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八十二章 佛吞魔种(中)

第一百八十二章 佛吞魔种(中)

  戚笼一直想找机会弄那波旬一下。

  报复是一方面,还有一方面,他也想通过与魔头的交锋,进行更高层次的修行。

  肉身、精神,永远是相辅相成的。

  但若是一方面过于强大,则可以反哺另一方面。

  拳术,不,应该是武道修行达到一定的层次,便能超越‘木桶效应’,以精神补肉身,这更玄妙深奥,且与天地万物的生灭有着极复杂的关系。

  某种意义上,火烧身便是如此。

  当然,直接交锋肯定不行,他试过,被魔王一巴掌拍到无间地狱去了,老惨了。

  所以他这一次选择间接交锋。

  菩儿是媒介,他也是媒介。

  真正的交锋对象,其实是菩儿体内,种下‘佛前佛后难’的魔种,以及孔雀神王的那一点先天戾气。

  至于二人身外的‘逆八难图’,则是防止在镇压魔种之时,波旬感应到魔种变化,从欲界进行窥视。

  八难是佛敌,此间道路上,无有佛光。

  ‘逆八难’则是佛道,此间路上,唯有佛光。

  这是戚笼逆转‘尸行图’,所参悟出的一层变化。

  波旬若是真身下界,这或许挡不住祂的目光,但若只是一颗魔种,戚笼还是有一些信心的。

  自从‘无间地狱’一日游后,他戚某人也是‘怂’了不少,搞事当然不能不搞,但也可以悄悄的搞。

  搞不死我,就往死里搞!

  果不其然,孔雀神王的戾气刚一钻入菩儿肉身,便激起了极强烈的反应,一团琉璃黑光与孔雀戾气斗的相当激烈,搅的‘逆八难图’尸气佛光滚滚,一副随时要崩溃的架势。

  戚小骨见状,连忙双手一合,捏天道印,两颗尸牙挤了出来,嘶嘶两声,一声为‘哞’,一声为‘尼’,合起来便是‘牟尼’。

  一颗尸丹从嘴巴吐出,挂在脑上,所有尸气则化作一张巨大尸袈裟,罩在二人身上。

  顿时,无数诡异的佛念再度镇压了斗法的痕迹。

  自从吸收了‘人皮袈裟’历代阎佛的念头,戚小骨有时会灵光一闪,使出让戚笼都感到惊艳的手段。

  这大概便是某代阎佛的看家手艺,被她灵光一闪闪了出来。

  话分两头,在人皮袈裟所罩的精神气场中,袈裟好似大地,铺展了成千上万丈。

  而在袈裟之上,一尊身高百丈,非男非女,端坐琉璃宝座上,却拥有无穷魔威的魔王,正与一位头戴孔雀翎、凶焰万丈的女神斗个不休。

  魔王轻轻一抬手,周围空间便化作滚滚红尘,悲欢离合,恩怨是非,一齐轰来,搅的空间风暴此起彼伏。

  而女神拳头裹有七色,看似缓慢,但却超越了时间与空间的概念,每一拳轰出,看似虚虚荡荡,却吸引了所有的光线,并在下一瞬粉碎虚空,同时在魔王身上,留下一道不可泯灭的划痕。

  ‘看来单论正面战斗力,孔雀神王的确要比波旬要强。’

  不过以戚笼敏锐的感觉到,每生出一道划痕,‘逆八难’之中,都会有一道莫名的波动。

  若不是知道‘尸行图’路线,这是真佛都未必能感应到的波动。

  “爹!”

  百忙之中,戚小骨突然尖叫一声。

  果不其然,菩儿的皮肤上,突然多了一道道诡异的裂痕,而这小尼姑也露出了极难受的表情。

  “安心。”

  戚笼面无表情,继续运转六道轮回印,封印对方的所有生机、气机、乃至气血。

  ‘果然,论起狡诈机变来说,还是魔主波旬更胜一筹,不出意外的话,菩儿会代替波旬假死,而孔雀神王的戾气上,则会被魔种寄生,一如当年。’

  ‘不过,若是孔雀神王在附身之前,就化作佛母孔雀大明王,那又如何!’

  关键时刻,戚笼一手指天,一手指地。

  他把一身的佛意传入了这股戾气之中。

  下一瞬间,精神幻象之中,东方突然光明大亮,照在孔雀神王身上,这尊凤凰之女面色一动,眼中的戾气突然如潮水般消散,同时头顶孔雀翎化作一顶佛冠,气质也变的温顺柔和,一身素淡佛衣,发丝柔顺披肩,同时双手一合,淡淡一笑。

  “波旬,一而再、再而三拿贫尼的肉身坐筏,真是不当人子。”

  琉璃光芒笼罩下,看不清面目的波旬忽然面色一变,光芒一闪便欲逃走。

  可是这时已经晚了。

  那孔雀神王,不,应该是佛母孔雀大明王摇身一变,化作一尊七彩孔雀的真身,身高百丈、羽过七色,身上散发出的神性气血难以量计,张口一吸,七彩红光大亮,那王座、还有波旬,几乎没有半点反抗之力的,就被吸入孔雀腹中。

  然后佛母再一次化作人形,腹部微微鼓起,脸上闪过一丝母性的光辉。

  “多谢地藏佛友相助。”

  滚滚袈裟之上,一道灰色佛影凝结,微微颔首,还没来及说话,从其肩上突然爬出了一只金羽小鸟,眼神桀骜的朝着对方抬了抬头,算是打了招呼。

  “啊,是你啊,我们好多年没见了!”

  孔雀大明王眼中闪过一丝惊喜,将手一招,便把小鸟儿摄了过去,粗暴的揉来揉去,金翅大鹏鸟顿时发出凄惨的尖叫。

  “贵姐弟关系真好,”戚笼睁着眼睛说瞎话。

  “哈哈,谁家没有个招人嫌的弟弟嘛。”

  孔雀大明王看向戚笼的眼神更加和善。

  戚笼直入正题:“佛母有把握炼化这魔种吗?”

  孔雀大明王摸了摸腹部,缓缓摇头:“贫尼当年吞佛不成,被佛开腹,这魔头便是幕后黑手,如今怕是也不成。”

  “这魔头在上古被重创一次之前,业位甚至还在几尊古佛之上。”

  “不过若只是同归于尽,贫尼还是能做到的,也算是出一口怨气了。”

  “那可出不了多少气啊,”戚笼意有所指。

  “哦,佛友还有说法?”

  孔雀大明王同样淡淡一笑,似是早料到如此。

  “这颗魔种种的是佛前佛后难,何谓佛前佛后难,便是在古佛出世之前,以及一切佛法寂灭之后,所诞生的未闻佛法者。”

  “若是反向逆转此难,便相当于天地、众生,皆是无量佛光。”

  “而佛母便可以趁机从外向内夹击,佛母孕育古佛,胎盘之中必然充斥着滚滚佛性,更别提还有一丝燃灯如来之力加持,内外合一,必然可以炼化这魔种中的波旬魔念。”

  “若只是同归于尽,这波旬损失一颗魔种,必从他化自在天重新孕育,谈不上损失,但若是这颗魔种被炼化,那么这魔王便等于永久损失了一部分力量,哪怕只是一丝丝。”

  “有意思。”

  孔雀大明王放开手,金翅大鹏鸟忙不迭的飞回戚笼身上,鸟羽散乱,鸟嘴歪斜,一副被搞坏的模样,恨恨的瞪了佛母一眼,重新钻回戚笼肉身。

  “那么,逆转‘佛八难’,并且吸收波旬意念,这两种极危险的事,你想去做。”

  “是!”

  “你还真是死不悔改啊,贫尼在你身上感受到了古佛的气息,佛友才从无间地狱中爬出来吧?看上去很精神嘛。”

  “死不悔改那是一定的,但若是再被打入无间地狱,那可真是要改改脑子了,但改的也只是方式方法,我戚某人的念头怎会改变!”

  戚笼轻笑一声,平静,却更加坚定的道。

  “有骨气!”

  “多谢佛母夸奖。”

  “所以说,有骨气的佛友,你不想做贫尼弟弟,你想做我儿子?”佛母戏谑道。

  “呃——”

  戚笼身具迦楼罗血脉,跟佛母可是标准的血缘关系。

  至于逆转八难也好、吸收波旬魔念也罢,都需要借助‘地利’,而这‘地利’就是能把古佛都装进去的肚皮。

  但这话又何必说出来呢!多尴尬。

  戚笼哈哈一笑,面色不变道:“没有弟弟,哪来的儿子。”

  “干娘,来吧。”

  “调皮。”

  孔雀大明王指头轻轻一戳戚笼脑门,而在下一瞬间,戚笼的身影便消失不见,一时间漫空具是梵音。

  而在孔雀大明王脚下,突然燃起了汹汹烈火,她的眼中也闪过一丝痛苦之色。

  与波旬同归于尽要死。

  但就算戚笼炼化了魔念,她也顶多拖延一时半刻。

  本质上,她只是一道念头,而且是上古年间的念头。

  所以,她用梵火燃烧自身,等于变相的帮了戚笼一把,彻底堵住了波旬逃出的机会,但也缩短了她的‘存活’的时间。

  从戚笼身上掉落的金翅大鹏鸟,金色的鸟眼之上,大滴大滴的流下泪水。

  孔雀大明王轻轻一叹,温柔的抚摸着它的小脑袋。

  “以前你可没这么乖,若是未来西天重开,你我都有重新诞生的那一天,现在的你,就好好辅佐我们那位始终不愿上西天的现在佛吧。”

  “我剩下的这点戾气,倒是可以助你血脉更上一层楼。”

  孔雀大明王手指一点,一道七彩光芒飞入迦楼罗的身上。

  而这只小鸟摇身一变,腥风滚滚,突然化作一尊身高百丈的上古恶鸟,仰天张啸,寸寸金羽如同利刃,锋芒毕露,凤命九霄。

  而在另一层世界之中,一道非男非女的声音缓缓响起。

  “上一次你输的一败涂地,这一次,你还敢来?”

  “我生之前一无所有,我死之后也必定一无所有,但在生死之间,我想继续战斗下去。”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