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七十一章 诛神之战(上)

第一百七十一章 诛神之战(上)

  迦楼罗和金翅大鹏鸟其实是一回事,只不过前者是被佛降伏前的状态,后者是被佛降伏后的状态。

  第一次血脉觉醒,迦楼罗已经处于‘半驯服’的状态,一直到戚笼‘菩提境’成,半神级的厌火公驱使祝融法身,活活的将这只恶鸟捏爆,戾气尽化,这才真正与戚笼血脉合一,化身佛之护法——金翅大鹏鸟。

  这过程看似简单,其实经历了一次生死之考,若非戚笼的‘地藏王’同样是半神级的,而且六道轮回印有‘轮回’之效,这迦楼罗血脉就真的一下子被抽走了。

  饶是如此,被暴走的血脉之火烧了半身,就算及时被镇压,肉身的轻伤是少不了的。

  仅一见面,‘祝融’就给了‘迦楼罗’一个下马威。

  戚笼眼裹戾气的盯向眼前厌火公。

  迦楼罗的戾气被炼化,便落入戚笼的肉身之中,导致戚笼的肉身多了一股强烈的野兽直觉,不对,应该说是神兽直觉。

  之前的‘神物狩猎’瞬间得到了强化,入眼所见,便是磅礴如海的火性神光,这种神光不同于气血,更接近于龙脉之力的实质化。

  天地之间,滚滚茫茫,只有一片汪洋火海!

  第二次血脉蜕变,神兽血脉的神光已近无限接近于龙脉的力量。

  这就是眼前这个人给他的感觉。

  而在施邪儿眼中,这位厌火公比通缉令上的要高大的多,近一丈的怪物身材,天庭高耸,面皮宽厚,眼神柔和似水,天生就是一副水火相济的有德之相。

  而在钟吾古国时期,对于这位重黎王的描述是——

  ‘夫祝融为神国火正,淳燿敦大,天明地德,光照四海,故命之曰‘祝融’,其功大矣’。

  火正即夏官,亦是掌火之大神官,十二王族之中,只有六脉王族继承了天、地、春、夏、秋、冬六御之神职,替皇族运转千年气运。

  六御之中,夏官为首,掌神国武备。

  当年‘逆王八邪’之乱,也是以重黎王为首,集结八位王族,神军百万,攻打火都,一度被认为是古国晚期,造成皇权衰弱的重大事件。

  而施邪儿知道的更多。

  八位叛王被镇压之后,皇城司的前身,皇室直属的天神军,便开始对八位叛王的血脉进行惨无人道的屠杀,男女老幼皆不放过。

  这也造成了如今地军之中,几位拥有王族血脉的领袖都不是八王后代。

  但是厌火公是一个例外,他的祖先是火神家族的女奴隶,在某次‘神宴’之中怀了其祖上,在古国传统中,这叫做‘秽人种’,相当于神族排下来的粪便般的存在。

  但在那场大屠杀中,偏偏是这位厌火公的祖上逃过了追杀,传承了好几代,一直到厌火公起势,这才复兴了重黎王传承,由一个‘秽人种’后代复兴火神一脉,不得不说,这很是讽刺。

  所以在地军的两大派系中,他即不属于神侯领导的‘人造神祇’派,也与其它几位王族联合的‘血裔神族’派不对付。

  他一向是独来独往,自成体系!

  但偏偏,他继承的又是十二王族之中,排名前三的强力血脉,天兵司对他进行过不知多少次的斩首行动,却都已失败而告终。

  而这一位最擅长的,便是以寡敌众,这也是他敢于独身前来的原因。

  厌火公看着这个眼前新生的‘迦楼罗’,眼神闪过一丝疑惑,可以肯定的是,这一位继承血脉应该没多久,所以刚刚他一出手,就差一点剥离了对方的王族血脉。

  但让人不解的是,眼前这位隐隐透露出的气势,就连他也未必能完全看透,好似层层阴曹地府,九幽世界,但在最深处却又散发着一种让人平和的光芒。

  ‘一个血裔,却又拥有着超越血脉力量的精神境界?’

  厌火公来了兴趣,缓缓道:“天兵司的神术改造,对血裔是没有效果的,你投效他们,不如投效本王,本王可以提升你的血脉强度,而且未必一定要夺走你的迦楼罗血脉。”

  戚笼把玩着肩头上的金鸟,平静道:“鹿蜀侯和橐驼侯都死在我手上,他们的仇,你不打算报了吗?”

  “本王不相信神侯‘人人可成神’的那一套,但是有一点,本王还是认同的,弱肉强食,强者生存,你能杀死他们,就说明你的血脉比他们强,事实也的确如此,所以,你更有价值,你可以做我的手下。”

  戚笼哈哈大笑:“我搏命二十载,就是不想成为别人口中的价值,你取我命可以,但要我一辈子屈于下人,行非所愿,便是杀了我也做不到。”

  厌火公摇了摇头,露出可惜的表情。

  “拥有王族血脉的人,也不是每一个都能成为王者的,暂时屈服于真正的王者之下,也未尝不是一条路子,妄自尊大,这是目光短浅的表现——”

  “一般喜欢给人灌大道理的,最后都会毁于他们口中的大道理之下,”戚笼打断了对方:“你还是先活下来,再给我讲你口中的那些歪理吧。”

  戚笼话音一落,山头一般的巨城城墙剧烈颤抖,墙粉大面积脱落,露出密密麻麻的锯齿轮轴,在‘嘎吱’‘嘎吱’声中,直直向前推移。

  整个看上去,就像是一座百丈大山轰然坍塌,大地崩裂,裂云破气,巨石滚滚。

  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。

  看山不是山,看水不是水。

  你若是真把它当作幻象,那么绝对会被这座‘大山’压的只剩肉泥。

  但若你把它当成真实,主阵之人其实也不可能,真就驱使一座重若山岳的巨大城墙。

  简单来说,对于敌人来说,它便是真实的。

  这便是天工神阵的恐怖之处。

  “哦,神将的手段。”

  厌火公面色没有半点变化,只是‘唔’了一声,古国中期,向外征伐,经常会有一些名将诞生,而这些名将没有神族血脉,便使用一些特殊的手段,与兵马合一,与城池合一,把自身实力短时间内提升到半神的档次。

  “那就让你们看看,什么是王的手段。”

  厌火公深吸一口气,身上每一块巨肉都变成紫黑之色,方圆十丈的空气更是寸寸崩裂,像是透明的火焰一般扭曲着。

  方圆十里、百里的温度正迅速的提升着,厌火公张嘴,一团肉眼可见的白色空气流凝聚成团,水缸大小,猛的一吐——

  “吼!!!!!”

  一时间,地动山摇,天晃地荡,那火海异象与空气大炮融合在一起,竟然真的化作一团火焰巨弹,炸在城墙之上,两两相撞,铁齿钢轮瞬息间融化,城墙表面似乎都在扭曲。

  而在下一瞬间,厌火公出现在城门之外,拳头斜向上扬起,像是犄天的牛角,汹汹紫火从手臂上燃起,这就不是幻象了,而是标标准准的,由气血剧烈摩擦,燃烧出的神火,又称武神血。

  “火厌天殛!”

  厌火公大吼一声,跺脚轰拳,一拳轰在长十丈、宽八丈,通体灌铁的巨门之上。

  城墙直接被砸碎了三分之一,不仅是天工神阵制造的幻象,就连真实的巨城城墙,都开始大面积塌陷,裂纹密布,形似山崩。

  “恐怖!”

  戚笼脸颊一抽,手心居然微有汗渍,他不在这天工神阵的攻击范围内,所以可以清晰的看到,对方一吼之威,好似血气风暴,竟然将整座巨城,近两百万人口,所有生气所凝成的一座巨型风水气场,硬生生的破开一道缝隙。

  同时一拳之威,硬是把重达几十万斤的灌铁城门轰的倒飞而出,砸翻了两条街上的所有房屋,近百人被这一拳制造的动静砸伤砸死。

  不过天工神阵之下,大部分人都因抽出大量生机而陷入沉睡,便是死伤,也没有半点哀嚎惨叫。

  戚笼转头看向施邪儿,发现这女人脸色一分为二,一般是惊骇,一般是饶有兴致,一只眼珠子上,琉璃之色一闪而逝。

  果然,在这半神怪物的重压之下,就算是波旬,也难免露出一丝气息么。

  施邪儿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一点,饶有兴致的情绪迅速褪去,连忙解释道:

  “金木水火土,五行拳术炼就,血气、骨气、生气、浊气、死气融入武道之中,接下来便是魂与窍合、灵与肉合、魄与髓合,借助天地胎盘,把肉身的一半归于天地,孕育成一尊神。”

  “天有天神,地有地神,天地孕育,便是人神,人身即是人神。”

  “这样一来一拳轰出,便有天地碾压之威。”

  戚笼面色不变,只是深深吐了一口气,“现在还不到我们出场的时候。”

  的确如此,似是受到这半神的气机牵引,伴随着‘嘎吱’‘嘎吱’的天工机关运转声,滚滚乌云在城中汇聚,闷雷声不绝于耳。

  乌云之上,立着一尊仙人幻象,大袖飘飘,手执神剑,正是刑晟的放大影像。

  “天罗神,地罗神,金罗神,铁罗神,日罗神,火罗神,奉吾之命,速速下界!”

  随着刑晟咒语,一道道神性幻影从乌云之上走出,同时地上各处,一尊尊无面神性幻象涌出,两两相融,天兵神篆上,立刻多了更复杂深奥的纹路,每一位一流高手身上,便有了两种面目,一种人性,一种神性,两两杂糅,竟然散发着一部分宗师的气场,天人合一,万象归一。

  厌火公眼看着几十位强化版的一流高手扑上来,猖狂大笑:

  “王是天生的,神也是天生的。”

  “你以为神和人的区别是什么,是神性,是肉身,还是拳术?都不是——”

  “是神的本能啊!!”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