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两百章 五人墓碑记(中)

第两百章 五人墓碑记(中)

  四个人,四种心思,勾心斗角,相互算计,这大概是在真实历史中,这趟古战场之行失败的原因。

  梁天鱼想要炼化神庭,而神庭是依附在未成形的龙脉之上,必须二者兼收。

  云镜子想要诛龙,为了阻止他口中的‘大破灭’。

  薛补庭虽然心思最浅,但按照戚笼的想法,他那位老娘很可能想让他成为龙脉之子,未来领导古国复兴。

  至于他附身的古佛,虽然不知真实目的如何,但十有八九跟‘大破灭’有关。

  而他的心性大变,很可能是没有阻止‘大破灭’。

  只不过这大破灭到底是什么玩意?

  戚笼念头疾转,钟吾女妖皇眼珠子转了转,趁其不注意,忽然‘吧唧’一下,对着戚笼的脸蛋来了一下,然后眨巴着漂亮到极点的丹凤眼,指着火盆中的神庭幻象,很焦急的叫唤着。

  “怎么,你也需要神庭?”

  戚笼愣了下,目光闪烁,还没等他决定做些什么,钟吾女妖皇忽然化作一团黄光,投身于火盆之中,那原本已经笼罩神庭大半的青光,突然被吞食一半。

  “怎么回事!”

  梁天鱼大惊失色,他的玉玺光芒刚被剑影所破,这股黄光便开始吞噬青光,甚至毫无阻碍的吸收着古国气运。

  外患内敌,同时杀入。

  戚笼走到火盆之前,双目紧闭,两手探入火中;同一时间,云镜子的诛龙九剑也酝酿到了极点,一时间,天地色变,剑影撕裂空间,让天地多了九道恐怖的黑痕。

  “诛龙剑,落!”

  就在这时,一道巨大的身影忽然闪身而出,爆喝一声,手中巨戟仰天而斩,整个身子变成了一团‘荧惑巨日’。

  千丝万缕的气机,夹杂着数万上古战士的血气,通通凝聚于铁戟之上,戟尖与剑影相撞,仿佛千万人呐喊,巨大的剑影竟在这一戟之下,被一劈两断。

  一尊魔神一般的身影脚踏虚空,背后好似有千军万马,甲面后的双眼战意沸腾。

  “巨神将!”云镜子面色大变,“你的数万大军,不是被我设法引走了吗?”

  “本将一人,便是千军万马,”巨神将冷森森的道:“奉明妖皇之令,任何外人,不得接近龙脉,只待明妖皇复活,率领吾等复国。”

  云镜子冷笑连连,“明妖皇?那个蠢女人自己都被人所骗,被刺杀重伤,只得轮回转世,你指望她?”

  “敢辱吾王!”

  巨神将大吼一声,身体所有部位好似都化作一座座攻城利器,然后人戟合一,斩天而去。

  而在两极洞窟外,薛补庭站在那条巨大干枯的河道之上,自言自语:

  “都是蠢货啊,真以为这宝物是神庭、是龙脉吗?神庭早被重明儿转世带走,而龙脉也不是现在就能成熟的,真正的宝贝,是这条沧澜江的截流啊。”

  “重明儿假死转世,甚至一把大火烧了皇都,为的不就是把此宝带出去么,只要这河流存在,那么就算是大破灭后,钟吾国仍能重立。”

  随着话语,薛补庭眼神变的冷酷而贪婪,一道道狼影从皮肉中爬了出来,往河中奔去,每一道狼影,都代表着一种极度贪婪的念头。

  吞噬一切,撕裂一切!

  这些狼影撕扯着干枯的河道,每一口撕咬,都把这万丈长的河道撕扯出一道口子来,同时薛补庭脚踏虚空,落到河道尽头,口念魔咒,随着一道道怪异咒语吐出,双掌竟变成黑毛狼爪,直接刺入虚空。

  每一道狼毫似乎都在凭空作画,一股庞大的怨力源源不断从虚空中抽出,而在他的脚下,地面竟然渐渐虚化,呈现出血湖之战的轮廓,无数道气势强大的人影正在围攻主将大帐。

  一尊巨大的狼影从天空中探出脑袋,脑袋大若天际,贪婪的吞噬着血湖之战的亡灵之气。

  狼毫者,狼之尾毛也,笔力劲挺,宜书宜画。

  一座虚空大门竟在无穷无尽的怨灵之气下,渐渐成形,门影古朴,像是一张长满利齿的大嘴,散发着幽幽冷风。

  这门若是成形,‘薛补庭’就不需要打开被烛龙大法力封印的龙血铁门,而是通过改易沧澜江河道,以古战场的无穷怨气延伸出的新道路,直接进入现实中的两极秘窟中。

  不得不说,就算是烛九幽这尊恐怖怪物,恐怕也没想到有人会用这种法子‘投机取巧’。

  这需要对皇族秘密有着极深的了解,甚至对于古国国运有着极强的感应才能这么做;至少这些怪异狼毫绘门之际,隐隐透着气运的波动变化,这是一般半神都做不到的事。

  而就在狼首隐隐成形之际,‘薛补庭’忽然面色一变,瞬退数丈,而在下一刻,这座还未成型的狼门轰然碎裂,数不清的佛陀掌影撕裂虚空,向‘薛补庭’轰杀而来。

  “死神僧的如来灭!”

  ‘薛补庭’面露冷笑之色,上万道狼影在一瞬间融入他的体内,让他气势节节高涨,好似顶天立地一般。

  “天狼啸月!”

  拳收,方圆十里的黑砂之气全数被抽走,空间由圆月变残月,拳出,拳面抹上了一层淡淡的月光。

  ‘薛补庭’这一拳轰出,空间好似被瞬间冰封,只有一抹月色在空间裂缝中接连弹跳。

  而在水帘洞内的戚笼双眼一睁,一抹月光往喉咙一抹,‘死神僧’连忙双掌一合,要夹住月光。

  “天狗吞日!”

  ‘薛补庭’眼中突然露出一丝诡色,狼爪虚空一抓,生气与死机缠绕,那散裂的天狼之门猛然化作一道狼影,速度快到穿破空间、时间,猛的撕扯住藏于虚空的佛影,一咬一扯,一块佛肉就落入了狼影嘴中,被其仰首吞下。

  “好凶的拳意,这股天生凶气就算是波旬也达不到,阁下莫非就是侯副都督派来,取代薛保侯的那一位?”

  “你知道的倒是不少,不过波旬算什么,连佛都斗不过,他烛九幽又算什么,还不是落个重伤沉睡的下场,唯一没想到的,你居然能窥到这里。”

  薛补庭诡笑连连,“我说这老和尚怎么不按照历史发展的那样,借助龙脉之力,用燃灯境强行窥大破灭,最后落个半疯的下场,原来阁下也是同道中人啊。”

  月光渐渐被日光所取代,一道佛影从光中走出,满脸慈悲,只是一条手臂被撕扯的只剩下森森百骨,干干净净,除了骨头就是筋,连一点皮肉都没有。

  戚笼淡淡一笑:“本想着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,我更在其后,但没想到黄雀都开始筑巢了,果然人不能想太多,不然竹篮打水一场空。”

  “怎么,你不是烛龙那只眼珠。”

  听戚笼的话风,‘薛补庭’顿时露出狐疑之色,一对碧幽幽的眼珠上下打量着对方。

  戚笼顿时感到身上每一寸皮肉、每一条筋骨,都被看的仔细而透彻。

  对方把他当成赵黑,某种意义上,他还真是‘赵黑’,只不过是升级加强版的,他也不解释,更不在乎对方的窥视,只是依旧笑道:

  “阁下怎么称呼?”

  “本名就不告诉你了,你若是有点见识的话,应该知道贪狼这个名头。”

  “贪狼、七杀、破军,三凶星之一,杀、破、狼出,天下易主,这是钟吾古地的传说。”

  而戚笼目光盯向对方脚下的血湖战场,看到了七十二寇厮杀沉沦的身影,表情缓缓变的危险起来。

  “子卯为一刑,寅巳申为二刑,丑戌未为三刑。凡逢三刑之地则凶。这是风水中的说法。”

  “三刑四杀、七伤八难,海神侵扰之厄,这是《笼中图》的说法。”

  “八难出世,三刑之一的贪狼也现世了,这世道越来越有意思了。”

  “但恐怕你见不着了!”

  贪狼一声长啸,九道龙影从身上爆射而出,长有十丈,鳞片巨是金血所化,一道道光芒从其掌心溢出,九龙合一,竟然化作一条巨大的金河。

  “九龙合一,皇极逆龙道!”

  ……

  三百年前的幻象之中,戚笼与贪狼刚刚陷入大战,而五百年前的历史幻象中,这场针对横天都部大元帅的刺杀,却已达到了巅峰。

  七十二寇,六大天王,外加叛军的九条蛟龙种,将钟吾大军的中军主帐团团围绕,而这位古国大元帅身边,除了少数护卫之外,没有任何高手的踪影。

  就算是号称古国第一高手的横天都部大元帅,巨大的身影也被浓墨覆盖,墨色之中,好似有无数锁链困住,一身实力被强行封印了九成。

  饶是如此,这位大元帅手持金銮大刀,每一刀斩出,刀罡之气凝成风暴,刀意之狠辣,仿佛能毁灭小千世界一般,一条半神级的蛟龙冒进,误入其中,近百丈的身子几乎一瞬间,就被斩成了烂泥,蛟龙神魂刚一冒头,依旧被死亡风绞的神性毁灭,连转世投胎都做不到。

  ‘传闻,天刀、上善若水、无刀胜有刀、活佛刀四大传说级刀意融为一体,便能斩杀真神,没想到传说竟然是真的,这位横天都部大元帅毫无疑问到了这一境界,居然就连大破灭之影都不能完全困住他。’

  ‘就这还不是真身,而只是上古怨灵化作的一道幻象,真不知道真身降临,会有多么恐怖。’

  ‘传闻之中,这刀术是这方世界的监察者传授的,那位监察者的境界,难以想象啊!’

  此时此刻,血麒麟正冷眼观察着这一幕。

  而在场之中,唯一能敌住这大元帅刀锋的,只有假六天王中,‘戚天王’的刀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