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八十七章 沙漠兽潮

第一百八十七章 沙漠兽潮

  果不其然,血红菱话音刚落,沙子的表面便开始迅速下陷,就算是有一定桩功的武人,一不留神,也会陷入其中。

  然后腥风涌起,沙坑里猛然探出一对大钳子,就要连人带马,全部夹断。

  洪小四双眼一眯,瞬间从马上跃起,马身之下厉风一闪,就把这匹以皮糙肉厚闻名的黑毛马一分为二。

  这马惨叫一声,血水喷洒,大量的脏器陷入坑中,坑中同时传来‘咕噜咕噜’的咀嚼声。

  “想跑!”

  眼看着这面目不清的怪物吃饱喝足,就要下沉,洪小四单刀出鞘,身子还在空中,八斩刀化作一道黑芒,远隔一丈,像是劈碎光线一般,恶狠狠的斩在了来敌身上。

  沙石下面的怪物瞬间就没气了。

  “刀罡?”

  鸟不飞轻咦一声,刀术、刀劲、刀意、刀罡,刀罡是刀道的最后一层,就连他三哥都练没到最后一层呢。

  当然了,戚笼的‘麻匪刀’自成体系,已经超越了普通刀道,这又是另一回事了。

  但从刀客的角度来看,洪小四这一刀下去,刀气与煞气浑然一体,并将‘黑煞将’融入到刀意之中,无声无息间杀气藏于锋刃,尽显刀术大师风范。

  刀术大师再往上,那就是刀道宗师了。

  “啧啧,大树底下好乘凉啊。”

  鸟不飞似笑非笑,心中却打了个警钟,当初洪小四要是在七府大酒楼斩出这一刀,自己恐怕就是身首异处的下场了。

  “沙螃蟹并不群居,而是以家族为单位,喜欢伪装成沙中石块,腹部柔软,喜食脏器,一般我们对付它,都是在水里下毒。”

  血红菱顿了顿,补充道:“但是据我所知,我们目前所在的地方,还远远未到沙螃蟹的集聚地。”

  场面比她设想的好太多了,三只沙螃蟹,只是以一位尸武人的脚掌被剪断而告终。

  而且这个武人跟没事人似的,简单的包扎了下,似乎就又能动了。

  三只沙螃蟹,被洪小四斩杀了两只,还有一只被十几位尸武人乱刀斩死。

  相对完好的两只被从沙子里挖了出来,沙螃蟹比水缸小一号,有点像是螃蟹和穿山甲的结合体,前半截是螃蟹,两根钳子跟两口偃月刀一般,钳口相当锋利,而后半截则被一条长长的鳞片尾巴覆盖,尾尖弯曲扁平,像是铁锹。

  血红菱目光一亮,也不顾赃污,直接划开腹部,割出两大块白花花的‘蟹肉’。

  “这是白肉,是沙螃蟹一身最柔软的地方,而且服用下去能增涨一丝丝气力,是古战场的恩赐,能生吃。”

  “闻起来好似还挺香的,”鸟不飞咽了一口口水,“我尝尝。”

  谁知洪小四面无表情的夺了过去,招来一个尸武人,将这两块肉送入轿子中。

  “这是我杀的,要想吃,自己解决。”

  鸟不飞顿时道了一声晦气,自家逃命的本事超一流,但像对方一般,用刀直接斩开近两寸的厚实尸壳,他可做不到。

  他用脚踢了踢这螃蟹壳,对血红菱好奇道:“这算是妖物吗?”

  “不,这叫煞物,又称血肉煲,妖气的核心的妖气,而煞物的核心是血脉。”

  血红菱可惜的望了一眼这对大钳子,这是可以磨成上等兵刃的,可惜时间不等人。

  “老祖宗说,这天上的黑云,就是一个大蛋壳,所有古战场的生物都是古人亡灵所化。”

  鸟不飞突然凑在螃蟹壳上闻了闻,除了白肉外,沙蟹表面有一股浓腥味,他又闪电般的出手,抓了一把风凑在鼻子下面,面色突然一变:“你刚刚说这沙螃蟹不是群居生物?”

  “是啊,怎么了?”

  “没什么,只是至少有五百的螃蟹精在向我们靠近!”

  五百沙螃蟹,在沙漠地形的帮助下,就相当于五百位二流刀客。

  就连洪小四都面色一变,因为入眼可见的地平线那一头,一只又一只古战场特有的怪物现身,五彩毒蜥、蛇鸵鸟、尸袋骆驼、沙漠角蝰,这些都是血气强大到可以实质化的沙漠怪物。

  当然还有一些无声无息、但却更加致命的怪物,比如,本来不群居,却莫名凑在一起的沙螃蟹,在肉眼可见的沙漠上鼓起一个个小沙包。

  又或者,在群兽背后,黑压压的一片尸甲虫,还有天空上飞翔来去,瘦的骨包皮一般的怪鸟。

  这些怪物字黑压压的一片,数量绝对不下数万!

  而且尖叫声此起彼伏,像是被人追杀。

  血红菱这个本地向导也慌了,因为有些气血堪比一流高手的怪物,明显是在古战场最深层,是‘大杀漠’才有的危险生物,怎么现在一股脑冒了出来。

  “先退回去!”

  “只能进、不能退!”

  戚笼进行深层次闭关,负责指挥的便是洪小四和鸟不飞二人,鸟不飞是一贯的摸鱼划水,但是这一次,他的态度极其坚定,气场也变的像火焰一般汹汹燃烧。

  这是曾经麾下数万大寇,赤身六王的气场!

  洪小四毫不客气道:“你想找死!?”

  “相信我,这兽潮绝对不只这一波,越往后,恐怖的怪物就可能越多,你现在不进去,之后再想进去,根本不可能!”

  不等洪小四继续逼问,鸟不飞直接吼道:“乖侄女儿,布阵!!!”

  戚小骨几乎没有犹豫的仰天张嘴,四根尸牙上下刺出,尸烟喷射而出,这股浓烟之中,带着强烈的火气火星,顿时天昏地暗,热浪滚滚,尸雾腾腾,方圆十里,全被浓烈的黑雾所覆盖,放眼望去,好似一座漆黑的棺材,直接封闭了四周空间。

  这等阵势,虽然论规模比不上当初在葛家堡,覆盖数万人的赶尸军阵,但是论起强度上,却要远远超过。

  戚小骨如今已经算是半个尸王了,虽然自打变成‘人’之后,脑子不好使的程度直追薛白,但是论起实力来,在这一行人,却是仅次于戚笼的尸道高手。

  从上往下望去,就像是一尊巨大的黑棺,悬空而起,直直撞向这黑压压的兽群。

  眼见尸体化作的死亡气息凝若实质,鸟不飞微微松了一口气,这种强度的死气,气血没有强大到一定程度的‘煞物’,是绝对冲不进去的。

  “嫂子能生出这玩意来,她肚皮到底是怎么长的?”

  戚笼没有解释,所以鸟不飞一直以为,这戚小骨真是红姑的女儿,虽然戚小骨言行古怪,但当年红姑的作风在他看来,也没有多正常。

  在鸟不飞眼中,嫂子都是不大正经的。

  而当棺材与兽潮相撞的前一刻,鸟不飞突然抬腿,脚过肩头,然后重重的往下一跺,一股无比强大的气势在落脚的一刹那,绽放出来。

  恍惚之间,仿佛是厌火公降临,重重跺的那一脚。

  一张巨大的脚印猛然从地面浮出,虫形鸟篆、密密麻麻,覆盖范围甚至超过十里。

  这脚印一落,这些气血强大、煞气入骨的煞兽,竟疯狂的往两侧逃窜。

  脚印在这黑压压的兽潮之中,硬生生的劈出一条线来。

  洪小四轻咦一声,对鸟不飞刮目相看,催促道:“再来一次!”

  鸟不飞翻着白眼,流着虚汗,两腿垮拉着,意识都模糊了。

  “别逼我,嫂子,我真的不行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可惜这一招的威力来的快,去的也快,不过三息,脚印消失,然而无数气血强大的、煞气腾腾的煞兽,铺天盖地钻入‘尸棺’之中。

  然后在下一刻,无数道夹杂着毁灭之气的刀影,铺天盖地斩来,尸武人的刀身之上,依附着一股燥热的、让人血脉焦枯的气息。

  凡是被刀光斩杀到肉身的煞兽,顺着刀术裂口,肉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作枯骨。

  而那消逝的生命力,则加固了黑棺材的强度,在棺材之中,一道若有若无、皮肉散发的尸王影像,便在棺中沉浮着。

  ……

  “哇,这个女鬼好漂亮!”

  而在古战场的边缘,薛白正瞪大眼珠,盯着一具靠在石头上的人骨。

  一般而言,精神境界都是一个武人的性格、追求、理念的结合,哪怕是同一种精神境界,在不同人的手上,也会呈现不同的状态。

  但是对于薛白来说,之所以能‘窥鬼神’成功,便是他对于这个世界,永远有着‘稀奇古怪’的好奇心。

  而恰好,在他离开之前,南老叔公终于把他的‘绝活’,一本相当少儿不宜的‘拳谱秘籍’交给薛白。

  而薛白得到‘秘籍’之后,如醍醐灌顶,一下子对女色产生了浓郁的好奇心。

  只不过别人眼中的女色,是女人姿色,而薛白眼中的姿色,则是女鬼姿色。

  罗武皇远眺,“看来再过五十里,就到古战场边缘了。”

  这青铜怪物扫了眼专心致志的薛白,知道如果不说些什么,改变对方的注意,这小子能看个一天一夜。

  他一巴掌把薛白脑袋抓了起来,嘿嘿狞笑道:“小子,看看这东西两边,相隔两百里的两座山,你知道这是谁家的地头吗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

  薛白脑袋被提了起来,身子直晃,眼珠子却还在往下瞥。

  罗武皇指的两座山,山势险峻、层崖峭壁,是山北道不可多得的名山险峰。

  而且更奇异的是,一座山峰表面平滑如镜,另一座山峰则是通体如血。

  “那老子告诉你,这个像镜子一样的山头,山上是陈家的大本营天人洞,而那个山体流血一样的山峰,则是当年赤身贼的赤血山。”

  “赤身贼?”

  薛白立刻抬起了脑袋,兴致勃勃,“原来这是我老戚家的祖宅啊,我说怎么看着这么亲切。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