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七十八章 彼岸花(完)

第一百七十八章 彼岸花(完)

  燃灯说到做到,还真弄来了纸笔,然后写下了某年某月某日,燃灯古佛救现在如来佛一命,如来佛俗家姓名为戚笼,日后修行有成,定要还恩云云。

  也不知道这从上古就沦落到无间地狱的老和尚,是怎么把日期记的那么清楚的。

  “现在如来佛?”戚笼看着这张纸,眉头高高挑起,顿时感觉很不简单。

  “呵呵呵。”

  燃灯手掌一抹,那如来佛的一段直接消失,变成了戚笼姓名。

  戚笼看着这张纸,还是感觉有些不对劲。

  燃灯见状,赶紧掌心又是一抹,顿时纸上又多了一道条款——此等恩情偿还,绝不逾越戚施主本心。

  “我在未来,很厉害吗?”

  “一般般吧,像施主这般水准的,天底下也就十个左右。”

  戚笼摸了摸下巴,总感觉对方有点讨好自己,而且对方的佛力既然能强到能贯通过去、现在、未来,那自己得强到什么地步,才能让对方愿意这么‘讨好自己’。

  “我该不会是什么神仙大能转世吧?”

  燃灯摇头:

  “这三界之内,所有有名有姓的神魔,跟施主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,施主上八代都是贫农,要不,我带你看一看?”

  “别,不用了,”戚笼自嘲的一笑,在纸上签下了自己姓名。

  “难道我命中注定成大佬?”

  “非也,非也,施主切莫这么想,”燃灯严肃道:“小僧在这里,跟一千三百二十六位戚施主签下借条,结果这一千三百二十六位戚施主在出去之后,都以各种方式惨死在未来,您是第一千三百二十七位。”

  戚笼吸了口冷气:“大师你这话还真宽我的心!”

  燃灯美滋滋的将借条放入一个蛇皮口袋中,戚笼瞄了一眼,果然是一大堆的借条。

  而且这借条上的笔迹,居然跟自己一模一样!

  “施主在未来会成为天下十强之一,但是做为天下十强的施主,却跟小僧却没什么关系,而跟小僧牵扯上关系,必然在未来牵扯到更多的劫数,放心吧,施主,小僧相信您,正如小僧相信之前那一千三百二十六位戚施主一样。”

  “那我还真是多谢您了!”

  戚笼嘴角抽搐,总感觉未来一片灰暗。

  “不客气,”燃灯将蛇皮口袋收了回去,又道:“现在小僧要传给施主的,乃是脱困之法。”

  戚笼精神一振,这老和尚神神叨叨的,不如直接上点干货实在。

  “小僧这里有一百三十九门半神拳术,十大彼岸级如来法,还有我佛至高成就《三劫经》上半篇,就算是道门证元神之法,小僧也会那么一两种,还有我佛至宝五件,相当于你们口中的天子神兵……”

  戚笼听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。

  “以上这些,小僧都不能传给你。”

  “干!”

  戚笼气急,那你讲个屁啊!

  谁知燃灯也苦恼的叹了口气,“并非小僧小气,事实上,小僧也恨不得把这些宝物通通交给施主你,事实上,小僧也的确这么干过——”

  “然后呢。”

  “然后施主你死的老惨了,连我佛都不忍直视的那种。”

  “哈?”

  “施主,小僧不是跟你说过,跟小僧扯上关系,便平添了无数因果,而有些因果,并非在原本的未来发生的。”

  “那如果没有和尚你,我在无间地狱是怎么脱困的?”

  戚笼可没自以为是到,以为凭自己一己之力,就能从无间地狱挣扎出去。

  燃灯笑呵呵的看了眼大母猿,也就是他口中的钟吾女皇。

  是她?

  可戚笼怎么也无法把这大母猿和传说之中,建立古钟吾国的那位上古女武神联系在一起。

  尤其是这大母猿还伸着舌头在自己身上蹭来蹭去,好似大号的宠物。

  等等,戚笼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!

  这大母猿不会是钟吾女皇留的后手吧,又或是未来的自己,留给自己的解脱之法。

  结果被这个老和尚给截胡了?

  还给自己平添了无数因果。

  想到这里,戚笼对这老和尚的好感顿时直降一半。

  “咳咳,施主啊,我们还是聊一聊脱困的事。”

  燃灯赶紧岔开话题:

  “正如小僧刚刚所说,你跟小僧的因果结的越多,日后承受的业报就越重,所以小僧想了许久,终于想到了一个既能让你此刻脱困,又少沾因果的法子。”

  “你说!”

  “小僧当年在菩提树下讲道,座下神兽中,有一尊七彩孔雀,是凤凰之女,这鸟恶性难驯,曾经一口将小僧吞入腹中,然后小僧花了七天七夜……”

  “佛母孔雀大明王菩萨?我在佛经中看过这个故事,后来你不认鸟作母了嘛。”

  戚笼之所以会想起来,因为佛经上还有记载,凤凰为飞禽之长,生下孔雀和大鹏,这大鹏就是金翅大鹏鸟,又称迦楼罗,就是与他肉身合一的那一位。

  所以搞了半天,原来我是你舅舅!

  燃灯继续道:

  “事实上,小僧早就明白,这孔雀吞食小僧,就是受了波旬的暗中挑拨,就算小僧最后用佛法化解了这孔雀体内的戾气,让其证就菩萨之位,但波旬留在她身上的魔性,却始终潜伏着。”

  “等等,你是说,波旬在她身上留下了魔种,但是这魔种不是可以炼化的么。”

  “佛陀业位可炼,菩萨业位便差了那么一丝丝。”

  戚笼吐了口气,幸好没听波旬瞎忽悠,不然可就真被驯服了,半神可证不了真佛。

  “后来小僧欲成道,天魔下凡阻止,孔雀明王战死,那波旬自以为得计,小僧也任其得逞。”

  “若是小僧猜的不错的话,波旬想要收服这祝融传人,必传其七色大手印,此法看似万邪不侵、天魔不染,事实上也的确如此,但施展此法时,必须要观想佛母明王之意念,那波旬便可以通过佛母意念降临现世,魔染祝融。”

  戚笼吸了口冷气,从上古到现在,上千年的算计,厌火公要是真的被魔化了,那可真是败的不冤。

  而眼前这老和尚更阴险,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发生,还要装作若无其事。

  不愧是我侄子!

  “所以小僧就将计就计,在降伏孔雀之时,将对方体内的一股戾气收走,这股戾气乃是孔雀脑后反骨所化,一旦暴走,神佛难制,那波旬若真如此作为,一旦这股戾气与魔种碰撞,必然使得这祝融传人暴走,反噬波旬,而施主便可乘机逃离。”

  燃灯手掌张开,顿时一团散发着古老气息的七色火焰蒸腾而出,飞向戚笼眉心,并在眉心的印堂穴化作一小红点。

  戚笼顿时感到一股极暴虐的气息从中传出,虽然被一层佛光遮挡,但一旦爆发,威力难以想象。

  “这是半神拳意?”

  燃灯呵呵笑道:“应该说是,半神兽、半菩萨意念,等施主逃离之后,细细参悟,必有收获,这也算是小僧一点不成敬意的礼物。”

  跟那些如来法、元神法相比,这的确算是‘不成敬意’了。

  不过戚笼恩怨分明,不能因为对方对自己有所图谋,这救命之恩就不算恩了。

  当然,这是在不违背自己意愿前提下的‘报恩’。

  就冲这一点,这佛陀就比波旬格调要高,在波旬眼中,一切众生皆是供给养分的蝼蚁,让他们当狗已经是最高待遇了。

  说实在的,戚笼眼中并无正魔之分,他锻刀锻了三年,心性已经收了很多了,并非像十年前那般,旦有不顺,亲情、爱情,众生皆可斩杀。

  他也不是不能在势弱关口稍稍低头,倘如施邪儿有眼前这尊古佛好说话,他做一段时间的女魔头‘面首’也未尝不可。

  但要他跪下来当狗,哪怕再一次选,他也不会顺从,最多精神爆炸、粉身碎骨也不惜一战,而且不能给对方留下任何一丝打入无间地狱的机会。

  这一层地狱实在是太恐怖了,他一点也不想回忆之前的惩罚。

  燃灯笑道:“虽然无间地狱之中,身无间,时无间,形无间,你便是在此地千年万年,于外界也只是一瞬,我想施主你是一刻也不愿意在此地待了吧,小僧这就送施主出去。”

  戚笼还有好多问题想问,但燃灯似乎并不想多谈,手中闪电般的点向他眉心,同时佛音再度响起。

  “过去、现在、未来,灯灯具燃。”

  “有间、无间、无我无间。”

  那大母猿,也就是古钟吾国第一代女皇忽然纵身一跃,化作一道毫毛,附于戚笼头发上。

  然而在下一瞬,一人一猴消失不见。

  “虽然此举,给施主你在未来平添了无数变数,但若是能将我这女徒儿死而复生,相信施主你也是愿意做的。”

  永恒苦寂的无间地狱之中,燃灯所化的那点灯光越发暗淡。

  “阿弥陀佛,地狱不空,誓不成佛,西天不开,小僧也誓不出无间,真希望小僧能等到西天重开的那一日。”

  下一瞬间,戚笼睁开了眼,而在他对面,厌火公也睁开了眼,看着睁眼的戚笼,瞳孔猛的睁大,不可置信!

  你怎么也出来了!!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