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六十八章 斗而不破(中)

第一百六十八章 斗而不破(中)

  佛前佛后难,谓由业重缘薄,生在佛前佛后,不得见佛闻法。

  小尼姑菩儿的表情明显惶恐不安,不知道这个大魔头会怎么处置她,不过听了这话后,明显一愣。

  戚笼眼光充斥着一种温和,他伸出了手掌,按在了菩儿的小脑袋瓜上。

  对方的手掌暖和和的,而且充斥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吸引力,菩儿不由自主的蹭了蹭,像只小猫儿一般。

  ‘还没孕育成功么。’

  戚笼心道,闯过‘尸行图’后,他现在对于‘八难’的气息有一种敏锐的感知。

  ‘倘如这八难计划迟迟无法完整孕育,我看那波旬日后还怎么瓜分蛋糕,来的巧不如来的好,这小尼姑是我的了。’

  被波旬摆了一道,差点身死当场,戚笼肯定不可能就这么轻轻放下。

  让八难计划失败,或者说未竟全功,这便是最好的报复。

  “你还想回阎佛寺吗?”

  菩儿愣了下,不知所措的东张西望,她哥哥被阎佛老和尚夺舍,而且阎佛寺本身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,要说她有多愿意,这肯定是违心的。

  但这阎佛寺毕竟是她一出生就待的地方,若说没有感情,那也是假的,加上这菩儿本来就是个憨厚怯弱的性子,虽然拳术天赋极强,但习惯性的服从命令。

  这一纠结,一股诡异的气息便从其身上浮出,似佛非佛,看似佛光浓郁,却又在下一瞬间抹掉。

  ‘佛经中的末法年代么。’

  菩儿的表情也变了,变的淡漠、冷静。

  然后一只手掌忽然伸出来,一把抱住了她。

  “她不愿意,她要和我在一起。”

  菩儿顿时‘呀’了一声,小脸一下子变的通红。

  戚笼无语的看向对方,眼前这个戚小骨经过‘尸茧’之后,变成了十六七岁少女模样,虽然依旧一身红衣,面色苍白,但眼神之中,已经多了几分人气。

  眼神中的傻气倒是像极了薛白。

  怎么,你一个小僵尸还想和小尼姑一起磨镜吗?

  戚笼的目光渐渐眯起,落在戚小骨眼中,便是一颗神木拔地而起,开枝散叶,那枝叶之间,便是一个佛国天地。

  菩提树下,一道佛影睁眼,一刹那间,戚小骨感觉天与地在不断收缩,仿佛在下一刹那,自己就会被压缩成一个芥子大小。

  受此刺激,戚小骨双眼猛然漆黑,一道近三丈的僵尸幻影浮出,这僵尸满头白发,绿睛尖齿,身披红色袈裟,这袈裟猛的一翻,无数老和尚的人头从中翻了出来,伸手伸脚,撑天立地。

  就像是一个千手千脚的尸菩萨,硬生生架住了这压缩的天地。

  虽然戚小骨被这股恐怖强大的精神压的口喷尸气、牙齿摩的‘嘎吱’‘嘎吱’作响,但居然没有一触即溃。

  六根尊者见状,齐齐踏前一步,单指点在戚笼的身上。

  六股强大的精神一下子冲入戚笼脑中。

  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。

  几乎在一刹那间,戚笼的六感六根便就消失。

  然而戚笼的精神如今何其庞大,念头一动,无量光出,那庞大又温和的光芒瞬间冲破了六根尊者的封锁,同时对戚小骨的精神威压也收了回去。

  “滚回去!”

  戚小骨龇牙咧嘴的低吼,逼退了这六位尊者。

  戚笼一脸怪异,眼神有些兴奋:

  “没想到你居然吞噬了人皮袈裟中的阎佛意念,这可是历代阎佛想做却做不到的事,单论精神境界,你现在怕是还在当初阎佛老和尚之上。”

  “是,现在我的精神就可以覆盖方圆十里,像一个琉璃大瓮一般,而且有很多道理,不用说我就明白了。”

  戚小骨思索道。

  “你现在的尸纹有几道了?”

  戚小骨将尸气凝聚在脑门上,顿时额上纹路凝成了七道,而且像是火焰一般熊熊燃烧。

  “旱魃眉么,这在《尸册》之中,可是尸王之相,你现在能驱动多少尸兵?”

  戚小骨掰着手指头算,“若是像是他们这种,应该还能驱使四个。”

  她指的是六根尊者这类一流高手。

  “如果是普通尸兵,应该能驱使……好多好多好多个!”

  戚笼无语了下,这小姑娘的算术没教好啊,不过他也明白,这好多好多好多个,应该是指上万之众。

  “有点意思,”戚笼自言自语。

  按照英招女的记忆,那位地军山南道领袖,半神级的厌火公明日就会降临此地。

  他准备在去两级秘窟前,给对方来一个狠的!

  至少要保证,在夺龙局上,这位厌火公插手不能。

  “我传你们六道轮回印,然后你们帮我做一件事。”

  菩儿一愣,六道轮回印,阎佛寺镇寺印法,对方居然全部学会了?

  而且对方就这么轻易传下来?

  这可是只有主持,包括下一代主持才能修炼的佛功啊!

  “也包括我吗?”

  “当然,你的曼珠沙华明天可能要起奇兵之用。”

  戚笼淡淡一笑,双掌一合,一刹那间,地面好似陷落,二人在一刹那间,好似掉入十八层地狱。

  然而,这地狱中的种种恐怖刑法并没有落到二人身上。

  ‘伏愿灯灯相照,狱狱停闲,早登天上之天,不堕地中之地,仰凭道力,为上良缘。’

  戚小骨和菩儿恍惚之间,仿佛看到一尊坐镇六道的巨大灰色佛影,正在超度着无边亡魂。

  而他们两个所在的地方,正是在那巨佛双掌,由大拇指对顶所化的一道虹桥之上。

  从这个角度,二人可以‘清晰’的看到,那六道轮回是如何转换的。

  ……

  一直到戚笼出关,这两个小姑娘依旧还在闭关之中。

  施邪儿妩媚一笑,“你倒是大方。”

  他这种行为,是真正的把二人当作传衣钵的弟子了。

  戚笼淡淡一笑。

  戚小骨不用说,之所以对菩儿这个待遇,主要是想试验一下,能不能‘人为’的控制八难。

  某种意义上,这‘八难’也算是一种特殊的传法,能改造人,那人能不能反过来控制它?

  他在传功时,也偷偷的把‘转神道’的变化混了进去,但能起到几分作用,现在还不好说。

  戚笼不想多谈,转而道:“怎么,那位刑长吏愿意跟你谈了?”

  “嘻嘻,现在怕是他要求着我们呢,八难计划失败,波旬绝饶不了他,他要活命,只能转而跟我们合作,斗而不破嘛。”

  “所以说,他可以帮我们斗那半神?”

  “能活捉一个叛军的半神,这对他来说也是大功一件,他现在巴不得亡羊补牢呢,我看此事有五成以上的把握。”

  戚笼、施邪儿,相当于两个宗师战力。

  戚小骨、六根尊者、外加施邪儿这一派的高手,差不多能凑齐近十五位一流高手。

  若是再能说服那位刑长吏,便能调动天兵司在山北道的大部分力量,一起对付那厌火公,把握便就更足了。

  这对戚笼的好处自不用说,对于对方,也是一截橄榄枝。

  谁让大家都是‘自己人’,讲究个斗而不破呢。

  施邪儿被斩杀了那么多属下,也只有捏着鼻子认了。

  现在轮到对方捏这个鼻子了。

  眼看局面越来越好,戚笼也难得心头轻松几分,道:“你能帮我办成这件事,你与我便互不相欠了。”

  “别嘛,人情债肉身偿,这可是天经地义的事儿~”

  施邪儿笑嘻嘻的挽着戚笼的手,让他的属下看呆了眼,什么时候起,自家这个有着魔女之称的上司,会变的这么温顺。

  刑晟与二人的谈判地点,正好是当初接见洪小四的地方。

  刑晟比起几天前,看上去明显苍老了许多,但是威势一点都没有减弱,靠在太师椅上,脚下的无面众神都在绕其而转,一时间,仿佛他便是众神之王。

  施邪儿丝毫不给这个老同事面子,扑哧一笑:

  “老邢啊,你这是虎死架不倒,还是死鸭子嘴硬呢?波旬在所有巨头之中,可是最残酷无情的,你当初投靠祂,就应该想到一旦事败,你的下场会很惨吧。”

  “预备八难在你们手上?”

  “当然不在了,这么宝贵的东西,我当然是第一时间交给上面了,你不会觉的像我这种四品大将,直接向上面汇报的能力都没有吧。”

  “我怎知你是不是在诈我!”

  刑晟低吼一声,一时间,漫天诸神的幻影直接落在二人眼前。

  日升日落、月升月落,日月双收。

  在这过程中,漫天诸神诞生、再陨落,好似一个循环。

  那气势简直强大到不可思议,每一道神祇,都相当于一股宗师气息。

  施邪儿面色微变,她本意是通过大势逼的对方低头,顺带夺回属于自己的权柄。

  官场斗争嘛,死的都是下面人,上面要讲规矩。

  她和刑晟是王不见王,两人中的任何一个死掉,都代表对方在天兵司再无立足之地。

  她也没想到对方会在穷途末路之际,还想着鱼死网破。

  宗师对付这种半金丹道人,切记要小心被引入对方的游神阵中,尤其是对方大周天成,日月双收,一旦动用游神阵,好似替诸神运转天地,能直接把自己气血压制一半。

  她刚决定出手,就被戚笼拦住,头也不回的道:“我来对付他。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