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九十六章 故人祠

第一百九十六章 故人祠

  “要是三哥不搞事,鸟爷我还在天兵司勾搭美人上司呢,不对,要是三哥不搞事,老子还在赤血山勾搭大嫂呢,勾完大嫂勾二嫂,勾完二嫂勾三嫂,日子过的多快活逍遥,怎么会沦落到现在这个吃土的地步!”

  荒无人烟的大地上,鸟不飞灰头土脸的走着,沙漠的风沙无孔不入,就算身法强如他,也不得不吃沙子。

  而他的背上,正背着一个尸茧,这是还在沉睡的戚小骨。

  没办法,不是他想走,而是尸武人军团不见了,连带着补给都没了。

  作为一个高手,鸟不飞可以十天半个月不吃饭,但在这种天气下,他不可能十天半个月不喝水。

  而且他更担心,再这么下去,连他最后都会消失。

  所以他只得同意,先跟着血红菱来到拾荒者的地盘。

  “很快就到了!”

  果不其然,二人再走不过半个时辰,便来到一座巨大的坟墓边上,坟墓的大部分都被黄沙掩盖。

  血红菱摸出一个口哨,悠长的吹着。

  突然,墓碑的表面露出一个裂口,一个眼珠子从里往外张望,看到血红菱,沙哑道:

  “是红菱丫头啊,你阿爷他们担心死你了,还以为你被黑吃黑,死在外面了呢!”

  “没事,我好的很,这是我看好的男人,”血红菱大大方方的介绍着鸟不飞。

  这只眼珠子上下打量了鸟不飞一圈,这才缓缓打开裂缝,原来这尸碑被中心掏空了,顺着梯子往下,可以直通地下墓宫。

  “八爷他们怎样了?”

  “还没回来,也没消息传回来,估摸着凶多吉少了。”

  一个穿着小马褂的老头子提着黄皮灯笼,一边在前面引路,一边摇头叹息道。

  鸟不飞这次真的是开眼了,这墓穴群似乎被扩展成了一个地下城池,到处都是往来的人群,卖菜的、卖武器的、买消息的,乱七八糟,吵吵闹闹。

  本来阴森恐怖的地方被活人气息一冲,居然显的有几分嘈杂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这里的人身材都很高大,至少八尺有余,无论男女,穿的都很清凉,有些只用麻布裹住要害。

  “现在知道我不是在坑你了吧。”

  血红菱翻了个白眼,推开一间墓室,这里是她租的房间,棺材板被掀开,改造成了一张床。

  鸟不飞皮厚,嘿嘿一笑,仗着美色,一顿花言巧语,手脚并用,就把这小美人哄好了。

  “我去向阿爷汇报情况,你别乱跑!”

  血红菱眼角媚态的横了对方一眼,在对方答应之后,才扭动着腰肢出去了。

  可鸟爷向来是发誓跟放屁一样的人物,把小不化骨往床上一放,便就出去溜达了。

  不得不说,这些拾荒者真是巧思,居然把各处古墓打通,连成一个地下的洞穴城池。

  外面风沙再大,兽潮再厉害,也不会有什么影响。

  当然,也不能说是完全没有影响。

  一路行来,很多人都在抱怨外面的生意更难做了,到处都是怪物,老经验完全不顶用,不少人都葬身于上面。

  突然有几个拾荒者小孩兴高采烈的跑了过来,大喊道:“又开矿了!又开矿了!”

  ‘开矿?’

  “开矿就是开墓,一般而言,我们把打通各地的墓穴叫开矿。”

  那个领路的老人不知何时出现,眼神莫名的看向鸟不飞。

  “开矿啊,”鸟不飞抬头,看了眼‘沙沙’作响的坟墓顶部,吐槽道:“就不怕塌陷了。”

  “怎么会塌陷呢,这些大墓小墓,包括尸宫,都是我们这些人的祖先搭建的,没人比我们更了解这些墓群的构造。”

  老人顿了顿,“而且我们相信,祖先们也会容许我们在这里建立一处庇护之所。”

  “鸟天王,一同去看一看新开的墓穴吧。”

  “你认识我?”鸟不飞双眼一眯。

  可惜老人不再回答,自顾自的往前走,墓道的砖石渐渐稀少,取而代之的是黄土道,可以看出是被打了地基,每隔一段,都有一根铜柱插入地面。

  “刀爷,似乎是个大墓啊!”一个少年兴奋的跑了过来,大声道。

  道路的尽头是一个类似狗洞的土坑,大概是为了防止塌陷,挖的很小,要爬才能进去。

  鸟不飞‘砸吧’‘砸吧’嘴,看着很是阴沉狭隘的甬道,身子一哆嗦,一咬牙,撅着屁股就爬了进去。

  果然,一出洞,便是一片空旷的大殿,已经有很多人拿着布袋在搬运值钱的玩意,表情轻松,笑容满面。

  “就不怕撞上大粽子。”

  “不会的,一般出大粽子的是将军墓,这里是群墓。”

  “群墓,那不是护国祠么,建在地下的护国祠?”

  鸟不飞不能理解,如果是自己人,为什么要建在地下,如果是敌人,为什么要建祠祭祀。

  “刀爷,有好些好家伙,应该值不少钱!”

  那个少年人又跑了过来,手上还抱着四五件武器,各个光泽闪烁,看样子还挺新的。

  几百年前的武器,能保留到现在?什么牌子的!

  鸟不飞凑上去瞄了一眼,忽然面色大变,一把把武器夺了过来,一脸不可置信:

  “肉娘子的割筋钩、黑面判官的阴阳锏、刀材官的玄钢偃月刀……”

  七十二寇的武器,怎么会出现在这墓穴之中!?

  老人摆了摆手,赶走了不服气的小孩,微微躬身,“天王,咱们再往里面走走?”

  鸟不飞失魂落魄的跟了过去,很快,在这些拾荒者的动作下,一座座墓门撬开,一座座棺材被抗了出来。

  熟悉的衣物,熟悉的摆设,而当最里面的万人坑被刨开时,鸟不飞的情绪到达了极点。

  里面的尸体成百上千具,都被风沙吸干水分,化作焦骨,但是表情都栩栩如生,有些痛苦,有些愤怒,有些胸口插着刀具,有些脑袋直接被斩了下来,有的是身子朝下,四肢断裂。

  看的出来,这些人都是被用各种手段杀死,然后丢入这尸坑之中的,就连旗帜也是。

  “不可能,这不可能——”

  鸟不飞颤抖的将一面旗子抖开,上面是一个大大的‘赤’字。

  六天王中,只有赤罗刹的大旗才会这么正经,其它几位的麻匪旗,已经被不良兄弟们玩出花了。

  ‘我的旗上,要有风雨,风调雨顺,扯淡,老子又不是道士,当然是腥风血雨。’

  ‘那大哥我的旗帜上,就要有一条蛟龙,能吃人的那种。’

  ‘那多没意思,我的旗子上,要有胸,有屁股,嘿嘿嘿,老六你又打我干什么……’

  一道道熟悉的面孔,就算是被晒成干尸,对于鸟不飞来说,也是死都不会忘记的。

  “哇——”

  情绪极度激荡之下,鸟不飞眼前一黑,一口血水涌出,一屁股跌坐在地。

  老人见状,长长吐了一口气,半跪在地,一字一句道:“七十二大寇第二十四寇,刀孩儿,见过五天王!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