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两百零二章 五人墓碑记(完)

第两百零二章 五人墓碑记(完)

  戚笼、贪狼二人,莫说附身的是半神强者,就算是其本身,也是武道的集大成者。

  戚笼的金刚杵一出,宏大庄严的降魔意念几乎要灭尽万魔,而贪狼单手挥扇,却又好似上古神器芭蕉扇用风力颠倒乾坤,方圆十里,尽被无边无际的龙卷风暴笼罩,毁灭性的风劲无孔不入,很难想象,这是由武人劲力制造的天地异象。

  至于紧接着一记云龙探爪,更是妙到了极点,借助脚下的庞大龙脉之气,四周的狂风劲力,天地合一,化劲为云,一爪探出,幻化成了千千万万的爪影。

  “咦?”

  关外的拳术,戚笼并不了解,但是他一眼就能看出来,对方的拳术风格,与九气御皇道十分契合,一爪探出,云龙九现,封住了戚笼的所有方向。

  皇家武道?

  戚笼淡淡一笑,两眼之中,各有一道佛影,单论默契程度,谁又能比的上‘阎浮宝树’和‘地藏王’。

  这两种半神境界,几乎可以说是阎佛一人所创。

  “开!”

  戚笼一声喝下,人皮杵像是伞一样张开,而且人皮袈裟极有弹性,猛的一张,竟然扩大十倍,放眼望去,袈裟上的人皮纹路,竟是一道道‘卍’字。

  每一道‘卍’字在转动之际,都不断演化着复杂深奥的空间变化,仿佛每一个‘卍’字,都是一个转动的小空间。

  “收!”

  话音一落,人皮袈裟凭空一裹,像是一个巨大的黑洞,笼罩所有光线,甚至风暴劲力。

  贪狼面色大变,危机感提到了极点,两脚在刹那间变成了龙爪,身影硬是由极动变成了极静,让人产生怪异无比的感觉,然后龙爪脚踏血云,再一次由极静变成极动,往后倒射。

  在袈裟罩体的前一刻,云光一闪,从虚空中脱身。

  人皮袈裟则悬浮在空中,变成一个巨大的鼓包。

  “还给你!”

  戚笼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袈裟上方,佛印下压,下一刻,袈裟张开,那无止尽的劲力风暴变的更加狂暴,将空间划出无数道白线,汹涌的向贪狼罩来。

  贪狼这一下就扛不住了,只来的及双手交叉,脸上、胸口、下阴,长出类似‘奉龙甲’状态的巨大龙鳞,然后就‘轰’的一声,被砸入地下,落出一个大坑。

  虽然只是肉身受到轻伤,但是贪狼满脑子都是三个字,‘不可能!!!’

  当年烛九阴为了争夺这条人工龙脉,可是说以一己之力,对抗几位幕后巨头,最后落个重伤沉睡的代价。

  而在沉睡之前,祂把一只眼珠送入了凡间,化身为人,为的就是监视夺龙局。

  但当时烛九阴神力耗尽,实在给不了‘使者’多少助力,满打满算,这使者最多也就一流高手的档次。

  可戚笼的表现只能证明一点,他很强,超乎意料的强!

  贪狼附身的薛补庭一跃而起,表面伤势不轻,两只眼睛彻底化作绿瞳,盯着天空上的巨大佛影,一字一句道:

  “弥勒佛!”

  空中佛影念唱:

  “我有一布袋,虚空无挂碍。打开遍十方,入时观自在。”

  戚笼笑吟吟的显出身影,手掌张开,一点烛光一样的火光悬浮在手上,光芒虽然微弱,但却充斥着温暖与希望,灯灯具燃,念念回响。

  “原来如此,果然如此。”

  这一点‘烛光’正是三百年前,死神僧散溢的燃灯佛性,这和尚窥大破灭失败,找不到彼岸之道,心神失守,心性大变,直接散了这一点佛性。

  而这点佛性便飘荡在这古战场的无数冤魂之中,直接过了三百年。

  一直到贪狼用借助魔煞,逆转风水,这点佛性才从怨灵深处飘出,恰好感应到戚笼,感应到那堪比死神僧的佛性修持,这才依附而上,与之合一。

  也顺带把戚笼带回了这三百年前的历史幻象之中,成了另一个‘死神僧’。

  更让戚笼感到惊喜的是,地藏王佛性与燃灯佛念合一,竟然推演出了一条如来之道。

  未来佛王,弥勒佛!

  ‘可惜啊可惜,假如死神僧你能再坚持一下,抗住大破灭对于佛心的冲击,再推演出地藏王,与燃灯念合一,便是下一个弥勒佛,可惜你的佛心没经的住这番考验。’

  按照佛经的说法,弥勒佛是先于释迦摩尼在过去入灭,然后等释迦摩尼入灭后再诞生,并在未来领导大千诸佛。

  戚笼可以肯定,死神僧,也就是一代阎佛虽然创出了六道轮回印,但并没有达到‘六道轮回’的境界。

  而阎佛寺历代阎佛,或许有天纵奇才,达到‘地藏王’的境界,但却并没有得到燃灯念,无法踏出这最后一步。

  所以机缘巧合,一直到三百年后,戚笼出世,才最终踏入了这一条如来之道。

  ‘打开遍十方,入时观自在。观自在?他化自在天,这条如来之道居然与魔王波旬有着若有若无的联系?难道未来佛和波旬是一体两面?若是我没有炼化魔种,这机缘是不是就落不到我的头上了?’

  这道念头一闪而过,既然戚笼踏入这条道路,那么除非自己半途夭折,是佛也好,是魔也罢,最后能证就未来佛王的,就只有自己!

  戚笼一把捏入燃灯佛念,将之与地藏王彻底合一,顿时,佛光大亮,普照无量空间,比起贪狼的‘皇极逆龙道’,威力还要大上数倍。

  “我是过去,也是未来,是燃灯佛,也是弥勒佛,是生前之佛,也是灭后之佛,过去无量,未来无量。”

  佛音庄严、宏大,无边无际,而高空之中,同时浮现两尊巨大佛影。

  佛光笼罩之下,虚空中若隐若现的上古冤魂居然被渡化,化作佛子本身,助长佛力。

  “若是在现实之中,你也许能凭本身实力,强行轰杀戚某,可是眼下这可是幻境,你能做到这一点吗?”

  贪狼咬牙,对方说的没错,若是在现实中,以他半神之下最强者的实力,还真能轰杀对方肉身。

  但眼下,对方可是两尊‘半神’,而且这一尊过去佛,一尊现在佛,借助燃灯佛念串通在一起,这可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。

  过去、现在、未来,三世佛合一,便是真佛之境,是当年古佛所在的境界。

  他怎么可能挡的住!

  “龙狼合一,大破大灭,未来不存,过去不在,国破家亡!”

  贪狼怪吼一声,借助贪狼魔煞汲取的滚滚煞气,薛补庭的身影猛然炸裂,化作一尊百丈黑狼,眼珠、爪子、尾巴,都是纯粹至极的暗,那身上散发出的黑光,更是一切事物大破灭之后的颜色。

  趁着佛光还未落地,贪狼口吐黑烟,一步踏出,落入山顶,一口将梁天鱼吞噬,又是一步踏入虚空,张嘴吞了巨神将、云镜子。

  这些幻象中的半神,在面对巨狼口中的黑光,几乎没有一点反抗之力。

  前后三位‘半神’被吞噬后,狼影也高涨到了与佛影并肩的地步。

  戚笼神色一凛,他看到了巨狼的腹部,那七十二寇、六天王的身影,黑面判官、刀材官、艳内人等每一张熟悉的面孔。

  对方这是强行吞噬上古战场的怨念,反转风水,将用来绘制大门的力量全部释放,准备彻底消灭戚笼。

  这是必须之举,也是无奈之举。

  戚笼双佛并手,在一刹那间,燃灯念化作一跟千丈火焰长矛,直直捅入黑狼的腹部。

  黑狼发出一声痛苦巨吼,张嘴一吐,一座巨大墓碑砸在了佛影之上,将过去佛影砸的佛像破裂,光影散乱,而那座巨碑落于地上,碑上只刻了三个字,薛补庭!

  戚笼念头一动,火焰长矛分化成千上万,瞬间把黑狼捅出无数个血洞出来。

  黑狼又是一吐,一座碑影砸在之前的佛影之上,‘轰’的一声,彻底将这道过去佛影砸裂。

  这座碑的铭文是梁天鱼。

  黑狼又连吐两碑,将弥勒佛影也砸的几近崩裂。

  戚笼知道,这是对方收集这一段历史中,散落于其中的半神意念,以意念来对轰意念。

  五座巨碑砸落在地,死神僧、云镜子、巨神将、梁天鱼、薛补庭。

  五座巨碑气势恐怖,其中巨神将、薛补庭两座碑文尤为真实,这是真死了的。

  一种难以言喻的死寂之气传遍全场。

  不过就算被五座半神碑破开佛相,戚笼两佛合一,燃灯之念也同样射穿了魔煞。

  巨大狼影被牢牢钉在地面上,钉在血湖战场的表面。

  ‘你毁了我,就等于灭尽了贪狼魔煞中的一切意念,你真要这么做吗?’

  戚笼眼中陡然射出森森魔光,佛心魔念疯狂瓦解对方的念头。

  “你觉的我不敢?”

  双目对视,贪狼竟然在对方的眼中,看出了波旬魔王的踪影。

  居于此天众生,不用自己乐具变现,而利用下天化作,假他之乐事,自在游戏,故曰他化自在。

  ‘这家伙真的冷酷无情,真要斩断自己过去,断尽自己的七情六欲?’

  “无我相、无人相、无众生相、无寿者相。”

  这本来是佛家用来描述‘着相’的道理,但随着戚笼说出,却变的魔气森森、邪气盎然,仿佛人性、魔性、恶性、善性,全部颠倒错乱了一般。

  贪狼甚至有一种,自己进入了一种比大破灭还要恐怖的世界。

  而在这时,陡变突生,贪狼面色一变,突然感到庞大的怨气在迅速流逝,而巨大的狼影身上,竟被一抹红色覆盖。

  这股红色是——麒麟血脉!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