权。

  哪个幕后黑手能得到主导权,就能分得最大的一块蛋糕。

  而有人正面斗不过其它人,便想着走歪门邪道——

  戚笼还有最后一个问题:

  “那为什么八难会是神庭计划的补充?”

  施邪儿淡淡一笑,“这条路被人占了,自然就不会被别人惦记,偷蛋糕的,总比掀桌子的要强。”

  戚笼眼神闪烁。

  还有一条线他也串了起来。

  段补楼在黑山城中调查到的神秘组织

  ‘不周’口中的本地帮

  组建天兵司、皇城司、七大督护府的古国残党

  以及掀翻古国的黑手。

  其实就是一帮人!

  甚至于这个偷蛋糕的幕后大人物,也是其中一员。

  “斗而不破么。”

  戚笼自言自语。

  跟当初施邪儿对鸟不飞说的话,一模一样。

  “这个预备佛敌便是预备地图,呵呵,只要有了这张图,卡住几个关键节点,那一位能不能吃,能偷吃多少,可就不是他说了算了。”

  这绝对是大功一件!

  戚笼不打算插手了,他这‘龙脉之子’可是黑户,真要引起了某些怪物的注目,那他接下来的计划还怎么进行。

  戚笼倒退两步,示意不插手,准备这件事就这样了结了,随口问道:

  “对了,偷蛋糕的这位,有什么名号没有。”

  “当初菩提树下,佛曾称吾为——波旬!”

  戚笼和施邪儿身子一僵,二人猛然回头。

  只见尸娃娃没有五官的脸上,一只拳头大、黄色琉璃状、好似藏了六个世界的恐怖眼珠,平静的看着二人。

  譬如欲界诸神力,天魔波旬为第一——《杂阿含经》

  波旬眼珠轻轻一眨。

  一刹那间,二人仿佛被一座世界镇压。

  ‘轰’的一声,除了脑袋之外,二人整具身子深陷泥中,浑身毛孔崩开,像是掉入地上的陶瓷娃娃一般,裂纹密布。

  宗师也好,佛身也罢,都比不上对方的轻轻一眨眼。

  “并非吾借着佛敌的名义做事,而是吾,本身就是佛敌。”

  ‘波旬’再一次眨眼。

  无声无息,又好似世界上所有猛烈的、尖锐的声音在同一瞬间响起。

  整座军帐瞬间化作糜粉,不,应该是连绵起伏的营阵成片的化作糜粉。

  天地模糊间,戚笼流血的双眼看到了这些风火山林、令行禁止的兵马。

  数以万计,正以一个复杂的、让人感到诡异阴森的阵势运转着。

  戚笼瞬间想到之前感到的不对劲。

  原来这才是尸行图!

  这些人心脏在跳,血肉都是活生生的,甚至还有七情六欲。

  但他们没有佛性。

  连地狱饿鬼都不如。

  人人皆可成佛,这是佛的宏愿。

  但这‘人人’之中,并不包含他们。

  戚笼现在也顾不上他们了!

  宗师级的精神他领教过。

  半神级的‘地藏王’,他亲手打出来的。

  但跟这股意念相比,便是须弥芥子之别,他是芥子!

  《佛经》记载,波旬曾化作大龙,绕佛身七匝,举头临佛顶上,身如大船,眼如铜炉,舌如曳电,出息入息若雷雹声。

  也就是说,波旬的境界跟古佛是一个级别的。

  而那尊古佛,曾经点化了开创古国的一众上古神兽。

  戚笼的‘武道神明’之境,在这种压迫之下,不断有崩溃的架势。

  然而戚笼毕竟是‘斩佛证己’的存在,意念早已不是外物能够动摇的,虽然没有古佛的降魔伟力,但也不是这魔王眨眼便能泯灭的存在。

  ‘不断妄,不断真,真妄之心总属尘,从来万法皆无相,无相之中有法身,法身即是天真佛,亦非人兮亦非物,浩然充塞天地间。’

  ‘垢不染,光自明,无法不从心里生,心若不生法自灭,即知罪福本无形。无佛修,无法说,丈夫智见自然別,出言便作狮子吼,不似野牛论生灭!’

  戚笼张嘴,没有四十颗牙齿。

  但却有比肉身佛还要强上无数倍的法身佛。

  戚笼的头顶,突然跳出另一个‘戚笼’,同样张嘴。

  “吼!!!”

  众生迷离、天塌地陷、日月无光的魔王幻相,被硬生生震裂出一道口子。

  精神状态比戚笼还惨的施邪儿把握住了这一次机会,颤抖的手指微微一点。

  ‘瓷女郎’猛然爆开,化作一张神光熠熠、纹路复杂的神符,符光之中,一座高达天际的封神台若隐若现。

  神符一闪,便贴在了波旬的眼上。

  二人身上的重压顿时去了九成九。

  “把祂打回去!没到那个时刻,祂降临不了!”施邪儿狰狞尖叫道。

  戚笼爆喝一声,身子骨直接暴涨三尺,层层金鳞从皮肉下抖出,巨腿踏土而出,掌心‘咔嚓’一声,竟是把阎佛留下的舍利活活捏碎。

  一尊肉皮紫胎、阴气森森的大佛幻影刚一闪出,就被戚笼张嘴吃掉。

  天道印!

  人道印!

  阿修罗印!

  地狱印!

  戚笼踏四步,捏四印,气势一时间无限拔高,一时间已经有了之前‘地藏王’的五分架势。

  安忍不动,犹如大地,静虑深密,犹如秘藏。

  然而没有尸僧的畜生道、也没有红度母的饿鬼道。

  只有吸收阎佛舍利所化的地狱道。

  “吼!!!”

  戚笼再一次大吼,借助眼前魔王的无量魔威,强行进行突破!

  佛借魔能得道,当年如此,现在亦如此!

  贪恋人世,但行所愿!

  逆世道而行,谓之——恶鬼!

  恶鬼印!!

  戚笼背后忽然浮现了一个小尼姑,狡黠的一笑,按在了他的背上。

  斩赤龙,绝尘气。

  一抹念头刀光划过,那被斩下来的凶气、欲念、邪念、杀意、恩怨纠葛、情爱缠绕,统统凝成了一道印法。

  畜生印!

  “你还是下去吧!”

  戚笼一印打出,头顶佛影猛然炸裂,化作一颗枝繁叶茂的神树树影。

  菩提只向心觅,何劳向外求玄?

  听说依此修行,西方只在眼前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