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八十三章 佛吞魔种(下)

第一百八十三章 佛吞魔种(下)

  佛母的胎盘其实是一个光色世界,有红光、橙光、黄光、绿光、蓝光、靛光、紫光,每一条虹光其实都是佛母的气血所化,长有万丈,上有星辰万点,这应该是孔雀明王身的各大穴道,像是群星点缀在星空之上,明亮璀璨。

  然而此时此刻,每一道光芒都在剧烈的燃烧着,每一颗‘星辰’上,都盘坐的一道人影模糊的菩萨,菩萨身上佛光浓郁,口念佛经,整个天地都是梵音滚滚。

  满空佛光,遍地佛音,天地之间,是汹汹的梵火。

  梵火非凡火,是只有金身自焚,才能制造的灭佛火焰。

  火焰威力极大,就连波旬的王座也被烧化,然而魔王却在哈哈大笑,每一次大笑,身上的魔光便一浪高过一浪,竟然顶住了天,也撑住了这地。

  武道境界其实也是人的心灵境界。

  倘如有人能拥有千千万万人的心灵,也代表拥有无数种武道境界,那么这人的精神就是无敌的。

  无数人影接连从魔火中浮现。

  佛渡众生,却灭不了众生,所以梵火越强,魔火就越盛。

  他大喝道,仿佛千千万万人大喝:

  “佛高一尺,魔高一丈!”

  对面的灰色佛影认真的点了点头,“有道理。”

  “等炼化了你,我即是佛,也是魔,想一尺便一尺,想一丈便一丈。”

  波旬身上,魔光大亮,他的手掌一把插入赤虹之中,化虹光为枪,一时间,天地尽是厉啸之声。

  一条血火魔虹从天地的一头向戚笼扎来,所有佛音仿佛都变成了修罗魔音,所有气血风暴都在戚笼周身炸开。

  戚笼精神只要露出一丝破绽,便会被卷入这血火风暴之中。

  前后四方、上下左右的空间,都被一层又一层的铜墙铁壁堵住。

  一时间,戚笼仿佛再度置身于无间地狱之中。

  那是一段他怎么也不愿回想起的过去。

  魔王就是要揭开人最痛苦、最血淋淋的伤疤,然后挤出脓血来。

  戚笼深吸一口气,在无止尽的牢笼之中,弓步收臂,一拳轰出。

  “无量光!!!”

  所有琉璃空间的间隙之中,同一时间爆射出了光芒。

  戚笼本人也在剧烈燃烧起来。

  烧的金身融化,烧的意念融化。

  “无量火!!!”

  戚笼以半神级别的地藏金身为燃料,光与火融合,与这胎盘中的天地造化合二为一,引动一丝燃灯如来之力,终于一举轰破这层层叠叠的魔障,天上地下,梵火全部化作灰色。

  倘若天地灰暗,自己便是唯一的烛光。

  那血火魔虹还没撞在他的身上,便就被漫天梵火烧化开来。

  波旬终于色变!

  对方竟然以半神拳意为燃料,彻底激发佛母孔雀大明王的佛意,两两相融,冲破祂的心灵威压。

  “地狱不空,誓不成佛,我戚某人今日就是要给你念经超度!”

  生死火焰燃烧,戚笼的精神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,他在火焰之中哈哈大笑,金身被烧的面目全非,但他依旧高兴,这种高兴是精神上的愉悦。

  “无量光、无量寿、无量佛!”

  光是空间,寿是时间。

  话音一落,他的金身彻底爆炸开来,灰火点缀到四面八方,胎盘本就是生死阴阳转化之所,以六道轮回为引,庞大的生机和死机交爻在一起,然后层层往内收缩。

  波旬见势不妙,对方并没有跟祂经行精神上的交锋,而是直接炸开了精神,借助佛母胎盘,把祂逼向寂灭。

  若是精神层面争斗,佛陀也未必能赢祂,但这携天势地利压人,便就非祂所愿。

  “有我,便有众生、便有万物。”

  魔王突然冷笑一声,身影突然也炸开,化作红尘苦海,海上有亿万道人影在起伏、在挣扎。

  想要超度自己,那就先灭尽众生吧!

  “你以为我不敢?”戚笼的声音冷冽如刀。

  “你敢又如何,灭了这数以万万计的众生,诞生的业力足够让这活胎变死胎,那便同归于尽!”

  波旬魔王站在苦海之上,没有琉璃魔光笼罩,终于露出了真面目,看上去是极普通的一名男子,眼神之中,甚至透着悲悯。

  “佛渡众生,众生不愿被渡,竟然要杀尽众生,可怜,可悲,虚伪。”

  魔王的声音像是能钻进人心一般,只要戚笼心灵上有一丝丝迟疑,祂便能从这空隙之中钻入、扩张,甚至取代对方。

  禽兽有天敌、人类有情绪、佛有慈悲、就算神祇也有天**望。

  只要有念头,便有弱点。

  这就是为什么祂在无数次战斗之中,无论敌人多么强大,却总能取胜的原因。

  这才是真正的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。

  可戚笼等的就是这一刻!

  “你不要佛,佛也自然不会要你,善,大善!”

  “众生因恶业所感,堕于地狱,长夜冥冥而受苦无间,不得见佛闻法!”

  红尘苦海之中,无数道人影在惨叫声中,堕入苦海海底。

  “不见佛且不闻佛法,此地为北俱芦洲!”

  大面积的海水被冻结,冰山沉浮,成千上万里的冰山之中,冻结的全是人影。

  “业障深重,盲聋喑哑,诸根不具,虽值佛出世,而不能见佛闻法!”

  光芒大亮,一尊巨大佛影浮现在海面之上,口念佛法,然后海中人盲目愚痴,不是哈哈大笑,就是见佛似不见。

  “在饿鬼难!”

  “在畜生难!”

  “在长寿天难!”

  “世智辨聪难!”

  每一道佛音闪过,就有大量的人影消失,而波旬的魔力也损失一部分。

  不是魔斥佛,而是佛斥魔。

  “不,不对,你怎会尸八难!”

  波旬彻底慌了手脚,祂施展八难,需要借助人间的八难之力,而在这佛母胎盘之内,是一丝一毫的外力都借用不了的。

  每一片人影消失,都代表着波旬的魔力消失一部分,而祂却无法阻挡,因为说到底,这力量也是祂力量的一种,但祂却无法控制,因为这是‘逆八难’。

  “告诉你一个秘密,其实,我也不信佛,我只信我自己。”

  茫茫苦海消失大半,戚笼突然出现,淡淡一笑,忽然并指一划。

  “生在佛前佛后难,谓由业重缘薄,生在佛前佛后,不得见佛闻法!”

  ‘扑哧’一声,波旬的肚皮被‘划拉’出一个大口子,一团团脓血溢出。

  而现实中的菩儿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从脑袋上灌入,冰凉凉的,与自己彻底融为一体,再也无法分离。

  而从魔种中取出‘佛前佛后难’之后,戚笼再无顾忌,两手一前一后,插入波旬的胸、腹之间,波旬变成了他,而他也变成了波旬。

  “......今以莲花比喻曼陀罗义,如莲花种在坚壳之中,枝条花叶之性,已宛然具足,犹如世间种子心,即胎藏曼陀罗。”

  以佛母为胎、魔种为种、自身为莲子,开佛魔曼陀罗花。

  二人脸上同时死气具现,而附近的滚滚生气也将二人彻底笼罩。

  波旬满脸的怨毒与不甘心:

  “我等你拳术练到六欲天境,到了那时,我会亲手毁了你!”

  戚笼大笑:“真到那时,谁毁灭谁,还不一定呢。”

  他这一次,终于凭借自己的手段,彻彻底底的击败了波旬。

  有第一次,自然会有第二次!

  佛母轻轻一笑,身影在空中缓缓消散。

  “乖儿,日后莫忘了孝顺贫尼。”

  现实之中,戚笼、戚小骨、菩儿几乎同时睁眼。

  戚小骨精神相当疲惫。

  菩儿则表情怪异。

  至于戚笼,还没睁眼,一层层金色从肉身之中挤出,竟在一瞬之间,重新恢复了金身,空气之中,处处具是佛音吟唱,天上虽然没涌金花,但是地面真的长出了一朵朵巴掌大的血色莲花,肉瓣骨根,让人害怕。

  而戚笼睁眼之际,魔光吞吐三尺有余,似魔似佛,气势一时间覆盖整个石窟,就连方圆百里的地界都受了影响,群鸟出林,狼奔兔脱,沙石之下,蝎子蜈蚣什么的疯狂爬出,好似有什么惊天魔怪要出世一般。

  “红花人藕青荷叶,佛魔本来是一家。”

  “佛便是魔,魔亦是佛。波旬,你想用魔道拳术诱我上钩,可惜天算不如人算,鱼饵我吃掉,钩子我可就还你了。”

  魔种与人合一,他便能直接通过魔种感悟欲界的种种变化,而不用冒着精神被污染的风险,强行闯入欲界。

  而魔种中的魔念被炼化,波旬根本无法定位他的位置。

  直至此刻,他的计划才算是大获成功。

  魔吞佛种,佛心种魔大法初入门径!

  以佛身入魔道,从古至今,大概也只有他做到了。

  他深吸了一口气,佛身、眼中魔光同时收入体内,再无一丝一毫的气场,仿佛就是一个普通人般。

  魔道拳术化身千万,魔化万物为养分,这与佛门金身所走的道路可以说是截然相反。

  他看了二女一眼,突然轻咦一声,盯着菩儿半晌,突然问:“你感受到了什么?”

  菩儿结结巴巴道:“你身上的气息,好、好熟悉。”

  “我也有同感。”

  戚小骨顿时像猫炸了毛般跳起,紧张的盯着二人,生怕二人有什么‘奸情’!

  戚笼表情怪异的伸开手掌,突然用力一握,然后从拳头开始,无数奇形怪状的、诡异阴森的、任何《佛经》都没有记载的黑色梵文覆盖全身。

  戚笼嘴巴张了张,突然嘿嘿一笑:“搞了半天,原来我才是世智辩聪难。”

  世智辩聪难,佛八难之一,虽聪利,唯务耽习外道经书,不信出世正法。

  这是最后一位‘八难’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