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八十五章 有始有终

第一百八十五章 有始有终

  戚笼笑了笑,“我这个人不大喜欢被别人束缚,所以推己及人,我也不愿意束缚别人。”

  洪小四深吸了一口气,“你就不怕,我把你的秘密告诉别人?”

  “告诉了又能如何,倘若真的有两条龙脉在身,天下之大,谁又能奈我何,就算是半神也杀不了我。”

  “而且没到最后时刻,真神也降临不下来,就算下来了,我也不是没后台的。”

  不周、烛九阴,可都指望着自己发大财呢。

  洪小四有些感动,其实这些被洗脑的人都明白自己是怎么回事,但就像是牵线木偶一般,反抗的念头稍一诞生,就会被迅速抹去。

  也只有代表着烛九阴右眼的戚笼,说这话时,才不会让他被再度洗脑。

  洪小四眼中闪过一丝奇异光芒,他缓缓道:“我想求你一事。”

  “恩?”

  他拔出两口八斩刀,刀身柔顺入水,一看就是保养极好的,而洪小四握刀之后,刀刃竟散发着丝丝缕缕的黑气,融入空间之中,这是刀术与煞神将融合到一定程度的特殊现象。

  “你的刀术……有点意思!”

  戚笼目光一亮,‘无刀胜有刀’这种传说级的刀境,在不面对刀客的时候,其实是相当鸡肋的。

  但‘无刀胜有刀’的最大优点,便是对所有刀境都有一种特殊的感应。

  他明显感应到,洪小四处在一种特殊刀境的门槛上,这股刀意很庞大,却又没有一丝俗气,这是——

  “天刀!你居然领悟出了一丝天刀的精髓!”

  天刀,是和‘无刀胜有刀’‘上善若水’同样等级的刀境,同样是五大传说刀境之一,且以气势见长闻名,一刀使出,天地人浑然为一,从无法至有法,再从有法至无法,是刀道的极致。

  戚笼眼神闪过一丝惊艳,虽然对方只是摸到了这层境界的一丝丝变化,距离真正完善,还差十万八千里。

  但这也代表着十年、或者是二十年后,如果一切顺利的话,有一位传奇刀客将要诞生。

  洪小四苦笑一声:“是大姨夫,不,是刑晟这厮,与天工神阵合一,运转诸神之时,我把握住的一丝丝变化,距离吸收入刀术还差的远呢。”

  他顿了顿,认真道:“我说,万一,万一我死在这里,我想求你把这一对八斩刀带去关外,交给我哥哥,这本来就是他的刀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戚笼面无表情,一个优秀的刀客,应该对他的刀有着绝对的信心,刀是不祥之兆,但是刀客本身,却绝不会说出这么晦气的话。

  洪小四吐了口气,道:“我未婚妻,无想天难是不是就在这片古战场中?”

  “是!”

  戚笼没有说谎,他能感受到同为八难的气息。

  “如果再遇上她,我想试一试,我的刀能不能破她心头上的寒冰。”

  “这等于与魔王波旬间接交锋。”

  “所以我没有把握。”

  戚笼平静的看着他,两眼魔光微吐,气势迅速提升,好似浮沉着七情六欲的无边苦海,任何感情上的弱点,都会被海水倒灌而入。

  洪小四满头大汗,却始终没有放了他的刀。

  戚笼气势突兀一收,拿过一口八斩刀,刀面亮眼,在手心转了一圈,反手插入对方的刀鞘之中。

  “我的刀不在刀道之内,所以我的刀术最多只能超越刀道,而无法达到刀道的极致,但我希望你能做到这一点,所以我答应你,但唯独有一条,”戚笼顿了顿,拍了一下对方的肩膀,“你不能输!”

  洪小四身子一震,张了张嘴,可惜戚笼这时已经走出了洞。

  而在洞外,鸟不飞正凑在小美女面前大献殷勤,这个‘女向导’大约十八九岁,小麦色皮肤,小蛮腰、大长腿,矫健优美。

  鸟不飞本来就是个大帅哥,还会哄人,加上又是雇主,所以这女向导虽然故意板着个脸,依旧时不时的被逗的抿嘴一笑,看上去对对方颇有好感。

  “怎么,老六赤罗刹追不上,你想追一个简化版的?”

  鸟不飞顿时讪讪一笑,面对美人怒容,连忙补救道:“美人如名花,只有独一无二,哪有两朵相同的花儿。”

  鸟不飞赶紧把戚笼拉到一边,小声道:“三哥,这个小妹妹还是个雏儿,人还没结婚呢,肯定不是你的菜,你不吃,别挡着我品菜啊,实在不行,等我把人变少妇了,你再对你的心头好下手。”

  戚笼额头上爆出一根根青筋,早知道就把这小子丢下,任其自生自灭了,最好被波旬惦记上,也免的把自己气死!

  见三哥有暴怒的征兆,鸟不飞讪讪一笑,赶紧又把戚笼拉了过去,道:“介绍一下,这是血红菱小姐,是我们在古战场上的领路人。”

  血红菱扫了一圈周围的尸武人,忌惮的看了戚笼一眼,沉声道:“赶尸道人?”

  戚笼扬眉:“怎么,你还知道赶尸道人?”

  “老祖宗的日记中,赶尸道人本来叫做尸神官,是古国钦神监体系中,负责处理神尸的官员,后来古国四分五裂,听说这一脉的传人就去了关外发展。”

  血红菱稍显挑衅道:“我不知道你们想干什么,但没人比我们家族更了解这片古战场。”

  戚笼笑了笑:“血姑娘,我并不怀疑你的专业能力,只是有这么一种说法,江面上做生意的,不一定是船夫,也可以是船匪,越是老经验的船匪,对于当地的河道就越熟悉,所以租船过江,最好选那种才开船一两年的生瓜蛋子,你说呢?”

  血红菱感觉对方的眼神好似有魔力似的,能直接窥破人心,面色一白,那想要辩解的话,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。

  戚笼见状也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划了个大概方位,淡淡道:“我要去这个地方,大概要多少时间。”

  血红菱盯着戚笼画下的粗略地图,越看面色越是发白,最后抬起头,不敢置信的道:“你要去大杀漠!?你知不知道那个地方是所有古战场中,最危险的地方,它是一切生命的禁区,传说中,有神祇都殒落在这里!”

  “哦?”戚笼目光一亮,欣赏的打量着对方,“看来我是找对人了。”

  血红菱却倒退了好几步,突然从摇间拔出一口弯刀,一边退,一边发狠道:“我不接你们的活儿了!”

  戚笼看向鸟不飞:“你自己找的向导,你自己负责。”

  血红菱趁这个空隙,突然翻身上马,扬长而去。

  鸟不飞精神一振,二话不说,双肩抖动如鸟,踏步如飞,脚步落在沙子上,竟在一瞬间把细小的沙砾都震成沙粉,同时留下了一道焦黑的脚印。

  一眨眼的功夫,这小子跑的比马都快了。

  “这小子——”

  戚笼扫了眼脚印,感觉这小子的身法居然跟厌火公有那么几分相像。

  “鸟形、虫形,老五要是把十分精力用在武道上,这时候至少也是个宗师了吧。”

  六天王之中,论天赋,没人能比的上鸟天王。

  过了足足半个时辰,鸟不飞才施施然走了回来,一手拉着马,马上还有一个俏小娘子,小娘子的脸还是粉红的。

  戚笼视而不见,只是道:“若是要去大杀漠,需要多少时间?”

  血红菱垂眉搭眼,“哪怕一切顺利,都需要一个月。”

  “这么慢?”

  “古战场夜间不能行,会陷入修罗鬼蜮之中,就算是资格最老的向导,也不敢在夜间横穿古战场。”

  戚笼微微点头,然后道:“把你知道的地标、以及这一路上的风险、风俗,包括古战场的历史,都跟我说说,放心,不差你的银子,你要是能把我们顺顺利利带过去,包你赚的比抢的都多。”

  ……

  夜微深,戚笼和鸟不飞躺在一座沙丘上,戚笼看着满天繁星,突然道:“知道为什么把你带过来吗?”

  鸟不飞两手架着脑袋,惋惜的咂咂嘴,“可惜了,那个美人上司还没摸过小手,就被魔头寄生了,早知道我就下手更快一点了。”

  “若只是如此,我只会你一声便是,以你的机灵劲儿,难道不知道趋利避害。”

  “咦,那是为了什么?”

  戚笼沉默了一会儿,突然道:“我当年砍死老大和老四,你有没有恨我?”

  一向见风使舵、满口漂亮话的鸟天王,脸上居然罕见的闪过一丝阴郁,最后强笑道:

  “再怎么说,你也是我三哥啊。”

  “那就是有咯,”戚笼淡淡道:“你、我、贾似盗、小豹子,包括一部分七十二大寇,都在这片古战场中,还有假的赤身六王,现在应该都在薛保侯的麾下。”

  “我是想,这是一个很好的,了结我们十年恩怨的机会。”

  “等到了那时,便是赤身党起,赤身党终,无论结果如何,都好过有始无终。”

  ……

  而在同样的夜空之下,同样有一个穿着红衣的美艳夫人,盘膝,坐在沙丘之上,抬头,看着滚滚乌云,眼神恍惚而充斥着哀伤。

  而在沙丘之下,借着无边乌云制造出的黯淡天光,一道巨大而漆黑的龙影,正悄无声息的向着沙丘上游来……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