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九十章 祖孙二人组(下)

第一百九十章 祖孙二人组(下)

  “小白孙儿,你为什么来这里?”

  祖孙相认之后,‘老祖宗’一边用袖子揩着眼泪,一边泪眼朦胧的道。

  “这不是我戚家的祖宅吗?我来祭祖啊。”

  “戚家,难道我姓戚?”

  “老祖宗你睡糊涂了吧,你当然姓戚了,”薛白乐呵呵的道。

  “不清楚,不过我一直在找我爹,你认识我爹吗,小白孙儿?”

  仙女一般的‘老祖宗’玉掌轻抚,显出一道人影,虞老道猥琐的气质跃然纸上,一嘴烂牙哈哈大笑。

  “咦~这人的气质不大像是我戚家人啊,老祖宗你是抱养的吧。”

  “我还真是抱养的,”老祖宗眼中怀念之色一闪而过,“我爹在我小时候就跟我失散了,我一直在找我爹。”

  薛白一拍手掌,激动的道:“我爹也在我小时候就出去了,我也在找我爹。”

  两人互视一眼,更加的惺惺相惜。

  “那你现在是在找你爹吗?”

  “对啊,这是我们戚家的老宅,我来这边拜一拜,正好撞见老祖宗你了。”

  “哦,是这样么,”老祖宗心思晶莹剔透,一下子就察觉某些不对,她明明是借助此地的煞气,来炼化体内的‘玉璧元质’,莫名其妙的就多了一个曾孙儿。

  不过老爹说过,好人是不会说谎的——比如说他。

  既然对方这么坚定,他说是,那就是吧。

  “可惜来之前也没跟老爹打听一下,万一有什么家传宝物呢,这山这么大,也不知道到哪里去找。”

  薛白固执的认为,戚家如今就剩他一个独苗苗了(妹妹不算),日后传宗接代,把家族发扬光大,那就要靠他了。

  反正薛家那么多人,多他一个不多,少他一个不少。

  “宝物么,”老祖宗抬头想了想,忽然道:“还真有一件宝物。”

  薛白精神一振:“老祖宗你知道?不对,老祖宗你当然知道了!”

  “你跟我来。”

  老祖宗绕过前堂,走到一面不起眼的墙壁前,手掌往墙壁轻轻一按,墙面如积雪消融。

  贾似盗精心布置的遮目戏法,对这个神秘的女人一点用处都没有。

  二人走入密道之中,道路分叉极多。

  当初选择这里,就是因为此地地形复杂,易于隐蔽。

  而这位老祖宗总能选出最正确的道路来。

  然后,‘戚家祖产’渐渐现于薛白眼前。

  先是一箱箱的铜锭、然后是银砖,以及各种名贵珠宝、古董瓷器,堆了满满一条通道。

  “原来我家这么有钱的么!”

  薛白两眼放光,随即又自我感动了起来,这肯定是祖上千辛万苦、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,做为晚辈,自己要珍惜!

  然后又下了一个暗洞,这里面藏着的,则是更加珍惜的灵银、铜精,虽然数量少了一半,但任何一箱,都能换半个城的财产。

  越往里走,兵器就越多,而且每一件都是相当有名的道器,含光剑、五色刀、灭贼枪、火焰五节鞭……

  戚笼当初能被段大师看上眼,传下炼器的本事,原因之一,便是他看道器的眼力极强。

  而这‘眼力’,当然是没事把玩收藏品得来的。

  这里的每一件武器,都是开过锋、见过血、捅过人体各种部位的,胆小的人摸上去,白毛汗都能冒出来。

  “这些兵器都是人工的煞眼,而且这里必然住着一伙煞气冲天的匪徒,常年以人养煞,人去楼空之后,没有俗气,反而让山中的魔煞渐渐孕育。”

  “魔煞?”薛白挠头,“风水之气也有魔性吗?”

  “有的,风水之中,神煞和凶煞互为敌手,都是先天煞,以天势地利孕育煞气;仙煞和魔煞则是后天煞,同样相互敌对,但却是以人心险恶孕育出煞气。”

  “仙煞也是人心险恶吗?”

  “仙非要在人之上,你说恶不恶,当年的小妖庭,其实就是举古国千年气运,凝结的一座天仙煞界。”

  说这话时,老祖宗的语气变的极为古老,不似她之前的语气。

  不过薛白却听的理所当然,老祖宗,不就该古老么。

  “魔煞又是什么?”薛白又好奇道。

  “人心险恶,险在恶前,魔煞对应的,便是人心险壑,只有一群心性相似、理念相近、又胆大包天之徒,才能炼就魔煞。”

  “险壑幽谷,让人一眼望上去就觉的不可思议,非常之人,行非常之事,常年累月,便能积后天魔煞,比如眼前这一条,赤炼九蛇煞。”

  只见在通道的最深处,光芒红如血,红光吞吐不定,像是一道道巨大的蛇影。

  哪怕只看一眼,便能感觉这其中的凶意、杀伐、恶气、征战、劫掠,合起来便是七个字——不义之师寇万物!

  “这种凶煞若是炼化入身,对武人精神修行有着极大的好处,还能增长气血,让血气中蕴含这些匪类的魔性。”

  老祖宗看了薛白一眼,眼神中闪过一丝温暖。

  “我来镇压它,你去把它炼化。”

  “不用!”

  薛白哈哈一笑,倒是颇有两三分戚笼的气势,当然,这是他偷学的。

  “这可是我戚家的祖产!我要向戚家列祖列宗证明,我薛白,有资格继承这份遗产,老祖宗你就看好了吧。”

  不等老祖宗说话,薛白便一步踏入这红光范围之内。

  几乎一刹那间,他的眼中,便出现了无数道凶神恶煞的身影,领头的有六位,气势最盛的是那刀的一位,双眼魔气森森,气势好似把天都要砍破一般。

  薛白目光一亮:“老爹!”

  可惜没等他走两步,就被一股魔刀刀意锁定,薛白面色一白,随即就万分肯定道:“老爹你肯定不舍得砍我!”

  ‘戚笼’二话不说,近十丈的魔刀刀芒,当头就劈了下去!

  ……

  “你要我做什么?”罗武皇认真道,他的脸上再无一丝一毫的凶气,或者说,此时的他,才是最真实的他。

  收了兽性,弃了神性,剩下的,才是他自己。

  “两件事,一件,找到那个女贼,把这个东西交给她,向她讨一份人情。”

  老童子屈指一弹,白光一闪,罗武皇接住,打开手掌一看,是一个小巧玲珑的玉扳指。

  但罗武皇却能感到其中的强大力量。

  “这是古国玉玺一部分的外壳,”老童子顿了顿,又道:“它同样是一件未完成的神道兵,以及五分之一的天子神兵。”

  “分量够重!”

  要不是恩情足够,罗武皇此刻都要起贪心了。

  “还有一件呢?”

  “杀了陈万道!”

  罗武皇目光一缩,死死的盯着对方,而老童子同样面不改色。

  “陈万道背叛了我们陈家,背叛了陈、梁、薛三姓武阀,他必须付出代价,不然家族存在的意义就没有了。”

  他顿了顿,又道:“只有你杀了他,才能真正被我们接纳,阎佛寺被剿灭,五阀会有一个空窗期,这是你们罗家最好的上位机会。”

  罗武皇沉默不语,过了许久,才缓缓道:“我怎么知道陈万道在哪里。”

  “会有人告诉你的,你不会真的以为,只有‘八难’在我们家族渗沙子,而我们一点反制的手段都没有吧。”

  “你在他们之中藏了内奸,是谁!?”

  老童子并没有直接回答,只道:

  “这八人是棋子,棋子在被利用完后,就会变成弃子,是要回收的,陈万道就是眼皮浅薄,竟然妄想参与这种大事,要知道,在这场大乱斗中,就算是半神,一不留神,也会殒落的。”

  “循儿。”

  之前那个道装少女走了过来,面色平静。

  “她跟你走,到关键时刻,她会告诉你,谁是八难中的自己人。”

  罗武皇突然喋喋怪笑起来。

  “你这是在让老子弑师啊!”

  “怎么,你不乐意?”

  “乐意之至!”

  ……

  赤血洞中,薛白狼狈的从赤炼九蛇煞中逃出,抱着老祖宗的腿,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就开始哀嚎。

  “老祖宗,我爹他不讲道理,我戚家的财产,本来就该我这个长子继承,他肯定是在外面有人了!”

  “我帮你一把。”

  老祖宗面无表情,两眼一闭,毛孔之中,白光大亮,竟然在头顶凝成了一颗‘金丹’。

  快利刚明,变化融液,故曰金。曾经锻炼,圆成具足,万劫不坏,故名丹。

  老祖宗的整个身影都变的透明起来,没有皮、没有肉、没有筋、没有骨,好似空空荡荡一躯壳。

  “去!”

  老祖宗唇口轻张,下一瞬间,那颗巨大的金丹便狠狠的撞在了魔煞之上,一时间,整座赤血山都开始晃荡起来,巨石滑落、巨震连棉,好似一尊巨人在晃动山脉。

  薛白嘴巴张的老大,原来老祖宗这么厉害吗!?

  红光迅速黯淡,取而代之的是一条条巨大的蛇影,恶狠狠的盯向薛白二人。

  “快去吸收。”

  薛白挽起袖子,同样恶狠狠的冲了过去,两眼红光闪烁,居然有一分魔头的气场。

  “老爹,你老了,以后戚家就不是你说了算了,而是我小白白当家做主了!”

  血炼、气炼两脉合并,家族的小一辈精英,都可以选择一门功法兼修。

  薛蔓蔓多么精明一女人,给儿子选的自然是血炼五道中,最强横的‘血三业’。

  身恶业、心恶业、意恶业。

  非义而动,背理而行,以恶为能,见杀加怒,杀人取财,倾人取位。

  神心意皆反,血炼三恶业!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