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六十九章 斗而不破(下)

第一百六十九章 斗而不破(下)

  半神和金丹是同级别的。

  修行中人,一旦突破金丹,便能把风水异像中的种种幻象带到现实中来,招风弄云、镇山拿岳不在话下。

  做为距离金丹只差一线的道门高手,刑晟暴怒之下,同样能在小范围内做到这一点。

  这日升月落的间隙,一尊尊神祇凭空而生,同样直轰而下,这一道道宗师的气息宛如实质,气血强度更是跟小太阳一般;若是普通人正面挨上一招,怕是肉身直接就炸裂了,就算是一流高手,也挡不住这接二连三的冲击,脑袋会爆开。

  然而戚笼双手一合,身影在这游神阵中忽然节节高涨,竟比这动辄三四丈的神灵还要高上一个头。

  他一拳轰出,直接轰炸了一尊无面神祇,又是一脚,把另一尊神祇的腹部踹出一个大洞,头槌之下,脑壳对脑壳,把神的脑袋砸裂开。

  以半神之意破半神之意!

  戚笼在游神阵中展现的实力强到可怕,打的云层散乱、日月动荡、大地开裂,一路杀到神庭中央,被群神围绕的刑晟身前。

  此时的刑晟高居神座,虽然没有任何动作,但一眼望过来,给人感觉就像是天一般,威严、强势、不可一世。

  “一身行恶,二口行恶,三意行恶,四从贪而起诸恶,五从嗔起诸恶行,六从痴起诸恶行,七毁骂众生,八恼害众生,九施不净物,十行于邪淫。言行举止,皆为牲畜。”

  “常饥虚,故谓之饿;恐怯多畏,故谓之鬼。饥恶如鬼,堕饿鬼道。”

  “众生造罪,死入北酆,鬼考罪魂,冤对难抵。铁城猛焰,车裂镬汤,炮炙刀山,寒冰凌冽、剑树嵯峨,闻者悲酸,那堪自受。冥冥长夜,似蚁循环,常居地狱。”

  戚笼每念一句,就有一头两手钻出来,貌极凶恶,不是青面獠牙,就是浑身是血。

  畜生、恶鬼、地狱,在六道轮回中称之为三恶道。

  三印一成,顿时一股黑暗堕落的气场铺天盖地,那三头六臂的怪物所过之处,每一尊神祇都先爆炸、继而污染,那高高在上的神庭在一瞬间变成了魔庭。

  如是魔臣。共思惟已。势力劣弱。本念破坏。失大威德。飞升虚空。于须臾顷。还至他化自在天宫魔波旬所到已。——《正法念处经》

  刑晟两眼睁大,在众神堕落的那一刹那,他居然看到了一尊三头六臂的魔神,在业火之中疯狂呐喊。

  看着三头六臂的魔神幻影,站在戚笼背后的施邪儿缓缓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。

  “吾主——”

  游神阵破,所有幻象一齐消失,只剩下刑晟失神般的自言自语。

  “现在,我们能谈一谈了吗?”

  戚笼站在对方对面,平静道。

  无怪乎刑晟如此失态,在刚刚打三恶印的一瞬间,戚笼把昨夜所感受到的‘波旬神韵’,打入了这三恶道的变化中。

  不见佛,就成不了佛。

  不见魔,也堕不了魔道。

  刚刚那一下,足够向对方证明,自己二人接触到了波旬,而能令波旬分身下界的唯一原因,便是佛八难!

  刑晟好半晌才从失态中回过神来,脸颊直抽抽,一字一句道:“这一局,我认输!”

  预备佛敌便相当于波旬的后手,如果孽小队完成不了计划,‘预备佛敌’照样能借助尸潮,绘制出尚能使用的‘尸行图’。

  但若是这‘尸行图’被外人得手,八难计划哪怕完成的再好,也至少失去了一半的作用。

  这是大过错!

  若不是为了防止被督护府上层察觉,波旬没有对他种下魔种,此时此刻,他已经被扯入欲界,永生堕落了。

  “你们聊吧。”

  戚笼直接出了门外,这天兵司内部的权力交易,他就没兴趣听了。

  “波旬、六天魔王——”

  第六天魔王,又称波旬、摩罗、六梵天主,梵文名叫‘婆罗维摩婆奢跋提’。佛教欲界天魔之首,喜欢阻挠佛教中人修道。

  不管这魔头如何恐怖乖戾,祂都是佛教里的大魔王,就算在现实中,他跟那位菩提树下传法的古佛也脱不开关系。

  戚笼一身拳术,佛门的武学占了至少五成,无论是最早的‘筋菩萨’,还是‘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’,又或是如今的‘六道轮回印’。

  所以他想要开创出属于自己的‘大武行体系’,这佛门武学不可不考量。

  只是他并非真的阎佛寺和尚,不会寂灭禅,那人皮袈裟上的阎佛念头又被戚小骨所吞,更不可能达到阎佛寺武学体系的最高境界,‘死神僧’的水准。

  这是他领悟了六道轮回印后,才隐隐感应到的一层境界。

  这应该是类似于薛家的‘九气驭皇道’,只不过已经很多代没人练成了。

  就算五大阀的拳术高深者(如陈万道),要想修行大武行体系都千难万难,更何况是他这种野路子了。

  不过他拥有无与伦比的龙脉天赋,也未必非要走前人才能走通的道路。

  如果通过佛门心境,反推出魔道拳术,以佛镇佛,是不是也能达到即是万、又是一的拳术最高深境界?

  毕竟他在这‘八难途’中,可是见识过很多恐怖、乖戾的存在,把祂们融入拳术,这也未尝不是一种尝试。

  佛即是魔、魔即是佛……

  戚笼耳朵一动,听到了脚步声,回头,果然就见施邪儿和刑晟一齐走出。

  “谈好了?”

  “恩,刑长吏愿意同我们一道,一起伏杀那叛军半神,”施邪儿狡黠的一笑,说不出的得意。

  戚笼再把目光转向刑晟,见其一脸恭顺,大概是真的认赌服输了。

  “既然如此,那这一夜,便就调养好生息,为了明日的诛神之战!”

  之前薛继武费尽心思,也只是在屠魔令中假公济私,弄来近十位一流高手,合力诛杀戚笼这位半宗师。

  这手笔在山北道已经是数一数二的大了,但跟戚笼一比,完全是小屋见大屋。

  戚笼要对付的,那可是半神!

  而且天兵司水部的实力,也完全不是五大武阀中,任何一个能比的,单是水部一部,便有东南西北中五位除魔使者,相当于五位顶级一流高手,加上施邪儿的亲信,刑晟暗中收服的手下,戚小骨、六根尊者,差不多近三十名一流高手。

  更别提水部还有五箓直使功曹二十名,这些人短时间内的爆发,也有一流高手的战力。

  以及最重要的,能驱使巨城火工神阵,短时间内堪比金丹高人的刑晟。

  这也是为什么戚笼和施邪儿都不准备秋后算账。

  对付半神,这位刑长吏是不可或缺的战力。

  戚笼又回到了自己的破旧小旅馆中,准备把精气神调整到最佳状态。

  一碗药汤入喉,戚笼的腹部响如雷鸣,不一会儿功夫,便就张嘴,一团黑血污渍被吐了出来。

  天兵司的疗伤灵药,外加蜘蛛贵族的疗伤宝药,以及龙脉和迦楼罗血脉自带的超强恢复能力,虽然短时间内无法痊愈,但是一战之力还是有的。

  而且他也认为,镇压半神,真正的战斗可能并不会很漫长。

  起身,随意打了一趟拳,发步如弓,崩拳如雷,脚步转合之际,压的整个房间‘嗡嗡’作响,内外合一,拳术举手投足间,都有极大的威力。

  打了拳,一阵神清气爽后,戚笼又开始闭目养神,顺带捕捉白日所抓到的那一丝丝灵感。

  到了‘武道神明’的境界,任何一道突如其来的念头都不可小觑。

  白日他和施邪儿谈判时,突有所悟,用佛门的心境,炼魔道的拳术,佛魔合一,很可能是踏入大武行体系的关键。

  他手掐三恶道印,再一次在精神世界中化身波旬。

  顶天立地,三头六臂,好似亿万魔众归于一身。

  他化身的波旬自然只是表象,最多只有一点点韵味,而且他也不敢真就对着这大魔王象形炼拳,把祂练上身那可就完蛋了。

  他设想的魔道拳术,其实对应的是欲界六重天,也就是四大王天、忉利天、夜摩天、兜率天、化乐天、他化自在天。

  欲界,顾名思义,就是欲望的本质。

  在佛法之中,这就是魔,比什么人形的、非人形的怪物都要恐怖的‘魔’。

  “欲界”中有三种众生,一是天人,居住于天上,如四王天、忉利天等六处,二是人类,住于在中间,人住的地方有四州,即:南瞻部洲、西牛货洲、东胜神洲和北俱芦洲。

  第三种则居于地狱,最底层是无间地狱。地狱有八处,加上畜生、饿鬼为‘十恶趣’。

  戚笼掐地狱印,想要借此先钻入这‘欲界’之中。

  凭借‘地藏王’的佛心,历种种灾难,他很快就穿越了八大地狱。

  地狱中,无数生灵在哀嚎!

  精神在冥冥之中,渐渐往上,模糊的看到了四大洲、四大洋,以及每一层都是一个小天地的须弥山。

  渐渐的,他所化的‘波旬化身’无止尽的上涨,很快就冲破了兜率天、化乐天,来到了最后一层世界,也就是波旬本体所居住的世界,他化自在天。

  此界之中,天人不用自己乐具变现,而利用下天化作,假他之乐事,自在游戏,故曰他化自在。

  戚笼看到了无穷的幻象,都是人世间的酒色财气、荣华富贵、金钱名利、追求成就,这似乎成了这方世界的养料。

  而一个坐在琉璃宝座上的人,正拄着下巴,饶有兴致的看着。

  戚笼的波旬化身渐渐与对方合一,精神一阵抽离,顿时知道‘菩提心境’已经到了极限,必须赶紧离开这似幻似真的世界,免的真的困于此间。

  而他最后一眼望过去,浑身一颤,下意识的惊醒!

  刚刚那坐在琉璃宝座的波旬魔王,其面孔,居然是施邪儿!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