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九十一章 等天黑(上)

第一百九十一章 等天黑(上)

  就在罗武皇和薛白‘孝敬’长辈的关口,戚笼一行人,终于杀出了这片兽潮。

  ‘呼呼~’

  洪小四沉重的喘着粗气,八斩刀上鲜血淋漓,这两口刀,在白日不知挥斩了多少下,数万下,还是十数万下?

  反正他是数不清了。

  鸟不飞更是口吐白沫,下身潮湿,烂泥一般的躺在沙坑之上,意识都模糊了。

  兽潮之中,偶尔会出现连尸棺都能轰破的超级怪物,每当这时,就需要这位鸟天王的‘半神一脚’,靠着半神的威势逼退这类怪物。

  到最后,这鸟人已经麻木的连嫂子都不喊了,改喊老娘救命了。

  洪小四检查一番,发现对方只是身体虚脱,精神极度萎靡,倒还不至于立刻挂掉,便就撒手不管。

  放眼望去,尸武人军团只剩下大猫小猫三四十只,个个缺胳膊断腿。

  六根尊者中的心尊者和意尊者死在了兽潮之中,他们可是标准的一流高手。

  在这绞肉机一般的兽潮之中,能活下来,那都是戚小骨特意照拂的结果。

  唯一还算完好的,便只有给戚笼抬棺,不,是抬轿的那几位。

  而戚笼在这场凶险万分的兽潮之中,一次也没有出手过。

  “这里是哪里?”

  洪小四对着面色苍白的血红菱问道,这女向导能活着,也是刻意保全的结果。

  血红菱虽然没上战场,但是一路上的惊吓也让她吃不消,不过她也知道自己的价值所在,一路上都有意识的辨别方向。

  “应该是在护国冢附近,可以在此休息一夜,在护国冢中,煞兽是不敢进来的。”

  “到死人堆里过一夜?”

  倒不是洪小四胆小,只是这里诡异万分,万一在这种精疲力竭的状态下,再赶上什么‘尸体复活事件’,全军覆没都有可能。

  “护国冢是古战场最安全的地方,从来没发生过什么危险事件。”

  “古战场以前发生过这种‘兽潮’吗?”洪小四毫不客气的道。

  血红菱顿时语塞,她也不敢反驳对方,眼前的‘肥羊’,可绝对是杀人不眨眼的那种,相当凶悍。

  也无怪洪小四烦躁,煞兽潮中,有好几次,甚至出现一种身体像小山头一样的恐怖怪物踏地而来,一举一动,震荡空气,开山裂海。

  这些怪物的气血强度,跟云中丘的罗武皇,以及闭关前的戚笼差不多,都是超一流的档次,气血能镇压附近几十里地。

  洪小四知道,这叫神兽种,是古国时期的战争利器。

  好在庞大的体型限制了它们的动作,而且它们似乎是被什么‘东西’盯上了,并没有在意脚下的蚂蚁。

  不然在戚笼闭关的前提下,他们能不能逃出来,还真不好说。

  “我要闭关。”

  戚小骨突然开口,同时眼中凶光闪烁。

  “不然我就要吃人。”

  整个兽潮之中,唯一得到好处的,便是这只小僵尸,它吸收了大量的生气、血脉、煞气,吃的肚皮圆溜溜,必须闭关,否则一旦人性失控,后果不堪设想。

  她说要吃人,就真的是要吃人了。

  戚小骨可对吃人没什么心里障碍,或者说,在她心里,除了老爹、薛白、菩儿,其他人在她眼中到底算不算人,还得两说。

  洪小四也知道这小祖宗的性子,一咬牙,道:“所有人,去护国冢!”

  ……

  兽潮的暴动不是一个方向,也不是只有一个地方,可以说是遍及古战场各个角落。

  一些潜藏已久的、甚至连拾荒者都不认识的怪物,突然出现,像是从地里钻出来一般。

  而这些‘超级血肉煲’,对于活人的血肉也是极其偏爱的。

  ‘轰’的一声,一座拾荒者搭造的小城被彻底掀翻,随着大地的轰鸣声,一尊巨大牛兽破墙而入,它的每一根筋都有常人手臂粗细,有些脚腱上的大筋,更是粗若石柱,而它两角之间,更是闪烁着耀眼的青色雷光。

  各种惨叫声终于停歇,巨兽踏城而出,城池之中,已经没有活人的踪影,只剩下大滩的血迹,和一些洒落的残肢断体。

  在不起眼的一处墙脚,突然地面开裂,露出近十个大洞来,每一个洞中,都藏着一道人影,尸僧、红度母、薛继武、高勇、薛沉舟、薛文海等人依次出现。

  这些一流高手中灰头土脸的爬了出来,个个狼狈,其中尸僧口念诡异佛音,没多久,一百五十位骨罗汉汇聚当场,直接少了一半人。

  “可惜了,就算是地藏隐身术,也没有完全避开那怪物的视线么。”

  红度母伸了个懒腰,露出大片诱人的皮肤。

  “毕竟是夔牛种啊,”高勇感慨,“它每踏一脚,都相当于一个内家大成的高手炼桩功,天人合一,用大地打雷音,非一流高手,的确是难以隐藏气息。”

  夔牛种,是古钟吾国驯养的战争神兽,是上古神兽夔牛交配得来的后代,寿元有五百年,只是没想到在古战场还能见到这么一尊,这比活见鬼还要罕见。

  ‘要是能驯养这么一头,还有什么强军能够挡住我薛家的攻势!’

  薛继武盯着已经变成一个小黑点的夔牛种,眼露贪婪之色。

  尸僧扫了一眼只剩一半的骨罗汉,面无表情,只道了一声,“走。”

  如果说,历代阎佛按照败家程度做个排名,这一位必然是前三的人选,而且有相当优势获得第一,如果接下来还有什么人员损失的话。

  尸僧很快来到了目的地,这是一座小庙,庙里没什么神佛,只有一面面人名灵牌。

  “这是——护国冢?”

  红度母狐疑的打量着四周,护国冢是古战场中的特色建筑,是当年古国征伐乱军,给战死的战士们在当地留下的墓冢。

  不过古国建筑的风格,一向是以华丽、雄伟、壮观而闻名,就算是修墓也是这样,而眼前这座小庙,三个人塞到里面都有些拥挤。

  “这就是你口中的‘同道中人’?”薛继武质疑道。

  尸僧示意其它人退出这座小庙,六条手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胀起来,畸形的肌肉层层叠叠窜起,小庙之中,阴风滚滚。

  阎佛寺一脉也有独门的内炼法门,叫做死佛气,是通过超度、吸纳冤魂厉魄,提升劲力修为的一种诡异本事。

  只见尸僧浑身劲力运转,好似冤魂厉魄在嘶吼呐喊,然后他六面手掌猛的一合,‘轰’的一声,所有灵牌、神位、桌椅,全部炸裂。

  取而代之的,是一座巨大的金色墓碑,碑上刻着无数人名,而且这上面的文字,跟古国任何一个时期的文字都不相同。

  ‘原来是幻术!’

  薛文海细细打量着这墓碑上的文字,只感觉一道道强烈的杀伐之气扑面而来,哪怕他内心深处已被冰封,但仍然感觉有一种强烈的危机感。

  这些人生前,至少也是他这一档次的高手!

  只是在这座大型墓碑上,成千上万的人名,这怎么可能!?

  “天兵司的一流高手可也不少,”高勇忽然若有所指。

  “不可能是天兵司的,天兵司在关内的发展时间,还未必有我薛家的时间长,时间对不上。”

  薛继武抱着膀子,眉头皱紧,“而且这文字,至少我没见过。”

  见众人都望过来,尸僧也不打哑谜,缓缓道:“小僧可没说过,这同道之友,非得是活人,小僧通过畜牲道的手段,听到了一个称谓——天庭!”

  “天庭,不是妖庭?”红度母风骚的脸上闪过一丝疑惑,因为他注意到,薛文海、薛继武,都露出了震惊的表情。

  这二人都是都是见多识广之辈,前者是薛家在海蛮道一大分支的主事者,后者更是族长之子,知道的古代秘密极多。

  薛继武吐了口气,道:“在我知道的历史中,钟吾古国是由诸神创立,而诸神的前身,便是菩提树下,听佛讲道的一众神兽。”

  “在外人眼中,古国建成之后,诸神便在人间便消失了,而根据我家老祖的说法,诸神并没有离开,而是借助古国气运,另辟一界,这便是小妖庭,又称神庭。”

  “而小妖庭的说法,其实是来源于诸神出身的大妖庭,那是传说之中,统御世间一切有灵之物的主宰之地,诸神在未脱离兽身之前,也要受其统辖,而这大妖庭,便是唐国人口中的天庭,哪里也曾经是真正的四极中心,九州正统。”

  薛继武顿了顿,露出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,“可是,在上古传说之中,早在古国建立之前,天庭已经灭亡了。”

  众人犹疑不定之际,尸僧已经在这墓碑下打坐念经了。

  “师兄,接下来该如何?”红度母问。

  “等天黑。”

  护国冢中,洪小四站在门口自言自语。

  “天要黑了。”

  天上依旧乌云滚滚,光线却以肉眼可见的黯淡了下来。

  戚笼在闭关,戚小骨在闭关,鸟不飞半昏迷中,血红菱也累极而睡。

  剩下的尸武人、六根使者,根本就不能算是人。

  一道雷电闪过,天地间忽然一片大亮,正在昏睡中的菩儿忽然睁开了眼,眼神之中,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冷漠。

  佛在世时我沉沦,佛灭度后我出生。忏悔此身多业障,不见如来金色身。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