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七十七章 彼岸花(下)

第一百七十七章 彼岸花(下)

  在现实中,无论是云中丘的南老叔公、还是在古战场的地狱、恶鬼、畜生、无相天难,又或是薛文海、菩儿,都在第一时间跌坐在地,头上浮现一朵琉璃魔云,云头似火,正在烧灼着一道佛影。

  人间八难的力量,组成了真正的尸行图,而尸行图乍一出世,便展现出了恐怖至极的威力,光色琉璃,五蕴变化,往地藏王的头顶一罩,更是天花乱坠,地涌金莲。

  这是佛陀大宏愿完成,自证如来之兆!

  这种佛陀依靠愿力,完成不知多少年才能实现的大宏愿,最后得大解脱、大欢喜的场面,对于波旬来说,却是信手拈来,而且并非幻象,是真实的天地万象所化。

  欲戴王冠,必承其重。

  地狱不空,誓不成佛!

  ‘轰’的一声巨响,地藏王两腿炸开,无数厉鬼、冤魂、饿殍从中爬出,大声哀嚎,双臂艰难的扒拉着,空洞的眼眶中,流下了血泪。

  而更多的,则是愤怒的张大嘴巴,撕食着菩萨的血肉。

  你说过,你是来渡化我们的,我们的心头恶气还没消,我们的毕生冤屈还没解,你怎么就走了。

  你骗我们!!

  你跟我们一起下去吧!!!

  无边无际的鬼众撕扯着地藏王,又是‘轰’的一下,将祂拉入下一层的地狱中。

  而在下一层地狱,更凶猛的鬼将军、阴尸、邪精、鬼魅魍魉,一扑而上,伴随着汹汹业火,在各种幸灾乐祸的喋喋邪笑声中,又把祂拖入了下一层地狱。

  每当地藏王想要双手合十,用六道轮回超度众鬼之时,地狱幻象就会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混乱、混沌、以及各种扭曲到极点的光色幻象,将六道轮回搅的一塌糊涂。

  原本该入人道的冤死鬼转入了畜生道,将原本入天人道的善人打入了饿鬼道,阿修罗众更是在奈何桥上疯狂的自相残杀。

  亿万鬼众怨气更重,地藏王业力更大,身上的普通业火甚至幻化成了红莲业火,一朵朵红色莲花从皮肉中长出,并且分离皮肉,那莲花的根茎正疯狂的寄生,吸收佛性。

  庞大的地藏佛身在堕入下一层地狱之前,只剩一具巨大的骷髅骨架了。

  施邪儿亲眼看着对方一层层掉下去,以及那大洞深处,隐隐传来的巨大轰鸣声,眼中琉璃光芒闪烁,自言自语:

  “不周那个女人真的不出手么,不过这也符合她冷漠无情的性子,我视众生为蝼蚁,她视众生为无物,可惜了这么一颗好棋子。”

  伴随着魔王的话语,八热地狱、八寒地狱开始合并,万丈寒冰和无边烈火撞在一起,亿万恶鬼的惨叫声惊天动地,天空黑暗、大地开裂,完全是一副末日的景象。

  不过戚笼却看不到这一幕了,他被‘如来证法之相’破了佛性,被万鬼噬咬、拉扯,精神境界再高也保持不住,体验到了无边的痛苦、疯狂、暴虐、怨气。

  魔气滚滚之中,戚笼也激发出了骨子里的戾气魔性,只剩骨架子的地藏王菩萨低吼一声,一只手插入自己腰间,猛然拔出一口骨刀,一刀把上百厉鬼拦腰砍断,翻滚之际,又是一脚踏死了几十只冤死鬼。

  “有冤报冤,有仇报仇,敢拿老子出气,本菩萨肉身超度了你们,用刀子送你们上西天!”

  地藏王彻底入魔,化身亿万鬼众之中,最恐怖的一只,连砍带打,连吃带咬,生吞鬼物,恶鬼从肚皮里爬出来就再吃一次,咀嚼成碎肉再往下咽。

  就这样彻底蒙昧了本心,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,更别提什么波旬、地藏王、迦楼罗……

  就这样,不知撕杀跌落了多久,在地狱的无数年,可能只是人间的一瞬,又或是欲界的半息,最后‘轰’的一声巨响,跌入了地狱的最后一层,无间地狱。

  这层地狱没有光、没有声音、没有色彩、没有味道、没有鬼物、也没有鬼差,甚至没有空间。

  就好像一个贴身而没有触感的铁皮盒子,把自己锁住了。

  一人亦满,多人亦满,故曰无间。

  然后便是无止尽的、难以想象的灼烧感,从每一寸、每一片地方,开始燃烧,戚笼惨叫着、哀嚎着,可是却连一点声音都发不出。

  从灵魂到肉身,你的每一寸都被活活烧成了灰烬,戚笼感觉自己煎熬了不知多久,然而这只是一次死生。

  无间地狱中,一日有亿万次死生。

  无边无际,无止境,无上限,无期限之严酷折磨。

  阿言大火,鼻言猛热。猛火入心入身,故无间地狱又名阿鼻地狱。

  朦朦胧胧之际,仿佛有一道光亮在戚笼眼前微微亮起,像是微弱的烛光,又像是流转的花儿。

  戚笼所承受的无边痛苦像潮水一般退却。

  好似千年、万年,他的脚掌第一次接触到了实地,然后‘噗通’一声,跪了下来,嘴巴张合了可能有一个时辰,口水从嘴角滑落了下来,眼神之中,是极尽的惊恐与畏缩,就像是从监狱中才放出来的犯人。

  “救…救我……求你救我……”

  “你后悔了?”

  “后悔了!”

  “再给你一次机会,你当如何。”

  “我…我……”

  戚笼浑身都在发抖,两手抖的尤为厉害,满脸大汗,两眼剧烈晃动,两腿颤颤,裆部都迅速潮湿起来,然后他涕泗横流、悔不当初的道:

  “我当初就该下手更狠一点——”

  “哈、哈、哈。”

  一道似笑非笑,似佛非佛的念唱声响起,三声佛音,每念唱一声,便有无量的佛影显现出来。

  过去无量

  现在无量

  未来无量

  三道光芒罩在戚笼的身上,迅速将在无间地狱中,心灵上的伤势、肉身上的伤势、精神上的伤势洗涤干净。

  在无间地狱之中,人的意识是极端清醒,正是因为极端清醒,所以极端痛苦。

  数千、上万、乃至上亿年的日夜折磨,足以让一个精神极其坚韧,不惧生死,见谁都敢砍上一刀的凶人,被折磨的精神千疮百孔,见谁都畏畏缩缩,有屎崩尿流的架势。

  这种精神上的强烈创伤,对任何一个武人来说,都是极端致命的,基本上断送了武道一途。

  然后佛陀光辉罩身之后,精神迅速升至大极乐之境。

  “阴界入常无常、饮苦无苦、享乐无乐、干净不净,一切诸法,不见本性,亦见本性。”

  光芒之中,戚笼被折磨不知多久的精神迅速弥合着。

  甚至就连之前所受的创伤也在迅速恢复。

  “施主依旧是死不悔改啊。”

  “若是只需死,就不用悔改的话,我这日子可就好过多了。”

  戚笼唏嘘道,终于恢复了全部精神,身影再度凝成原型,下意识的往胯下一摸,嘴角抽了抽,“有些尴尬。”

  “吃饭穿衣,屙屎送尿,佛在衣食住行中,亦在屎尿之中。”

  戚笼往胯下一抹,异相瞬间恢复平常,面无表情道:“我只参出了菩提境,演化了菩萨身,距离真佛还差的远呢。”

  “不远了,不远了。”古佛呵呵笑道。

  戚笼目光盯向对方,只见对方丈六金身,发秃齿豁,两眼迟暮,周身的佛光古老而黯淡,但就是这一点入如残烛般的光芒,把自己从无间地狱中拯救出来。

  “你认识我?”

  “小佛和施主在未来见过一面。”

  “哦,我说看你怎么这么眼熟呢。”

  “古佛怎么称呼?”

  “佛陀是为了解救众生而生,只有宏愿,怎可有姓名!”

  “有道理!”

  “顺带一提,小僧叫燃灯。”

  戚笼咂咂嘴,还没来及说话,一道带毛身影猛然从其背后跳出,抱着戚笼就是一顿舔。

  戚笼吓了一跳,他精神恢复了十二成境界,竟然一点察觉都没有,被对方从头舔到尾,毛茸茸的感觉几乎跟真人一般无二。

  “燃灯古佛,这…别舔下面……这又是何物?”

  戚笼好不容按住对方,手掌按住对方的猴脸,发现对方毛茸茸的毛发后面,其实是一张极美丽高贵的面孔,不过舌头跟小狗一样伸着,两眼眯成月牙形,满脸喜悦,高贵气质一扫而空。

  “此乃钟吾女妖皇的一丝浊念,跟施主在过去有一段情分。”

  “你是我在未来认识的,这母猴子和我在过去有情分,出家人不打诳语?”

  “出家人自然不打诳语。”

  戚笼心中生出极怪异的感觉,感情就现在的我不知道怎么回事?

  他沉吟了下,道:“未来的我,跟你关系好吗?”

  “小僧倒是想和施主处好关系,不过施主似乎并不愿和我们搞好关系。”

  “是吗,那肯定是他的问题,回头我批评他。”

  “那感情好。”

  戚笼盯着这似乎只剩一口气的老佛,虽然明知道对方能在无间地狱中保持理智,而且凭实力解救自己,必然佛法高深,但依旧忍不住道:

  “你就是上古年代,在菩提树下点化一众神兽的古佛?”

  “正是小僧。”

  “那你是怎么进来的?”

  “表面上是中了波旬魔王的算计,实则是小僧自己进来的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未来施主会知道的。”

  语罢,燃灯古佛忽然面色一肃:“施主,切莫忘记此事!”

  戚笼愣了下,试探性的问:“你是想让我欠你一个人情?”

  “当然!不然小僧为什么要救你。”

  “嘶~~”

  戚笼倒吸了口气,这和尚也太实诚了吧。

  看着对方极其认真、绝不罢休的眼神,戚笼忍不住道:“你不是还想让我给你打个欠条吧?”

  “阿弥陀佛,那再好不过了!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