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八十一章 佛吞魔种(上)

第一百八十一章 佛吞魔种(上)

  ‘轰隆’声中,一面又一面厚实的铁门缓缓打开,浑浊的空气清新了很多,两侧墙壁也迅速潮湿起来。

  天兵司在关内有不少秘密监狱,根据被关押者的等级,分门别类,其中守卫强度最高的是‘神级’。

  到了这一级别,看守者最多起到辅助作用,真正起关键作用的,其实是监狱外的天然阵势。

  比如这水魔狱,便是在一条大江之下,有足足一条大江的风水之气,镇压着封印在此间的怪物。

  经过了至少九十扇封魔之门,来人到了监狱的最底层,看到了那道披头散发的巨大人影。

  被囚者手筋、脚筋都被挑断,手脚之上,还被专门克制火性的水魔石锁链锁住。

  每一条锁链都有不下万斤之重,据说是走海路,从关外运回来的,极其珍贵,这一般是用来封印中山国蛮荒神兽的。

  那些神兽每一只都有小山般大小,气血不亚于半神,乃是中山国的攻城神器,据说也是从钟吾皇族手中,得到的训兽之法。

  被几十条锁链锁住,外加一整条大江的水汽镇压的,自然是几日前被抓的叛军半神,祝融血脉的传人,厌火公。

  这件事据说连天兵司最上层,天变会都惊动了,七位神道长吏来了三位,据说要亲自运往关外,交由天变会处理。

  “听说你被抓之后,很多人都吓了一大跳,没想到那个气焰滔天的火焰怪物竟也有失败的一天,而且还是败在一位斩邪大将和一位神道长吏的联手之下,按道理来说,这不该啊。”

  厌火公缓缓抬头,满脸污渍和伤痕,微微睁开了眼,不屑的呸了口血沫。

  “怎么,你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吗?”

  施邪儿、火工神阵、刑晟,这些固然是战败的因素。

  但最主要的,难道不是迦楼罗用‘地藏王’意念把自己拖入欲界地狱,导致自己精神损耗太重吗?

  然后他又莫名其妙的从无间地狱中钻出,激起了孔雀神王的戾气。

  而最后降伏自己的,不是依附在那女人身上的波旬魔王么。

  只不过唯一出乎预料的,便是波旬居然没有趁机收服自己,而是把他交了上去。

  来人笑了笑:

  “事实的真相,您知道,我知道,我相信上层多多少少也知道,但是他们并不关心,他们关心的,是把你送到关外,抽出您身上的血脉,这样,他们便多了一个龙脉之子名额,这才是所有人关心的大局。”

  “而波旬的新算盘便能得逞,祂在你血脉中种下的三颗魔种便能发动,控制您,只能控制一尊半神,但若是控制了龙脉之子,祂甚至可以在大变来临之前,亲身降临。”

  “某种意义上,这可八难计划都要重要。”

  “三颗魔种?”

  厌火公自言自语,可是除了肉身上的伤势,他并没有感觉精神上有任何被污染的痕迹。

  “魔种介乎于有无之间,就连佛母孔雀大明王都察觉不出,您察不出来也是正常的。”

  “看来你比本王更了解祝融血脉了?”厌火公嘲讽道,忽然皱眉,“等等,你刚刚说——波旬?”

  铁链‘哗啦啦’的响动着,这个被无数条万斤铁链穿骨、锁喉的巨汉,一步又一步爬到了牢笼门口,眼神之中,依旧燃烧着难以熄灭的无边血火。

  “你不是波旬的狗崽子吗,这么称呼你家主子?”

  “确切的说,我是刑晟大人的狗崽子,而刑晟大人才是波旬魔王的寄生对象,魔种相当珍贵,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有的。”

  来人坐了下来,露出了一张俊脸,风度翩翩,身裹狐袍。

  此人正是天兵司水部,北方除魔使者姜闻之。

  这也是当初在药铺门口,蛊惑洪小四,让他进行锄奸任务的人。

  姜闻之坐在地上,一腿放直,一腿盘膝,一手拿着纸扇,有一搭没一搭的敲打在膝盖上。

  厌火公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之色,“你这个动作,很像一个贱人。”

  “没错,我就是那个贱人。”

  姜闻之眼中剑光一闪,厌火公眼前一黑,然后一道女扮男装的身影便从黑暗之中走出,手中纸扇‘唰’的一下打开,露出一对狭长的好似狐狸一般的眼珠。

  “欧冶亲传铸剑方,莫耶金水配柔刚。炼成便会知人意,万里追凶一电光。”

  “好久不见了,厌火。”

  厌火公顿时满脸狰狞,恨不得咬死对方:“白泽!一切都是你搞的鬼!”

  “这你就太看的起本公子了,本公子也只是顺水推舟而已,谁让你这么妄自尊大呢,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,天下都可去得,然后不就栽在我眼皮底下了。”

  “嘻嘻,真奇怪啊,人总是会变成自己最讨厌的模样,你三番两次挑战神侯,不就是想证明,自己即不是只靠血脉的蠢货,又有与生俱来的高贵,所以你现在是狱中贵族?”

  厌火公咬牙切齿,锁链摇动之际,‘轰隆隆’作响,巨大身躯的每一处,都涌出岩浆般的血水。

  “别摇了,如果你想被别人夺走祝融血脉,外加被波旬夺舍的话,就尽管摇好了,最好直接用你的‘祝融相’轰破我的‘徒手剑影’,让波旬察觉。”

  “你不是很有骨气的嘛,面对波旬的附身,本公子还真想看看你有没有粉身碎骨的勇气,据我所知,可真是有人做到了哦,我还真有点佩服他。”

  厌火公面色突然冷静下来,道:“说说你的条件吧。”

  “嘻嘻,就说你厌火是个识时务的,神侯还要我好好劝劝你,殊不知——”

  看这厌火公又有暴怒的征兆,白泽狐狸眼弯了弯,转口道:“神侯可以让你成为龙脉之子,但前提是,你要彻底跟我们一伙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

  “这不很简单么,你这些年,不是一直在找一条龙脉炼化么,现在这好事直接送上门来了,龙脉、王族血脉,合起来便是龙脉之子,卖国者们要想吸收你的血脉,必然会选出一个继承了龙脉的人选来,到时候,我们可以反过来帮你吞噬他,简单简单。”

  白泽摇头晃脑。

  厌火公嘴角抽了抽,“按照你的说法,到了那时,波旬很可能真身降临——”

  “他化自在天之主、第六天魔王、佛教欲界天魔之首,说起来好吓人哦,但说到底,祂也不就是掌握了欲界六天之一而已么。”

  “对了,侯爷最近将三十三诸神法印合一,参悟到了火烧身之后的那层变化,名为帝释天。”

  “帝释天!”厌火公面色一白,似是身体突然被重锤锤了一下。

  帝释天,又称能天帝,忉利天之主,此界之中,因收纳三十三天国而闻名,故又名三十三天。

  而无论是三十三天也好,忉利天也罢,其实是一回事,最重要的,它同样是欲界六天之一,与他化自在天平级。

  这不是半神,而是真神之境界。

  “嘻嘻,所以我说啊,你放心便是,真到了那时,那位波旬魔主能不能降临下来,还真不好说呢。”

  白泽没再嘲讽对方了,她知道这一位平生最大的志向,便是击败神侯,成为地军之主。

  可神侯却并没有通过成为龙脉之子的捷径,踏出那最后一步,而是选择更艰难的一条路,并成功的成为运转世界的幕后巨头之一。

  这如何不让厌火公心若死灰。

  “所以,祝融,你的选择是什么,波旬,还是我们?”

  ……

  ‘有意思,‘佛前佛后难’的气息居然真的能压制,这是不是说明,就算强如波旬,在祂所在的业位之上,也有破绽。’

  ‘不,应该这么理解,在佛家的说法中,欲望就是魔,所以才有了欲界,而波旬本身,也只是魔的一部分,第六天魔王,毕竟不是六天魔王嘛。’

  ‘那是不是说明,倘若有人能够参悟其它五天的境界,也能证魔主业位?’

  戚笼吸了一口冷气,倘如真的有人做到,那这个人就真的是太恐怖了。

  欲界其实是所有人、妖魔、鬼怪,凡是有灵性之物,欲望所化的一个虚幻世界,似真非真、似假非假。

  只有精神境界达到‘半神级’,才有打开那个世界的钥匙。

  那么庞大的,亿万生灵的某一层欲望,被一个人掌握,那这个人得有多么强大。

  就算所有佛经之中,也只有一位做到过,那就是魔王波旬。

  虽然不可思议,但这种想法倒是让戚笼脑中多了一丝特殊的念头。

  毕竟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嘛。

  此时的戚笼坐在一座石穴之中,而盘膝坐在他对面,正是菩儿。

  菩儿掐人道印,他掐天道印。

  透过石窗的日光,一道灰色虹光把二人相连。

  而坐在另一边的戚小骨见状,忽然张嘴,口喷尸气。

  一道道浓郁的尸气将二人裹住,并且凝成一张‘尸行图’。

  只不过这张尸行图在戚笼的控制下,完全是倒着运转着。

  这是‘逆八难’!

  戚笼深吸一口气,浑身、包括双眼同时变成钝金之色,屈指一弹,一团透明火焰弹到了菩儿的眉心。

  这股透明火焰之中,隐约有一尊七色孔雀。

  他要借助‘孔雀神王’的力量,烧化八难之一的‘佛前佛后难’!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