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九十三章 薛补庭

第一百九十三章 薛补庭

  戚笼抬头,只见不远处,一位年轻人正不耐烦的看着他,此人一身紫衣华服,跟薛白有着五六分相像,但气势却要霸道无数倍,身子不动,脚下的影子便化作一道道龙影咆哮着。

  薛补庭,薛家第二代家主,家传武学,九气驭皇道。

  “莫急,莫急,大师思虑深远,必定是想到了什么。”

  “梁天鱼,你又和稀泥呢,这死秃驴半途加入我们,还不知打什么鬼主意,你不就是阳根没了,想要这秃驴帮你续上么!”

  梁天鱼,宫内人大总管,古国晚期一手遮天的梁千岁最宠爱的义子,在火都被烧之后,不知所踪,擅长皇家武学,苍虬道、阴阳变。

  梁天鱼长相妖异、长发及腰,一身红衣垂地,说是绝色美人都有人信,他闻此话也不生气,只是回头向戚笼笑了笑。

  回眸一笑百媚生。

  “也不知云镜子什么时候回来,他要是回来了,我们就能进两极秘窟了,我也对我老娘也有个交代了。”

  薛补庭双手抱头,懒洋洋的躺在地面上,眸子在日光照射下微微泛金,耳垂上,有着像是紫宝石一样的鱼鳞,跟鱼冀郡主雕像上的一模一样。

  “喂,死秃驴,你又看什么看!”

  “施主,你跟我傻儿子还挺像的。”戚笼突然道。

  薛补庭和梁天鱼互视一眼,表情都有些不可置信,这和尚一路行来,是标准的打不还手、骂不还口,什么时候这么硬气了。

  薛补庭一跃而起,扭动着脖子,满脸兴奋与挑衅,“来来来,死秃驴,我们来练练!”

  “阿弥陀——”

  戚笼的佛号还没练完,薛补庭就直接出手了,而且一出手就是天塌地陷,只见空气中凝出九条近百丈粗的龙影,空气在龙影之中疯狂的炸裂。

  薛补庭好似驭龙的皇子一般,皇霸之气充斥全身,一步踏出,九龙嘶吼狂叫,凤眼拳直轰戚笼面门。

  九气驭皇道——犄天龙!

  那鼓起的骨节,蕴含着把天都捅破的半神拳意,指节还未及身,戚笼就感到脑门传来‘撕裂’的声音。

  好强的剑气!

  徒手剑影?

  薛家以内家拳术传家,对于内家拳的最高深境界不可能不涉猎,但是这皇二代的强势,也的确出乎了戚笼的预料。

  “……佛!!!”

  戚笼强做狮子吼,胸口猛然高鼓,同时眼珠缩入眼眶内部,耳朵也翻了开来,鼻孔变成了猪鼻子、眉毛也根根竖起。

  别人的佛门狮子吼顶多是嘴巴吼,而他则是耳朵、嘴巴、眼眶、鼻子、眉缝,同时发狮子吼。

  电光火石之间,粉碎真空!

  这一吼也的确是超越想象的恐怖,眼前空间被这一吼,直接吼的近半碎裂,像是几近破裂的镜子,裂纹密布,一道透明的剑影就被堵在这‘镜面’之前,‘簌簌簌’的剑气无比锋锐,但是始终无法冲破这面‘空间镜面’。

  “阎浮!”

  戚笼,或者说戚笼所化的死神僧话音一落,耳朵立刻垂到了肩膀上,同时皮肤生长,像是人皮袈裟一般挂在身上,被强风一吹,烈烈作响。

  《起世经》:……于大海北。有大树王。名曰阎浮树。

  ……此大洲中,有阎浮树。因此树故,名阎浮洲。其树高大,影现月轮,以此因缘,有诸影现。

  戚笼脚踏这颗‘阎浮宝树’,顺着树身节节高涨,凭空升起十丈。

  当然,落在薛补庭的眼中,便是这和尚施展出了精妙到极点的劲力变化,这颗‘阎浮宝树’,其实是他周身打出的劲力,那‘袈裟’上烈烈作响的风声,其实就是这劲力吞吐的表象。

  只是,单凭劲力,就能拔空十丈,只能说,不愧是菩提树下,古佛的再传弟子,‘死神僧’的名声不是白来的。

  “好好好,和尚你果然有一手,早知道你有这本事,我早就跟你打一架了!”

  薛补庭眼中爆射出狂热的战意,做为薛家有史以来最杰出的天才,他也是唯一一个,继薛家老祖之后,修成九气驭皇道的天才,只见他双手‘坐金銮’,猛然拔地而起,地面上多了两道巨大的爪印。

  同时周身血气溢出,顺着气劲在头顶凝成一条血龙,张牙舞爪,两眼同样血光闪烁,龙鳞层层叠叠,每一片龙鳞都是一道血气凝出的拳意,受此影响,天上乌云好似被摘下来一大块,水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聚着。

  如果说宗师级的水系拳术,是把自身血气化作无坚不摧的锋芒,而这一拳下去,便是夺天势为己用,乍一眼望上去,跟一条‘小号龙脉’一般。

  做为曾经的‘皇室子弟’,薛补庭是真正在国运龙脉出生的天选之子,而且是最后一批‘天选之子’,再然后——古国就没了。

  面对这惊天骇地,甚至超越厌火公全力一击的恐怖招式,戚笼也面色严肃起来,驾驭着‘死神僧’恐怖的力量,双手一合。

  “苦海阎浮!”

  话音一落,人皮袈裟翻卷而出,落在外人眼中的,不是鲜血淋漓的肉身,而是一尊黑色的佛身。

  而人皮袈裟之上,出现一片无边无际的苦海,浮浮沉沉,无边无际。

  按照佛家的说法,人间便是一座大苦海。

  阎浮,阎是最下层,而浮则是向上之意。

  阎浮合并,便是苦海无量,同样也是死神僧大武行体系,‘阎浮宝树’的核心。

  运转阎浮,便是人间如来!

  苦海之中,猛然翻出一尊巨大佛陀,一拳轰出,如来之力!

  通过如实之道,正就佛果!

  佛果即是佛国,佛国即无量。

  一拳轰出,好似人间中,所有人的力量叠加在一起,这便是‘无量’之意!

  “来的好!”

  薛补庭哈哈大笑,那张跟薛白颇为相似的脸上,展现着桀骜无敌的恐怖气场,却是薛白,或者说任何一个薛家后代都没有的气质。

  九气驭皇道——血龙变!

  无边苦海和巨大血龙猛的撞到了一起。

  天发杀机,移星易宿;地发杀机,龙蛇起陆;人发杀机,天地反覆。

  众生皆苦,生死是苦,离别是苦,爱恨是苦,衰荣是苦,兴,众生苦,亡,众生苦。

  两股庞大而坚定的意念猛然撞到了一起,然后在下一刹那,大雨倾盆而下,每一滴雨水,好似老天爷流下的血泪,苦涩中又带有腥味。

  大雨滂沱,乌云遮日,乌云之下,两道人影看似没有半点动作变化,但是此起彼伏的佛影和龙影却在疯狂的相互吞噬。

  “这还真是稀罕,也好,两级秘窟近在眼前,打死一个少一个。”

  梁天鱼轻声的自言自语,眼中诡光一闪而过。

  一向打不还手、骂不还口的死神僧居然会主动挑衅,他难道不知道,薛补庭这小爷的火性一旦上来,基本上就是不死不休。

  在这个世上,唯一能让他收手的,也就只有他老娘鱼冀郡主了,从某种意义上,薛白也算是继承了薛家祖传的惧老娘传统。

  但出乎梁天鱼预料,精神疯狂交战之中,‘死神僧’嘴巴张合数下,那薛补庭脸上忽然变的惊疑不定,竟然率先收了手。

  “你说的可是真的?”

  “哈哈哈,出家人不打诳语。”

  ‘死神僧’双手再度一合,人皮袈裟旋转而来,重又披在他的身上,人皮不断缩小,重又挂在肉身之上,那种苦海无量的半神气场顿时消失不见。

  ‘死神僧’落将下来,朝着梁天鱼呵呵一笑:“阿弥陀佛,闲极无聊,切磋一下。”

  梁天鱼刚要说些什么,‘死神僧’就又道:“小僧累了,要休息了。”

  语罢,便钻入了一间军用建筑中。

  三百年前的古战场,跟三百年后还是有不少区别的,至少还没完全沙化,虽然大地上到处都是坑洼裂痕,但放眼望去,还是有不少零落的建筑和草地。

  戚笼走入一间古代帐篷中,坐了下来,这才显出疑惑的表情,自言自语。

  “这不可能啊!”

  他炼化了魔种,普通的天魔幻象对他来说一点作用都没有。

  而这种‘半神’级的感悟、拳术、精神境界,要想幻化,可能波旬真身降临都做不到。

  尤其是在刚刚生死交锋的前提下,更做不得假。

  自己明明在重炼肉身的关键时刻,怎么一不留神,就回到了三百年前,还成了第一代阎佛。

  完全不能理解!

  除非——

  戚笼突然会想到,在佛魔合并的最后关口,一股佛意突然钻入了自己的精神之中。

  莫非是它搞的鬼!?

  无间地狱之中,燃灯说过,他帮助自己,也等于搅乱了自己在‘未来’的因果。

  这是不是因果变化的产物?

  不过戚笼唯一肯定的是,如果没有外力,便是第一代阎佛也做不到这个地步。

  所以,找到‘外力’,破坏这股‘外力’,便是自己回去的唯一途径。

  而在‘死神僧’的记忆中,除了三人的资料外,空空荡荡,没有任何记忆。

  不对,还有‘死神僧’一身的佛门武道。

  也就是阎佛寺所有的传承武学!

  戚笼目光大亮,这穿越的正好,瞌睡就有人送枕头了!

  ……

  而在现实的‘护国祠’中,鸟不飞左思右想,急得跳脚,最后下定决心,决定稍稍干扰一下三哥的闭关。

  他悄摸摸的来到红轿子旁,悄悄打开一条缝,然后——

  人呢!!??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