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七十三章 诛神之战(下)

第一百七十三章 诛神之战(下)

  好硬!

  这是戚笼双手一绞后,唯一的感觉。

  他感觉自己绞杀的不是人身,而是一座连绵不绝的山脉,山脉表面还流淌着滚滚岩浆。

  食龙爪十根爪尖‘滋滋滋’的冒着青烟,用各种名贵材料打造的神道兵,几乎在这一击之下,陷入半损毁状态。

  这还是它打别人,而不是别人毁坏了它。

  而这能把‘赵黑’一把抓死的攻击,只在厌火公胸口留下十道浅浅的伤痕,并且在下一瞬间,就愈合了。

  ‘这是什么怪物!’

  而厌火公也没歇着,那腰间喷出来的‘武神血’,在空中凝成一颗颗小血珠,电射向施邪儿。

  每一个小血珠之中,都蕴含着一道半神拳意,打在宗师身上,能把宗师精神轰溃,对于施邪儿来说,比起关外的诛妖大炮还要凶恶!

  而祂大象腿猛的往地面一捣,竟是半截陷了进去,祂的半截腿就相当于人的一整条大腿,同时肘尖喷火,以腰带臂,轰击之下,前方空间尽然寸寸炸裂,而炸裂的空间碎片中,一团团武神气血暴溢而出。

  给人的感觉,就像是以山为膛,以火做炮,厌火公这一拳,拳意大到不可思议,好似真有天顷之威。

  “来的好!”

  戚笼大喝一声,吐声如雷,身形竟然又长了半寸,而且男生女相,长发飞散,薛家五大境界合一,罗家横炼法十二成威能展现。

  一手捏天道印,一手捏人道印,人道印置于腰间,天道印捏出,下一瞬间,就按在了这半神钵大的拳头上。

  地面雷声大作,方圆十里的地面,竟在一瞬间裂成了无数块。

  拳与印交,二人竟斗了个不分上下。

  厌火公的头顶,模糊的火神幻影对面,竟然落坐了一位同样高大强势的灰色佛影。

  十八地狱入我身,六道轮回掌中握,恶鬼阎罗腹中化,胎藏方孕众生身。

  “好好好,你竟然吞了本王的拳意,不愧是迦楼罗,踩在佛身之上,佛意也达到了半神境,有能耐再挡我三拳!”

  “别说三拳,十拳又如何。”

  戚笼眼观鼻,鼻观心,小腿深陷地中,与大地合一,脑后浮现一座灰色光圈。

  一时间,竟真的与地藏王人佛合一。

  安忍不动,犹如大地,静虑深密,犹如秘藏。

  “好气魄!”

  以未臻至宗师之身,竟然要强撼半神。

  但厌火公知道,对方有这个资格。

  半神最强的,便是那天地碾压的拳意,天地为胎、半人半神,而对方同样也是半神,两股拳意纠缠,自己最强的手段就被抵消掉了。

  所能动用的,也就是‘人’的拳术。

  而对方内家、外家境界都不弱,与这大阵隐隐契合在一起,以身做鼓,万雷同响,指不定自己还会震伤呢。

  哈哈大笑间,厌火公又是一拳轰出。

  而戚笼这一次换做人道印去硬接。

  地面积累的地煞云层忽然淡了几分。

  而在戚笼体内,闷雷声在筋骨皮肉之间,几乎连绵不绝,大音希声,最后所有的雷声汇成两道白气,从嘴鼻之间喷出,撞在一起,竟然炸出丝丝雷霆火花。

  这一拳,他用了人道印。

  在佛教的六道轮回中,天道印是天人道、又称天神道,是诸天中,天人享乐最大最久的地界儿。

  而人道虽有生老病死苦,却是修行佛法的好地方。

  戚笼施展人道印,借助天雷地雷入身,以肉身挡之,一来,防止对方的拳头真的轰破了这天工神阵,二来,也有借助这半神拳意,帮助自己炼体的想法。

  被大阵削弱一半,又被地藏王困住的半神拳意,可以说是炼身的神丹灵药。

  一拳之下,戚笼感觉有一个小天地在体内鼓涨,筋骨皮***道、骨膜、精神,又好像有一团团火焰在炙烤、在烧灼,火海涛涛,无边无际,眼看着就要把肉身冲破。

  而在这时,厌火公又是一拳轰来,好似这股强大热气找到了一个宣泄口。

  戚笼再一次捏天道印,人阵合一,那脑后的光圈就像是演化了六道转化,人、畜生、阿修罗、天人、恶鬼、地狱。

  统统化作这一印,按了上去。

  厌火公以拳对印,竟似感受到一股地狱业火从印中冒出,以热炙热。

  六道之中,天道又称天人道,不仅是这一道中福报最好,也有转化六道的意思。

  ‘有意思,胎藏、地藏、天道、人道,佛门的手段还真是给你玩出花来了。’

  胎藏是肉身,地藏是大阵,天道是众神,人道自我。

  三拳一过,被困住的,反而是自己。

  就像是一座无比巨大的牢笼,把自己圈在其中。

  这座牢笼就是大佛的腹部。

  ‘果然如此!’

  厌火公目光一闪,瞬间明白了对方的意图。

  施邪儿护着戚笼,是为了避免对方一开始,就被气势正盛的自己袭杀。

  而天兵司的一众高手其实都是死棋,为的就是挫自己锐气。

  再然后,用大阵困住自己的肉身,迦楼罗困住自己的拳意。

  真正的杀手,就在自己露出破绽的那一瞬。

  可惜,你们似乎忘记了一点,那就是,神有本能啊!!

  厌火公身上的火焰猛然蒸腾而出,竟然同样在脑后,化作一尊火佛!

  ‘当年诸神在佛前听讲,虽然学的最深的是你和那只大母猿,但是,这不代表着,本王就真的什么都没学到啊!迦楼罗,尝尝本王的天人五衰吧!’

  这一道意念是直接打到戚笼的脑海中。

  恍惚之间,戚笼仿佛化作一只金色迦楼罗鸟,两爪踩在古佛肩上,凶恶的鹰眼,与最远处的那道,浑身火焰的高大人影对视着,眼神之中,是不加掩饰的杀意。

  无边无际的沧澜江顺天而落,滚滚滔滔。

  这一道天河之水,彻底洗去了厌火公的火气,接下来一拳,轻飘飘的好似没有一点气力。

  但落到戚笼身上,却让戚笼飘散的黑发一瞬间枯萎焦气,甚至一半都透着白色。

  这一拳好似让戚笼苍老了二十岁。

  发为血之梢,这一拳让戚笼半身血水堕化,再也不具备活性。

  《佛本行集经》五载:‘尔时护明菩萨大士,天寿满已,自然而有五衰相现。何等为五?一者头上华萎,二者腋下汗出,三者衣裳垢腻,四者身失威光,五者不乐本座。’

  厌火公每一拳下去,不是让戚笼浑身炸出血汗,就是皮肉皱如老人,两眼枯黄,头顶华光越发暗淡,而且一种强烈的末法时代的气息散溢而出。

  而当第九拳将落下时,背后忽有一道极锋锐的气息闪过,像是闪电,却比闪电更快,仿佛刹那芳华,念头至,剑光便至,一举洞穿了厌火公的肩膀、手臂。

  “徒手剑影,是白泽那个小贱人的手段!”

  厌火公回头,却见施邪儿两只手已经彻底化作水色,轻笑一声,说不尽的魅惑:“可不能让你真杀了他,你杀了他,可没人困住你了。”

  说话的同时,施邪儿并指连弹,厌火公似是极为顾忌这一招,竟然放弃了轰杀戚笼,转身闪避开。

  这位半神庞大的身躯闪躲之际,极其巧妙,像是天上飞的鸟儿、地下游动的鱼儿,不仅极尽灵性,身法变化之际,充斥着古老气息。

  鱼虫鸟篆,曾经古国早期的官方文字,被这位厌火公融入了身法之中。

  而施邪儿手掌转动,往往只有透明剑影斩出之后,才会有一声厉啸声响起。

  戚笼虽然肉身摇摇欲坠,但是头顶的地藏王幻影没有削弱半点,依旧牢牢的镇压着对方的半神拳意。

  而在阵势之外,现实巨城之中,满空的雷云幻象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,是高空之中凝练的十颗雷球,纯黑无光,散发着毁天灭地的意念。

  “真是恐怖,恶道宗的上乘改造符雷,竟然真的能无中生有,将劫雷制造出来,能碎金丹的天雷,灭半神是绰绰有余了啊!”鸟不飞喃喃自语。

  “那也要半神站着挨打才行,这么庞大的毁灭气息,没有阵势掩盖,没有这二人困住那厌火公,这位叛军半神可不早跑了,”洪小四没好气道。

  鸟不飞看了他一眼,突然嘿嘿一笑,“老兄你也别抱怨,没有我那位三哥,你现在怕是已经被活活炼成人符了,再怎么说,活着可比死了好。”

  洪小四面色又难看了几分,只见在每一颗雷球之下,一道人影正在被抽筋、扒皮、剔骨、去肉,惨叫哀嚎,一身精气神都被吸入血染的天将神篆中。

  这改造天雷需要活人血肉孕育,才能点符成功,而且必须是一流高手的血肉精华。

  若不是戚笼出手,就算他没被皇城司人抓住,这时也被他大姨夫点了天雷了。

  ‘奇怪,我大姨夫虽然古板守旧,但现在的作风怎么如此暴虐,完全跟恶道宗的那些鬼神道人一个风格,不,比他们还要恐怖。’

  随着一身筋骨皮肉被抽入符中,那符便沾在雷球表面,抹上了一层血色,两两相合,一种大愤怒、大毁灭诞生。

  窃天之能,受天之怒。

  而鸟不飞则晃荡到厌火公留下的巨大脚印前,啧啧有声。

  “我老娘踩了脚印生下我,我要是踩了脚印,也不知生个什么鬼来。”

  鸟不飞一脚落了下去,顿时,一种古老的、难以言喻的气息传了过来。

  ‘鱼鸟…虫化…冬蛰…天震地陷出炎火…,好家伙,这半神的脚印里居然藏了这么多东西,原来我老娘没骗我,我爹真是神——至少也是个半神!’

  鸟不飞脚掌落地之际,无数玄奥道理传入脑中,让他一时间‘啧啧’有声,只感觉沾了一个大便宜。

  不过也只有他这种被‘脚印’生下来的的家伙,才能感应出这么多东西。

  ‘不对,万物出乎震,震为雷,故曰惊蛰,惊蛰生百虫,厌火公分明领悟了最古老的虫形变化,怎么会被地雷煞所困。’

  鸟不飞猛然抬头,眼神闪过一丝惊骇:“坏了!中计了!!!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