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两百零一章 五人墓碑记(下)

第两百零一章 五人墓碑记(下)

  贪狼煞中,‘戚天王’每一刀斩出,都像极了‘斩天刀寇’,腥风、血雨、天地殛灭。

  只有这种刀,才能挡住横天度部大元帅那能劈碎小千世界的最终刀意。

  毫无疑问,像是戚笼扮演死神僧一般,有人也在扮演这位‘戚天王’。

  在贪狼煞的加成下,六天王吸收七十二寇之力,实力提升极大,每一个都无限逼近于宗师。

  撼天王拳掌爪炮,无所不通,像是一本拳术活字典。

  贾天王幻术加持,手掌每转动一下,便有无数人影移形换位,甚至变多变少。

  炮天王劈崩钻炮横合一,每一拳轰出,就像是有一门巨炮迎面爆开,虽然无法正面抵挡大元帅的刀术,但也能在刀势将近之际,磕开刀面。

  而鸟天王手持短刀,宗师级别身法展露无遗,在‘贪狼煞’的加持下,几乎化作层层叠叠的幻影,天上地下,几乎全是脚印。

  赤罗刹则是悍不畏死,两口雪花大斧举重若轻,每一次扑杀进去,都被刀光斩的血肉淋漓,但几乎在重伤的同时,头顶变会浮现一座巨大的豹影,血肉瞬间恢复。

  《慧琳意义》卷二十五中记载:“罗刹,此云恶鬼也。食人血肉,或飞空、或地行,捷疾可畏。”

  赤罗刹拥有真正的罗刹血脉,也就是说,只要在血气充足的情况下,她受到再重的伤势也能痊愈。

  六王以‘戚天王’为刃,以贪狼魔煞为盾,六人默契到不可思议的地步,化六为一,几乎不用动念,就知道彼此在想些什么。

  赤罗刹的罗刹面具下,眼神闪过一丝黯然,但随即就化身罗刹恶鬼,仿佛只有疯狂的战斗,才能将这些悲伤遗忘。

  随着时间的流逝,这大元帅竟真的缓缓被压入下风。

  然而为首的‘戚天王’眉头却越发紧皱,最后竟忽然对血麒麟传音道:

  ‘麒麟,我知你的目的,我也知你们的来历,地军与七府有矛盾,但是你我没有矛盾,风水局调转之后,我只需要古战场一半的煞气,剩下的一半,便给你们龙庭如何?’

  血麒麟目光一闪,祂做为大元帅的坐骑,表面上正与一条蛟龙缠斗不休。

  ‘哦?你居然早就发现我们了。’

  ‘你应该知道,我们三人应大破灭而生,正是这一丝大破灭之力,才能封印这大元帅的九成实力,你若是想等我们拼到两败俱伤之际,再两头通杀,就莫怪我收手了,到时候那一位责怪下来,除了神侯是预定好的龙脉之子,可以无视外,你就不怕被砍了脑袋吗!’

  ‘有意思,我听说,七杀、贪狼、破军,三凶星只有各吞噬一条龙脉,才能孕育出真正的破灭之力,看来传言是真的了?只是贪狼兄为何这么焦急呢,是计划出现了变故?这个关口,将计就计不是更好的选择吗?’

  ‘戚天王’眼中寒光一闪,竟真的将横天都部元帅身上的封印减弱了一成。

  这位大元帅的脑袋从阴影中解放出来,只见他面容古朴刚硬,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根擎天之柱,就算天地破灭,也是宁折不弯。

  他的眼睛猛的一睁,顿时,所有人都感觉一尊怪物将要苏醒,七十二寇中的炮寇、水猴儿、巧织人这些肉身不强的匪寇,竟在一瞬间魂灵四分五裂。

  昏暗的空间之中,仿佛有上百张嘴在同时咀嚼,这让他们连转世投胎都做不到。

  大元帅以国运为刀,精神为刃,刀术更是四大传说刀境合一,目光所及,短短数息之内,便有十几位大寇彻底死亡。

  赤罗刹暴怒,竟然不顾肉身损失,强行闯入刀阵之中,两臂漆黑,隼形扑杀,化斧为刀,化刀为翼,竟是以命搏命之招。

  谁知横天都部大元帅看也不看对方,反手一挥,两口千斤精铁所铸的武器,竟在这一抽之下,四分五裂,同时余波扫到大腿之上,一条大腿活生生的被炸成血雾。

  另外两位天王同时出手,鸟天王身影在虚空一闪,便强行接住了对方,余波冲的他嘴巴猛的喷出一口血水,同时贾似道的幻术‘偷梁换柱’使出。

  一瞬间,二人跟两个护卫换了方位,两股护卫依旧笼罩在劲力之下,然后直接化作糜粉。

  武道再往上,有好几种分支,其中一种是道武合一,取的是道法中的天地意念与自身相容,有诛鬼灭神之威。

  而横天度部大元帅正是这道武合一的巅峰,他把自身武道与古国的千年气运相融合,国运之中,有众生、有众神、还有龙脉,甚至还有时间流逝,生死衰亡,威力大到不可思议。

  这位大元帅才施展出两分的力量,赤身党所化的贪狼魔煞就有被打崩的架势。

  血麒麟面色一变,知道对方不是在虚张声势后,毫不犹豫的反戈一击,张嘴一吐,神刀血饮麒麟吐出,而且毫不犹豫的使出了刀身上最强的一招——血武红麟!

  半神级的麒麟气血全数灌注于刀身之上,红色刀光大亮,刀光晃动半圈,地面竟然全数变红,茫茫一片血色。

  所有人,包括横天都部大元帅在内,所有人的双脚都失去了知觉。

  麒麟者,走兽之王,走着,移动也,兽者,一切有灵之物。

  这一刀斩出,以刀驭道,几乎已经触摸到了人道规则,十分凶狠的斩在了对方的喉咙上,金火四溅,横天都部大元帅的不坏之身,硬是被对方斩出了一个缺口。

  “动手!”

  红光闪过,阎佛、薛继武、薛沉舟、红度母等人一一从红光之中跃出。

  而第一个动手却是十年没有出手的薛继武。

  只见他浑身‘嗡嗡’作响,像是一个苍老巨人缓缓站起,‘虎豹雷音’被以特殊的手段封印在身体三十六处大穴之中,日夜震荡不休,这些穴道有的贴近皮肉、有的分离筋骨,三十六处大穴同时震颤,皮肤表面竟浮现出群星纹路。

  薛继武收敛气血,观想星空十载,居然硬生生把气炼一脉的绝学,《天罡气》的最顶层,先天罡气再往上推演一层,达到三十六星附身,人心便是天星的地步。

  ‘怪不得这家伙要封拳十载,原来是为了养周天星光,一口天罡气运转星斗周天么。’

  薛沉舟眼中血光闪动,他和薛继武可以说是走了两条路,他花了偌大的精力,将血炼五道中的四道贯通,并继承了气炼一道的枯荣掌,而薛继武则反其道而行之,专精一门,将《天罡气》最顶层的境界再往上推了一层。

  这两种道路的选择,暂时无法看出优劣,但毫无疑问的是,薛继武十年磨一拳,这一拳轰出,威力大到了极点。

  一时间,仿佛有三十六天罡星凝成一座巨人,层层叠叠的罡气环绕,一拳轰出,好似彗星砸落地面的动静,当年的古国第一高手,横天都部大元帅,被硬生生轰退了十步,胸口一阵起伏。

  ‘血武红麟’破其不坏之身,‘天罡神拳’震其魂。

  ‘戚天王’眼中光芒一闪,‘大破灭之影’再次覆盖了他的全身,只有一只眼睛能露出来。

  而这只眼中,则是无边无际的上古亡魂在嘶吼。

  血麒麟虽然与‘戚天王’达成协议,刀术施展出了十二成,但是面沉如水,隐约往一个方向瞥了一眼。

  ‘也不知道洪小四学了皇家武道‘天将战神决’,能得到这个时期的古神将几分本事,按照这个情况,不大妙啊——’

  人人都有算计,他血麒麟自然也有他的算计。

  ……

  而贪狼被迫与地军一伙人合作,最主要的原因,便是他感觉自己快要镇压不住这个‘烛龙使者’,更别提重炼大门了。

  皇极逆龙道使出,一身劲力与薛补庭皇家血脉相融,逆转龙气,借助龙脉的神异力量,一举淹没对手。

  然而被偷袭重伤的‘死神僧’单手捏法印,巨大的佛影剖江而起,同时手持降龙木,巨木猛的定在逆流的江河之上,居然把九气御皇道的大杀招一举定住。

  贪狼感觉脑袋被重重锤了一下。

  ‘不应该啊,薛补庭和死神僧的实力本就相差无几,正常的历史之中,薛补庭被围杀,临死还拉了一个巨神将垫背,如今我又偷袭伤了他的肉身,没道理一个交锋,便就被压在下风。’

  戚笼踏江而来,单手使出阎浮大千印,贪狼毫不犹豫使出九气御龙道中的鱼化龙(蜃龙)。

  整条巨江表面,一下子蒸腾起层层白雾,同时此起彼伏的龙影长啸,每一条龙影都有着龙脉的庞大气势。

  可是戚笼好似未卜先知一般,人皮袈裟直接卷在右臂之上,化作人皮杵,转腕转膀,同时金身内部变化,血化膏、肠化筋,一时间便有九牛二虎之力加持,一棍直贯对手腋下,正好破了对方偷袭的龙爪之上。

  贪狼连忙变招,左手做摇扇状,掌心从腰间旋转到胸前,好似传说芭蕉扇一般,猛的一扇,罡风滚滚,把人皮棍影吹开一道缝隙。

  同时右手屈腕钩爪,绕过衣棍,直抓戚笼喉咙!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