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七十六章 彼岸花(中)

第一百七十六章 彼岸花(中)

  武行中有一种说法,红尘练拳术,跌爬滚打摔。

  这意思便是武道要往上修行,练武之人就得入的了世,也出的了世,将这尘世中的情爱纠葛、恩怨是非,通通化开,并将这些感动融入拳术之中,越是大起大落的人生,就越有跌宕起伏的拳术。

  然而佛教地狱的规则不一样,有恩必有怨、有是必有非、有爱恨、必有情仇,这些都是因果,而因果是需要消解了。

  将万丈红尘、恩怨情仇、生离死别,一一解脱、看开,最后得到的,便是空寂。

  空寂之上,再有大宏愿,便是佛果。

  无论罗汉、菩萨、佛陀,必有其大宏愿,这便是如实之道,又称如来。

  乘真如之道从因来果而成正觉之故,名为如来。

  简单来说,便是放下一切爱恨情仇,通过本心所愿而达到彼岸的人,便是如来。

  但眼下状况又有不同,二人在地狱中受尽苦难,不是为了成佛,而是把对方一脚踹下去,永世不得翻身。

  所以二人不仅要承受着地狱规则的种种刑法,还要小心对方借助地狱规则,侵蚀自己的心灵深处,二人身后都是悬崖,谁也不想被对方推下去。

  若只是一世还好,因为当世的记忆是最清晰的,譬如戚笼深知红姑性子,她肯定不会像小女人一般,跟自己来什么情爱纠葛、因妒生恨之类的。

  但是上一世呢。

  ‘地狱’最恐怖的,不是它对于这一世的惩罚,而是生生世世,每一世的恩怨纠葛,真实的情感像刀锋一样斩在自己心头上,连绵不绝,刀刀斩心。

  譬如上一世,你是游子不归乡,一直到学有所成,才自感有脸回家乡,可惜家中二老早已亡去,生不能尽孝,只能坟前哭泣。

  又或是两小无猜,恩恩爱爱,结果因为种种巧合遭遇,最终爱人嫁作他人妇。

  这些或是哀伤、或是痛苦、或是后悔、或是撕心裂肺的感觉都是极其真实的。

  而做为对手,无论是厌火公还是戚笼,都会用意念加深这种情感,化作父母、化作子女、化作爱妻,极尽所能,在每一世中折磨对方,并且通过地狱规则,将这种‘因果’扩大十倍、百倍,力求拖延对方的步伐。

  双方交锋数百次、上千次,最终渐渐拉开了距离。

  赢家出乎意料之外,却又在情理之中的,是戚笼。

  并非戚笼之前布置的手段起了决定性作用。

  而是厌火公,或者说地军任何一尊半神,其实在精神上,都有一丝丝极微弱的破绽。

  做为借助血脉力量晋升的半神,固然可以通过神兽毁天灭地的神威,获得精神上的感悟与提升,血脉强度越高,提升幅度越大。

  尤其是王族血脉,相当于半条龙脉都不为过。

  但本人对于本身人情世故、恩怨情仇的通透,就难免差上那么一点点。

  不然厌火公也不会有这么别扭的性格了。

  便是普通宗师,单论人情世故的修养,怕是也在这半神之上。

  若只论实力,宗师,乃至普通半神,都不是祂的对手。

  但这是欲界,这是地狱,这是纯粹的精神较量,厌火公便就差上那么一丝丝了。

  这一丝丝,便是一个天地!

  ‘坏了,若只是普通地狱界,本王倒也不惧,但若是堕入无间地狱,哪怕就麻烦了。’

  两股半神拳意相互冲撞,相互支撑,一旦其中一股抽身而走,必然会造成八热、八寒地狱的合并。

  地狱层数层层下陷,必然陷入最后一层,也就是号称最没有希望、不可解脱的无间地狱。

  ‘你好像要输了哦?’

  厌火公所在的那层地狱中,忽然琉璃光芒从天空铺展开,像是倒扣的玻璃大瓮,上面闪烁着七彩光芒,然后无数琉璃彩光所化的天魔从天而降。

  狱卒、受苦受难者、爱恨情仇的对象,统统化作天魔幻象,一时间,一种大愉悦、大畅快从心底弥漫而出。

  厌火公赶紧守住身心,万火蒸腾,精神化作一道仰天咆哮的祝融神相,一瞬间切断了这种感应。

  “原来是你,本王血脉记忆之中,自从你被古佛打的只剩一丝魔念,好似很久都没有现身了,怎么,眼看着钟吾古地大变在即,你也想掺一手?”

  “你可别忘了,古佛的几个弟子还在追杀你呢。”

  “佛在,魔便不会消亡,这是天地至理,无间无我,无我无间,就连古佛都没能从无间地狱中爬出,你认为,你可以吗?”

  厌火公盯着琉璃宝座上,那个非男非女的身影,沉默了一会儿:“说出你的条件。”

  “我在人间,需要一个半神级的奴仆。”

  “这不可能!”

  “莫急、莫急,这半神级的奴仆,也未必是你嘛。”波旬魔王声音优雅的道。

  “你只需要留下活口便可。”

  “就这么简单,”厌火公沉吟了下,“那你能给本王什么?”

  “呵呵,我的一切魔道传承,怕是你都不会接受,那半神级的拳术孔雀明王拳如何?当年那只老孔雀听佛得道,婉拒了你们建国的邀请,在佛前侍奉,最后在我与老佛斗法之际力战而死。”

  “而孔雀明王拳拥有古佛佛印的七种变化,便是强如本王我,也无法魔化,你学了这套拳术,便能炼化七色大手印,一举轰开地狱,如何?”

  厌火公沉默了许久,虽然明知与这位魔王联手是与虎谋皮,但也不得不应承下来。

  ……

  而在八热地狱的某一层中,戚笼的身前突然多了一道窈窕幻影,容貌白皙,两眼勾魂夺魄,嘻嘻一笑:“见到我,是不是很惊讶啊?”

  “施邪儿!”

  “嘻嘻,你能进地狱,没道理我就进不了,我来助你一臂之力,快点脱困!”

  话音一落,她便化作一团水雾,主动要与戚笼精神合二为一。

  精神世界是做不得假的,尤其是这种放开的精神,可以说是予取予求。

  若非戚笼没在他化自在天上看到她的面目,险些就当真了。

  可是现在,让一个魔王侵入自己的精神,他脑子还没被种种磨难折腾坏掉。

  灰色佛影双掌一合,大地‘轰轰’开裂,就要把对方陷入下一层地狱之中。

  只这一下,波旬就藏不住了,因为宗师级的精神,基本上扛不住戚笼这一击。

  琉璃色的光芒猛然从施邪儿眼中爆射而出,眼前的一切一切,烈火、刑具、狱卒、恶鬼等等,全部消失。

  只有这个女人玲珑剔透的身影,悬浮在了半空,头戴琉璃冠冕,好似女皇。

  “看来你早就发现我了,”施邪儿笑容不变。

  戚笼目光闪动,“鹬蚌相争,渔翁得利,这才是真正的斗而不破?你想有两个半神手下?”

  “嘻嘻,你若是投效我,我的确能在短时间内,提升你到半神,不周能给你的,我能给你,不周不能给你的,我也能给你的。”

  “想必你对厌火公也是这般说的吧。”

  “所以说,你并不是个聪明人,祝融当然知道这一点,但祂不会说,而是暂时低头,等脱离地狱再说,毕竟我的力量暂时渗透不了现实,最多也只是给你种下魔种,而整个钟吾古地,能消除魔种的方法可是有好几种。”

  施邪儿嗤嗤一笑,说不出的妩媚,“比如说,通过佛意,将拳术修炼到半神之境,便能炼魔,你不想跟我赌一把?”

  “要想让拉磨的驴子出力,就得在它脑袋前栓一颗胡萝卜,”戚笼淡淡道:“我只赌我赌的起的东西。”

  “给人做狗这种赌资,我赌不起。”

  “所以你就心甘情愿认输,然后堕入无我无间?”

  施邪儿手指一打,顿时戚笼眼前浮现了厌火公的身影,对方身上的火焰分成七彩七色,正不停的冲击一条阴河。

  那条阴河就是黄泉河,跨过黄泉河,便等于转死向生,离开地狱。

  “这朵花很好看。”

  施邪儿手掌一转,一朵虚幻美艳的花朵就从彼岸摘了下来。

  “可是美丽的东西,多半很脆弱。”

  彼岸花是戚笼精神回到阳间的依仗,没了它,等于他彻底输给了厌火公。

  “花和美人,都可以是你的,事实上我更看好你,你拥有在夺龙局中胜出的潜质。”

  戚笼淡淡一笑,双手一合,背后光圈碎裂,这一层地狱地面开裂,一尊灰色大佛拔地而起,同样双手一合,一时间,滚滚佛音竟然响彻整层地狱。

  地狱不空,誓不成佛,不证我道,誓不为人!

  毫无疑问,戚笼这是要拼命了!

  施邪儿面色终于一变,指尖的彼岸花颜色开始暗淡,“你不知道无我无间代表着什么?”

  戚笼突然笑了,笑的很干净。

  “我当然不知道,但我只做我知道的事,面对恐惧而选择屈服,这不是我选择的道,也许亿万年后,我会后悔,但后悔之前,我想杀你!”

  “南!无!阿!弥!陀!佛!”

  地藏王浑身上下,灰色佛光大亮,六道轮回化作一道灰色紧箍,往施邪儿头顶套去。

  “找死!”

  施邪儿,不,波旬眼中琉璃光彩色大亮,手中彼岸花立刻化去,双掌捏天魔印,一时间,八股气息穿破地狱,并凝出了一张巨大阵图。

  “那你就下十八层地狱去吧!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