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七十四章 诛神之战(完)

第一百七十四章 诛神之战(完)

  “都天雷公,呼雷震风。青雷赤炁,洞按九宫。赤雷白炁,上游上穹。白雷黑炁,下摄北酆。黑雷黄炁,太极玄充。黄雷青炁,遍满虚空。周天世界,炎炎赤风。与神俱合,与道俱通。急急角箕,斗翰张翼。何神不伏,何鬼不从。北灵黑历,九丑紫童。风伯雨师,袪雷饮虹。神符一到,万鬼无踪。急急如律令!”

  随着刑晟的咒语,只见十颗雷球散发出的毁灭气息越重,并且分别转化成青、赤、白、黑、黄五色,对应五行,也专克五行。

  只有撕裂这由血气、骨气、生气、浊气、死气组成的天之五行,才能彻底毁灭一具筋骨皮肉四道都圆满的肉身。

  而且十颗雷球隐隐约约凝成一鸟形,仰尾摆首,雷翼不断扑扇,恐怖风暴骤降,鸟眼之中,竟散发着一丝丝灵性。

  面对着这恐怖的雷电风暴,洪小四宛如置身于暴风眼中,两口八斩刀‘锵锵’两声,插入地面和石柱之上,这才避免了暴风吹飞。

  饶是如此,这风暴中的丝丝雷电打在他的皮肤上,竟让他的气血散乱、筋骨酥麻,这感觉,跟之前被‘武神血’冲击的感觉是一模一样的。

  “上古神鸟,雷乌!”

  在钟吾古地的传说之中,诸神皆是由上古神兽所化,而这雷神的前身便是雷乌,乌云化身、鸦喙鹰翅、天性嫉恶。

  恍惚之中,洪小四仿佛看到一道人影疯狂扑过来,大喊大叫,声音却在风暴之中断断续续——

  “错了…打错了…神在天上!”

  天上?

  洪小四抬头,透过层层乌云,只隐约看到一轮大日的轮廓,空空荡荡,哪有什么神的踪影。

  而在此时,施邪儿也停止了施展徒手剑影,这门内家最高法门威力极大,无声无息,洞金穿铁,连半神肉身都能射穿。

  但它的消耗也极其强大,不仅需要最高深的内家修持,而且射出来的剑影都是心头血,施邪儿连射十道剑影,不仅十根手指指腱断裂,浑身气血也被抽了大半,若不是她炼就了水系拳术,可以缓解这种消耗,怕是早就被抽成人干了。

  好在十道徒手剑影拖住了厌火公十息时间,也争取到了最宝贵的十息。

  厌火公也停下了手,仰头望向东南方向的巨大城墙,祂知道对面有一只雷霆所化的恶鸟成形。

  果然在下一刻,高若山岳的城墙被轰开,一只足有百丈、乌云裹身、气势真的好似神兽降临的怪物劈墙而入,那黑压压的身子仿佛由成百上千道雷电构成,昼极生暗,将四周空气凝成乌云,裹挟而来,一时间万马齐暗。

  就连明知这一招威力的施邪儿也不由心中一荡。

  ‘像我这种宗师,最多也挨不住十道灭魔雷电,刑道人与天工阵势合一,还真是够凶的!’

  而在刑晟的两眼之中,琉璃光芒闪烁,雷能灭魔,但灭不了心魔,反而心魔运转,能反驱雷电。

  杀了厌火公,炼化了祂的神性,我就能真正的渡雷劫,证金丹!

  那被‘诸神浮世绘’锁在城墙中的祝融怒吼一声,同样炸墙而出,只是巨大的身影被锁链穿出了无数个血洞,浑身火焰蒸腾,与地藏王对抗的半神拳意同样跳出战场,两两相合。

  顿时,层层叠叠的血火拔地而起,凝成十几亩大的血色火云,与雷云相撞,仿佛天地开辟,肉眼可见的震荡从空气波及城墙,再延伸至地面。

  无数风水所化的物质直接崩散,只剩下一座座锁链齿轮,在‘嘎吱’‘嘎吱’转动中也陆续崩裂。

  但随着齿轮绞合,雷乌幻象越发强大,无数白昼般的闪电打在火云上,将火云打的节节崩溃,火光暗淡,露出火云之中,那一根根巨大的血脉管道来,一头连这地,一头通着天。

  这就是半神凝成实质的神性,这些神性被雷电击打,几乎一触即碎。

  ‘不对劲!’

  施邪儿和刑晟脑中,几乎同时冒出了这个念头。

  神性可以说是半神一身最坚固的部位,天地精华,武道结晶,怎么可能一触即碎。

  厌火公眼冒红光,哈哈大笑,“你们有算计,难道本王就没有吗,你们想镇神,但就没有想过,人与神合,便是神与天合啊!大日烈火,炎阳至尊,通天火正,金乌汤谷!”

  汤谷是传说中祝融的属地,厌火公话音一落,‘武神血’燃遍全身,火气高涨好似船锚,而在下一刻,乌云之上,大日缓缓下沉,一声傲啸九天的鸟鸣,一只金色火鸟从大日中落下,直扑巨城。

  “坏了,来不及了!”鸟不飞满脸绝望。

  而在他面前,那一只只好似面盆大的脚印光芒大亮,好似鸟爪。

  原来厌火公早就将祝融血脉通过脚印传递到天上,然后吸收大日之气,凝练出金乌,明修栈道,暗度陈仓,趁着对方凝练出雷乌,风水之气最弱之际,调转枪口,一举轰破天工大阵。

  这用的正是最古老的虫鸟变化。

  至于这‘诸神浮世绘’封印的祝融血脉,充其量只是一躯壳。

  而之所以没被在场一众高手发现,便是在于‘春雷惊百虫’,把一部分祝融血脉的生机全数激发,以雷声的‘生发之相’掩盖。

  把拳术练到藏于天地运转变化之中,一举一动,便是挟天之力,顺天而为,这才是真正的武神手段!

  地上的神异最强莫过于龙脉,而天上的阳气最强也莫过于大日。

  那金乌一举撞到天工神阵上,宛如一颗摔在地上的鸡卵,一声重响,城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这一声震醒,浑身大汗淋漓,有些则活活睡的热死过去,气血越强者,死的就越多。

  而在天兵司秘密基地,同样也是天工神阵核心所在,大大小小、绘有各种道纹的齿轮直接崩裂,大量的蒸汽从中喷出,而盘膝坐定,施咒念法的刑晟突然口喷鲜血,浑身皮肉燃烧了起来。

  一道非男非女、却又宏大无情的声音响起。

  ‘一切众生,舍身受身。无量劫来,身心情意,眼耳鼻口,构成诸乐,乐享无量。’

  而在下一瞬间,刑晟身上的火焰以闪电般的速度收入了眼中,眼中琉璃光芒闪了闪,彻底消失。

  而刑晟身子摇了摇,一头栽倒在地。

  “哼~~”

  天工神阵被破,不仅代表着主阵之人身受重伤,而那被风水大阵凝成的雷乌也不甘心的一声怒吼,在轰杀厌火公的前一刹那,‘轰’的一声,炸成滚滚乌云,染黑半片天空。

  黑天之下,高大而燃烧着血火的厌火公仿佛魔神,两眼凶光闪烁,一步又一步走向戚笼。

  施邪儿面色一变,脚步一动,却又停了下来,在她对面,一道由血火构成的高大人影正虎视眈眈盯着她。

  ‘这是由半神拳意和武神血凝成的半神分身,比宗师还强大几分,这真是个怪物,现在居然还能分身!’

  厌火公燃烧一身‘武神血’,用来抵挡雷乌降临,祝融血脉又借助虫鸟之变,吸收大阳真火,化身金乌,饶是这样,祂还有余力炼出一道化身来挡住自己。

  这种血肉衍生的速度,也难怪在这十二王族之中,这祝融血脉是数一数二的难缠。

  不过这厌火公也不是真的一点伤势都没有,表面的皮肉一点一滴融成岩浆,只不过这些岩浆再也凝不成血肉了。

  而天工神阵被毁,也显露了真实的巨城一角,那齐山高的城墙近半坍塌,房屋崩塌、街道崩裂、地面下陷、还有各处发生的火灾,给人的感觉,就像是被十万大军围攻了一日一夜般。

  厌火公一步步走到戚笼面前,冷冷道:“不是说要挡我十拳的嘛!”

  这半神的巨掌在一瞬间燃起了汹汹烈火,指节与指节之间,被火焰疯狂压缩冲爆,这种强度的变化比任何气血劲力都要强大,一掌按来,好似天空中落下一块巨大陨石。

  戚笼脚步不动,身子却直直往后平移半丈,这一平移平平无奇,却像是在阎罗关口扯了一根绳子,把他拖了上去。

  “嗯?”

  厌火公眼中火星‘噼啪’一响,转头望去,远隔五十里,正捏天人二印的菩儿、戚小骨浑身一震,感觉到一股无比恐怖的威压降临,二女‘哇’的一声,直接一口血水喷出。

  戚小骨是个不吃亏的主儿,龇牙咧嘴的一吼,头顶忽然浮出一尊菩萨幻影,那袈裟一抖,无数颗老和尚的脑袋从袈裟中抖了出来,口念怪异佛经。

  一时间,一股极强的尸气冒了出来,竟在一瞬间顶住了半神威压。

  戚小骨旱魃眉一显,赤光燃烧,再一次怒吼一声。尸王之威声震百里,然后再下一瞬间,无数尸武人从各种房屋中钻出,张牙舞爪,怒吼着奔杀了过来,黑压压的一片,数量竟足有数千。

  这正是天勇军中,被尸形图转化出的尸武人,被戚小骨以半尸王之威,提前召唤过来,用来阻敌。

  “呵。”

  厌火公一点没当回事,果不其然,这些尸武人靠近祂不过百丈,便就抵不住祂的强烈高温气场,浑身融化起来。

  到了宗师之境界,人数多少,已经不再重要。

  成就半神,人就是蚂蚁。

  祂几乎没有半分停歇,又是一掌,抓向了戚笼。

  然而挨了对方九拳,形容枯槁的戚笼,双手猛的一举,看似没有任何拳术上的精妙变化,却架住了厌火公泼天的一掌。

  而这一掌的劲力火力却是在十里开外显现,直接轰碎了一幢护城楼。

  “这叫转神道。”

  “你似乎还有手段?”

  “刚刚你破解的,那是第一套计划,现在是第二套计划,”戚笼顿了顿,道:“别忘了,你有半神拳意,我也有。”

  不等厌火公开口,那戚笼两臂中间,忽然窜出一团美艳绝伦的花朵。

  “彼岸花,曼珠沙华!”

  厌火公怎么可能不认识这朵花,不过血脉记忆之中,这朵花最后是被大母猿抢走了。

  “八难构成尸行图,彼岸花种在黄泉路上,就让你我共赴黄泉,看一看,谁最后才能从地狱中爬出来!”

  戚笼双手一握,顿时,二人的视、听、嗅、味、触、外加直觉同时消失。

  滚滚尸气之中,二人意识同时被拖入通往地狱的尸形图中。

  用赶尸大阵布下尸形图,并让菩儿与六根尊者提前在自己心里种下彼岸花,施展曼珠沙华,最后运转六道轮回印,让二人同时沉沦入地狱苦海。

  这才是戚笼的诛神计划!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