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八十八章 玉碎人出

第一百八十八章 玉碎人出

  “我要去祭祖!”

  薛白欢呼一声,直奔赤血山而去。

  好在罗武皇眼疾手快,蒲扇大的手掌直接把对方拎了起来,饶是如此,薛白的两条小短腿还在拼命的扑腾着,憋着气,满脸通红,摆明了不让我去,誓不罢休。

  饶是罗武皇凶残暴虐,也被对方磨的没了脾气,没好气的吼道:“别忘了你这次来是干什么的!”

  “不是来找爹的吗?”薛白愣了一下,挠头道。

  “那你爹在山上吗?”

  “哦,对了,我爹好像不做大佬很多年了。”

  罗武皇哼哼两声,喷出的鼻息直接将地面炸出了两个小窟窿,盘膝往地面一坐,地面‘轰隆’一声,硬是被这怪物的铁腚坐出了两个大坑。

  “明白的话,那就等着!”

  薛白只是脑子不好使,不是真的傻,他挠了挠刚长毛的下巴,忽然道:“你不是来找我爹的,你是来抓人的吧?”

  “老子抓谁?”

  “我想想,是不是我表哥薛继武,还有那个什么八难,在巨城之中,表哥他们瞒着我溜走,一定是去做什么不好的事,不过若只是我表哥做坏事,族长他不会管的,只有危及家族的情况下,才会下命令,所以这件事肯定跟‘八难’有关。”

  “族里人可不敢真拿表哥怎么样,就算通知别的家族,也难免会有表哥的眼线,所以才会让罗前辈你出手,依我传承我娘、还有我爹的优秀智商来推算,族长肯定给了你好多好处吧。”

  “嗯?!”

  罗武皇这一下真的是有些惊到了,他本以为薛白跟当年的自己一样,是个练武成癫的疯子,我行我素,完全不在意别人如何想,也完全不会站在别人的角度考虑问题。

  但没想到薛白不仅继承了刀魔的魔性,连他老娘的算计都是有天赋的。

  “既然你猜到了一部分,那老子也就不藏着掖着了,嘿,不仅是薛家、还有梁家、陈家,而他们要对付的,不仅是八难,还有阎佛寺!”

  “现在你们三家的精锐,怕是已经在攻打老巢空虚的阎佛寺尸佛崖了。”

  “咦?围攻那些和尚,为什么?阎佛寺不也是五大阀之一么,”薛白挠头道。

  “嘿嘿,你这个薛家人应该比老子还清楚才对,当年鱼冀郡主的长子,你们薛家的二代祖薛补庭,不就是死在阎佛寺的开创者,第一代阎佛的手下么。”

  “当年梁家、陈家的先祖,奉不知道哪个鸟人的命令,来关内做任务,捎带上了你们家祖宗,还有那位号称古国晚期第一神将的巨神将,据说跟这些人也有一番瓜葛。”

  “结果事败,巨神将、薛补庭直接没了鸟命,陈家老祖、梁家老祖重伤而归,而阻止他们行动的,便是回来之后,建立阎佛寺的一代阎佛,哦,对了,这老秃驴当年还有一个法号,叫做死神僧。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  “三十年前,陈万道这老鬼亲口告诉我的,和那三个废物一起听的故事,哈哈哈哈哈哈……那老头子怕是自己都没想到,自己守了一辈子的陈家荣誉,结果到最后,成了人人恨不得得而诛之的大魔头,嘿嘿嘿,生死之间,果然是有大恐怖啊。”

  罗武皇喋喋怪笑,嘴里喷出的气流像是小型风柱,胸口上裂痕因为气血涌动而加速裂开。

  如果说以前的罗武皇是个铜皮罐头,浑身上下裹的严严实实的,但是现在,胸口的伤势就是他最大的弱点。

  这是被厌火公的祝融劲轰出来的。

  “老头子,你以前总跟我们说,武人心灵上不能有任何弱点,要静心、节欲、去兽性、炼神性,结果你他娘的也没做到嘛。”

  罗武皇低头看向胸口上深可见骨,甚至可见心脏的伤势,眼神之中,竟然散发着一种聪慧剔透的光泽。

  当日他面对的,可是最完整的半神,而且是半神中的佼佼者,祝融血脉的厌火公。

  他当日面对的压力,可以说是戚笼的十倍。

  最后九死一生,从半神手下逃得性命,精神才得到了升华。

  “老子肉身也做到了这一点,但老子也被困在这具完美肉身之中了,好在老子比你更敢玩命,所以我悟了。”

  “不,你裂了。”

  罗武皇脸一黑,破口骂道:“你小子懂个屁,老子肉身虽受重伤,但精神上已经闯过最后一关了,等老子将外道一百零八套拳术通通炼成金系拳术,演化出先天罡气,这点小伤算什么!”

  “不,我是说,这山裂了!”

  罗武皇回头,牛眼瞬间瞪的老大,只见陈家的的老巢天镜山,竟真的从山顶开始,一道巨大的裂缝一直蔓延到山脚,哪怕远隔百里,都能看到那一条粗线。

  趁着罗武皇难得的失神之际,薛白一跃而起,身影像是穿林的鸟儿,那么的灵气、那么的潇洒、那么的急不可耐,像是撒欢的熊孩子,笑的满脸灿烂。

  “我去山上拜祖宗去咯!”

  “他娘的!”

  罗武皇也顾不上收拾这皮孩子,象腿往地面重重一跺,借着震劲,身影像是一只踩水的大象,横移出五丈开外,然后又是一脚踏下去,在下一息间,踏出五丈开外。

  有道是香象渡河,截流而过,更无疑滞。

  这一踩一踏,把重达万斤的身子横移,实则是使用了高深的运劲技巧,把四周空气凝成水流,而身子便能借助水流的流动,直接横移到数丈之外。

  若是在没有跟厌火公决战之前,哪怕戚笼传了对方内家劲力变化,他也练不出来这一招。

  简单来说,就是这个铜疙瘩被打开窍了。

  而罗武皇之所以这么激动,最主要的原因,便是按照计划,陈家的一部分人手将会在这里与他集合,不过这份人手不是武行的人马,而是道法传承。

  就好比薛家有气炼、血炼二脉一般,陈家的传承同样分成两道,而最主要的传承其实是‘九云法统’,是关外道士一脉的传承。

  而陈家老祖云镜子,更是传说中的道家金丹高人!

  也是一直到陈万道出世之后,陈家的武法才盖过道法,渐渐为山北道武人所知。

  而陈家的天镜山开裂,只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陈家的至宝无字玉璧出了问题。

  而这无字玉璧,即陈家功法‘天行健’的总纲,也是传说中,那位金丹老祖的法宝。

  百里之距,罗武皇全力以赴之下,倏忽便至,而陈家上下早已乱成了一团。

  罗武皇携风带暴而来,直接把两个守山的童子吹飞了,过青元宫、转太极殿、过玄龟崖、三溪井、玉京观、大有洞天等景观,步履如飞,熟门熟路,直奔后山禁地所在。

  罗武皇年少时曾在这天镜山练武三年,甚至还因为在武道大比中获得了头名,而被允许在无字玉璧前面壁三日——虽然最后什么都没悟出来。

  所以他比谁都清楚,天镜山最危险的,并不是陈家的武人,而是以无字玉璧为核心,布下的重重风水大阵。

  哪怕罗武皇如今武道大成,都没有把握能够破开这阵势,但如今这些阵势全部失效了。

  一路上也不是没有陈家武人要阻止他,小一辈的被他的护身劲风逼的近不了身,老一辈的一看到是他,二话不说,直接让开了一条道。

  罗武皇就这么横冲直撞的闯入了天人洞,果然看见了一面无比巨大的玉璧,像是一面青色墙壁一样镶嵌在山腹之中。

  而一道人形缺口正正出现在玉璧中央,从这缺口中,散发着几乎可凝成实质的风水之气,像是风暴一样席卷而出。

  一些青衣道人手持罗盘、令旗、木剑等一看就是极品的道家法器,又或是登楼而做法,这些道人至少也是两个小境界的道门精英,有几位老道人气势极其强大,一举一动,好似能移山填海一般。

  但无论怎么施法念咒,都无法制止这风水之气的狂泻。

  晶莹剔透的玉璧肉眼可见的变成灰色。

  “陈万道这老东西才背叛了正统武道,陈家的道人就有样学样,准备刨了自家祖坟?”罗武皇大声嘲笑道。

  “呱噪!”

  “找死!”

  “辱我陈家名声!”

  几乎一瞬间,九道泰山咒落在了罗武皇的头上,这青铜怪物的脑袋上,悬浮了九座虚幻大山,重重向下轰去,法术之真,把空气都压出了层层音爆。

  然后罗吾皇冷哼一声,声如震天响雷,两双簸箕的大掌向上一撕,犹如大闸开江,气血‘轰’的一声,直接撕山而出。

  “陈家的老东西还真是不讲究,三十年前的老玩意,还以为镇住老子!!”罗武皇凶睛闪烁。

  “各位老前辈息怒,罗大哥也是怕陈家出了事,罗大哥跟陈家,尤其是前代族长,还是有一份香火之情的。”一道声音匆匆响起。

  来人猿臂蜂腰,背挂长剑,是个极儒雅的中年人。

  他虽然不是陈家中人,但似乎与陈家的道人们关系都不差,三言两语就把人火气给熄了大半。

  “咦?你不是那个给梁乃周看门的小卒子嘛,你也到这里来了?”

  来人苦笑一声:“在下梁龙友,龙云总教头,是奉三家族长之命,来支援罗大哥的,谁知道刚到天镜山,就撞上了此事。”

  “什么个鬼情况!”罗武皇磨的牙齿‘嘎吱’作响,“陈老鬼回来了?”

  “应该不是,”梁乃周盯着玉璧上的洞口,有些惊疑道:“这形状,似乎是个女人。”

  而在两百里开外的赤血山,薛白兴致勃勃的三跪九叩,一路拜祖宗,刚拜到结义堂,就看到一座玉女雕像,正正摆在中央,日光照射下,美若天仙。

  薛白一愣,瞳孔渐渐放大,这是、这是——

  神仙姐姐!?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