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九十四章 梁天鱼

第一百九十四章 梁天鱼

  死神僧,古佛再传弟子,通过燃灯一脉特有的‘薪火传法’,传承的佛门武道。

  也就是说,他并没有真正的师傅,或者说,他的师傅,是死去不知多少年的某位高僧。

  只有当燃灯一脉的高僧死去,他的一点意念才会穿越六道轮回,寻找下一任佛子。

  而这个时期的死神僧,并没有开创出阎佛寺核心绝学,六道轮回印。

  倒是六道轮回印的前身,阎浮大千印被他创了出来。

  戚笼不是阎佛寺的和尚,他已经走出了自己的道路,死神僧的大武行体系‘阎浮宝树’最多只能做为参考,而不是完全借鉴。

  而以同等级别的‘地藏王’眼光来看,无数种佛门拳术中,只有三种佛门绝学,可以对他有很大的裨益。

  《古版死佛气》《八万四千佛虫变》《阎浮大千印》

  《古版死佛气》跟阎佛寺传承的死佛气最大的不同是,古代版本蕴藏着‘薪火传法’的一丝燃灯之念,死气之中,孕育着代表火种希望的度世之念。

  不过死神僧创立阎佛寺一脉之后,就抹去了这最后一层变化,或者说,某件事导致他心性大变,彻底丧失希望,放弃了度世,而是决心以恶磨恶,将世间恶人收集在一起,让他们自相残杀。

  不过这样一来,他也等于放弃了古佛再传弟子的身份,摒弃了燃灯之念,彻底化身阎佛。

  《八万四千佛虫变》又名脱袈裟法,是佛家炼皮一道的最高成就,炼到极点,能将人皮切割成八万四千块,每一块都蕴含着生机念头,就像是佛经中的八万四千毛虫。

  阎佛寺至宝,人皮袈裟应该就是这么来的,而历代阎佛把‘非想非非想念头’封印于其中的手段,则应该是这一绝学往后推演的变化。

  至于《阎佛大千印》则是六道轮回印的前身,不过与六道轮回印高深的佛理变化不同,这一印法更偏向于掌法的攻击性。

  理念则是‘大千世界、粉碎真空、方证我道’,拥有‘如来之道’的强大攻击力。

  与戚笼想象中,阴森诡谲、变态疯狂的老阎佛不同,这个时期的死神僧,在武道上给他的感觉,是一个有自我坚持、蓬勃向上、甚至已经初步证就如来之道的年轻僧人。

  至于未来为什么会心性大变,放弃燃灯之道,立下这么诡异的道统,可能就只有历史才知道真相。

  而且除了《阎佛大千印》外,《八万四千佛虫变》对应的是生气,孕育的是土系拳术变化,《古版死佛气》对应是死气,孕育着火系拳术变化,这两种都是宗师级的拳术。

  只有将金木水火土、五行拳术全部参透,外加四炼大成,才能进行武道上的最后一关,火烧身考验,证就半神。

  倒不是说死神僧就没有其它厉害的绝学,只是其它佛门拳术与大武行体系‘阎浮宝树’关联太深,对于已经走出自己道路的戚笼来说,有害无益。

  初步炼成佛心种魔大法,已经把戚笼之前的积累消耗一空,所以突然多了这三门拳术,于他来说简直是雪中送碳。

  不过这三门绝学只有在现实中才能进行修行,在这半真半假的虚幻历史中,炼了也是白炼。

  而且相较于这三门宗师拳术,对戚笼来说,最大的好处其实是在短时间内,掌握一具半神的肉身和精神。

  这种武道怪物的肉身结构,可以说已经复杂到难以想象的地步,血气的运转、骨髓造血的频率、五脏的吞吐规律,每一种变化都是武道上的瑰宝。

  更别提半神级别的精神,哪怕戚笼参悟出了‘地藏王’,对于他来说,也是一种极大的补充。

  当初戚笼和施邪儿这个水系宗师暗中角力,其实是稍稍处于下风的,尤其是在肉身的较量中。

  他相信这一次若是能离开此地,再一次面对宗师,他会更加游刃有余。

  “大师可曾休息?”这是梁天鱼的声音。

  戚笼微微一愣,死神僧的记忆中,只有关于三人的基本资料,甚至连他们到这里来干什么都不知道,更别提是敌是友了。

  他谨慎的道:“梁施主有何事?”

  “今夜月色不错,不如大师出来一起赏月?”

  戚笼想了想,直接走了出去,果然看到月色之下,亭亭玉立,宛如绝世美人般的未来梁家老祖。

  古战场夜不能行,能撞上怪异,但对于两尊半神来说,你得祈祷怪异不要碰上祂们。

  戚笼凭借死神僧的‘燃灯境’精神,可以明显的感受到,这梁天鱼比起薛补庭弱了不只一筹,给人的感觉,就像是走某种捷径,突破的半神。

  三百年前的古战场,煞气乌云还没有彻底笼罩天空,依稀能见月色。

  梁天鱼也跟他那些靠药物,才能偷取别人好感的后代不同,就好像仙气精华凝结成的天才地宝,光是坐着,就足够让人心生好感,甚至让人生出觊觎之心。

  “大师一路上跟着我们三人,不知所为何事?”

  ‘我怎么知道死神僧跟着你们要干什么,’戚笼心里嘀咕一声,反问道:“那不知施主此行,所为何事?”

  “自然是奉朝廷之令,来此地执行任务。”

  “国破家亡,哪还有朝廷。”

  算算时间,这时候距离古国灭亡,怕是已经过了二三十年了。

  梁天鱼抿嘴一笑:“大师这一脉一向是皇室的贵宾,不会不知道复国计划吧。”

  “复国计划——”

  戚笼还真听过这个名头,在鱼冀郡主的‘记忆’中,御皇子、皇长姐重明儿,包括疑似背叛皇室的两位朝廷重臣‘天官冢宰’‘肃河卿’,貌似都在这个计划之中。

  “小僧的确有所耳闻,只是不知道梁施主负责的是哪个部分。”

  梁天鱼挽了一下发丝,突然笑道:“听说古佛一脉,有修补肉身的能耐,不知是真是假?”

  这话题扯的有点远啊,戚笼只能继续演下去,道:“阿弥陀佛,的确有一些疗伤的手法。”

  梁天鱼俏脸微红,望了望左右,忽然小声道:“不知可有补色根的手段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感情你们梁家能够传宗接代,还得靠我‘死神僧’的手艺!

  在死神僧的记忆中,还真有这一门调养的功夫,叫做《还阳补身桩》,是仅次于《八万四千佛虫变》的炼体法门,它能够修补人体一部分永久性的伤残,无论是断手、断脚,还是断其它部位。

  不过唯一的缺点,便是只有第一次有特殊效果,第二次、第三次,就只能修补一些肉身上的非永久性创伤。

  感情你也有把柄落在我手上。

  戚笼不清楚真正的历史上,死神僧是怎么传授对方《还阳桩》的。

  但是现在嘛~

  戚笼似笑非笑,“小僧还是想知道,施主的朝廷任务到底是什么,又是谁人指派的。”

  把柄在对方手上,保家还是保国,梁天鱼几乎一瞬间就做出了决定。

  “实不相瞒,在下此次奉的是宫中诏令,来寻找长公主留下来的古国遗产。”

  “宫中诏令?”

  “虽然国内皇室血脉几近断绝,但是我们这些宫内人,还是抱成团,勉强维持了后宫体系,在支持一些具有皇家血统的主子们复国。”

  “是吗?”

  戚笼可以肯定,对方说了假话,或者说,至少不完全是真话。

  对于祂们这种半神来说,虽然还没到言出法随的地步,但也是心灵上的半交流状态。

  如果完全说假话,对于精神修持强大的死神僧来说,基本上一听便知。

  而且戚笼知道,宫内人在古国灭亡的一段时间内,其实是相当惶恐不安的,到处逃亡,更别提抱团了,这是闫灵凤兄妹告诉他的。

  对于这两个蜘蛛奴仆,戚笼保持了最低程度的信任,他们没有欺骗自己的理由。

  如果说宫内人的抱团是假的,那么后面半句,寻找长公主留下来的古国遗产就是真的了?

  有意思!

  在戚笼看来,最有趣的是,对方宁愿暴露此行的真正目的,也不愿说出幕后指使者。

  这只能说明一点,那就是他的朝廷任务,绝对没有表面上的那么光明正大!

  “好吧,既然施主你如此坦诚,小僧就把解决色根的法子告诉你——”

  “大师请说!!”梁天鱼万分激动。

  “此法名为斩赤龙,能解决施主的所有烦劳。”戚笼眼眨也不眨的道。

  不就是玩文字游戏么,我也会玩!

  ……

  在戚笼回到三百年前的历史中,正忽悠梁家老祖,炼一种让男人变成女人的绝学时,洪小四也在虚幻的历史中拼杀。

  不过他穿越的比戚笼还要远,血湖之战,发生在明妖皇执政的晚期,距离古钟吾国灭亡还有两百年。

  也就是说,他穿越回了五百年前,而且一上来,便是惨烈之际的战场厮杀。

  “呼~呼~”

  做为一个关外战士,可以说是久经战阵,但是没有任何一场战事,让他感觉这么的力不从心。

  放眼望去,尸山血海。

  地面、山上、云层之上,尽是厮杀的人影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