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八十六章 四大雷音 魔佛炼身

第一百八十六章 四大雷音 魔佛炼身

  沙漠是热的,倒不是太阳的余温,而是这片古战场上特有的现象。

  黑色的龙影并没有直接扑向山丘,而是在夜色的阴影下,绕着沙丘缓缓转着,每转动一圈,都有丝丝缕缕的黑色煞气涌出,化作一道道残肢断体的人影。

  这些人影虽然模样凄惨,但每一个都气息强大,虽是亡灵,但气血如冷江大河,浩荡不绝,这至少也是一流水准;好几个头目,都有宗师级的气场,天与人合、人与自然相统一、自身便是春夏秋冬四季。

  一时间,整个沙漠竟似一片欣欣向荣。

  巨大的龙影缓缓浮了起来,露出高大而峥嵘的身子,龙身无脚,而是成片的,像黑须一样的东西,像是倒转的一片黑森林,黝黑的眼睛冷冷的盯着这红衣美妇。

  “贱妾只是在此地祭奠亡夫而已,将军又何必苦苦相逼呢。”

  面对这恐怖的一幕,红姑表情平静,甚至嘴角还露出一丝浅浅的笑容。

  “女人,你过界了,你不断勾结你那些部下,让他们给你传递消息,这可跟我们的交易不一样。”

  “将军说的哪里话,当日在黑山城,我们给您击溃团练新军,而且表面上,赤身党劫了您的军粮,但在背后,却是由我们把这些粮草神不知鬼不觉的运到了关外,偷梁换柱,让您有更多的时间处理私事。”

  “而做为您的资助者,我只是想知道我的生意现在到哪一步了,这不过分吧。”

  龙影身下的条条黑须伸开,深入到每一道亡灵的脑壳之中,缓缓吸吮,越是吸吮,龙影越发清晰。

  若是戚笼在此,必然会大吃一惊,这不就是他所见到的,烛九阴的原型么。

  渐渐的,龙脑之上,渐渐浮出了一道人影,是薛保侯,两眼漆黑,头上长角,两侧脸颊上,各有一条黑鳞。

  他很是诡异的笑了笑:“你的亡夫,本侯大概知道是谁了,当初杀赤罗刹时,他曾送我一刀,本侯一直惦记着还给他呢。”

  随着话语,他的胸口鼓起,一道漆黑的刀痕渐渐浮出,那种独一无二的气息让红姑面色微变,掌心下意识的攥了起来。

  “贼寇的刀,威力之大,的确出乎了本侯的预料,只是本侯与龙影融合,精神境界早已跨过生死界限,这心中寇也是该破除了。”

  薛保侯的手掌缓缓探入胸口,握住这道刀痕,一股斩天寇地的气息顿时爆发而出。

  天哭、地裂、凄风血雨!

  “说到底,我还是要感谢你的男人,没有他,本侯也不会这么快就踏破生死玄关,并借用九幽龙火重新烧身。”

  “都要谢谢你们啊!!!”

  薛保侯猛的一捏,顿时好似龙息一般的黑火从手掌窜出,火光黑暗,仿佛天下之幽冥暗藏,尽收于此。

  地有九重,又称‘九幽’,‘九重’即‘重九’,所以阴山背后有二九一十八座地狱,每一层地狱有一层阎罗殿,世间万物都要经过森罗殿的审判,才决定生死转轮,所以阎王殿又称‘森罗殿’,即‘万象森罗’之意。

  而薛保侯这九幽龙火,就包含着‘万象森罗’之意,相当于在至暗世界之中,将生命一次又一次的轮转,最后超越生死,达到一种永恒的阴暗状态。

  ‘斩天刀寇’是生死之刀,三尺之内,你死我生,惨烈凄厉,便毕竟没有超越生死的概念。

  所以随着龙息的猛烈吞吐,一声‘崩’响,刀光终于断裂,一时间,满空都是惨烈的刀影。

  纵横天下、杀伐无数的麻匪刀,第一次杀人不成,反被捏断。

  红姑身子猛的一震,面色顿时苍白起来。

  “你丈夫的刀已经不顶用了,我看你还是乖乖做我的女人好了!”

  薛保侯在哈哈大笑声中,人龙相合,猛然化作一道巨大的黑影,向红姑扑去。

  红姑却面无表情,突然向后一退,一道虚幻的大门打开,这门白玉为柱,上有种种神兽纹路,尊贵异常,只是门板却是破旧古老,黑洞洞的,还在不停晃荡着,散着阴森死亡的气息。

  脚步往后一移,红姑的人影在对方扑来的前一刹那,如梦幻泡影,消失不见。

  “刀顶不顶用,得看刀鞘,贱妾这把寡妇刀鞘,却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插的进去的。”

  人影消失,只剩下一道道符篆一样的细密纹路,刻在地面上,散发着焦烟。

  “承天之门!你和承天堡是什么关系?!”薛保侯突然面色一变,“原来你就是那个弑夫的女人!”

  只可惜天黑地暗,除了冷森森的沙漠风暴,再无一丝一毫的声音。

  ……

  月落日升,虽然天空上乌云笼罩,但是天色已然泛白,尸武人军团行走之间,阴风滚滚。

  “爹,你好像有些心神不灵?”戚小骨探过小脑袋,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戚笼。

  “无事,”戚笼长长吐了一口气,坐回了轿子之中。

  昨天晚上他的确做了一个梦,梦见了一个熟悉的红衣女人,女人的脸精致而妩媚,深情款款的望着自己,然后随着他的走进,对方的皮肤渐渐苍老,凋零,然后只剩下森森白骨。

  红颜白骨、粉黛骷髅,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。

  武道到了他这种境界,可以说念头不动、泰山不落,这种强烈的情绪已经很久没有过了。

  而且是事关红姑的——

  戚笼自嘲的一笑,看来自己也没有自我认为的那般处之泰然嘛。

  “爹,我娘呢?”

  自从戚小骨‘成人’之后,就经常会问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。

  “你娘死了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戚小骨认真的点了点头,然后又凑到菩儿面前,跟小尼姑勾勾搭搭,不知道说些什么。

  戚笼深吸了一口气,精神如明镜般光亮皎洁,各种念头全部滑落。

  坐在尸武人抬的轿子中,戚笼把轿子上的帘子拉上,脱了外衣,深深一吸,捏天道印,金身覆盖全身,同时身上各个部位,腹、肩、胸口、腰、脊、大腿、小腿、手指、脚趾,没有一处不散发着雷音。

  所谓的雷音,其实就是骨头在体内高速震颤,发出的声响,这是入了炼法的门道。

  但除了这众所周知的虎豹雷音,其实还有三种更高层次的‘雷音’。

  一个叫‘猫雷声’,又称之为‘静雷音’,是大筋与小筋迅速扭拧旋伸缩,所发出的细小声音,就像是冬天脱毛衣,发出的细密声响。

  这种‘静雷音’即能提高人体反应能力,又能刺激骨髓造血,可以说是一举两得。

  还有一种叫‘血雷音’,按照道家的说法便是‘铅血汞水’——以金液金水,流注五藏,坚滑四肢,调养百神,润泽六腑,变易毛骨,延久生形,其力至神足矣。

  这涉及到道家的高深桩功,涉及到炼气打坐,天人合一,非道门真传不得传授。

  还有一种,叫做‘孔窍神雷’,是浑身毛孔张开收缩,压缩空气,这种炼法是皮肉合炼,练到极限,可以周身打雷,所以又被称之为雷神劲,威力极大。

  用横炼的手段,无论是内家还是外家,想要贯通其中一道,都十分困难。

  因为这涉及到十几、乃至几十套拳术劲力变化,从头开始,一直炼到脚掌,耳朵、腋下、尾椎骨等要害都要一一炼化。

  最后周身无漏,才算是雷音大成,全身聚雷,彻底享受到‘雷音’带来的肉身潜能增长。

  而能把其中一门雷音炼至大成,至少炼体大成是逃不了的。

  哪怕是号称山北道横炼第一人的罗吾皇,也只是将‘虎豹雷音’和‘猫雷音’炼到了极限,筋骨彻底化作铜皮铁骨,哪怕一流高手的拳劲也渗透不了皮肉。

  而戚笼与这些横炼高手最大的不同是,他正面挨了半神高手的轰杀,从拳意到拳劲,从体外到体内,前前后后爆了个通透。

  厌火公的大武行体系‘祝融’,聚劲成火,化火为针,能将敌人身上的任何空隙都扎了个通透,并且将五脏六腑一一引燃。

  任何一个人,哪怕宗师受到这厌火公的正面轰杀,都必死无疑。

  但戚笼是个例外。

  天工神阵、刑晟的‘诸神转’、戚笼的‘地藏王’,将厌火公拳术中的拳意压缩到极限,戚笼受的伤再严重,也只是单纯肉身上的伤势。

  而且这种伤势从内到外,坏到了极限,必须大修大补,这却也是最好的机会。

  没人能够伤的这么的‘严重’,浑身上下,没有一寸的好筋、好骨、好皮、好肉。

  当然,若是换做其它任何人,哪怕是宗师,这辈子不残,也只能潦倒厮混下半生了。

  但是戚笼却是佛家、魔道合炼的武道怪物,更是史上第一个炼化魔种的存在。

  肉身对他来说,就是人皮筏子,哪里需要补哪里。

  随着佛心种魔大法的全力运转,戚笼猛的一吐,一条血练从嘴中吐出,眼中魔光闪烁,这条血练竟然在空中一转,化做一条手臂粗的血蟒,绕着身子爬动。

  “龙蟒杂交、佛魔相转,金身粉碎,天魔出壳。”

  戚笼眉心上,魔种光芒一闪而逝,同一时间,闷雷大作,戚笼钝金佛身碎裂成无数小片。

  魔种的力量从人体内部重新构造着肉身,仿佛把人体拆成千百分,再把每一份拼凑起来。

  而金身则是保证这些人体裂片不会彻底崩溃。

  每一个毛孔之中,都在吟唱着阵阵梵音,这梵音保存了肉身的生机。

  “四雷同鸣!”

  先是虎豹雷音,然后是静雷音,紧接着是血蟒发出的血雷音,最后是空窍雷音。

  戚笼竟然在一瞬间,炼成了四种,普通练家子要花一辈子才能练出来的雷音变化。

  “四雷震体,四道同分!”

  话音一落,闷雷声更是从内到外响个不断,先是‘嘶拉’一声,以人体中轴线为核心,整张人皮一分为二,从头顶一直到腰间,然后悬浮在半空之中,并露出了一具只剩肉和骨头的架子。

  “天魔出鞘,皮肉分离!”

  雷声如刀鸣,如同庖丁解牛,把上半身鲜红的血肉解了下来,血液密封在肉中,好似血色的琥珀。

  人皮飘在前面、血肉挂在后面、骨头架子在中间,两颗大眼珠子魔气森森,这番恐怖的画面,换做任何一个人,怕是吓的魂都要掉了。

  “拧衣洗血百把!”

  “倒吞活人胎!”

  “养百兽、**髓!”

  “白骨长桥身中架!”

  戚笼花了偌大的功夫,分皮、拆肉、剔骨,其实就是同时炼法,在短时间内,将罗家四种炼法同时贯通,至少达到小成的境界。

  倘如达到这个地步,他的肉身甚至能够超越罗武皇。

  罗武皇是死炼,他的精神境界不过关。

  而戚笼是活炼,他的佛意魔念,可以延伸到身体任何一个角落,然后把精神意念打入躯壳之中。

  这相当于魔化版的‘火烧身’。

  虽然论起烈度,可能远远不上武道上的最后一关。

  但是在诡异程度上,还尤胜一筹。

  魔种在戚笼的肉身之中开花结果。

  无边苦海、八热地狱、八寒地狱、地轮、须弥山、夜摩天、仞利天、兜率天、化乐天、他化自在天。

  种种难以描述的气息体内一闪而过。

  一时间,整个肉身、骨身、皮身,像是被空气油炸一把,雷声、电响、偶有一道魔光闪过,又或是一道佛意从体内蒸腾。

  “胎藏孕育,生死反复。”

  借助佛魔合一之势,戚笼以一种恐怖的速度提升着肉身的强度。

  没人能够筋骨皮肉四炼合炼。

  只有戚笼做到了!

  鸟不飞下意识回头,只见在层层尸武人的围绕下,那顶红色的小轿子中,好似有什么大恐怖即将孕育一般。

  “阴气森森的,还是红轿子,搞的跟午夜新娘一样。”

  红轿子是戚小骨选的,在颜色爱好上,这个小僵尸跟她死去的‘娘亲’倒是很相似。

  “停一下!”

  正在最前方带路的血红菱突然大喝一声,手中弯刀出鞘,戒备森严。

  “都小心一点,沙漠里的掠食者出动了。”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