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八十九章 祖孙二人组(上)

第一百八十九章 祖孙二人组(上)

  稳住!

  一定要稳住!

  薛白深深喘了一口气,扣着下巴,眼神瞪的老大,绕着这玉像缓缓转动着。

  诡异,很诡异!

  我戚家老宅之中,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一座雕像来。

  这玉像雕的极好,与生人一般无二,样貌极美,美的超凡脱俗,一身白玉长裙随风微荡,纹理之中,隐隐透着肉色,两眼更是盈盈秋水,波澜荡漾。

  薛白‘窥鬼神’之下,可以明显感受到,这雕像身上灵气冲天,好似一望无际的仙境云层,每一朵云头上,灵光蓬勃而出,又浠沥沥的洒落入云间,玉皎皎、白灼灼,漫天云光皆灵光。

  云中丘拥有风水之气所化的二十四节气美景,但是没有任何一处美景,比的上这座雕像。

  雕像?

  薛白脑中灵光一闪。

  天女阁也有一座雕像,是鱼冀郡主,也就是他薛家老祖宗的雕像。

  如今这里也有一座雕像,所以说……

  这是我戚家的老祖宗!!!

  薛白眼神精光一闪,膝盖一软,‘啪嗒’一声,当场就跪了。

  ‘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——’

  他磕了一连串的响头,子孙不孝,一直到现在才来祭拜您!

  结果用劲过猛,导致地面震动太剧烈,‘轰’的一下,雕像仰天翻倒,后脑勺着地。

  又是‘啪嗒’一声,祖宗裂了!

  薛白嘴巴张的老大,能塞至少四个鸡蛋。

  只见在四分五裂的雕像碎片中,一位跟雕像有着九成相似的少女,迷茫的醒了过来。

  妈耶!祖宗她活了!!!

  “老祖宗,你没事吧!”

  薛白赶紧凑了上去,将少女扶了起来,少女一身白衣白裙,眉若剪水,肤若凝脂,眼神颤动之间,像是有光泽闪动。

  薛白泪流满面,鼻涕泡都要流出来,真·老祖宗显灵了。

  我戚家老祖宗就是比他薛家祖宗厉害,我薛白拜了薛家祖宗那么多年,也没见人活过来,指点一下我这个晚辈。

  果然还是本家人照顾自己啊!

  少女愣住了,呆呆的看向薛白,口吐悦耳灵音,道:“你…是谁?”

  “我是您不知多少代的孙儿小白啊,”薛白涕泗横流,泣不成声。

  少女钟天地之灵秀出世,而且打出生之际,便就颠沛流离,根本无人教导,情感方面比薛白还幼稚,不过她有一颗七窍玲珑心,能真切的感应到人的感情,在这方面,连天魔都骗不了她。

  她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薛白真真切切,没有一丝杂质的孺慕之情,于是她的剪水双瞳也迅速湿润了。

  “小白孙儿!”

  “老祖宗!”

  祖孙二人抱头痛哭。

  与赤血山感人至极的画面相比,天人洞中一片愁云惨淡,随着最后一点风水之气泄露,‘轰’的一声,陈家传承近三百年的至宝,无字玉璧轰然碎裂,变成一块块顽石,洒落当场。

  在场的陈家人都有幸见证了这一幕,一个个失魂落魄,比得知罗万道加入‘八难’还要低沉。

  罗武皇脸颊抽动,眼中凶芒闪烁,手指摩擦之间,‘嘎吱’‘嘎吱’,发出喑哑难听的金属摩擦声。

  他和陈家的感情,相当复杂,某种意义上比罗家本家都深。

  就在这时,一位道童打扮的温婉少女走了过来,拱手做了一揖,小声道:“二位,老祖宗有请。”

  “那老东西是该醒了,”罗武皇冷哼一声,大步而去。

  梁龙友要跟随,却被那少女挡住了方向,“梁前辈,抱歉,老祖宗只邀请了罗前辈一人。”

  梁龙友愣了一下,有些尴尬,但转而露出和蔼的笑容,“是在下莽撞了。”

  梁龙友风度翩翩,容貌英俊,言行举止有一种说不出的魅力,尤其是两眼望过去,对女人来说,更是有一种无法形容的吸引力。

  但这少女却面色不变,眼观鼻,鼻观心。

  “梁前辈,我精神已入无人无我的井中月境,距离斩赤龙只剩最后一步,梁家的龙涎香对我没用。”

  龙涎,也就是真龙的口水,传说中,龙在交配时,龙涎会止不住的向下流。

  梁家男子炼武时,用龙涎香熏身心,直到炼到用心点香,无色无味,心念一动,便能让人产生极致的好感,这在武行之中,叫做无形生魅,是一种诡异的精神气场。

  传说中,梁家老祖正是见证了龙蟒杂交的一幕,又偷取了杂交后的遗物,才创出了梁家一脉。

  而无论是‘鱼龙婢’,还是‘大蛇夫人’,包括梁家的双修术,其实都是这一套变化的产物。

  而等梁龙友回过神来,这个道装少女已经没了人影,而他自始至终,都没看清这少女的长相,记忆之中,只有一团白雾。

  “有意思!”

  在外人眼中,陈家最老的一辈是陈万道,他已经活了足有两甲子之寿,但只有少数人知道,陈家最老的,其实并不是他,而是另一位修炼法脉的老祖,他的肉身半尸解,常年不死不生,寿元近三百年。

  他也是陈家老祖云镜子收的最后一位童子。

  罗武皇在三十年前见过对方,是陈万道带他来拜见的,如今再一次见面,发现这老小子跟三十年前相比,几乎没有任何变化,白眉毛、长胡子,老眼炯炯有神,非要计较的话,便是在冰室的冷气中,尸臭味多了那么一丝丝。

  “老东西,你该不会是三十年都没动过吧!”罗武皇上下打量着对方,大大咧咧的道:“就不怕得痔疮?”

  “老朽偶尔心血来潮,还是会阴神出游一番的,”老童子笑呵呵的道。

  “咦?无字玉璧毁了,你似乎一点都不惊讶?”

  “老朽三十年前就料到了今天,不然老朽为什么要陈万道传你拳术,还帮你镇压兽性,就是算到了会有今日,陈家需要下一根顶梁柱。”

  “薛家‘九气驭皇道’,梁家的‘腥龙法’、以及我陈家的‘九云法统’,三足鼎立,如今薛家气炼、血炼再次合并,指不定哪一代的天才就会推陈出新,重新演化这一门上古武道,梁家则一直是‘承天堡’的分支,上头有人,不会轻易被灭,如今我陈家落了队伍,断了法统,怕是三四代人后,三大阀就要变成两大阀咯。”

  “等等等等,”罗武皇听的云山雾绕,连忙打断了对方的话,惊疑不定道:“你是说,是你老小子,让陈万道收的我?”

  老童子似笑非笑:“不是老朽阴神出游,看出了你的天赋,你以为陈万道会亲自上你们罗家,把你这个仇人之孙带走吗?你应该明白,陈万道这小儿,可没表面上那么光明正大。”

  “还有,没有老夫的人情,你以为白泽公子会到你闭关的地方特意指点你,小子,武行只有脸面,没有机缘。”

  罗武皇牛眼圆瞪,嘴巴张的老大,好半晌都没回过神来,过了许久,才语气古怪的道:“你认识白泽?你们陈家不是——”

  “多个朋友多条路,单单钦神监的招牌可做不了关内的营生,而且钦神监本身,嘿嘿嘿,不干不净的很,”老童子嘲讽的一笑。

  “当年白泽突破半神,是老朽用无字玉璧做的人情,她让你突破宗师,这人情买卖其实是有点小亏,好在她暗中帮你挡下了厌火公,助你逃生成功,也算是钱货两抵了。”

  饶是罗武皇凶横霸道不可一世,但听到自己人生之中,每一次重要改变,都是别人暗中做的手脚,也忍不住‘腾’的一声站起,身影节节高涨,气势爆发宛如魔神降临,整座冰室道道裂纹乍现。

  铜皮铁骨金腰带,杀人放火无尸骸!

  罗武皇腰间隐隐闪烁的‘金腰带’,则是金系拳术初成的标志。

  老童子笑容满面,一点也不在意对方的恐怖气场。

  “年轻人,年轻人,莫要激动,等你到了老朽这个年龄,自然就会明白,有人愿意投资你的人生,这才能说明你有足够的价值,再者说,老朽也不是只选了你一人做我陈家未来的靠山,但三十年过去了,那些种子死的死,残的残,也只有你开花结果,这难道不值得你骄傲一番么。”

  罗武皇狠狠抽动着脸,虎视眈眈的盯着对方,突然重重往地面一坐,‘轰’的一声,一屁股把冰层坐的成片塌陷,怒目圆瞪。

  “三十年前,无字玉璧到底发生了何事,让你宁愿花三十年功夫布这个局。”

  老童子呵呵一笑:“说复杂也复杂,说简单也简单,简单来说,就是有一个陌生的女人,在某一个夜晚,突然钻入了无字玉璧之中,吸食这玉璧中的先天之气,按照对方的吸食速度,最多不超过三十年,玉璧就会塌陷,现在看来,老朽算的还挺准。”

  “你就任由她这么做?”

  “不然怎样,这无字玉璧本质上是古国传国玉玺的一角所化,被主上封印入此间,破坏封印的下场,跟现在其实也无甚区别。”

  “那女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”罗武皇满脸不解。

  “这你就问到点子上,能破解主人封印的,只有同等层次的金丹高人,弱一点的半神都做不到,而能这么轻易的进入此间,只有传闻中恶道宗的先天元胎,而恶道宗四大道长之一的转生道长,甚至为此都殒落了。”

  “那你们怎么不通知关外?”

  罗武皇知道,陈、梁、薛三家中的任何一家,其实都有向督护府上层报告的专属通道。

  “年轻人,不要这么天真,我要是不卖白泽这个人情,你怎么能够突破宗师,现在也是同样的道理,在未来,玉玺是一定要重铸的,无字玉璧也是一定会收回的,与其被抢,不如被盗,运作的好了,还能再卖一个人情。”

  老童子眼神之中,闪烁着智慧的光芒:

  “神道难封,仙道难修,未来的事,谁又说的准呢。”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