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七十五章 彼岸花(上)

第一百七十五章 彼岸花(上)

  想要诛杀一个半神是千难万难,哪怕是同等级的强人,也照样如此。

  这刑晟与天工大阵合一,单论力量,同样不逊于金丹高人,照样被厌火公寻得破绽,用金乌破了他的雷乌。

  更别提还有一个比半神更恐怖的波旬魔王,隐隐约约藏在后面。

  所以戚笼其实是做两手打算。

  倘若厌火公败,这一招,便是用来对付波旬。

  倘如厌火公胜,这一招,便是用来对付这尊半神。

  所以在昨夜,他便让六根尊者蒙蔽自己六感,菩儿在自己体内种下彼岸花。

  而戚小骨则用赶尸大阵,在他的指挥下运转‘尸行图’,作为辅助。

  旦有不顺,立刻发动。

  不是戚笼非要同归于尽,只是没有自己辅助,单凭六根尊者和菩儿,只怕在第一瞬间就被这厌火公攻杀当场。

  连一个宗师、一个伪金丹,都要凭借阵势来和半神周旋,这六个封了六感的和尚,怕是根本近不了对方身。

  这一场战斗,可以说是戚笼有史以来,所遭遇的最危险的一场战斗。

  哪怕重重算计,哪怕天时地利人和,哪怕拼死一搏,最后的最后,也只是把对方拉到同一水平线上。

  厌火公有半神级别的武道精神‘祝融’,而戚笼则同样有六道轮回印结成的‘地藏王’。

  同入地狱,胜负难料!

  没了厌火公的半神拳意做筋骨,那尊‘武神分身’也在一瞬间融化掉,洒落的血水像是岩浆,将地面渗出一个大洞,青烟直冒。

  施邪儿眼中的琉璃光色毫不掩饰的显露出来,盯着这阴风滚滚的赶尸大阵。

  “用尸行图来搏命,以地狱做战场,这的确出乎了孤的预料,你不愧是‘不周’看好的棋子,善于以弱胜强么,只是,半神啊~~”

  地狱在欲界之中有八道,加上畜生道、恶鬼道,合为十恶趣。

  八道即是八大,而八大地狱其实也分为纵横两类,纵的八大地狱为八热地狱,横的八大地狱为八寒地狱。

  而戚笼掉入了八热地狱。

  厌火公则落入了八寒地狱。

  而在冥冥之中,两股精神依旧在厮杀之中。

  一切‘地狱’的幻象,皆是人的心相,是双方精神互相角力的战场,也是支撑地狱大门打开的力量源头。

  这就相当于两人死亡赛跑,谁能先离开地狱,便能活下来。

  而剩下的那位,便要以自己的精神承担八热、八寒地狱的闭合,败者堕入八大地狱的最底层,也就是无间地狱。

  《地藏菩萨本愿经》有云:如是等辈,当堕无间地狱,千万亿劫,以此连绵,求出无期。

  不过戚笼有一个优势,那便是他知道‘尸行图’的路线,也有彼岸花牵引。

  曼珠沙华能把一切都返本还原,而地狱的源头,自然是人间。

  戚笼精神所化的灰色佛影不断转动着天人二印,避开业火、毒虫、猛兽的侵袭,五官六感被封,但脑海之中,依旧有各种恐怖刑法折磨众生的惨恶画面。

  有众生身上被画上八、十六、三十二条黑线不等,被狱卒用炽燃锯斧沿线锯割,血肉淋漓,内脏横流,于哀号惨呼中复复生死。

  有众生被猛火烈焰燃烧,就算稍近边缘,又被狱卒用可怖兵器投入火中,由于痛苦惊怖而大声哀号。

  有众生被如羊头状的两座山撞击碾碎,或在巨大铁砧上被铁锤锤打,或在铁臼中被碓磨成泥,骨肉尽碎血流成河,其后又由业风吹拂而复生。

  有众生四方上下皆为炽燃铁屋,在其中,众生睁大凸怖之眼,强忍剧苦惊号狂奔,但十方毫无出路,因绝望痛苦而惨厉哀叫。

  有众生……

  戚笼口念佛音,精神化作一面菩提宝镜,一切苦相、惨相、喜怒哀乐,具如灰尘,被轻轻一拂,便就立刻散去。

  汝不知我,我不知汝,我并非存在,也并非完全断灭。

  非想,非非相。

  然而地狱业火猛然高涨,恍惚之间,一道人影猛然从火中钻出,然后一拳轰在镜面之上,顿时镜面产生出无数裂缝,细看之,那些裂痕都是‘拳头’所化的黑虫,正在镜面上爬动着。

  宝镜光芒一阵闪动,忽然摇身一变,化作一颗菩提宝树,枝繁叶茂,蒙络摇缀、参差披拂。

  然而树根植入滚滚业火之中,却显的分外诡异阴森。

  无数罪孽黑虫顺着树根向上爬,有的直接挂在树叶上,蚕食这菩提树的枝桠。

  “迦楼罗,你真以为佛意便是万能的么,你恐怕是不知道,当年古佛就是殒落在这地狱中!”

  “地狱业火破菩提,害身如火,烧身如火!”

  那地狱业火几乎一瞬间烧到了整颗树身上,树身上下全都在汹汹燃烧着。

  烧身火,这是武道修行到终点,才须经历的一关,火烧身不成,便就无法入天地胎盘中重新孕育。

  这股烧凡身的烈火,是武道的馈赠,也是武道的终极考验,厌火公凭借血脉的力量,将烧身火的一丝火意摄入,这时打出,对于戚笼来说,杀伤力简直大到了极点。

  更可怕是的,这股火焰力量牵动了地狱的力量,一道道黑线从树身上显出,然后一道道狱卒的幻影出现,手执烈火锯子,将整颗大树劈成无数份。

  此狱狱卒,以热铁绳纵横捆缚罪人之身,或斫或锯。所受苦恼,十倍于前。凡造杀生、偷盗罪者堕生此狱——黑绳地狱

  若只是肉身上的痛苦,戚笼早就不当回事,便是精神上的无穷痛楚,戚笼也能忍受。

  但这些痛楚是来自于情感上的。

  一个白发黑面的老人一边锯着,一边破口大骂:

  “我把麻匪明庵堂一脉传给了你,是指望你把它发扬光大,不是让你把它给砸了,你不要,你还给老夫!”

  红姑的幻影也出现了,面色极其平静:

  “既然你斩断了一切,那么,想必我的感情你也不需要了,还给我。”

  赤身六王中,老大、老四的幻影再一次出现……

  这些人的刀都不痛,但每切一刀,戚笼的心里就空了一块。

  人是情感与经历的结合体,越是重要的情感,就越发彰显人的本质,若一切都没有了,那人也不是人了。

  戚笼发出歇斯底里的惨叫声,这比一切的痛苦都要难受百倍、千倍。眼看着一道道熟悉到极点的幻影变的越来越陌生,终于,整株菩提树轰然塌陷,树根、枝桠、树叶,通通陷入燃烧之中,最后残骸之上,只有一片焦黑的叶子存留,飘落于血红的地面之上。

  一道空灵的佛唱响起:

  ‘我本无我,因物来干,心忽显现,非我自生心也,故云不可谓之在我也。

  物来相感,心虽显现,心如虚空,与彼物无碍,故云不可谓之在彼也。若无我者,物虽来感,则心不生,心既有生,不可谓之非我也,故云不可谓之非我也。

  我未无我,彼物若不来感,则心亦不生,心本不生,因感而生,不可谓之非彼物也,故云不可谓之非彼也。

  迷人不悟无我无心,与物无碍,而妄立我心,与物作对,执有彼我,触物有碍,非愚而何,故云执而彼我之则愚也。

  汝也,执汝彼我而不忘,乃愚迷之人也。’

  随着话语,树叶落地生根,生根发芽,抽枝叶、生华盖,最后竟有长成一颗小上数倍、只有人高的菩提树,树只是树,没一切佛宝、琉璃、金银装饰。

  “我终究是愚迷之人啊。”

  这颗菩提树前,戚笼长叹一声,竟然头也不回走了。

  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,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。

  而这颗菩提树节节高长,百丈、千丈、万丈,很快捅破了黑绳地狱,来到了一片冰天雪地之中,并且把一位身形高大、并且浑身冒火的身影包裹住。

  树枝枝桠化作了无止尽的冰锋雪刃,不断切割在了对方的身上,割肉如剖心,那人面对着无止尽的万刃割心,舌头都被寒气裹住,只能发出‘呵呵’之声。

  受罪的人因寒苦增极,舌不能动,唯唇间嚯嚯之声——呼呼地狱

  剧烈的痛苦之中,厌火公已经遗忘很久的记忆又恢复了过来。

  小时候,为了一块饼,在富家少年的嘲笑声中,与野狗争食。

  养育自己的母亲一字一句的讲述着家族血脉的光荣史,却因为米粮不够,转头就把自己最喜爱的妹妹卖入了花街柳巷中。

  为了拜师,自己一步一跪,最后足足在老师傅的门前跪了三天,才乞求来一个学徒的名额……

  那些屈辱的、下贱的、自卑的经历,像是走马观花一般,随着每一次刀锋入肉,都从心中溢出苦水,层层叠叠,永无止境。

  人间四百年是兜率天的一天,兜率天的四千年是号叫地狱的一天,此地狱众生自寿长达四千年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久到冰树开火花,一朵朵火花从冰棱、霜刀中绽放,然后‘轰’的一声,一团猩红烈火炸开,厌火公的身影从中走出,身上没有一丝伤势,只是眼神闪过一丝浓重疲惫之色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