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九十二章 等天黑(下)

第一百九十二章 等天黑(下)

  八难是佛敌,每一位八难,都有相当诡异的能力,只不过有‘魔种’包裹,这些能力可以被人缓缓炼化、掌握。

  而菩儿体内的魔种被戚笼吞噬,‘佛前佛后难’的力量几乎一下子灌入了她的体内。

  她在大部分时间内,都能控制这股力量,并且缓缓炼化,速度要比正常的‘八难’还要快。

  但是一旦遇到特殊情况,就会暴走,比如眼前这般。

  菩儿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,缓缓走向雷电过后的阴影中,然后突然消失了。

  ‘护国冢’虽然被风化的很厉害,依旧能看出主体十分庞大,像是巨人的宫殿一般,每一道灵牌都是像是一根小柱子,用着大量的篇幅描述死者的战绩。

  洪小四怀里的令牌突然有些发烫,他把它取出来,只见令牌隐约闪烁着金光。

  这是他的校尉令牌,正儿八经的官家令牌。

  而让他惊讶的是,随着令牌的发烫,整座‘护国冢’的阴影突然化作一道巨大的人影,手持大刀,煞气腾腾,低沉的嗓音如同雷鸣。

  “战事紧急,武大夫还不入列!”

  武大夫?

  洪小四瞬间意识到,他这个从六品的校尉营官,换作古国的军衔,正是二十军爵中,排名倒数第九的武大夫。

  巨大人影连连催促,其身后好像真的在发生一场大战似的,嘶吼声,咆哮声,还有鲜血喷洒的声音,大量血迹莫名的出现在地面上。

  洪小四被对方念的意识模糊,下意识‘煞神将’附体,化身成黑甲武将,身裹黑气,拔出双刀,缓缓走上前去。

  然而在意识彻底迷糊的前一刻,刀身上忽然颤动起来,一丝天刀光芒从眼中一闪而过,他的意识瞬间一清,猛的转头,只见一具又一具古战士尸体爬了出来,还有尸武人、六根尊者,都跟在自己身后,像是排队入伍一般。

  突然,不知从哪里传来的汹涌欢呼声,然后洪小四就听到有人在大声报喜。

  “横天都部大元帅斩杀敌军主将净目龙王,取其首级!”

  洪小四抬头,只见一颗房屋大的龙首猛的从天上落下,腥红的血水喷洒而出。

  ……

  而在另一边,夜色同样深沉,尸僧却猛然睁开了眼。

  尸僧对面,一盏枯黄灯笼亮起,一张沟壑纵横、张嘴无牙的老脸探了出来,看着眼前几人,嘿嘿一笑。

  “倒也没想到,这一次来的活人这么多,还都是有些道行的。”

  薛文海、红度母等人‘噌’的一下站起,一个个面露警戒之色,无它,这个老人除了脑袋、灯笼、以及那只长满石斑的手,其它部位都藏在阴沉黑暗之中,又好似没有。

  “你是谁?!”

  “小老儿龙庭阴阳城隍一枚,专为接引古战场亡灵而生。”

  “龙庭?”

  除了天庭、妖庭之外,怎么又冒出了个龙庭?

  而且城隍爷,这不是唐国才有的神官官职么。

  这阴阳城隍刚想说些什么,忽然面色一变,沙哑道:“没时间了,净目龙王被斩,中军崩溃,诸位速速助小老儿一臂之力,事成之后,都有册封!”

  “册封何用?”尸僧缓缓问道。

  “自然是能调遣天界兵马下凡相助。”

  尸僧口念佛号,二话不说,大踏步进入。

  其它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开弓没有回头箭,一个个的,咬着牙走入了黑暗之中。

  ……

  鸟不飞一觉不知睡了多久,睡梦之中,仿佛有无数面目模糊的女人对他抽精吸髓,一开始倒是舒爽,最后折腾的他直叫娘,最后‘咔嚓’一声,下半身好似有什么东西被折断了,吓的他一下子就醒了。

  “妈的,吓死老子了,吓死老子了!”

  鸟不飞一下子坐了起来,下意识摸了摸裤裆,松了口气,然后放眼望去,一道人影都没有。

  “人呢?”

  鸟不飞脑袋转了下,只看到还在昏睡的血红菱,一成不变的红轿子,以及坐在轿子上面,重又结成尸茧的戚小骨。

  除此之外,一个活人都没有。

  然后他闻到了血腥味,顺着味道的方向望了过去,顿时两眼一凸,只见在‘护国冢’的大门口,一尊房屋大的尸龙首正对着大门,眼眶大的能塞在一个活人,而且它有六个眼眶!

  周围地面是大片的新鲜血迹,似乎才干了没多久。

  鸟不飞傻眼了,这是什么状况?

  血红菱也迷迷糊糊的睡醒了,起身,抬头,看见六道黑洞洞的眼眶,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,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。

  “啊!!!!!!!!”

  “你是说,这是当年叛军大将,净目龙王的脑袋?”

  “是,这肯定是血湖之战中,死去的叛军龙王之一,祂的六只龙眼有化人魂魄之能,半神之下不能抵挡,十分恐怖,我祖宗的日记中,便有这龙王的画像。”

  冷静下来的血红菱,展现了作为一个拾荒者的素养。

  “血湖之战,叛军出动九尊龙王,潜入古国腹地,吸食龙脉之气,最后是明妖皇派遣当时的古国第一神将,横天都部大元帅平叛,大元帅先后斩杀了五尊龙王,并用计将叛军围在了此地,让叛军弹尽粮绝,差一点就全军覆没了。”

  “明妖皇——”

  就算对古国历史不感兴趣,鸟不飞也听说过这位号称古国最后一位明君的名头,这之后的戾妖皇、弃妖皇,一个比一个残暴凶狠,直接把古国玩完了。

  当然,这位女妖皇号称当时的古国第一美人,这也是吸引他的最大因素。

  妖皇、还是大美人,这得有多刺激!

  “照你的说法,最后是官军赢了?”

  血红菱摇头,道:“不,根据族中记载,最后,残存的叛军刺杀了横天都部大元帅,最后突出重围了。”

  “万军丛中,取人首级,这颇像是我赤身党的作风啊。”

  鸟不飞摸着骨龙首,感受着其中的龙威,自言自语道:“可问题是,其它人呢!”

  血红菱犹豫了下,眼神闪烁道:“我的叔叔伯伯,他们都是老经验的拾荒者,或许知道一些情况。”

  鸟不飞干笑一声,“红菱大美人,虽然我长的像肥羊,但毕竟不是肥羊,如今这个状况,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的事可不能干——”

  “除非你跟我睡一觉,咱们成了自家人,那就一切都好说了。”

  血红菱顿时羞恼道:“你不愿意就算了,反正失踪的都是你们的人。”

  等这小美人跺脚离去之后,鸟不飞的脸色才凝重起来,他学会了象形拳术中,最古老的虫形变化,对于气息尤为敏感。

  他能感知到,这些人的气息并没离开这里,他们只是让人看不到了而已。

  而且他有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——二哥贾似盗的幻术。

  “三哥口中的赤身党大结局,终于来了么,”鸟不飞眼神恍惚,自言自语。

  “不过这应该不是二哥的主观动作,不然三哥重伤闭关,是最好的下手机会,而且二哥的戏法再真,它本质上也是假的,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威力,斩龙,怎么可能!”

  鸟不飞深吸一口气,脚步踏在血水表面,随着走动,好似置身于厮杀惨烈的战场之中。

  身高近一丈、气血庞大的人影们,正在疯狂的捉对撕杀,天上、地下,几乎堆满了人影,而他们的对手,则是另一伙手持龙旗的‘天兵天将’。

  “三哥,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,我知道您老在闭关中,但是能不能抽空指点一下小弟,小弟真的没辙了。”

  鸟不飞在轿子外面唉声叹气,他也不敢这时候破坏戚笼的闭关,最后只能悻悻的走开了。

  戚笼自然是听不到他的话,他的闭关正到了最紧要的关口,皮、肉、骨,大部分已经缝合起来,那缝皮肉的‘线’是那条精血所化的蟒蛇,‘蛇身’分裂出无数道血线,这缝纫的手法,用的是‘裁纸人’的手艺。

  蛇身有骨,是龙脉!

  一道道魔光在皮肉间隙一闪而过,也渐渐融入金身之中。

  ‘胎藏倒转,魔心重铸,天魔舍利,死后重生。’

  舍利子是高僧死后尸体的结晶,而舍利子本身也有‘米粒’‘微尘’之意,一粒微尘有三千大千世界!

  而戚笼正是借助这一点生机,凝结天魔舍利,由死转生,给人皮肉筏冲气,将这具‘尸骸’重新复活。

  五脏六腑的中央,一点骨白色突然冒了出来,似有似无,一种无比坚硬、无坚不摧之感油然而生。

  ‘天魔舍利凝成,距离佛魔融合,就只剩最后一步了!’

  ‘此是微尘佛,一路涅槃,佛身、法身、魔身,给我重聚吧!’

  精神世界所化的菩提镜中,突然浮现出一尊魔神的幻影,乌黑长发披散,五官俊美妖异,漆黑的魔眼中,充斥着无边的魔气与霸气。

  魔神屈肘、握拳,一拳轰出,拳面好似黑洞,黑色直接吞噬了镜面。

  魔神破镜而出!

  就在这一瞬间,戚笼突然感应到了一种极熟悉的佛意波动。

  在戚笼突破之际,这股佛意一下子钻了进来,与他融为一体。

  意识一下子就颠倒错位了。

  “喂,死秃驴,你又在发什么呆!”

  戚笼嘴巴张大,伸出双手,盯着水面中的人影,水中倒影是一个极陌生的年轻和尚,两眼漆黑,好似永无波澜的死海。

  脑海中,残存的记忆告诉他——

  他变成了第一代阎佛,死神僧?!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