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九十七章 三重幻象

第一百九十七章 三重幻象

  刀孩儿,少时为父母所抛,被戏法老人所捡,习得一身飞镖手段,后老人被一伙乱军所杀,奔袭七日夜,斩尽匪军二十八人,后归于赤身贼,位列第二十四寇。

  而上山之时,这位刀孩儿才不过十三岁,哪怕赤身党散了四年多,这位刀孩儿应该也不满十八才对。

  可鸟不飞眼前的老人,鹤发鸡皮,脸上还有好几道老人斑,眼神昏沉,脚步颤抖,哪还有半点‘刀孩儿’的模样。

  可是鸟不飞直觉上,并没有感觉对方在说谎。

  刀孩儿低低笑了笑,“看到鸟天王还是这么精神,我也就放心了。”

  “等等,你要给我一个解释,他们是怎么回事!你又是怎么回事!这座三百年前的群墓,怎么会是给你们建造的!”

  刀孩儿浑浊的老眼露出了一丝精光,他缓缓道:“天王,你相信时间倒流吗?”

  “我不相信。”

  “你不相信是对的,事实上,我们并不是死在了过去之中,而是死在了过去的幻象之中,而你眼前的我,也只是借红姑之手,从过去的幻象中逃出,依附在这具拥有古战士血脉的老人身上。”

  “至于这座墓穴,无非是风水易形的手段而已。”

  “三嫂,三嫂也在这里?你们,这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  鸟不飞感觉自己要疯了。

  “说起来也不复杂,自打六天王分道扬镳之后,兄弟们归隐的归隐,另谋生路的另谋生路,直到某一天,我们接到了一份六天王联名的手令。”

  “这怎么可能!”

  “是啊,怎么可能呢,戚天王斩了蛟天王、贾天王、炮天王,这可是我们亲眼所见,但这道手令却也不是假的,至少,贾天王和赤天王的手令不是假诏。”

  “二哥没死?小豹子被人利用了!”

  鸟不飞几乎瞬间做出了判断。

  “没错,按照红姑的说法,是贾天王利用了赤天王想要复兴赤身党的念头,演的这一出好戏,而本质上,是幕后中人想要借活人炼煞,将我们七十二寇,炼出一道贪狼魔煞来。”

  刀孩儿嗤嗤一笑,道:“但是我们还是来了,好多兄弟都回来了,放弃了妻儿,放弃了平静生活,甚至弃了性命。”

  “赤身党的旗帜,可以在几位天王的手上毁掉,但不能落在外人的手上。”

  “红姑也被惊动了,她跟幕后黑手做了一场交易,以相助对方成事的前提下,保住了赤身党的一部分主导权。”

  “幕后黑手是谁?”

  “表面上,是关外来的边军将军薛保侯,实则另有其人,按照红姑的说法,那人目前正扮演着六天王中的戚天王。”

  “三哥!”

  鸟不飞一愣,几天前,三哥才从他眼皮底下消失不见。

  这与前者有什么关系吗?

  “红姑也不是那人的对手,所以她只能勉强将我一人从二天王的幻阵之中救出来,其它人只能在幻阵里不断沉沦,最后把所有魂灵全部消耗干净,成为那道贪狼魔煞的养料。”

  “这道魔煞跟古战场有什么关系?”鸟不飞又问。

  “鸟天王,你应该知道贾天王最喜欢的幻术风格是什么吧。”

  “当你以为触及到真相的时候,这只是第一层,而当你到达第二层时,其实第三层才是幻术中的真相,而按照二哥的恶趣味,第三层的真相其实就在第一层中。”

  刀孩儿拔出一口短刀,在地面上划了一道线:

  “古战场是一层,也是幻象的基础,红姑说了,对方真正的目标,应该就在第一层中,但是第一层是死结。”

  他在这之上,又划了一刀。

  “所以那个幕后黑手只能借煞演煞,用我们魂灵所化的贪狼魔煞,去推动整个古战场的煞气运转,这些自上古以来,便在此地积蓄的数百万战士亡灵,足以幻化出以真乱假的场面,那就是三百年前,大名鼎鼎的血湖之战!”

  鸟不飞自言自语:“血湖之战,传说中,古国衰亡的开始,叛军出世,九龙夺嫡,在局面大好之时,横天都部元帅被刺杀,导致接下来三百年,龙脉持续不断的外泄,再加上戾妖皇、弃妖皇的倒行逆施,最后导致古国崩溃。”

  这是天兵司的内部资料,对于这一场可以称之为转折点的战役,有着很详细的记载。

  而他们之前所在的巨城,那位巨城的主人,号称最后一位古国名将的巨神将,就是当年的元帅亲卫。

  “你们就在其中?”

  刀孩儿眼中闪过一丝痛苦之色,“确切的说,我们都死在其中,我们的魂灵加入了叛军一方,成为这场战事的一员,不断死亡,不断复活,一直到魂灵彻底消亡为止。”

  “红姑想要解救我们,只不过她失败了,因为那幕后黑手的真身,并不在这层幻术之中,他是借助贪狼魔煞与古战场煞气的运转,到达了另一层,更高的一层。”

  “另一层?”

  鸟不飞眨了眨眼,洪小四和戚笼一前一后消失,他们这是到了哪一层?

  “等等,你确定这场血湖之战中,就你们这一群外来者?”

  刀孩儿疑惑道:“天王是什么意思?”

  鸟不飞是个极机敏的人物,一下子就抓住了某些关键。

  “我记的不错的话,真实的历史中,是横天都部大元帅被刺杀,导致叛军最后突围成功,你们没试过吗?”

  刀孩儿摇头,“至少在我们死而复生的十几次战场经历之中,那位骑着麒麟神兽的大元帅并没有被刺杀,红姑也曾尝试过,但并没有成功。”

  “那就有意思了,那两位是被有心人算计呢,还是战场的亡灵在阴间招兵呢?”

  鸟不飞敏锐的感觉到,这场幕后黑手的把戏,可能还有什么势力参与,至少不在那幕后黑手的完全掌控之中。

  “不过这一局唯一的意外是,在新赤身党被人控制的时候,红姑发现了戚天王的踪影,红姑费尽心思,送我逃了出来,就是为了找到戚天王,让他出手,解救我们!”

  戚笼在七十二寇眼中的形象,就相当于不败战神,只要出手,便是无往不胜。

  刀孩儿期望看向鸟不飞:“鸟天王,你肯定知道戚天王在哪里对不对?”

  “别指望了,我那个不靠谱的三哥,他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一层晃荡呢,想要他救你,你就做梦去吧!”

  “什么!?戚天王也被卷入幻象中了?”

  刀孩儿满脸绝望,要是戚天王都被困入其中,那谁还能救他们!

  鸟不飞擦了擦嘴上的血,突然勾起嘴角:“戚天王不在,还有鸟天王呢,他戚笼算个屁啊!”

  “要不是为了勾搭嫂子,这赤身党能轮到他当家作主?开玩笑,以我的实力,能排在老五?”

  他用力的拍了拍刀孩儿的肩膀,“放心吧,你且看本天王如何解救你们,到时候嫂子怎么投怀送抱吧!”

  “对了,你说幕后黑手不在血湖之战的这层幻象中,那他,不会是跟三哥混在一起了吧?”

  鸟不飞面色古怪:“三哥不认识他,他也不认识三哥,这两个人万一撞上脸,那乐子可就大了!”

  ……

  洪小四潜伏在淤泥之中,一丝一毫的气息都没有外泄。

  一行的三个队友,一个被叛军斥候发现,直接斩杀当场,另两位则是被天上的蛟龙发现,一口一个,直接当成了餐后点心。

  洪小四知道,叛军最强的兵种其实是龙种,不是真龙种,是蛟龙种,每一条龙都相当于半神。

  天空上巨大的黑影若隐若现,构成了叛军的最后一道防线。

  上古武道体系是建立在神道体系之上,威力强大,远超现在。

  但缺点就在于,它没有当今武道的精妙、纯粹,甚至可以说是高深。

  当今武道能让一个没有任何血脉的普通人变成半神,但若是换作上古武道,就做不到了。

  而洪小四祖传的潜伏术,就是建立在当今武道的闭息敛气之下,甚至连一丝丝精神波动都可以封闭。

  ‘夜战八刀’中的绝学‘夜无亮’,可并不只是刀术绝学,同样是潜伏的顶级法门。

  如今的洪小四,倒是有点像是当年的戚笼;也就是除了炼体境界,其它的手段都处于一流高手的档次,有些手段,就算一流高手都远不及。

  他按照记忆中的方向,渐渐摸到了敌营的外围,却并没有冒进。

  虽然他认为赤身党和他并非敌人,但怎么打交道,的确是个问题。

  他更想知道,对方是怎么进来的。

  一队巡逻的叛军刚刚行过,虽然还有四尊龙王镇压局面,但被钟吾国大军围困,叛军也的确有些士气低沉。

  这也是他为什么能浑水摸鱼进来的原因。

  正当他想要更进一步时,忽然,军营中,一道人影似是发现了什么,脚步一顿,身影比风都快,重重叠叠,直扑向洪小四。

  ‘高手!’

  洪小四面色一变,夜战八荒第七式——夜星闪烁反手劈出,刀身彻底化作黑色,像是夜空中的星星,只有刀锋微亮。

  谁知对方不闪不避,反掌一抓,就抓住了刀身。

  洪小四顿时感觉像是斩在了一截枯木之上。

  而对方另一指头已然点向了自己胸口。

  ‘煞神将’瞬间化作一面巨盾。

  盾与指交,明明没有触及皮肤,洪小四却胸口一闷,四肢一松,一刹那间,血雾炸出!

  ‘好毒的招式,隔空点劲,却能让我浑身的气血反噬,而气血暴走,同样能伤筋断骨,好似一尊血魔从人皮中扒出,好重的魔性,这似乎是薛家炼血一道的招式,但这怎么可能呢!?’

  这道念头只是一闪而过,洪小四的精神瞬间凝成一口古朴大刀,一刀斩杀心中魔头,同时一刀逼退对方,毫不犹豫的往外逃去。

  对手轻咦一声,似乎也没想到,对方这么轻易的就破解了血三业中的身业魔,脚步一转,满头血发激扬,血炼武道中,血魔身法可同样是山北道最顶级的身法。

  这一追一逃,顿时引起了叛军的注意,一刹那间,无数人影从黑暗中扑出,直向薛白围堵而去,这其中,最弱的气息的都是一流高手。

  “好了,沉舟。”

  一张手掌闪电般探出,按住了洪小四一开始的对手,血炼薛沉舟。

  薛沉舟眼中血光冷森森的罩向来人。

  “别节外生枝,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。”

  薛沉舟盯着对方半晌,忽然收了眼中魔光,平静道:“我听说秃驴有修炼闭口禅的说法,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,你十年没有跟人动过手,表面上是弃武,实则也是类似的手段吧,薛继武。”

  薛继武笑了笑,眼神像是即将爆发的火山口,“你明日便能见着了,刺杀鼎鼎大名的横天都部大元帅,值得我出手!”

  十年止武,薛沉舟知道,对方一旦出手,这第一击,绝对会爆发出远超过他这个层次的拳术水准。

  毕竟对方十年前就已经是一流高手了。

  他沉默了下,道:“刚刚那人,似乎不是这里的人。”

  “不重要了。”

  薛继武眼神看向天空,“他跑不掉。”

  薛沉舟‘恩’了一声,两人重又回到了军营之中。

  他不用回头,就知道,上空有一道黑影像是一条长蛇一般挂了下来。

  尾巴好似还在月亮上,脑袋已经垂入地面。

  ……

  洪小四感觉自己要栽了,谁能想到,自己会惊动一条半神级别的蛟龙出马。

  他不是戚笼,能跟半神都能较量两下,他也不是罗武皇,铜皮铁骨,背后还有一个白泽公子暗中相助。

  他的天刀白天用了一刀,刚刚用了一刀,肉体上、精神上,都已经到了极限。

  下一刀使出,便是自己的死期!

  ‘不愧是古战场,死在这里,不冤!’

  一道女人的面孔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,洪小四吐了口气,看着房屋大的蛟龙脑袋从天而降,眼中是凶恶的神光,层层锯齿张开,每一根牙齿,都有人高。

  身影未至,半神的气势就已经逼的他几近崩溃。

  ‘最后一刀!’

  在颤抖的身子中,唯一不颤抖的,便是他的手。

  然而有人出刀比他最快,庞大的血气混合着刀气,一下子将地面的溪流逼起,像是一道道白炼一般,高曰十丈,此起彼伏,直劈向蛟龙。

  蛟龙撞碎了其中八道,却在最后一道斩杀之前,突然嘶吼一声,拔地而起,方圆十里,数以百计的树木在这一吼声中,通通拔地而出,然后此起彼伏的爆炸开来。

  漫天木削之中,洪小四跌坐在地,脑海一片空白,好半晌没回过神来。

  而一只血色麒麟正缓缓向他走来,居高临下望着他,突然口吐人言:

  “别误会,我可逼退不了半神,祂所忌惮的,只是我背后的那个人而已。”

  然后摇身一变,化作一道背着大刀的人影。

  “我们应该没见过面,但是我见过你的刀,确切的说,是教你刀的那个人。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