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九十八章 血麒麟的算计

第一百九十八章 血麒麟的算计

  “先离开再说,就算这里是幻境,被杀死依旧要损耗一定的魂灵,对于我们这种刀手来说,任何程度的精神损伤,都有可能成为刀术的致命破绽。”

  血麒麟当先而行,洪小四张了张嘴,有无数个问题想问,最后只能先跟着对方离开再说。

  这血湖之战中,怎么会有地军的人?

  而且长的还跟戚笼如此相像!

  血麒麟一身浓郁的神祇气息,一眼就能看出对方的身份,毕竟麒麟血脉在古国血脉之中,可是标准的十二王族之一,就算是洪小四在关外,也知道对方的鼎鼎大名。

  难道他们是异父异母的兄弟?

  二人离开叛军的监视范围,来到一处干枯的水塘之中,血麒麟背后的神道兵,血饮麒麟‘唰’的一声出鞘,在下一瞬间插入枯塘中央,周围的溪流顿时如百鸟归巢,伴随着大大小小的水声,被引入水塘之中。

  而血麒麟重又化作高大的麒麟真身,狮头、鹿角,虎眼、麋身、龙鳞、牛尾,很是畅快的游于水中。

  “上善若水!”

  只有刀客才知道这一手的厉害,这里大大小小的溪流,都受到刀意的牵引,可以说是这千百道水流,便是千百道刀意,方圆十里,均被笼罩到刀意之下,任何鸟兽虫鸣,皆是如此。

  要想冲破这层刀意,除非把这方天地反转过来,上善若水,水利万物而不争,万物也能为之所用。

  这是一刀定天地!

  “虽然这麒麟真身是虚假的,但不得不说,能够拥有祖上的血脉躯壳,还真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。”

  麒麟口吐人言,分水开道,从水中一步又一步走出,居高临下的望着他,洪小四顿时感受到了极其恐怖的压力。

  跟刚刚那条垂天蛟龙一般,目光所及,好似天塌一般。

  只是,对方刚刚所说,这具麒麟真身是虚假的?所以说——

  “半神是假的?”

  “自然,两司七府一监都未完全掌握半神的推演手段,更别提这区区幻象了,毕竟时候未到,天地的基本规则还没有松动,也就是在这片上古怨灵环绕的古战场中,才能用风水阵势模拟出五成的幻象,但假的就是假的,你就没有发现什么吗?”

  洪小四仔细观察着对方身上巴掌大的龙鳞,眼中锐光一闪,突然道:“有神而无魂!”

  血麒麟笑了,“你在刀道上还是有一些天赋的,不管这方天地模拟的多么真实,这些‘人’是没有魂魄的,所以才需要借助外力,通过不断燃烧魂灵,来维持这场‘血湖之战’的运转。”

  “所以那些赤身党便是燃料?”

  “括孱肌而喂饿虎,牢罢犬以饱贪狼,安有不立啖俱尽者哉。这条贪狼魔煞,便是点燃上古怨气的第一把火,但怨气反噬之时,这些赤身党的下场会很凄惨。”

  “七杀,破军,贪狼,三杀星出世,天下必易主,贪狼诡而狡,喜幕后行事。”

  “所以说,赤身党也是被人控制,真正的幕后黑手,才是贪狼。”

  “你可以这么认为。”

  “那么地军在这场局中,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?”

  洪小四反问道,地军与关外都督府,可一向是生死仇敌,虽然对方救了自己,但他不会天真的相信对方会无缘无故救自己,哪怕二人可能都认识戚笼。

  “我们是搅局者。”

  麒麟的祥瑞,但是血麒麟却是征战之兆,虽然有其庇佑,逢战必胜,但也算是一头凶兽,所以口吐人言,杀气激的洪小四浑身起鸡皮疙瘩。

  “贪狼想要借助古战场的怨灵,找到某些东西,我们同样也想借助这些怨灵,做一些事,所以我们需要你的帮衬。”

  “做什么?”

  “在明夜,保住横天都部大元帅的性命。”

  “明夜子时,正是天狗吞日之时,贪狼必不会放过这大好时机,必会以贪狼魔煞去强行吞噬这些上古怨气,彻底反转古战场的风水,其中,横天都部大元帅是这场风水局最重要的阵眼,保住他,便如一根定海神针插在海面中央,任风浪多大,只要阵眼不破,风水就不会被破。”

  “我,没这资格吧。”

  “不,你有,你身上的‘煞神将’,是最古老的一批的天纹符篆,其原型之一便是古神将巨,我可以传你一道秘法,让你在明夜,与现在担任元帅亲卫的巨神将合为一体,这样一来,你便能在短时间内,拥有接近半神的力量。”

  “那道贪狼魔煞的凭借是赤身党六天王和七十二寇,我相信以半神的力量,足够阻止他们一段时间,只要熬过明夜,魔煞之力耗尽,就算是贪狼再凶,也没有任何办法搅动风水。”

  “这场风水局一旦反复,这里所有的一切,都会被上古怨灵撕碎,便是为了自保,你也该这么做;而且你的刀术源于那位戚先生,你也不想他的下属,成为贪狼翻转风水的养料吧。”

  洪小四定定的看着对方,沉默了一会儿:

  “我理解不错的话,是贪狼要杀横天都部大元帅,而你们不愿意这位大元帅被杀,想保持局面?”

  “是的,只要他活着,我们便能持续借助这场阵势,完成我们的目标。”

  血麒麟一双血瞳也直勾勾的盯着他。

  “按理说,你刚刚救了我,而且我与那位戚天王的关系不差,我的确不应该袖手旁观。”

  洪小四吸了口气,一脸牙疼道:“但上一个用这种说法跟我说话的,还是我那个便宜大姨夫,事实证明,外人口中,但凡百利无一害的事,能不做,最好都不要去做。”

  他目光转冷的盯着对方,“你我是敌非友,我的命现在就落在你的手上,但是炮灰这档子事,我这辈子都不愿意去做了。”

  “你不相信我说的话?”

  “麒麟是祥瑞,从不说谎话,但我也不相信你现在说的话,是全部的真相。”

  血麒麟突然哈哈大笑,笑声激的湖面荡起层层涟漪,血目直视对方,像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一般,笑了很久,才道:

  “看来你跟着那位戚先生,的确通了几分狡诈之道,的确,我刚刚说的并不完全是真相,不仅是贪狼要杀横天都部大元帅,我也要杀那位大元帅,甚至我还要抢到对方的前头杀死对方,这样,我们才能赶在对方前头,颠覆这场风水局,好让真正的‘天兵天将’降临现世。”

  “真正的天兵天将?”

  血麒麟笑的很温和,“你们官方不是一直在调查我们神军的起源么,毕竟短短几十年间,我们就赶上你们关外几百年的发展进度,甚至招揽了大量王族的血脉,究竟背后是有什么势力在撑腰。”

  “那我现在就告诉你,我们的背后,是龙庭。”

  “龙庭是什么?”洪小四脱口道。

  “龙庭即是天庭,只不过,它不在这片大陆之中,现在的神军,以及几百年前的古国叛军,看似没有关联,但背后支持我们双方的,却是同样一股势力。”

  “反转风水,便能破开界域,让龙庭真正的人马降临,这便是他们的目的。”

  洪小四目光灼灼,道:“是‘他们’的目的,而不是你的目的?”

  “没错,我为什么偷偷借助风水演化,把你弄进来,因为你是关外督护府的人,你与我们是天生死敌,你阻止了我们,没人会怀疑到我的头上。”

  “而我为什么这么干,道理也很简单,神侯、我、白泽,都是神军中‘听调不听宣’的那一派,若是龙庭的人马降临,这山大王的位子可就没那么好坐了。”

  洪小四看向对方那张人形时和戚笼相似,但气质却截然不同的麒麟脸,缓缓道:“原来是你把我弄进来的,这是真相?”

  “确切的说,这是你想知道的大部分真相。”

  “你就不怕我告密?”

  “你明天能活下来再说吧,”血麒麟咧开嘴,露出满嘴尖牙,水缸大的脑袋缓缓往前探,“据我所知,龙庭特使已经对我起了疑心,明晚来杀大元帅的,可未必只有贪狼一路人马哦。”

  ……

  现实中,鸟不飞和刀孩儿,包括几十位拥有上古战士血脉的拾荒者们,一起来到了一座坍塌的城池中。

  “就是这里?”

  一位身高近一丈的大汉看了眼刀孩儿,解释道:

  “就是这里,这里的护国祠虽然年代久远,但与我们古战场的风格极不相似,反倒是有点祖上笔记中,唐国土地庙的风格,这很可能就是当年叛军给死者祭祀的地方。”

  鸟不飞磨着牙口,摸着下巴,绕着这座小庙走动着,发狠的模样,像极了当年鸟天王施展阴谋诡计的姿态。

  六天王中,虽然二天王一直担任军师一职,但论起偷摸拐骗的行家,却是他鸟老五。

  刀孩儿附体的老人,是这一脉拾荒者的大长老,他示意其它人分散开,才小声道:

  “天王,你到底要干什么?”

  “干什么?你不觉的,这座小庙有人来过的痕迹吗?”鸟不飞眯着眼,打量着恢复原样的小庙。

  庙里的设施虽然恢复原样,但是外面的蛛丝马迹却在显示,不止一人曾经进入其中。

  “根据我多年的经验,要想窃玉偷香,必然是郎有情,妾有意,虽然门给你焊死了,但肯定会给你偷偷留一道窗户,我要找的,就是这道窗户。”

  “你说兄弟们被困在血湖之战中,但交战的,肯定得有两方才对,如果我们是叛军,我们的对手是官军,我们被困其中,就算最后逃走了,难道就不想着再杀回来,所以我要找的,就是那扇寡妇窗!”

  “这——”

  刀孩儿一愣,他自己完全没有想到这一点,而他忽然注意到,鸟不飞绕着这小庙足足绕了三圈,每一圈下来,都留下一连串的焦黑脚印。

  而当他的眼神望向这些脚印时,却感觉被一尊洪荒怪兽盯上,老朽的身躯在发抖,感觉生命力都在消失。

  而且他明显感觉到,这一圈圈脚印下来,这座小庙给人的突兀的感觉在消失。

  他赶紧挪开视线,并想起了其它几位天王对这位鸟天王的评价。

  撼天王:小五要是能把找女人的功夫用在拳脚上,怕是我这把椅子都得给他坐了。

  幻天王:只有小五,才能神不知、鬼不觉的从我的幻术中脱身。

  炮天王:单论身法,老五比我强。

  赤天王;是个跑的快的蠢货。

  六天王中,只有戚天王没有对他评价,只是在说到鸟天王时,脸上会闪过一丝可惜之色,同时手掌会不自禁的摸向刀身。

  按照刀孩儿的猜测,五位天王之中,其实戚天王对鸟天王的评价是最高的,戚天王的刀斩遍天下无敌手,或许在他心目中,能把全部精力用在拳脚上的鸟天王,有资格和自己一战。

  但鸟不飞就真是精虫上脑的蠢货吗?

  毫无疑问是的。

  但什么叫天才,天才的意思是,你就算不用努力,也能达到别人努力一辈子的成就。

  鸟不飞的眼睛除了女人,就只剩吃喝玩乐了。

  但是他的大腿告诉你,你没看到的,没关注的,我都记着呢。

  所以鸟不飞每一步踏出,都有着无数高深拳术的影子,有厌火公的虫形、有施邪儿的徒手剑影、有戚笼的地藏王,有……每一道影子,化作一道脚印,落在地面上,形成一股恐怖的气息。

  什么叫抱大腿,抱大腿的意思是,你是被脚印生下来,而且打一出生,两条腿就是半神级别的,你不需要通过努力兑现天赋,当你需要的时候,天赋就像是亿万家产一样,是可以直接继承下来的。

  鸟不飞现在就是在继承天赋。

  ……

  各方势力云波诡谲之际,三百年前的历史幻影中,戚笼四人终于达到了目的地,眼前是无边无际的黑砂风暴,这就是大杀漠的核心,两极洞窟中的死极窟。

  戚笼叹了口气,果然,无论是古国的遗产,还是导致古国灭亡的真凶,一切的一切,最后的指向都是这条人工龙脉。

  等等!

  戚笼突然意识到一点,两极秘窟是被烛龙以大法力封印的,但是三百年前的两极秘窟,貌似——还没被封印吧?

  而且戚笼目光一闪,立刻感觉到,无论是薛补庭,还是云镜子、梁天鱼,都在无声无息的保持了一定的距离,气氛立刻变的诡异起来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