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八十章 死神僧

第一百八十章 死神僧

  莫说别人,就算是尸僧自己,也感到生命力在飞速的流逝,流逝的速度是常人的三倍。

  也就是说,如果一个普通武人能活到九十岁,那么他最多能活到三十岁。

  但同时带来的,便是恐怖到极点的身体机能,如果说以前的肉身像是一条江,波浪涛涛,但流动的水量是有限度的。

  而成了‘傍生佛怪’,自己这条大江,便能随时洪水泛滥、掀起梵天巨浪。

  这也是他为什么能从一流巅峰,一下子突破到‘半宗师’的层次,这是拿寿命换爆发。

  当年的陈万道、如今的罗武皇,都是这个层次。

  老阎佛在精神上已经达到了这个层次,但在肉身上,是寄生的小师弟提儿的水准,也就是‘一流上层’。

  虽然有足够的潜力,或许在十年、二十年后,能够彻底晋升宗师,但一旦碰上精神层次比他还要强的高手,比如戚笼,那就彻底歇菜了。

  而成为‘傍生佛怪’后,人身便是一个大玩具,像怎么‘改道’便怎么‘改道’。

  只见他三颗脑袋同时一抖,六颗眼珠同时缩了进去,只剩黑乎乎的眼眶,然后在下一刻,那裸露的上半身上,一只只眼珠此起彼伏的钻出,密密麻麻,让人看的渗的慌。

  既然非人为怪,那自然有‘怪’的能力。

  这些眼珠们有的像是猫眼、有的像是狗眼,有的像是蝙蝠眼珠、而那些带着血丝的、没有瞳孔的、明显就不是活人该有的。

  眼珠们到处乱转,其中一颗纯黑的驴眼看向沙地的某一处,尸僧‘哦’了一声,道:“原来如此,我们被骗了。”

  “被骗了?”

  薛文海深深皱起了眉头,心道怎么可能。

  他明明感受到八难之中,佛前佛后难的气息在这里出现过。

  八难中,除了最得主上信任的饿鬼、无想天难,其他几位其实并不知道别人的身份。

  但是八难彼此之间有一种感应,这是做不得假的。

  “依小僧猜测,那刀魔施主是故意来此,透露出一丝丝精神波动,然后便封闭了五官六感,也避开了阁下特殊的探查手段。”

  “这不可能!”

  薛文海断然道,他知道‘八难’真正的主人是谁。

  而且就算是同等业位的真神,在精神变化上,波旬也是数一数二的。

  能够将‘八难’的精神抹去,除非是真正的佛陀下场。

  可别说钟吾古地了,整个人间,都没有真佛了。

  尸僧三张嘴巴张开。

  “施主…”

  “秋天到了…”

  “……衣服记得多穿一些。”

  薛文海面色一白,只见在对方的脖子上,一颗鬼眼正冷嗖嗖的盯着自己。

  对方这是发现自己‘北俱芦洲’的身份了。

  虽然大家目的是一样的,但表面上,至少还顶着‘屠魔令’的招牌。

  更关键的是,八难和五大阀是天然的死敌。

  他很明智的闭上了嘴。

  尸僧深吸一口气,眼睛一颗颗闭了下来,然后肩膀上、手臂上成排的拱起,皮层下鼓起软骨,软骨顶端冒出两个洞,大大小小的。

  这是一连串的鼻子,从小到大排列,那长在手背上,有半个巴掌大、还哼哼唧唧的,明显就是猪鼻子。

  尸僧双眼紧闭,脸上的鼻子似乎是为了防止混淆,堵了个结实。

  然后红度母不动声色的退了好几步,其他人也露出了恶心的表情。

  只见这一排的鼻子上,长出了密密麻麻的鼻毛,迎风飘扬,毛尖似是在感应什么。

  “那位刀魔施主怕是没想到,人体的气息,活人的气息,是怎么也掩盖不了的。”

  “你能确定他的位置!”薛继武忙问。

  “是,但是未必要现在去。”

  “为何?”

  “巨城的塌陷,诸位在城外都看到了,能在半神手下活下来,就算这位刀魔施主肉身重伤,精神上的强大是毋庸置疑的,对于这类人,伤之不难,杀之不易。”

  众人默然,其实到了这个地步,六根尊者‘失踪’、菩儿‘失踪’、陈家两个高手死亡、薛定山和梁海燕生死不知。

  从纸面上看,自己这伙人已经损失了一半的战力。

  关键是连敌人的脸都没见着。

  若非几个领头人意志坚定,其他人早就打退堂鼓了。

  而对方每一天都在变强的速度,也的确让人心力交瘁。

  一开始,大家认为一个擅长刀术、却不用刀的超级大寇,拳术水准最多也就一流水准,搞不好还是二流的档次。

  结果对方用实力证明,他、老阎佛、罗武皇,是同一档的。

  然后老阎佛就被打死了。

  好吧,众人在组队之前,就退一万步假设,对方拥有宗师级别的战力。

  结果在数日之前,对方直接展现了半神拳意‘地藏王’,隔空轰死了陈家两位一流高手。

  这群人一路追杀,心惊胆战,就怕对方摇身一变,又变出什么新花样来。

  毕竟连半神都杀不死对方,自己这行人,真的可以吗?

  “所以,我们需要盟友。”

  尸僧收了‘鼻毛’,三颗脑袋都转动了下,仿佛在活动脖子。

  “盟友?”

  红度母可不觉的,在这片人迹罕见的古战场上,自己等人会有什么盟友。

  “对,是盟友,贫僧在这里听到了不少有趣的消息,其中就有关于那位刀魔施主的,各位难道不好奇,这位刀魔施主为何要到此处吗?”

  众人把目光放到了尸僧的肋部,果不其然,在肋骨两侧,是大大小小、模样不一的耳朵,有的还在抖动着,挤出耳屎。

  这阎佛寺的和尚,还真是恶心啊!

  然而就在这时,在队伍最前面,由骨罗汉看管的向导突然大喊大叫,说的是当地的方言。

  这种向导都是古战场的老行伍了,都是当年老兵的后代,有着几十年经验,靠这行吃饭的。

  若是普通人误入此间,十不存一。

  “他说黑沙风暴要来了,让我们赶紧躲避,不要招惹死神!”

  “风暴?”

  不少人四处张望,别说风暴了,一片风平浪静。

  然而一直游刃有余的尸僧却少见的面色一变:“快走,风暴还有十里。”

  一流高手的奔跑速度比汗血宝马都快,而三百骨罗汉列阵而行,气血凝成一尊佛像,速度也不慢多少。

  一行人同时奔走,气血像是炸开空气一般,发出连绵的闷响。

  不过半盏茶时间,这群人就奔出二十来里。

  而当他们一回头,却发现不知何时起,黄沙变成了黑沙,拔地而起,风柱连天,更诡异的是,在黑沙覆盖范围之外,一丝一毫的风声都没有。

  “向导说,这些黑沙都是古战场中,死去战士的亡魂所化,只要离的远,就不会有事。”

  “怕是未必吧,”薛沉舟突然开口道,他的一头血发无风自动,“有东西要出来了!”

  果然,薛沉舟话音一落,那黑色风暴忽然裂开,一道兵马杀出,虽然只有十来个骑兵,但这些骑兵连人带马差不多有一丈多高,体型跟一层楼差不多,‘轰隆隆’奔杀而来,踏地如响雷,那铁甲大马的鼻子旁边,还挂着两条长须须。

  有些鬼物,见到强大气血的武人会绕道走,但有些猛鬼,专门猎杀有着强悍气血的武人。

  这伙骷髅骑兵身上透露出的气势,让这些一流高手都有些忌惮,更别提这些骑兵的马蹄之下,居然有一道淡淡的影子。

  这要么说明这些骑兵是大活人,要么说明,他们这一群人,其实在一处更大的鬼蜮之中,所以同时产生幻觉。

  “小僧出手吧。”

  尸僧步步向前,步伐极其稳重,给人的感觉,就像是一根根降龙木扎在地上,似枪非枪,斜茬似刀,更给人一种遮天蔽日的气场。

  红度母记得,自己这位大师兄,在畜生印结成之前,最擅长的,似乎是棍法。

  背后、肋下的四只手,几乎同一时间捏了宝印,分别是金刚印、降魔印、智拳印、无畏印,分别象征着意志、力量、智慧、勇气。

  而当尸僧拔地而起,一拳轰出时,拳面上竟似抹了一层金光。

  一拳轰出,身形拔地而起,身高亦有近丈,只不过下半身没有变化,上半身被层层叠叠的肌肉堆住,那皮肤表面,竟然浮现了成片的黑色卍字。

  这一拳打在马上,居然连人带马,一起炸成黑雾。

  “好强!”

  哪怕远隔百丈,众人都感受到了一股带着燥意的庞大气血。

  六道之中,畜生道其实是受苦最少的,这一道最大的苦难是蒙昧,人蒙昧、牲畜蒙昧、乃至于某些神兽也本心蒙昧。

  而通过畜生印和傍生佛怪的力量,尸僧便可以吸收这些蒙昧神兽的精血,壮大己身。

  身蒙昧,心却光明通透的很,只见他脚步似丁似八,躲闪如蛇、翻拳如龙、杀意如修罗、力大如夜叉,看似没有招式,好似野兽扑杀,但每一拳轰下去,都在最好的时机与最方便出力的部位。

  连步带拳,一共八拳,叫做八部天龙,是宗师级的拳术,以模拟八种神性生物的变化为宗旨。

  八拳过后,地面多了八个窟窿,所有鬼影烟消云散。

  而尸僧连热身还没完成呢。

  “阿弥陀佛。”

  尸僧面色没有半点变化,只是皮肉之下,一颗颗眼珠睁了开来,其中鬼眼睁的最多。

  对面黑沙风暴似乎受到刺激,猛然暴涨,往尸僧方向覆盖。

  而风暴之中,更是有成百上千的巨大骷髅骑兵奔杀而出,遥遥望去,滚滚黑烟。

  “阿弥陀佛。”

  尸僧身上的所有眼珠子同时望向一个方向,只见在那个方向,五道人影缓缓行来,其中一位黑眼和尚双手一合。

  一刹那间,所有骷髅烟消云散,黑砂风暴也烟消云散,五道人影中也缓缓消失不见。

  “死秃驴,快点,别磨蹭了,一点小煞鬼而已。”

  “阿弥陀佛,好的,对了,薛施主,你觉的小僧这个法号怎样,阎佛,阎意入佛。”

  “比死秃驴好听多了。”

  “小僧不叫死秃驴,小僧名为死神僧。”

  除了尸僧外,没人看到这一幕。

  那死神僧似乎注意到了尸僧,突然回头笑了笑。

  尸僧浑身一僵。

  阎佛寺开创者,第一代主持,死神僧!?

  “死秃驴,这万里无人的,你笑给鬼看啊。”

  “呵呵,回薛施主,说不定别人看到的时候,我们已经成鬼了呢。”

  “呸呸呸,不吉利……”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