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九十五章 肃天骢

第一百九十五章 肃天骢

  洪小四用力的眨了眨眼,额头上流下的血水被眼皮抖了大半,仍有不少流入了眼中,这让他的视线多了一分血红。

  你见过几十万人的厮杀场,就算只是一个小兵,也是一流高手的大战吗?

  洪小四现在就在经历着。

  若不是黑煞将附体,把他的肉身临时提升到一流高手的档次,单凭战场上那一浪高过一浪的气血大浪,就能把他掀翻、淹没。

  就在这时,一道近一丈高、浑身金甲的敌兵扑向自己,此人虽然身穿厚甲,但是步履如飞,每一步踏出,兼具轻盈和厚重两种劲力变化,门板厚的大刀猛的横砍,给人的感觉,像是一只上古神象口喷白气,撩动象牙,刀身未至,一道刀气便激的他喉咙上起了满满的鸡皮疙瘩。

  这家伙的刀术,也入了刀罡境?

  洪小四身上的煞神将猛的化作滚滚黑雾,向前喷去,而他则就势往后一滚,虽然狼狈,但在雾气被剖开的前一瞬间,躲开了刀芒斩杀。

  大刀劈在了一座大石头上,光芒闪过,直接把这齐人高的石头一分为二。

  “凝!”

  煞神将重又化作黑煞甲,挂在对手身上,尤其是在肘关节和脚关节上,疯狂挤压,让对方的动作顿时一滞。

  同一时间,十几个尸武人一扑而上,手中武器直接插入对方的盔甲缝隙,可惜仅没入小半截,便再也插不进去了。

  敌人猛的一声大吼,皮肤肉眼可见的变厚、变白,跺脚,抖身,像是一尊神象在甩动自己的鼻子,无形的‘鼻劲’和雷音融合,在周身一丈形成了无数道斩金断铁的‘钢鞭劲’。

  这一瞬间,黑雾再度炸裂,所有尸武人的肉身四分五裂,黑血四溅,脏器洒落漫天。

  在被虎豹等野兽撕咬之时,大象唯一的反击武器就是象鼻,长长的象鼻抽到这些野兽身上,能把野兽的心脏都震裂开来,而且此人的象形不知为何,竟融入了一丝丝神性,浑身暴劲之际,好似有一尊百丈神象脚踏地面,把所有人都震的肝胆具裂。

  ‘接近第二次血脉觉醒的强度,总感觉哪里不对劲。’

  战场不会给人喘息的时间,敌人再次拔刀,刀光划破空气,狠辣犀利的斩向对他威胁最大的眼尊者。

  气劲在四周层层爆裂,眼尊者躲无可躲,爆吼一声,金刚印打出,印刀相交,两人四周的空气瞬间模糊,像是变成了被水雾模糊的镜面。

  然后地面猛的下陷三尺。

  ‘咔嚓’一声,眼尊者的两条小臂被活生生的斩了下来。

  六尊者中,眼尊者无眼,眼皮是被线缝在一起的,但经过阎佛寺‘肉身佛炼’这种残酷的炼法,眼中无眼,心中有眼,这一记金刚印,把金刚佛的大无畏精神展现的淋漓尽致。

  灭尽诸魔,无畏无我,此印硬是在恐怖的象形变化之中,从精神到拳劲,劈出了一丝破绽。

  趁着这万中无一的机会,洪小四瞬间闭眼,精神已经凝结出了一口古朴庄严的天刀,刀与人合,刀柄拔起,那一丝丝裂口瞬间无限扩大,好似天之隙。

  以天地为鞘,自身为刃,天刀!!!

  刀光绚烂而出彩,一股庞大的气势一闪而过,展现出远超他这个层次的威能。

  方圆十丈,一片昼白。

  敌人眼神一滞,下一瞬间,头颅飞起。

  空气中还残留着一道深深的白痕。

  洪小四猛的跪倒在地,大口喘着粗气,汗水从毛孔中止不住的下泻,饶是他精神强韧,也忍不住意识一阵阵模糊,手掌张开,掌面全是刀痕。

  刀凶必伤己,这曾是对戚笼的判词。

  而洪小四现在才知道,要想驾驭那么凶的刀,当年戚笼的意志是多么坚定。

  砍掉的脑袋在空中转了十几圈后,再一次砸落在地,头盔被磕掉,露出一张半象半人的脑袋。

  ‘妖怪?’

  洪小四一愣,钟吾古地是没有妖怪这一说的,有道是事有反常便是妖,而钟吾古地从上到下,都是特别的反常,所以只有神兽血脉,没有妖怪。

  又有喊杀声传出,洪小四连忙提刀,预防着叛军的反扑。

  在双方再一次撕杀在一起之前,退兵的号角声同时从双方背后传来。

  顿时,双方的军势如同潮水一般退却,就算在上古战场,双方的对骂艹娘声依旧跟现实没多少区别。

  只有这个,让洪小四在这不知真假世界中,感受到了一丝丝熟悉。

  在无数嘶吼对骂声中,有几道声音虽然不起眼,但却让洪小四身子一震。

  “我刚刚好像看到了大魁首的刀光?”

  “别扯了,这鬼地方能见到戚魁首,你以为大魁首混的跟你一样惨啊!”

  洪小四猛的抬头,可是说话的人已经被人潮裹挟,不知道到哪里去了。

  他的刀经过戚笼指点,已经有了对方刀术的三分神韵,在外表上至少有五分相像。

  大魁首?

  能这么称呼戚笼的,只有当年的赤身党党羽。

  在这个诡异世界,怎么会有赤身党的踪影!?

  洪小四一路不解的回到军营之中,在古国军队中,像他这种体型的,一般都是随军奴隶,但洪小四的刀术却远非奴隶可比,所以负责犒赏的军官上下打量了他几眼,突然道:

  “这位武大夫,你潜伏的本事如何?”

  洪小四缓缓的把汤水喝完,抬起头,淡淡道:“我受了十年的斥候训练,潜伏的本事比我的刀都强。”

  “正好,上面正在选人打探敌情,你这体型正合适,当然了,要先经过测验,你愿意去么?”

  斥候从古至今,都是立功高,伤亡率更高的职业,洪小四本不想答应,但一想到刚刚那疑似‘赤身党’的声音,心中一动,点了点头。

  军官在前面领路,周围都是血污满身的战士们,突然,一队衣着华丽,与战场格格不入的官员与他们交错而过,那领头的年轻官员还朝二人点头笑了笑。

  “他们是谁?”

  “妖皇派来犒赏横天都部大元帅的使节,领头的是特使肃天骢,他爹是朝中的大官。”

  ‘肃天骢——’

  洪小四觉的这个名字有点耳熟,他可不像戚笼这种泥腿子,祖上也曾在禁军效力,对于古国晚期一些朝廷要员的名字很敏感,而且肃家似乎是神族的一个大姓。

  洪小四突然想了起来,肃天骢,这不是三朝元老肃河卿的本名嘛。

  古国是建立在沧澜江畔,相传古国最早的龙脉就是从这条河中孕育的,所以对于天下水脉的管理,一向是重中之重。

  河卿一职更是仅次于天、地、春、夏、秋、冬六冢宰的重职,尤其是天地六官在八王之乱前,一向是只由诸侯王担任,所以河卿可以说是古国政坛的顶点之一。

  只是没想到这位三朝元老,也曾参与过这一场著名大战,只是印象中,好像没有关于这方面的记载啊。

  ……

  “云镜子道兄,你终于回来啦!”

  人逢喜事精神爽,解决了子孙根的问题,梁天鱼变的格外轻松,尤其是昨晚抽空修炼了一下‘斩赤龙’,更是精神放空,皮肤都变好了。

  所以当云镜子从云头上降下来的时候,打量了下对方,诧异道:“梁道友你气色好了很多啊。”

  “是吧,我也这样觉的,”梁天鱼喜滋滋的摸着脸上娇嫩的肌肤,十分开心。

  戚笼默不作声的打量着眼前这位陈家老祖,传说中的金丹高人,这家伙从至少千丈的高空缓缓落下,长袖飘飘,无一丝烟火气,如同谪仙人一般。

  “幸不辱命,贫道把那巨神将和他的三万兵马调虎离山,相信在我们找到目标之前,那一位都不会对我们造成阻碍,冥顽守旧的老东西,还真以为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古国呢。”

  云镜子看到了戚笼,突然眉头一皱,毫不客气的道:“这秃驴怎么还在这里。”

  吃人的嘴短,梁天鱼打了个哈哈,而最容易暴走的薛补庭干脆道:“快点出发吧,小爷还赶着回家给我娘报喜呢。”

  云镜子狐疑的看了看三人,最后皱眉道:“那便出发。”

  三位半神,一位金丹,奔行的速度一日万里都绰绰有余,四人也是各显神通,云镜子乘云、梁天鱼驾雾,薛补庭甚至驾驭一道风水凝成的龙影。

  至于戚笼所化的死神僧,人皮袈裟依旧烈烈作响,好似达摩渡江,这正是未来阎佛寺的一种顶级身法。

  只不过与未来的徒子徒孙不同,‘死神僧’脚尖落地,便能踏影而飞。

  四人近乎神祇的精神气场,足以将一切邪魅怪异都镇压当场,方圆百里,太平的不可思议。

  薛补庭出现在戚笼身边,突然小声道:“你昨天说的可是真的?肃河卿、天官冢宰,你是怎么知道这两人的?你知道古国灭亡前发生的事?”

  戚笼高深莫测的一笑:“施主,该知道时,自会知道。”

  薛补庭狐疑的盯着对方,突然道:“你该不会是我老娘给我派的帮手吧?”

  皇室和古佛一脉,关系一向不错。

  戚笼笑而不语,其实他昨天也没说什么,只是报出了这两个人名,在鱼冀郡主的记忆残片之中,就是这二人破坏了神庭计划。

  而看薛补庭的表现,果如戚笼所料,这小爷十有八九是奉他老娘之命,调查导致古国灭亡的真凶。

  梁天鱼、薛补庭的目的搞清楚了,剩下的两位,此行又是为何呢?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