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七十章 斗而不破(完)

第一百七十章 斗而不破(完)

  戚笼完全没想到,一个宗师,武道的集大成就者,说被附体就被附体了,完全没有一点征兆,更没有一点点所谓的反抗行为。

  若不是他的‘菩提心境’可以庇佛,那么这一次被寄生的,是不是就是他了?

  还是说,这施邪儿,本来就是波旬的后手,后手中的后手?

  一个神道长吏,再加一个斩邪大将,一个坚守自盗,一个奉命锄奸,两两配合,做给外人看,这才是真正的斗而不破!?

  细思极恐!

  戚笼的眼角抽搐着,足足过了一盏茶时间,才缓缓平复了心境,突然自嘲的一笑。

  幸好那一晚上自己把持的住。

  不然自己可就成为第一个跟魔王翻云覆雨的男人了。

  这可比斩赤龙刺激多了。

  不过在出‘尸行图’前,施邪儿应该都没被寄生,或者说寄生的魔种没被发动,不然当初她与波旬联合,自己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。

  这样一来,本来不敢说一定能镇压半神,但至少保身有余的局面,一下子被破坏了。

  自己破坏了波旬的降临,八难中的‘佛前佛后难’又在自己手上。

  最关键的是,他可能是这世上,唯一一个知道‘尸行图路线’的人。

  所以很简单的道理,自己不死,魔心难安。

  那个厌火公恐怕也是这么想的,迦楼罗血脉,标准的王族血脉啊,于地军来说,无论是出于战略意义,还是出于自身利益,都必须收回。

  连夜跑路是不可能的,且不说能不能跑的掉,就算能跑掉,被地军、天兵司两股庞大势力惦记上,夺龙局还怎么进行。

  好在这两股势力天然敌对,哪怕施邪儿被波旬附身,应该也不介意先用自己之手,镇压敌方一尊半神。

  这是自己最大的凭借!

  波旬是那个神秘组织的一员,从双方几十年的明争暗斗来看,地军应该属于另一股势力,就是不知道这股势力的目标是分蛋糕,还是掀桌子。

  “斗而不破,斗而不破。”

  戚笼自言自语。

  明日一战,即要确保对那尊半神造成杀伤,也要确保在波旬对自己动手之前,及早抽身。

  这才是真正的斗而不破!

  一夜倏忽而过,天光今日不亮,戚笼推开大门,抬头,天是灰蒙蒙的,莫名给人一种沉甸甸的感觉。

  一夜间,戚笼把自己的状态调节到巅峰期,其他人也会做此准备,想必此时,刑晟正在天工神阵中,把阵势与自己的神魂相结合,这阴沉沉的感觉,或许便是他制造的异像。

  一条欺霜赛雪的玉臂挽住了他的胳膊,戚笼掌心一紧,随即便放松下来。

  “你好像很紧张?”

  施邪儿亲密的贴了上来,她今日披了身白狐狸大氅,两条烟水眉婀娜妩媚,看上去完全不像是要跟半神作战,而是去跟心爱男子郊游一般。

  戚笼表情平静的笑了笑:“谁面对半神不紧张呢。”

  “放心啦,一切都准备好了,保准叫那厌火公来得去不得。”

  “这自然是最好。”

  一想到这具美丽的皮相之中,藏着一具琉璃眼神的魔王,正冷漠的窥视着自己,戚笼就忍不住心头一紧,杂念横生,然后这些念头,在‘菩提境’中迅速的化为乌有。

  以自己的佛门心境,‘波旬’想要附身自己,怕是也没那么容易。

  一念及此,戚笼嘴角一扬,忽然伸出手,在对方粉嫩的脸蛋上捏了一下。

  这个魔王,看上去还挺可爱的嘛。

  施邪儿一愣,而低眉顺眼,正准备溜出去的鸟不飞也脚步一滞。

  几年不见,三哥你变风骚了许多啊。

  “你给我过来!”

  戚笼自然也注意到,这个差点被自己砍死的老兄弟,大喝一声。

  鸟不飞纠结了许久,才一步一蹭的挪了过来。

  “你小子居然到天兵司混日子,还真是稀罕。”

  鸟不飞搓着手,嘿嘿一笑:“六扇门中好修行嘛,再说了,窑姐儿从能从良,像我这种小麻匪头子,自然也有改邪归正的机会。”

  戚笼张了张嘴,但最终吐了一口气,拍了拍对方肩膀,“好自为之!”

  六扇门中是好修行,但在魔王眼皮底下,可不是那么好混的。

  眼下这施邪儿摆明了是盯上自己,自家都自身难保,更别提保护对方了,也只能祝这小子好运了。

  但鸟不飞却气的牙痒痒,好你个三哥,撬了自己的美人上司,还当面嘲讽自己,印象之中,你没这么淫荡啊!

  戚笼和施邪儿施施然走上了城墙,巨城的城墙极高,爬上去就像是爬山一般,不过以二人的体力,却是无所谓的事。

  施邪儿美眸一转,“对了,我的人从俘虏嘴中得到了一个有趣的消息,阎佛寺的僧人,似乎全军出动,正在疯狂追杀你。”

  她口中的俘虏,自然是被六根尊者围堵,被逼无奈投降的薛丁山、梁海燕二人。

  “老阎佛死于我手上,人皮袈裟落我手上,追杀我是理所当然的事。”

  “既然阎佛寺全军出动,那么寺中必然空虚,此事过后,有没有兴趣一探?”

  “没兴趣。”

  “咯咯,你可别以为,阎佛寺的秘宝就这人皮袈裟一张,它真正的秘宝,可是当年第一代阎佛寺主持,死神僧的遗蜕。”

  戚笼看了对方一眼,没有说话。

  见对方不怎么相信,施邪儿大爆猛料:

  “陈家的一代祖云镜子、梁家一代祖梁天鱼、包括第一代阎佛,其实都是关外人,而且跟我们皇城司关系密切,他们奉命前往关内,主要是为了执行一件任务,只不过任务迟迟没有成功,这才在关内开枝散叶。”

  “所以第一代阎佛的遗蜕,阎佛寺的和尚不知道在哪里,我却知道它在哪里,你修炼的不是六道轮回印么,倘若你得到了死神僧遗蜕,便有可能参悟出阎佛寺体系的最高境界。”

  戚笼轻咦一声,心动道:“你想要什么?”

  “嘻嘻嘻,你猜呀?”

  我猜你个锤子!

  如果对方不是‘波旬’,他或许会真的很感兴趣,毕竟阎佛寺武学体系的确是能炼到‘半神’之境。

  他学会了六道轮回印,倘若真能得到‘死神僧遗蜕’,自然可以无缝衔接。

  但对方是‘波旬’啊!能坏佛祖得道的魔王,别说这遗蜕是假的,就算是真的,百分之百留有后手,说不定正等着自己入瓮呢。

  戚笼甚至怀疑,昨日突然冒出来的武道灵感,就是对方故意干涉下的结果。

  以佛镇魔,佛魔合一,但问题是,要是佛镇压不了魔怎么办?

  戚笼正准备虚与委蛇过去,忽然瞳孔一缩,皮肤上的迦楼罗纹身直接鼓起,青筋构成了恶鸟的羽翼,从肩胛骨一路蔓延到手臂之上,几乎要从皮肤上爬出来,筋肉一阵阵撕裂般的疼痛。

  ‘怎么回事,迦楼罗这只恶鸟从来就是不听调也不听宣,也只有第一次血脉蜕变,才勉强获得了它的一点点能力,这次怎么反应这么激烈,难道是——’

  戚笼的右眼,彻底化作鹰眼那种竖瞳锐光。

  然后他便看到了一尊满是火焰岩浆的神祇,祂像是才从火山口爬出来似的,青烟滚滚,每一步踏出,都能在地面上留下一道巨大的焦黑脚印。

  “迦楼罗,你越来越堕落了,居然跟叛国者混在一起,王族的血脉不该流落在你手上。”

  “祝融!!!”

  一道尖锐的声音从戚笼嘴中发出,恍惚之间,一对撑天金翅从肋下钻出,根根金羽竖起,然而与这种幻象与对方相比,淡薄的太多了。

  ‘祝融’盖天一般的火焰巨掌伸来,‘咔嚓’一声便捏断了迦楼罗的两根翅膀,同时掌心猛的一合,指缝之中,金血暴出。

  而在现实中,戚笼上半身,拥有迦楼罗血脉纹身的部位,瞬间烧起了汹汹烈火,像是一个人形火炬,青烟滚滚。

  “他是迦楼罗!?”

  施邪儿俏脸一惊,做为四品斩邪大将,她自然明白王族血脉对于神庭计划的重要性!

  但没想到这个王族就藏在自己眼皮底下;她也终于明白,为什么厌火公会来亲身来追杀对方。

  王族血脉可是夺龙局的半张入场卷!

  瞳孔深处,那个拥有琉璃眼珠的魔王,正饶有兴致的换了一只手拄着。

  血脉层面的争斗,比精神境界更加危险。

  火焰之中,一道迦楼罗幻影挣扎着被抽出,痛苦的尖叫声撕金裂铁。

  隐约的佛经声却从火焰中渐渐涌出。

  “障未断,则蔽塞昏迷;碍一除,则通达明了。阴霾去,而日复晴朗;业火散,而天自光辉。”

  一团温暖光芒从火中化出,迦楼罗眼中恶气渐渐消散,俗身在火焰之中烧化,摇身一变,化作一团光鸟,振翅而飞。

  而烧身之火也渐渐收于戚笼双掌之间,猛的一合,只剩青烟。

  虽然戚笼身上还有焦烟烫伤痕迹,但这血脉被这么一炼,反而与自身更契合了。

  “你说你啊,平时拽个鸟样,关键时刻又没什么鸟用,还不是要我给你收拾烂摊子!”

  那光鸟迦楼罗落在戚笼肩膀上,亲热的磨蹭着,一点凶气傲气都没有了。

  戚笼盯着城墙下的厌火公,眼中恶气闪烁,冷笑连连:

  “再怎么没用,那也是老子的鸟,怎么,你还想吃鸡?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