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九十九章 五人墓碑记(上)

第一百九十九章 五人墓碑记(上)

  四人你看看我、我看看你,同时露出一个尴尬却不失礼貌的表情。

  高手在短距离内的扑杀是极恐怖的,十丈之内,同等层次的道术高手,也挡不住武道高手的全力扑杀。

  而做为半神,更是差一毫便能定生死。

  看着其它三人一脸淡定的表情,薛补庭暗道:果然老娘说的对,出来混,不要脸才是第一位。

  戚笼目光一闪,忽然笑道:“小僧先行一步,三位施主后会有期。”

  语罢,一苇渡江的身法使出,速度快到影子拉成一条线,而这一条线,便是一苇渡江的苇叶。

  眼看着死神僧率先钻入风暴之中,其它三人也忍不住,纷纷各施手段,其中,云镜子驾云而上,而梁天鱼紧随戚笼之后,薛补庭眼光闪了闪,居然没有立刻前进。

  果然不愧是孕育人工龙脉的所在,哪怕戚笼驾驭的是死神僧的躯壳,强行闯入此间,也会感受到一阵阵的喑哑难行,踏步如搬山。

  ‘这些黑砂莫非是上古怨灵所化?不然这些死者的气血怎么会对半神造成影响。’

  戚笼手掌瞬间变的漆黑,双手一上一下,一正一反,忽然猛吸一口气,嘴巴张大到脸蛋的一大半,一口气吸入,竟然把方圆五十丈的黑砂之气吸入嘴里,一时间,四周竟成了真空状态。

  ‘生死转化,阎浮大千,粉碎如来!’

  话音一落,戚笼手掌一前一后打出,几乎下瞬间,如来之力加持的粉碎真空瞬间轰出。

  方圆十里,就像是一面粉碎的镜子,在下一刹那,一切肉眼可见的空气、花草、沙石,都被震荡的粉碎。

  然后戚笼一步踏出,便出现在十里之外,又是一掌轰出,掌中天地之内,真空又被粉碎。

  全力以赴的‘阎浮大千掌’,单论破坏力,可能还在厌火公之上。

  谁也没想到,戚笼方入其中,便全力以赴。

  但戚笼自有他的考虑,第一,他得到‘烛龙眼’,熟知这两极秘窟的一切,他可以最快的速度,前往人工龙脉的所在。

  第二,他怀疑这片幻象是被人为操纵的,而操纵者的目标,十有八九跟人工龙脉有关,他必须抢在对方前头。

  很快,戚笼的眼前便呈现出一条大河的遗骸,这条大河很大,足有上万丈,宽近百丈,盘曲蜿蜒,像是一条死去的巨蛇,狰狞恐怖。

  戚笼马不停蹄的奔到了蛇道的源头,在那源头之上,零散的金光像是龙鳞一样镶嵌在大地之上,纹理毕现,散发着些微的龙脉之气。

  ‘果然没有龙血铁门!’

  戚笼心念一动,人皮袈裟往外一翻,像是口袋一样四处罩风,然后再往身上一披。

  诡异的是,这一罩之下,整个人影立刻消失不见,形体、气息、精神,全部消失。

  这是死神僧的一种敛气术,叫做达摩藏,是通过心印,将自身藏于虚空的手段。

  就戚笼所知,目前有两种手段可以进入两极秘窟。

  一条是龙血铁门,另一条是笼中图中的转神道。

  前者来源于烛龙的记忆,后者则是《笼中图》记载。

  而这两种手段都在自己掌握中。

  所以,倘如这片虚幻世界是人为,那么这个人的目标,很可能是在这里,夺取人工龙脉。

  所以戚笼第一时间藏身于门外,就是想看看,究竟是谁,能够第一个赶到这里。

  而这个人,很可能就是幕后黑手。

  而不过十息,一道人影就在风暴之中若隐若现。

  戚笼眯了眯眼,梁天鱼!?

  此时的梁天鱼也展现了半神的风采,每一步踏出,周身虚空分阴阳二气,阴阳二气反复轰撞在四周空间上,虽然比不上粉碎真空的阎浮掌,但强在后劲十足,阴阳二气互相演化,化虚空为粒子,反复撞击,每一撞,便有大量的黑砂被剿成粉末。

  而在黑白二光的笼罩下,梁天鱼这个‘绝代佳人’展现出了强大的霸气,身子高了半截,两侧脸颊上,长满了骨鳞,五指骨节从皮中钻出,更诡异是,一条长长的骨头尾巴从其臀后刺出,像一条大鞭子般抽来抽去。

  每一次抽动,空气中都会残留一道长长的白线。

  戚笼眯眼,他感受到了对方身上浓郁的龙脉之气。

  龙脉之子?

  不对,哪怕凄惨如无首龙尸,其龙气都是凶残且无法掌控的,但梁天鱼身上的龙气,却温顺的好似一滩死水。

  而龙气的源头就是那节骨尾巴。

  ‘原来是由龙骨打造的神道兵!’

  戚笼目前只见识过两口神道兵,一口是神道兵的雏形异刀狰,一口是薛家族长手上的无锋剑,都强大无比。

  如果一口神道兵落在半神手上,发挥的威力——很难想象。

  至少戚笼直接把对方的危险程度提升了一档。

  梁天鱼很谨慎的四处张望,精神也对四周虚空无孔不入,若是正常的死神僧,还真有可能被发现。

  然而戚笼本身的精神同样是半神。

  ‘地藏王’与‘阎浮宝树’相融合,直接把自身从‘人道’之中抹掉了。

  这样一来,就算是在物质层面上,也无法触摸到戚笼的实体。

  “奇怪了,那和尚明明也是往这个方向走的,莫非他的目标和我不一样?”

  梁天鱼也足够谨慎,足足磨蹭了一柱香时间,确认了所有角落都无人之后,才从小指上取出一个扳指。

  这碧绿色的扳指方一拿下,便有层层叠叠的白云覆盖,白云之上,一尊巨大玉玺出现,玉玺缺了一角,却散发着无穷无尽的霸道气息。

  哪怕不在人道之中,戚笼也感受到膝盖发软,一种天然的臣服感诞生。

  戚笼面无表情,只是这道念头迅速化作一缕发丝,然后刀光一闪,便就斩落心头。

  玉玺光芒笼罩之下,龙麟闪烁的地面之上,一道光芒乍显,然后化作一道巨门,长十丈、宽三丈、神兽纹路栩栩如生,散发着蛮荒恐怖的气息。

  门后是一层又一层的台阶,一直通向一座巨大的龙椅之上,龙椅被层层乌云笼罩,若隐若现。

  梁天鱼顿时露出激动之色,“干爹说的没错,长公主留下的神国密藏一定就在这里,只要得到它,神庭计划就能掌握在我的手上,我也能成千岁爷,谋个长生不老。”

  梁天鱼急不可耐的钻入门中。

  而在他进门的一瞬间,一道黑影紧随其后。

  两极秘窟分为死极窟和生极窟,外面是死极窟,里面是生极窟,间隔着一道天然生死屏障,没有任何特殊手段,真的只有死一遍才能入内。

  而梁天鱼却是凭借着玉玺中残存的千年气运,裹身入内。

  刚入其中,头顶便是黑压压的一片,只见四座小山般的大砍刀当头落下。

  梁天鱼似是极有准备,尾椎骨上的骨鞭迎风便长,并在爆长之中,长出血肉,化做一条粗大的龙尾往刀身上猛的一砸。

  空间晃荡!

  无数道空间裂缝在刀鞭相撞之处溢出。

  梁天鱼咬牙,同时反转玉玺,青光印于九天之上。

  “国之重器,神将让路!”

  那四座小山一般的守卫神将眼中光芒闪烁,似是犹疑不绝。

  “怎么,你们连重妖皇之命都不听了!?”

  四尊神将见状,这才收刀归鞘,身子重又化作石像,半个身子浮于云头之上。

  ‘重妖皇?古国二十二皇中,有这号妖皇么,还是说,重妖皇是那位戾妖皇的长女,御皇子的皇姐重明儿?’

  ‘而且,这就是三百年前的两极秘窟么,跟烛龙记忆中的可不一样。’

  只见一座又一座神宫浮于云端,除了如山岳般的四尊守卫神将外,还有大量的神灵、仙女、神鸟、仙禽来往其中,还有千丈巨树、巨蚌吐珠、七彩霞光、浮在半空中的小岛。

  ‘这是——小妖庭,是当初古国神灵寄生之所,只要古国不灭,就能永远逃离生老病死,享有无边福祚!’

  戚笼心中灵光一闪,顿时明白古国遗产是什么,是‘神庭’!

  梁天鱼大喜之下,直奔中央一座岛屿而去,那座岛上没有奢华的宫殿,只有一座平平无奇的山头,山头上下,大大小小的猴儿嬉笑玩耍。

  而在山顶,一座祭庙若隐若现。

  树影一闪,戚笼真身从一颗大树后露出,刚要继续跟着梁天鱼,忽然衣角被扯了扯,心中一惊,瞬间回头,只见一大团毛茸茸的身影直接向他扑来。

  “你怎么——”

  这母猴子怎么从无间地狱跟到这里来了!?

  戚笼赶紧按住了对方舔来舔去的脑袋,只见这有过一面之缘的大母猿,正一脸兴奋的往他怀里钻,尾巴兴奋的直甩,绝色的脸蛋和毛茸茸的猿猴身子,看起来很是怪异。

  大母猿,或者说钟吾古国第一代女妖皇拉扯着他,挤眉弄眼,指着一个方向。

  这方向跟梁天鱼要去的方向截然相反。

  戚笼犹豫了下,选择了对方的方向,毕竟对方可是一代妖皇,虽然他没看出来对方哪一点像妖皇,但古佛是这么说的。

  而且他能感受到,对方是一道念头所化,能把念头化作人形,至少死神僧做不到。

  而且按照自己的猜测,这一道妖皇念头,有可能是未来的自己给与他的帮手。

  虽然经过古佛一顿搅合,这未来的方向早不知偏到什么地方了。

  大母猿把戚笼带到了一道瀑布之下。

  “……”

  戚笼无语了下,抽着嘴角道:“唐国的《西游释厄传》,我小时候也是听过话本的,你确定?”

  大母猿兴奋的点了点头。

  戚笼拎着大母猿的脖子,一苇渡江,踏空而行,身子直接化作一道长虹,钻入这瀑布之中。

  山腹藏神!

  刚一入洞,戚笼便感受到了浓郁的神气,这神气不再是虚假的,而是像火焰一般熊熊燃烧,在洞中央,一座火盆悬空而立,火盆之中,是缩小千百倍的神庭幻影。

  他看到了在山顶祠堂之中,正用古国玉玺祭拜二十二位古妖皇幻影,准备炼化神庭的梁天鱼,他也看到乌云之上,正施咒念法的云镜子,云镜子似乎不在两极洞窟之内,但以他金丹级别的庞大法力,竟是在改变着秘窟中的风水,而且两眼狂热,完全不在意自身精气神的损失。

  洞中的龙气被其牵引,竟然隐隐约约,化作一道巨大的龙影。

  ‘三百年前,龙脉还没成型,但已有几分征兆了,云镜子想干什么,他是想强行打散这条龙脉?’

  戚笼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,只见云镜子金丹化作一道道虚幻剑影,凭空斩下,竟是在切割龙脉!

  每一剑下去,地面上便发出天塌地陷般的怒吼,那龙的爪根部,洒落的血水化作血雨倾盆而下。

  神庭之中,天塌地陷,宫殿坍塌、岛屿沉下、各种神性生物的幻影如梦幻泡影,不断破裂。

  梁天鱼发现了不对劲,直接怒吼道:

  “你疯了吗?”

  “再走老路同样是死路,群龙无首方是大吉,古佛做不到的事,那便换作我们修道之人来做,斩杀古钟吾国的所有龙脉,这才能阻止未来的大破灭,你这个老太监的龟儿子,只图富贵,懂什么天下大势,你这尊玉玺,为我所用吧!”

  “仙道昭昭,神道渺渺,天人合一,仙在神上,诛神剑!”

  梁天鱼话音一落,刹那之间,金丹所化的剑影便直接戳穿了云镜子的手,那一身生气与死气所化的‘阴阳变’,竟然半点阻拦都做不到。

  “知其然而不知所以然,龟儿子,你以为偷学了一身的皇家武学,就有资格和我们相提并论了么,‘阴阳变、天威现’,这道武合一的大神通,你只学了前半本,自然受我所克!”

  “诛龙九剑,诛、戮、绝、陷、灭、屠、斩、断、裂,仙道居于上,神道居于下,龙脉,给我裂吧!”

  在梁天鱼金丹直接炸裂,化作一道道蕴含着恐怖气息的巨大剑影,每一道剑影划过,震破耳膜的巨大嘶吼声便就响起,一股浓烈的腥臭味从神庭中传出。

  给戚笼的感觉,这云镜子搏命之下,已经有了当初黑山山顶,那个夜枭女的几分气场。

  戚笼握紧了手掌,这虚幻的龙脉,跟现实中的龙脉有什么关联么,自己要出手吗?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