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八十四章 佛吞魔种(完)

第一百八十四章 佛吞魔种(完)

  ‘八难’附身,或者说,‘八难’在身上开花结果,让戚笼对于这种状态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。

  首先,‘八难’需要魔种寄生,这是首要条件。

  然后,‘八难’状态要想真正开启,必须保证被寄生之人的精神状态、性格理念与未闻佛法者的八种状态相吻合。

  比如南老叔公,表面上乐呵呵,安度晚年,实则为了活命,什么龌龊恶心的事都能视而不见,这就是盲聋喑哑难。

  又或是那个薛文海,当年薛家内乱,他做为老族长义子被放逐到北地,心有怨恨,虽然享受薛家身份带来的好处,但可能一辈子都无法掌握族中大权。

  这又跟北俱芦洲中的天人,‘其人寿千岁,命无中夭,贪着享乐而不受教化,是以圣人不出其中’的状态很像。

  至于菩儿,出生在佛寺之中,亲哥哥却被养育的师傅夺了性命,若非撞上了戚笼父女,长此以往,心性必然往偏激的方向走。

  佛前佛后难有云:‘业重缘薄,生在佛前佛后,不得见佛闻法’,可以说是天生的契合。

  至于戚笼就更简单了,修佛却不信佛,入佛道却杀生无数,证佛身却反入魔道,跟‘世智辩聪难’中的‘虽聪利,唯务耽习外道经书,不信出世正法’简直一模一样。

  魔种本来就有八难的影子。

  所以刚炼化了魔种,他就一下子成了真正的‘世智辩聪难’。

  而对于戚笼本人来说,这种变化并不是波旬暗中影响所造成的,所以精神状态没有任何变化。

  而且凭借半神级的拳意,戚笼瞬间便掌握了这一难中的所有变化,论起掌握程度,可以说在八难之中数一数二。

  这‘八难’有点像是精神上的血脉觉醒,而且是跟‘佛意’相关的觉醒。

  这不一定带来武力上的提升,而是诡异的、反伦常道德的效果。

  至少就戚笼所知,地狱难陈万道,便是返老还童,从‘地狱’中夺回自己的肉身。

  而无想天难,也就是洪小四兄弟两的‘亡妻’,可能拥有跟‘冰’‘时间’有关的特殊能力,这洪小四跟他提过。

  菩儿没了魔种,这‘佛前佛后难’的本事到底能掌握几分,现在还看不出来。

  倒是戚笼自己,几乎一下子就掌握了‘世智辩聪难’的最强能力,便是‘混淆佛法’。

  这种能力可以扭曲敌人拳术中的佛意,也可以是搅乱佛门大能留下的经义,甚至是反转自身的佛门心境,十分诡异而不可名状。

  比如说,他可以注解一部佛经,让读经的和尚直接心性大变、癫狂发疯,也可以在搏杀的一瞬间,搅乱敌人的佛门拳术,让人入魔。

  甚至反筋菩萨、反金身、反地藏王。

  它对一切跟佛有关的存在都有效果。

  这种能力用的好了,效果甚至不下于‘半神拳意’。

  不过戚笼心里却有些嘀咕,这玩意怎么看着像是专门对付和尚的,难道我戚佛爷注定与秃驴有仇?

  不过他跟师太们的关系倒还都挺好的,无论是‘斩赤龙’的明庵居士,还是佛母孔雀大明王。

  说到佛母孔雀大明王,体内的金翅大鹏鸟血脉在吸收了那道戾气之后,直接陷入了沉睡,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苏醒。

  略微活动了下身子,戚笼吐了口热气,直接从石窟中走出,刚一出来,立刻感受到空气的浑浊,包括空气之中,游离的一丝丝阴暗情绪。

  “真热啊。”

  皮肤上的一些伤势受到影响,酥酥痒痒的。

  戚笼轻轻挥了挥手,原本只受戚小骨控制的六根尊者直接让开了一条道。

  放眼望去,古城残骸,断壁残垣、黄沙滚滚,沙子之间,还有残破的骷髅和武器。

  当然,好一些的武器都被当地的拾荒人捡走了。

  这就是山北道著名的古战场,在古代,曾发生过数次百万人级别的大战,据说甚至有神祇参与,把方圆千里的地形都打崩裂了。

  所以这片内陆地域便呈现了特殊的风成地貌,也就是俗称的沙漠。

  不过与沙漠不同的是,天空上并不是灼日当空,而是滚滚黑云,好似大黑碗一样倒扣天空上。

  这黑云也不是乌云,按照当地人的说法,这是死去的古战士冤魂所化,所以才需要当地人带路,才能在古战场中不被冤魂吞噬。

  当然,这也不排除当地人自吹自擂,靠着散播恐惧,借此谋生。

  不过古战场上的地形却是公认的复杂,鸟不飞和洪小四在他闭关的时候,就是去附近的拾荒人据点找向导去了。

  算算时间,也该回来了。

  唔,百里开外,有人的气息。

  不使用‘烛龙眼’,戚笼自然看不到百里外的光景,而他的精神也覆盖不了那么远。

  但他就是能‘看’到,而且敏锐的感觉到,其中两股情绪明显的互相对立、不满,还有其中一股,紧张不安中,带着一丝丝的敌意。

  只要他想,他甚至能悄无声息的改变这三人的情绪状态,甚至以此为乐。

  “波旬的恶趣味。”

  戚笼自言自语,又等了一会儿,三道骑着黑毛马,身裹麻布的人影便出现,中间一位小麦色的小美女望过来,吓的尖叫一声,花容色变,差点从马上摔了下去。

  无它,除了戚笼之外,整个石窟四周,黑压压的全是尸武人,这些武人身上的皮肉都因高温而腐烂、掉落,冷森森的眼神没有一点情绪。

  而且尸武人身上那股阴冷的气质合在一起,阴风飕飕,给人感觉如同置身于鬼宅、或者说僵尸巢穴一般。

  而这石窟之中,还真有一位女僵尸。

  当初离开巨城之时,戚小骨特意控制了一部分尸兵作为掩护,结果一路带到了古战场。

  低级别的尸武人是没有情绪的,而且这些尸兵前身都是天勇军的精锐,每一个都是炼化了一二条筋的三流武人,当免费劳力、做为炮灰都合适,布赶尸大阵更合适,很有用处。

  洪小四甩着马鞭,余怒未止的驾马冲到戚笼附近,至于鸟不飞则一脸垂涎的安慰着小美女。

  没等洪小四开口,戚笼就笑道:“怎么,吵架了,还吵了三次?”

  洪小四一愣,“你怎么知道?”

  “进来说吧。”

  石窟前身应该是一座小山头,被风蛀了好些洞口,戚笼走进的,便是其中一座洞口,至于闭关的则是另一处了。

  他倒了杯茶递过去,反正尸武人这种劳力不要钱,他们在进入古战场前买了很多衣食用品,至少不用担心在这里饿死渴死。

  洪小四一饮而尽,脱了外套,在洞口抖了抖,抖下一片泥沙。

  “怎么,老五又招惹你了,只是选一个向导,你也不至于发这么大火,是薛保侯那里出了问题?”

  洪小四和鸟不飞是互看不顺眼,一路怼过来的。

  在七府大酒楼,洪小四差点把老五给劈了,也正是因为老五,他才被天兵司人抓住。

  这恩怨且不提,洪小四虽然表面上浪荡不羁,但骨子是认规矩的,戚笼给了任务,就必须一丝不苟完成。

  至于鸟不飞,表面上听话,花花肠子却格外的多,这二人凑到一起,不起矛盾就怪了。

  “算了,那个女人可能有些问题,但也不是最重要的,关键是我在当地的据点,没有发现边军留给我的线索。”

  戚笼也微微皱眉:“这都过了好几处据点了,居然没有一点线索,是不是他们察觉到了什么?”

  洪小四想了想,缓缓摇头:“不好说,但应该不是这样,薛保侯对我还是比较信任的,我反而担心他们会不会已经进入两极秘窟。”

  “这倒不会,仅三四个月而已,若是两极秘窟这么好打开的话,也不会存在几百年了。”

  戚笼打量着洪小四,这位入关的年轻武将如今已锐气尽消,眼神之中,更多了一丝沧桑。

  成为烛龙的棋子,背叛薛保侯,见到‘死去’的未婚妻,被大姨夫出卖,这些事情足够让这位年轻人成长了。

  “先去两极秘窟,再做打算。”

  戚笼打定了主意,他相信李伏威也好、薛保侯也罢,这一段时间内,也不至于全无所获。

  最好相互之间打的狗脑子都爆出来,这样他就可以躺赢了。

  “你身上的伤——”

  洪小四迟疑的问,当初从巨城逃出来的时候,这位爷的身体状态,距离踏入鬼门关真的只剩一脚了,筋、骨、皮、肉、内脏、浑身器官,没有一处不处于重伤状态。

  就算现在来看,戚笼的裸露的皮肤上,一道道裂痕此起彼伏,皮肤上还长了好些血泡,呼吸微弱,一副感觉随时要咽气的感觉。

  这种状态,别说一打二了,李伏威和薛保侯这两条蛟龙中的任何一条,都能随时捏死他。

  戚笼摆了摆手,不以为意:“到两极秘窟前,我会恢复状态的。”

  若是佛心种魔大法没炼成,他还真不敢说这句话,但现在嘛,他有把握佛魔合一,重新炼体,炼体之后,肉身会更上一层楼。

  “对了,我的精神境界又有增长,此事结束后,我可以帮你解决‘耳朵’的问题。”

  “你——”洪小四彻底愣住了。

  洪小四被‘烛九幽’魔音洗脑,成了祂的‘耳’,这种状态跟‘波旬’的魔种寄生差不多,不过强度要弱上许多,毕竟论起精神操控,魔王波旬才是第一。

  而已经炼化魔种的戚笼,自然有把握解决这个问题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