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六十六章 尸行图(完)

第一百六十六章 尸行图(完)

  六道轮回印终于再度演化出‘地藏王’,戚笼的手掌化作一团灰色慧光,按在了眼珠之上。

  而落在波旬眼中,便是一尊巨大佛陀拔地而起,双手一合,阴沉沉的大地在向掌心合拢,天地开始重塑,六道轮回开始重演。

  祂没有抵抗,或者说,知道抵抗也没有用,缓缓闭上了眼:

  “不得会圣,不求佛法,不知出离之道,不得圣人之心,你们永远留在这里吧。”

  大地终于合并,慧光再度化作戚笼手掌,秘藏于掌心。

  然而戚笼没有半分高兴,心头沉甸甸的,抬头,不知何时起,那数万人马已经消失,取而代之的,是灰沉沉的天地,以及天地之中,偶尔闪过的一道灰质风暴。

  “这是尸形图,祂打算把我们一直困在图中!”

  施邪儿面色苍白,眼神之中,竟然闪过一丝恐惧。

  对于‘波旬’来说,八难是一条小道,是窃蛋糕的手段,但是对于二人来说,这便是一条永远上不了岸的江,现实就是彼岸。

  “这不是有地图吗?”

  戚笼目光盯向这具无脸尸娃娃,这娃娃的本质,便是一张尸行图。

  “这是祂能走的路,不是我们能走的。”

  若只是死亡,施邪儿还不会如此惊慌,哪一个宗师不是堪破生死的存在。

  但问题是,这是生生世世、永永远远被困在这‘八难’之中,不见天日、没有物质,生不得,死不能,没有尽头的寂寞。

  也难怪她会如此恐惧了。

  戚笼伸开手掌,果然,皮肤上渐渐灰化,这是‘佛性’被剥离之兆。

  不得解脱,亦不得自救。

  波旬到目前为止,都降临不了现世,不然早在刚刚,祂便一根手指碾死二人了。

  他刚刚所动用的,是一丝神念,外加这‘预备佛敌’的力量。

  如今那一丝神念被戚笼一招‘地藏王’打了回去,而临走之前,祂也留了一手。

  只要走不出这‘八难’,那么就算‘地图’落在他们手上,也没有半点用处。

  祂照样能吃下那一块‘蛋糕’。

  ‘不周、烛九阴、波旬,你们还真是一个比一个能算计,所以我们这些人在你们眼中,就只是棋子么。’

  戚笼深深吐了一口气。

  ‘神州几番离合,山河耗尽民血,天变神藏鬼路,欲使草民还似草,唯我笼中图!’

  这是‘笼中图’的开篇之言语。

  还有那个神秘莫测的‘转神道’。

  貌似,也不是没有一点机会。

  “我有一个法子,可能需要先用这‘预备佛敌’试验一下,我需要你教我它的使用方法。”

  “你有出去的法子?!”

  施邪儿激动的几乎要扑了上去。

  戚笼深吸一口气,“姑且一试吧。”

  做为皇城司派遣到天兵司的第一间谍,施邪儿自然知道这张图的使用手段。

  事实上,莫说从‘八难’中走出,就算是使用这张‘图’,也需要抗住莫大的精神压力。

  不过这对于心境又有提升的戚笼来说,可以尝试一下。

  五指插入这‘预备佛敌’的脑门,一刹那间,佛八难,地狱、恶鬼、畜生、北俱芦洲、无想天难、盲聋喑哑难、佛前佛后难,接连幻化出人形一闪而逝。

  地狱、畜生,这两人早在鹅公坡,戚笼就有过一面之缘,地狱是陈万道,畜生是那个怎么拆都拆不坏的肉身怪物。

  无想天难是一个气质冰冷的美人,这应该就是洪小四、以及他哥的未婚妻。

  北俱芦洲是薛文海,盲聋喑哑难是南老叔公。

  这让戚笼颇为吃惊,毕竟在藏经阁中,他和南老叔公相处过一段时间,印象中是个知天命而又生性幽默的老人。

  那个要娶薛蔓蔓的薛文海居然是北俱芦洲,薛蔓蔓你的姿色果然不行啊!

  ‘佛前佛后难’竟然是一个怯生生的小尼姑。

  只不过轮到‘世智辩聪难’时,却只是一道模糊的人影。

  这‘世智辩聪难’,还没有被选出来么。

  既然这‘尸行图’只是‘预备佛敌’,那么这完整版的‘佛敌’,怕是要八难齐出,才能正式诞生。

  每一道身影闪过,无首龙尸的龙吟声、迦楼罗的尖叫声就越显愤怒,但也越来越模糊;而戚笼浑身像是被活剐了一般,每闪过一道人影,便就活剐了一层。

  而等到他被连续‘剐’上八层之后,肉身彻底消失,只剩下一道佛影,有点像是阎佛舍利所化的怨气,只不过要凝实百倍,眼耳口鼻身心意全部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大解脱、大成就。

  心念一动,佛影摇身一变,化作一棵枝繁叶茂、缀有八宝的神树。

  “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。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。”

  戚笼心念一动,又化作了佛影,自言自语。

  这佛门心境在跨过真佛之后,居然变成了一棵树,这就是当初古佛讲法,头顶的那颗菩提树?

  一时间,戚笼若有所悟,庇佛如庇己么。

  这斩赤龙还真是没白斩,没想到关键时刻,是薛家那位女祖宗托了自己一把。

  用道门的内家境界刺激出了佛门的心境,佛本是道么。

  ‘先试一试吧。’

  念头一闪而收,戚笼眼中再度恢复清明,仿佛一面光洁的镜面,没有一丝的烦劳念头。

  一步踏出,不丁不八,有点像是戳脚,但又像是老农在插秧苗。

  当初彻底破开‘笼中图’的秘密后,这张怪图送给了自己两个东西,一个是绕过‘龙血铁门’,进入‘两极秘窟’的秘径,另一个是一套脚法。

  两者合一,便是‘转神道’,或者说,是无数转神道中的某一条‘转神道’。

  戚笼所要尝试的,便是用这种脚法,配合佛门心境,强行闯过‘八难’。

  从直觉上,他不觉的绘制这张图的作者,和那些分蛋糕的是同路人。

  而真正给他这种灵感的,其实是老五,曾经的鸟天王,如今的鸟不飞。

  当年,戚笼告诉对方自己‘刀道’上的秘密后,老五也告诉了他一个秘密。

  他没有老爹。

  钟吾古地的寡妇多了去,也不差他老娘一个,但鸟不飞要表达的不是这个,而是他是真的没有‘亲爹’。

  据说,他老娘有一次误入了一座大山之中,始终找不到出路,不知绕了多久,然后便看到一座巨大的脚印,一脚踏上去,第二脚他就生下来了。

  这之后,他老娘再去寻找,却怎么也找不到那道脚印了。

  戚笼对此表示怀疑,但也无法解释为什么对方天天吃喝嫖赌,懒的生膘,却偏偏有一身近乎‘宗师’级的身法——当然也仅限于身法。

  他怀疑,转神道的步法和老五的身法是一个性质。

  随着‘尸形图’越走越深,八难带来的难度便成倍提升。

  一开始视野、听力、嗅觉都开始混淆模糊。

  然后身心意分离,比如你的意念是这边,但脚步偏偏走的是另一边,而且还没有一丝一毫的违和感。

  这种变化没有半点规律。

  过了四分之一的尸行图,视觉、听觉、味觉、嗅觉、触觉相继消失,最后就连武人最重要的直觉也消失了。

  他相信到了这一步,就算是宗师也没辙了,宗师是人体体能的巅峰,五官六感达到人体所能达到的极限,但毕竟没有突破这层极限。

  而这远远不是八难的极限。

  这是‘波旬’这种层次的怪物,为了分蛋糕所绘制的‘道路’。

  按照佛家的说法,这就是出色界,是世间一切事物外的所在地,再往上,要么真正成佛,要么终生堕入欲界,成为波旬的奴隶。

  戚笼的‘菩提树’,相当于半神层面的精神也只走到了一半,一尊无比巨大的幻影挡在所有方向之前。

  是‘波旬’!

  这尊魔王幻影像是直接投射到心中的,无比巨大,无比恐怖,整个身子就好像由六层世界组成,五蕴流转、诸色迷离。

  戚笼没有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,就像是一面铜镜,直接照到这魔王的真身。

  本心清净,犹如水镜,照用无碍,万象俱现,名为现形。

  而戚笼一步踏出,仿佛黑沉沉乌云中,落下的第一道闪电,是那么的璀璨、那么的富有生气,仿佛阴阳开辟的那一刹那。

  无数卦象、神相在其脚下轮流转动,阴阳、三才、五行、八卦、熊经鸟申、虎啸猿啼……

  一生二、二生三、三生万物。

  三步一过,戚笼竟出现在了波旬的身后,那尊庞大的、高若天际的幻影,依旧没有任何动静,似乎只是一具躯壳,又或是影像。

  戚笼的精神仿佛经过了一次洗练,菩提树上,一条嫩芽抽了出来。

  再怎么影像,那也是欲界的影像,蛤蟆跳出了井,哪怕只能看到一瞬间的景色,对于它来说,那也是一个新世界。

  而在现实中,施邪儿一对勾魂夺魄的眼正一眨不眨的、紧张的盯向戚笼。

  戚笼睁开了眼,眼神中闪过一丝疲惫,但却笑容振奋:“虽然这次失败了,但路线是正确的,只要多试验几次,离开这八难不成问题。”

  施邪儿眼生媚光,一把扑了上去……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